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MAY

2010

未来十年矿业六大趋势

发布时间:2010-5-8 9:26:00870次

据全球金属网报道:

  对于海外资源开发的机会,中国必须展示出一种“双赢”的主张

  顾之博

  第1页 第2页过去的十年是令人惊叹的十年,矿业行业走出绝望境地,成为投资界的宠儿。这是之前谁都未曾预料到的。与矿业行业的复兴息息相连,中国成为多种矿产资源的最大消费国:中国在全球海运铁矿石贸易中的比重从 15%上升到70%、铁矿石进口从6000万吨/年上升到6亿吨/年、中国铜需求量在全球的比重从13%上升到28%、中国的铝需求量从全球需求量的13%提高到34%、中国钢产量从1.4亿吨/年提高到5.5亿吨/年。

  在今后的十年,有六大趋势将深深影响到资源行业,甚至影响到整个社会。正在积极参与全球矿业市场的中国企业对此更应加以关注。

  第一,资源需求在未来几年中将保持上升趋势。

  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那些目睹矿业行业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衰退境况的观察家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这是商业周期所导致的,还是另有原因?”在全球金融危机中大宗商品跳水时,《金融时报》中的一篇文章指出,投资界再次受到了愚弄,资源价格的上升只是有一个周期的表现。就像媒体的很多断言一样, 这是错误的。实际上,这是一个“买入信号”。仍有数十亿人渴望提高自己的生活品质及生活水准,这些愿望都要靠大宗商品来实现。但需要提醒的是,需求量或价格不会呈现出直线上升的态势。未来将会出现某些周期性波动,但是在这些周期中,供需关系仍将围绕着趋势曲线波动。

  第二,那些支持全球经济与社会事业所需的资源将会越来越昂贵。

  我们今天开采的资源,是大自然经过千百万年才创造出来的,因此,在我们有生之年,并没有新的资源被创造出来。我们面对的情况是资源储备的品相越来越低,矿物加工难度越来越大,资源开采环境越来越恶劣(离市场远、物流难度大、水更深)。随着价格的上升及技术的进步,回收再利用的经济优势将愈加显现。但是,资源价格并不会无限制飙升。当生产某种资源的成本超过其被认可的价值时,供需将达到平衡。

  第三,资源消费国再次认识到,资源是其经济及社会发展的一个关键要素。对发达国家如此,对发展中国家也如此。

  上世纪60年代日本经济的崛起,以及70年代全球石油危机,都证实了这一点。70年代之后,需求的稳定化导致了供应过剩的局面,资源消费国因而认为,资源的实际价格会下跌,没有必要持有资源。他们认为,任何资源能以某个价格买到。当这些国家认识到,控制实物产品是何等重要时,将不遗余力地通过签订长期合同来牢牢把握住资源,大力与资源国发展互惠关系。

  第四,资源生产国越来越认识到资源的价值,期望与购买企业及国家签订对己更为有利的条款。这种现象在石油行业已非常明显—在该行业,权力掌握在国家石油公司(NOC)手中。勘探、开发及生产技术则为服务企业所掌握,大型石油企业在多年来一直着力培训外籍员工。

  那么,国际石油公司(IOC)创造了哪些新价值呢?资金?不是。这对国际石油公司而言,是个重大的战略性问题。开采的关键技术仍然在业界的掌握之中,而并未被非承包商所掌握,但是,资源的价值越来越受到重视。对于那些急于增加收入、希望加强国家或地区地位的政府而言,国际石油公司自然而然成为其目标。

  国际石油公司收入丰厚,而民众对资源产品与社会效益之间的关系又不甚了了,当地民众将资源视作大自然的馈赠,认为应该为己所有。他们常常说,“我们为什么要依靠你们(这些国际石油公司)?”其结果是,通过提高矿税或自己在所有权中的比重,资源产出国分得更多的经济利益。所有这些因素,将抬高资源生产成本。

  第五,各企业,特别是大型矿业企业认识到,只有让当地民众在合作关系中受益,才能使业务得到持续发展。矿业企业能够借经济利益之名,不顾其对社会及环境所造成损害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世界变得越来越小,坏消息传播得更快。另外,政府与企业还受到众多非政府组织的监督。这种趋势将减缓矿业的发展,抬高价格。

  第六,在今后十年内,矿业行业结构将更为离散。也就是说,对于任何一种大宗商品,其最大参与企业所占的份额都将下降。

  从历史上来看,在经济下滑时期,由于财务压力加大,要求企业进行成本管理、减少资本支出,并且会不可避免地出现基于效率的并购,因而,产业集中度会提高。在矿业行业,情况就是如此。

  当力拓公司收购北方矿业,淡水河谷收购Caemi 与Ferteco后,海运铁矿石市场的集中度大大提高,三个巨头在市场中的份额达到 75%。必和必拓收购 WMC,Freeport 收购菲尔普斯道奇,英美矿业收购埃克森在智利的采矿资产,埃斯孔迪达(Escondida)铜矿经历强劲成长,随后五大铜生产企业控制了全球 40%以上的产量。在镍行业,必和必拓收购 WMC,淡水河谷收购 INCO,斯特拉塔(Xstrata)收购鹰桥公司(Falconbridge) 后,五大镍生产企业的集中度提高45%至62% 。

  但在成长市场中,企业所受的成本压力更小,资本充裕,新的供应不断进入市场。一些六年前世人还不曾听说过的企业纷纷进入市场,到目前已拥有了数十亿美元的市值。

  另外,价格的攀升还刺激了蒙古、撒哈拉沙漠以南及拉美地区的资源开发,新型资源正被开发出来。国有企业及下游企业正投资于原材料领域,以确保自身的原材料供应及价格的稳定。最终造成的局面是,资源产品更加多种多样,并且受到众多参与企业的控制,而不是仅受少数大型企业的控制。从长期来看,这将降低所有参与企业的收益。

  作为资源需求大国,中国应该如何去适应这样的趋势呢?首先,长期的需求前景意味着中国需要继续勘探和开发国内资源。这可以通过简化和加快勘探许可证的审批过程、允许勘探许可确定转为开发许可来加速。与带来勘探和开发技术的外国机构结成伙伴也应该得到鼓励。

  其次,既然进口原材料对于满足中国需求必不可少,对于海外资源开发的机会,中国必须展示出一中“双赢”的主张。对于许多国家,自然资源被视作他们的天赐财富,在国家身份(national identity)中占有特殊地位。承认一种与国家和公司的新关系需要花费时间,中国需要以一种方式能够使其“渐进学习”获得这些机会。这将意味着中国应该从一些较小的兴趣和不那么野心勃勃的商业目标开始,而不是其他可能喜欢一种方式。天长日久,随着熟悉程度增加,关系有了发展,自然会有更多机会增加投资,而且与各方的利益保持一致。这样也让中国有必要的时间和经验来决定可以信任谁,并获得在海外谨慎有效进行资源投资和运营的技能。

  第三,作为发展关系努力的一部分,中国应该在其投资的项目和公司中,作出可持续发展和良好治理的表率。如果一个国家、政府、当地社区、普通百姓和商业伙伴看到中国的参与和投资令他们从中受益,那么进一步发展双方互益的运营和战略性资源投资的进程会得到加强。

  显然,以上几点需要第三方的互动和参与,还需要耐心和时间。然而,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的资源需求是一个长期现象,缺乏熟悉从一开始会产生一种不坚定的回应,“双赢”主张、行事方式持续一致、共同认可的战略目标,会提供一个成功的坚固基础。建立在坚固基础上的关系和机会能提供一致、长期的好处。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