17

August

2010

中铝13亿美元争夺几内亚铁矿 十年方见收益

发布时间:2010-8-17 9:35:20949次

据中国选矿技术网报道:

  44岁的熊维平正在经历他重返中国铝业公司(下称中铝)以来最为隆重和紧张的一刻:台下坐着的,不仅有直属领导国资委副主任黄丹华,也有主管海外投资的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晓强,还有来自外交部、财政部、商务部、国家外管局等各个部门的领导,全球第三大矿业公司力拓集团(Rio Tinto)的董事长杜立石、首席执行官艾博年和铁矿集团首席执行官山姆•威尔士等高层亦悉数到场。

  这是7月29日中铝与力拓联合开发几内亚西芒杜(Simandou)铁矿项目正式签约仪式上的一幕。在人民大会堂,中铝选择隆重出场,以示进军开发世界级铁矿项目的决心。

  今年3月19日,中铝与力拓达成谅解备忘录,出资13.5亿美元,与力拓将按照47∶53的股权比例成立合资公司,共同持有西芒杜项目95%股权。四个月后,这一不具约束力的协议最终演变为一份正式合同。

  经历过去年7月的“间谍案”事件之后,力拓看来已经走出了阴影,此次与中铝落实几内亚西芒杜铁矿项目合资开发协议,可以令新任董事长杜立石长出一口气。他与中铝新任总经理熊维平都明白,两人需要抛弃前嫌,开始新的合作,因为他们都需要对方。

  6月23日,在中铝内部干部大会上,熊维平宣布任命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601600.SH,下称中国铝业)副总裁兼财务总监陈基华接替王文福,担任中铝海外业务板块负责人。他提出未来中铝海外业务的目标,是“再造一个中铝”。接棒中铝一年半之后,努力摆脱前任肖亚庆影子的熊维平正在走出自己的路。

  托市中国铝业

  根据最终协议,与力拓合资的主体从中铝换成了上市公司中国铝业。知情人士称,这并非中铝的最初计划,而是在正式签约前才做出的决定。

  这是熊维平慎重考虑后的选择。自2009年2月接替肖亚庆掌舵中铝以来,熊维平一直面临巨大压力。首先是第二期注资力拓交易失利,接着是行业下滑带来的企业亏损,在肖亚庆任上光彩夺目的中铝,似乎一下步入了黑暗的泥淖。

  中铝的主业铝行业长期受制于铝价低迷、成本攀高、行业前景黯淡等因素的影响,上市公司股价始终处于低位徘徊。

  今年以来,河南、宁夏、内蒙古等地纷纷按要求取消了优惠电价,电价上调,又增加了中铝成本。根据估算,电价每上调0.025元,电解铝行业的平均生产成本将增加360元/吨,成本上行2.5%左右。

  由于铝行业全行业过剩的局面始终得不到改观,近两月以来,铝价在15500元/吨以下徘徊,已逼近电解铝企业的成本线。受诸多负面因素的制约,中国铝业股价始终处于低位徘徊。除了在年初曾冲至15.45元/股,近三个月股价都在10元附近徘徊,再也难返2007年底50多元的高点。

  中铝亟需提振市场信心的“亮点”。“在铝行业皆是负面消息的情况下,对于中国铝业而言,近期需要有‘题材’,长远需要有增长点。因此几内亚项目就被引了进来。”中铝内部人士分析。

  这一消息的确提振了中国铝业的股价。西芒杜项目注入上市公司的消息公布后,中国铝业的股价连续三个交易日持续上涨,上涨近8%。

  与此同时,中铝也将开发这一项目的风险和巨额资金需求引向了上市公司。

  十年方见收益

  西芒杜铁矿项目位于西非几内亚,为世界级大型优质露天赤铁矿,已控制和推测储量为22.5亿吨,项目总资源量可能高达50亿吨,品位可达66%至67%。力拓首席执行官艾博年将其称为“目前世界上惟一一个尚未开发的高品位铁矿资源”。

  看到中铝由单纯的铝业务向铝和铁矿石业务转型的同时,也不能忽视中铝进军这一世界级铁矿石资产所隐藏的潜在风险。尽管表面看西芒杜项目顶着“世界级铁矿石资产”“世界排名第三”的光环,但实际上,未来中铝与力拓的合作仍面临政治风险高、开发周期长、资金投入巨大的压力。

  2008年2月,中铝联合美铝收购了力拓英国12%的股份,成为力拓的单一最大股东。当时选择以中铝而不是上市公司中国铝业为载体,就是寄望于国家未来能给予一定的优惠政策和支持。“如果出手的是一家公众公司,则难以获得政策的倾斜。”

  西芒杜项目则有所不同。“作为一个大型的、不断需要有资金投入和支持的铁矿项目,融资渠道的畅通是很重要的。央企的融资渠道主要是银行贷款政策,但受制于负债率。相比而言,上市公司比央企融资渠道更畅通。”上述中铝内部消息人士称。

  虽然力拓和中铝目前尚未公布这一项目所需的开发金额,但接近交易的人士向本刊记者透露,目前估计这一项目的开发成本应超过100亿美元。而在两年前,力拓声称开发这一铁矿需要60亿美元。

  艾博年曾表示,希望这一项目在未来五年内投产,一期年生产能力达到7000万吨,并最终将产能提升至每年1.7亿吨。但种种迹象表明,要在短时间内在此项目上看到收益,仍是很难实现的。

  由于此项目的预可研阶段目前尚未完成,这意味着若要在此项目上看到正的现金流,至少需要等待十年时间,而在此之前都将是大笔资金投入。

  “目前矿山的预可研工作虽已完成,但新方案下基础设施的预可研工作必须重启,也至少需要一年半,再花上两年时间进行可行性研究,建设也需三年时间。这些还必须在一切都顺利进行的情况下。”接近交易的人士告诉本刊记者。

  “从战略上,这个矿是值得开发的,无论是规模还是品位,都很重要。而且最根本的风险是没有的——开出来的话,中国人肯定会要。但短期来看可能会面临矿石价格、工程造价等风险,未来还会遇到各种问题。总体来看,这是个好的矿。”一位熟悉交易的人士评价说。

  8月3日,标准普尔发布报告称,考虑到中国铝业投资西芒杜铁矿石项目带来的潜在风险,标准普尔将中国铝业的“BBB+”长期企业信用评级列入负面信用观察名单。东吴证券分析师黄海方亦在一则分析报告中指出,该矿能在五年内提供产能贡献是“小概率事件”。

  四方逐鹿

  在中铝有意与力拓联合开发之后,西芒杜铁矿也引来了世界第一大铁矿石生产商淡水河谷(VALE)的加入。5月,淡水河谷宣布出资25亿美元现金,收购总部位于英国的BSG资源有限公司(下称BSGR)51%的股份,后者持有西芒杜铁矿北部的1号和2号矿区的经营权和勘探权。

  BSGR的西芒杜铁矿权益一度曾属于力拓,2008年被几内亚政府强制收回。这部分存在争议的开发权,转而被以色列钻石商人Beny Steinmetz通过BSGR公司买下。多年来,力拓一直试图将1号和2号矿权收回,淡水河谷和BSGR的交易使得希望变得更渺茫。

  在中铝与力拓的合作达成之前,BSGR亦曾与中铝谈判多时,而中铝也希望用BSGR这张牌来 “牵制”力拓,博得一个更有利的价格。知情人士透露,中铝与BSGR从去年8月即开始接触,一直谈到今年1月。BSGR对1号和2号矿估价54亿美元,中铝则认为要价过高,因为对方是“按照最好的市场状况来计算的”。

  最终,淡水河谷凭借高出价,获得了绝对控制权。BSGR的压力则令力拓向中铝做出了让步。力拓之所以愿意在资产价格上让利,亦有其利益诉求:首先,通过中铝保护北部的矿权,或者能够拿回来;其次,通过中国企业加入,管理好与几内亚政府的关系;再者就是吸引资金。

  “当时谈判的一个难点,就是力拓要求把‘要回矿权’这一条款强加进协议,但我们在法律上没有接受。最后我们强调的是,如果能够收回,也是符合我们的利益的,凡是符合我们利益的事情,我们都会尽最大努力去推进。”前述中铝人士称。

  鉴于此,中铝内部对几内亚项目可能存在的政治风险也进行了充分考量。几内亚本身缺乏完善的法律体系,政府随时可能会改变主意,这一状况在中铝介入后并不能完全避免,但中铝认为,这是一个可以“不断管理的风险”,也就是说,要不断地经营对几内亚政府的影响力。

  最初几内亚政府表面上收回力拓北部矿权的原因,是力拓在几内亚多年没有太大进展,没有兑现它的投资诺言。而中铝进入后,我们签署了非常严格的时间表,必须加快往前推进。其次是中国政府和几内亚的关系比较好,这样的背景下,矿权再丢失的可能性不大。”接近交易的知情人士对本刊记者分析。

  无论在中铝内部,还是相关的交易参与者,都认同在目前情况下,还能够收回北部1号和2号矿区的可能性“很小”。因而,在这一片土地上,由于力拓、中铝、淡水河谷、BSGR四家公司的介入,未来对百亿吨铁矿资源主导权的争夺已不可避免。而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重点在于对基础设施的控制。

  基础设施之争

  “从本质上,这就是一个矿,人为地被分为四个矿区。因此,从经济效益角度上看,完全没必要为这个矿的运输再修两套铁路系统,未来四家公司肯定会对如何共享铁路设施做出一定协商和安排。在此之前,谁能率先完成对铁路、港口等设施的基建安排,就能在未来竞争中占据主动和优势。”一位接近交易的人士对本刊记者分析。他认为,在这方面,中方占有一定优势。

  西芒杜铁矿项目处于几内亚内陆地区,距离沿海地区900公里。目前,摆在中铝和力拓面前的有南线和北线两个方案。南线由西芒杜项目所在地往南80公里,到达利比亚国界,穿过利比亚之后约300公里就可抵达港口。

  几内亚政府一直希望力拓方面能走北线,即横跨几内亚国土,修建一条纵贯东西的铁路。这条线要800多公里才能到港口,比北线的投资差额预计多出30亿美元。

  8月2日力拓的公告显示,目前几内亚政府正在考虑让西芒杜走更为经济的南线。但前提条件是,要对原来横贯东西的600多公里的老铁路路基改造修缮,使其具备承担一定客运运输的能力。

  这对力拓和中铝都是重大的利好消息。下一步,两家公司可能在铁路和港口等基建设施方面引入中方合作伙伴,而目前中铁建和中交集团均是潜在的合作方。

  “目前的设计是中铁建负责铁路设施的建设,中交集团旗下的中港公司负责港口建设,我们已派出相应的技术人员到几内亚考察,提交有关方案。到目前为止,合作细节还未最终敲定。”中交集团一位熟悉交易的人士告诉本刊记者。他同时透露,中铁建和中交都有可能最终在合资公司中持有一定股份,具体细节几方仍在洽谈中。

  “根据中铝和力拓的协议,中铝有权寻找投资伙伴,但这些投资伙伴的股份都会在中铝目前的 47%股份中分割。所以中铝最终可能拿40%或是35%,但是会在中方股份中处于控制地位。除了中铁建和中交,中铝也在和部分钢铁企业接触,寻求可能的股权合作。”接近交易的人士告诉本刊记者。

<上一页1 2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