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July

2010

矿主关系复杂 河南陕县非法开矿猖獗

发布时间:2010/7/27 16:02:34898次

据中国有色网报道:

在陕县到处是人为破坏的青山。

已经开挖出来的铝石。

在三教地村委会看到的被挖的山。

  

  7月25日消息 河南陕县硖石乡三教地村村委对面一座紧邻公路的小山,被违法开采铝矿石者翻了个底朝天,国家资源流失,生态环境破坏,当地村民深受其害。当地国土部门谎称他们已将黑矿关闭,其实矿主正昼夜不分的开采。硖石乡政府则称“矿主关系很复杂,胳膊拧不过大腿,不是说关闭就能关闭得了”。

  违法开矿 青山变成黄土堆

  陕县位于三门峡市,北临黄河中游接山西省,山脉较多,以能源、化工、机械为主要工业生产体系。近年来,由于个别人看中了矿产煤炭资源的暴利,在没有任何手续和安全措施的情况下,开始了对矿产资源的私挖乱采,山体遭损,林木被毁,生态环境失衡,国家宝贵矿产资源被盗挖,百姓生命遭到很大威胁。

  2007年,该县69名矿工在被困数小时后被营救出来,创造了煤矿事故的救援的奇迹,但同时也说明了该县安全生产存在极大隐患。

  2010年7月2日,陕县硖石乡三教地村民举报,该村周围多座山被他人违规开采铝矿石,不分昼夜,而当地政府部门却不予整治。

  当天中午,在村民指引下,记者一行来到了硖石乡,在通往三教地村的四五米宽的公路上,拉矿石的卡车不时“飞驰”而过,路人纷纷躲闪。行至写有三教地村的石牌不远处,一辆挖掘机正在对路边的一座山上作业,几辆大型工程车或运土,或装运矿石,正分工有序地忙碌穿行。

  路边停靠一辆面包车,村民说这是矿主雇来看“场子”的。

  在这座山的山顶,记者看到这里已经被开挖了近百米深,原本一座青山此时却变成了黄土堆。“以后只要一下大雨,肯定会出现山体滑坡的可能,不但路走不成,我们的安全也难以保证”,村民无奈地表示。

  随后在三教地村东,一个离310国道数百米的场地里,存放着矿主已经挖出的一堆铝矿石,知情人透露,这堆铝矿石有近2000吨,按照每吨140元左右的价格,价值30万左右。

  国土部门称已取缔多次 乡政府称矿主关系硬不好关闭

  当天下午3点,了解完情况后,记者来到紧邻三教地村的硖石乡政府国土资源所,该所大门紧闭,空无一人,而隔壁的硖石乡政府企业办公室也没人上班。随后记者来到硖石乡政府,办公室人员说领导都下乡了。

  在与硖石乡国土资源所所长匡玉民的通话中,匡玉民称7月1日晚上他带领工作人员已经将违法开采的铝矿取缔了,在被告知该矿一直在开采后,匡所长说要跟相关人员联系一下,问问情况。

  不久,匡所长给记者打来电话,称他们的人员此前也听说该矿正在开采,早已去现场整治了。其实,当时本网另外一名记者一直在现场,除了正在作业的挖掘机,没有一个政府人员现场。被“识破”后,匡所长说他正在外地学习,便匆忙挂断了电话,随后手机就处于关机状态。

  三教地村何(音)支书电话中说他根本不知道这个矿,一会又说他跟乡里的人去看过,其实这个矿就在该村村委会的对面,紧邻公路,是何支书出村的必经之处。

  7月3日,记者一行赶到陕县县委办公大楼5楼,由于是周六,值班人员并不多,515房间传来说笑声,敲开门后,里面三男一女正在饶有兴趣的打扑克。得知记者要采访,一男子将该县宣传部蔡副部长电话给了记者。

  了解完情况后,蔡副部长希望记者去硖石乡政府找相关领导。当天下午,硖石乡政府企业办公室(办公地点和硖石乡国土资源所一墙之隔)郭红育(音)主任给记者打来了电话,当时记者已行至洛阳新安县境内,郭主任称要说明情况,要求和记者在洛阳见个面。

  当天晚上7时许,郭主任赶到了连霍高速洛阳站出口,郭主任称是乡里李乡长派他来说明情况的。据他介绍,三教地村这个非法采矿的人据说姓王,乡里也知道这个事情,但矿主的关系很复杂,在县里和市里都有关系,不是说关就能关的,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在谢绝了郭主任带来的领导的好意后,记者一行赶回了郑州。

  “拆东墙补西墙” 作秀式的联合整顿

  从7月2日至6日,硖石乡三教地村违法开采铝矿石一直没有停止,“没人管肯定停不了,再说了,矿主现在不分白天黑夜的干就是想赶紧把下一批矿挖出来,就是被关了也能卖个一百多万”,村民解释了其中隐情。这几天,记者一直以媒体的名义给硖石乡举报,但也未能打动政府单位的人员前去整顿治理。

  7月6日下午,硖石乡企业办公室郭主任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明天(7月7日),由陕县县政府牵头,国土、公安局、乡政府等单位组成的联合执法小组将去三教地村对黑吕矿石矿进行关闭整顿。”

  7月7日上午10时,记者再次赶到三教地村,曾经挖矿的抓钩机已经不知去向,知情人透露,挖掘机已经被开到了黑矿所在的山后,随后记者上山后发现了藏在树林里的挖掘机,一同上山的一名警察也发现了这个情况。记者十分不解,挖掘机早不藏晚不藏,为什么在集中整治前藏到了山后,为什么矿主的消息会那么的准确。

  10时30分,一两铲车开到了现场,在被开挖矿的一头开始铲土,然后掩盖在已经裸露出铝矿石的另一边。

  随后记者赶去矿主存放铝矿石料的场地查看,11时整再次回到三教地村,发现执法人员已经离去,而所谓的整治也只是用铲车卸了一些土,在矿里形成一个长10米左右、高不足1米的土堆。

  记者致电硖石乡政府企业办公室郭主任,问集中整治是否已经结束时,郭主任并未正面回答整治是否结束,反复说“去给领导汇报呢”。

  “这也算是整治,矿主调来一辆卡车,装不了半车就把这些土拉走了”,村民感到集中整治很可笑,简直就是瞎胡闹。

  村民告诉记者,集中整治时,矿主王某乘坐的轿车曾两次路过现场。

  知情人透露,矿主王某和现场参与整治自己矿的人关系很熟悉。硖石乡政府企业办公室郭主任曾代表乡里表示,要坚决关闭黑铝矿,将破坏国家矿资源的矿主按照国家法律规定交相关部门处理,对已经开挖出来的铝矿石进行查封。但所谓的“整治”活动“被”结束后,郭主任称他还不知道已经开采出来的铝矿石在哪存放。

  陕县国土资源局人员表示,国土资源局已会同公安等部门对非法开采集中整治一个多月了。

  硖石乡私挖乱采现象相当严重,一些山已被开挖的千疮百孔、满目疮痍,事故频发。据了解,此前曾有人在硖石乡违法开矿,将公路都挖断了。

  此外,该乡6月份因开矿曾发生了一起重大安全事故,导致4人死亡,此说法得到了陕县县委相关人员的证实。

  6月18日,在河南省政协重点提案《关于提高河南铝土矿资源战略的建议》办理座谈会上,河南省国土资源厅有关负责人表示,河南省将进一步限制氧化铝的产业规模,整顿以铝土矿为主要原料的非铝工业,对于那些规模小、技术含量低、附加值低、浪费资源和破坏环境的,要坚决关闭。

  面对上级主管部门的“坚决关闭“,陕县相关部门不惜作起了秀,这样的整治无疑是在增长违法开矿人的气焰。

  目前,陕县硖石乡三教地村违规盗采铝矿石的现象死灰复燃,7月7日该县县政府带头的联合整治在事实面前成为笑谈,矿主已经炸开了先期开挖的铝矿石矿,准备大规模盗采铝矿石料。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