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AUG

2010

“铁矿石金融化”的本质及潜在风险

发布时间:2010-8-9 9:32:42933次

据中国矿业网报道:

  除以上三点外,还有我们曾提及的掉期的本质是对赌。既然是对赌,那么与赌局就有相通的地方:庄家永远稳赚不赔,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在新交所的20位清算会员名单中,满目皆是高盛、巴克莱银行、摩根斯坦利等国际金融财团,这些资本巨头是如何通过掉期市场实现稳赚不赔的收益呢?其实,只需要做到两点。

  第一,保证铁矿石价格指数波动性足够大。众所周知,商品价格以价值为基础,随着供求关系上下波动,想影响价格就要影响供求关系。相比之下,铁矿石需求较为刚性且分散,难以受到操控,而供给就不一样了。试想,如果作为做市商的金融财团与国际三大矿商私下交好,有着不为买方所知的灰色协议,那么掉期交易的风险势必会成倍放大。

  多种因素导致我国钢铁行业短期内难以摆脱对外矿的依赖,如果矿商囤积居奇、坐地起价,那么现货价格必然走高。作为买方,我们的价格话语权很小。另外,钢铁行业周期性强,即使成本大涨或钢价大落挤压利润,一般1-2个月就过去了。因此,我们的钢厂绝不会轻易减产,对原材料的采购力度也不会迅速减弱,"挺一挺就过去"成为了行业的惯例。

  另外,铁矿石价格指数是以海运指数和铁矿石价格为基础设计的,海运价格的波动同样会左右铁矿石价格指数。目前,海运价格综合指数主要是指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由几条主要航线的即期运费加权计算而成,运费高低反映到BDI上就是指数的涨跌)。2008年,BDI的走势如同"过山车",先是在6月份涨至近12000点,然后接下来的6个月时间又迅速跌到不足800点,戏剧性的走势严重地脱离了现实行情。2009年上半年,航运市场陷入低迷,大型船务租赁公司业务量稀少。数据显示,2009年1-6月全国进出口总值为9460亿美元,同比下降23.5%,航运市场也因货少船多,海运费大跌。然而,2009年5月份,用来衡量海运费的BDI却突兀地自底部大幅反弹,从1000点开始上涨,短短一个月时间涨到4000点。市场人士普遍认为,海运费此轮暴涨的炒作痕迹过于明显。船务公司也普遍认为,是澳洲的两个矿业巨头为了操控铁矿石谈判所为。我们来简单分析一下其中的逻辑,如果海运费大涨,那么中国的钢厂和铁矿石进口贸易商自然希望选择运输距离较近的矿源以降低成本,离中国比较近的澳矿就比巴西矿更有优势,澳矿也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完成抬高矿价的最终目的。有何论据佐证这一推测呢?

  2009年,国际市场上主要运输铁矿石的船舶700余艘,如果同时租赁大量船舶,市场上可供租赁的船舶就会减少,运费自然会相应抬高。数据显示,2009年5月份,在市场需求萧条的时候,两拓斥资租赁大批船舶,囤积运力。两拓出于何种目的囤积运力,我们不妄自推测。毋庸置疑,其对BDI走高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

  如果铁矿石掉期市场蓬勃发展起来,那么传统的以离岸价定价的模式将彻底写入历史,铁矿石指数将成为新的定价参考标准。然而,历史告诉我们,以BDI为基础的铁矿石指数很容易成为金融资本炒作的玩物。指数定价、掉期交易等新型定价模式的出现将进一步加剧三大矿商及国际投行对铁矿石价格的控制,而我国钢铁行已然处于弱势的话语权将进一步被蚕食。

  第二,要有足够多的钢厂、贸易商认可指数定价,并参与到掉期市场中来。为达到这一目的,资本家们无论如何也不会错过铁矿石第一进口国--中国。拥有做市商资格的外资银行从2009年就开始在我国积极推广铁矿石掉期概念。在2009年国内的各大钢铁行业论坛上,作为创始人之一的德意志银行积极推销铁矿石掉期概念。

  通过实现第一点,可形成铁矿石金融产品决定现货市场价格的新行规。通过实现第二点,可以使中国钢铁企业被动接受这一新行规。金融资本的介入,导致控制了全球80%铁矿石资源量和近70%海运贸易量的三大矿商"如虎添翼",控制力前所未有的强大。对于金融财团而言,只需保证其向钢铁厂出售铁矿石的价格,高于其向矿商购买矿石的价格,便可获得稳定的价差收益。对于矿商而言,完全掌握了原材料的定价权就保证了企业利润,同时掌握了下游企业的命脉。矿商通过掉期大把赚走美元的同时,充当做市商的金融财团也被喂养的"酒足饭饱"。而这些皆由买方埋单。

  我国钢铁行业该如何应对

  在以铁矿石为价值核心所衍生出的这条金融链条上,各投机商及金融资本迅速介入,并渗透到其中的各个环节。在这种情况下,我国钢铁行业应该如何应对呢?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不能出于高风险的理由,继续采取被动回避的策略。忽视衍生品市场加速扩张的事实与"鸵鸟心态"没有什么差别。在这里剖析掉期市场风险和潜在危机的目的,并非打击国内企业参与掉期市场的热情。正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积极了解金融衍生品市场和掉期交易,是为了避免在我们意识到要大展拳脚的时候才去临阵磨枪。那么,我国钢铁企业是否应该大规模地积极参与铁矿石掉期市场呢?

  我们知道,在铁矿石掉期合约推出不久,五矿商会便表明立场,中国企业应避免参加各投资银行创设的铁矿石掉期交易。中钢协也曾三申五令地间接表态不赞成。的确,鉴于上述风险,尤其是"金融博弈"的性质,国内企业应该抱着慎重严谨的态度考虑参与与否,但也不能以偏概全:金融衍生品是金融资本的游戏,做实业的企业不适合参与金融衍生品市场。毕竟,在铁矿石期货不存在的当下,铁矿石掉期不失为钢铁企业套期保值的一种选择。而铁矿石掉期市场能够真正做到为我国钢铁企业管理风险有一个前提,即提高国内铁矿石的自给能力。

  为什么金融资本和矿商巨头能轻而易举地控制铁矿石价格,以此挟制我国钢铁业呢?事出必有因。其一,国内钢铁行业产能过剩。一些钢铁企业不注重利润,即便亏损也要扩大产能,加足马力生产,以此来缓解失去市场份额的忧虑,这在很大程度上放大了对铁矿石的需求。其二,行业集中度过低。 10年前,宝钢铁矿石进口比重高达全国总量的1/3,而2009年全国6.2亿吨的进口铁矿石中,宝钢仅占6%。这使得在铁矿石谈判中,我国钢厂很难形成统一行动,加大了谈判难度。其三,兼并重组进程过慢。国内钢厂有隶属于国家的,也有地方的,出资人层级差别过大,是跨地区、跨行业、跨所有制的重组难症结所在。而兼并重组困难是提高产业集中度进程中最大的"拦路虎"。诸多软肋导致了我国钢铁行业对进口铁矿石依赖度居高不下,致使在国际市场上处处遭人掣肘,还吊起了金融资本家的"胃口"。所以,我们要通过加速国内资源开采和海外矿权收购,以及行业整合步伐,降低对外矿的配比和依赖度,是国内钢铁企业涉足铁矿石掉期市场套期保值的重要前提。

  面对"铁矿石金融化"在全球范围内的加速蔓延,除了被动逃避、积极参与外,我们能否另辟蹊径呢?我们的相关部门能否立足中国市场,研发出为主流市场所认同的价格指数模式,创造相应的衍生工具及对冲机制,为企业化解风险呢?答案是可以的。我们在擦亮双眼认清当下铁矿石衍生品市场风险的同时,要发挥主观能动性在困境创造机遇,期待未来彰显中国特色的铁矿石金融衍生工具能大放异彩。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