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July

2010

小氰池炼黄金 鹤庆疑似血铅超标儿童达84例

发布时间:2010-7-26 15:46:13855次

据中国有色网报道:

同村的几名儿童在一起接受治疗,由于对血铅没有概念,他们显得很快乐

  

  疑似血铅超标儿童增至84例

  大理州纪委开始调查相关部门人员可能存在的渎职、失职行为

  记者昨日从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鹤庆县政府了解到,该县加大了对北衙村村民健康状况调查和血铅筛查工作力度,截至25日15时,筛查出疑似血铅超标儿童增至84人,目前已经全部集中到鹤庆县人民医院进行免费治疗。前日开始,大理州纪委的工作人员已经赶赴鹤庆,已就此次血铅事件中相关部门人员可能存在的渎职、失职行为进行调查。

  首批儿童恢复良好

  包括外地户口在内,截至昨日北衙工业区总共有1630人接受了卫生部门的血铅含量检测。拉网式检查阶段,每天约有200人接受抽血等化验,但由于受各种条件限制,每天的检测结果只有50-60例,这意味着,疑似血铅超标儿童的总量仍可能进一步增加。北衙村村民健康状况调查和血铅筛查工作一直在持续不断地进行,截至昨日15时,共筛查出疑似血铅超标儿童84人,这些儿童全部集中在鹤庆县人民医院进行免费治疗。

  为确保治疗及时有效,当地政府从州级医疗卫生部门请来专家组对血铅超标儿童治疗工作进行指导。昨日,来自大理州的卫生专家还对鹤庆县人民医院医务人员进行了培训。

  鹤庆县人民医院院长施茂庭介绍,当地卫生部门曾处理过300多人食物中毒的公共卫生事件,所以,对于此次血铅事件他们有足够的经验应对。到昨日,第一批入院儿童的首个19日疗程只差两天就结束了,“第一个疗程达到了理想状态,那些刚入院时脸色差的孩子,现在都恢复得很好。”医院将对这批儿童进行复查,若血铅含量低于250毫安/升即轻度中毒状态,则能出院,若血铅含量未低于此数,孩子将在两个星期之后再次入院接受治疗。

  大理州纪委介入调查

  由于此次检测范围涉及面广,个别孩子的血铅检测结果出现了差错。昨日,绝大多数孩子的血铅检测单都已经对上号并附于病历之中,“病历可以看,但不能拿走。”这些血铅检测单显示,孩子们的血铅含量均高于250毫安/升。施茂庭透露,目前云南省仅有两家医院有血铅含量检测资质,分别位于昆明和临沧,所以大理州卫生部门的检测结果只是一个参考值,准确地说并不能作为孩子体内血铅含量的真实数值,因此,这些住院的孩子仍只能称为疑似病例。

  施茂庭说,由于常年在矿区生存,家长对血铅的态度显得有点麻痹,“以前那些工厂也经常给工人发药,工人发现得了血铅,自己打针吃药是常事。当地人认为血铅没有什么可怕的。”他介绍,一些家长产生紧张情绪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自己第一胎孩子本身就有一些健康问题,现在第二个孩子又疑似血铅超标,他们很担心产生不良后果。施茂庭乐观地估计,此次血铅事件不会给孩子的成长带来太大影响。

  前日开始,大理州纪委的工作人员已经赶赴鹤庆,已就此次血铅事件中相关部门人员可能存在的渎职、失职行为进行调查。目前,鹤庆县全力推进北衙村环境综合治理力度,关闭村民非法提炼黄金的“小氰池”200余口,组织力量将村民随意堆放在房前屋后、田间地头的“小氰池”尾渣4300多吨清理到北衙矿业公司尾矿库。同时,当地正积极推进植树造林工作,新增植树2000多棵,播撒树种100多亩。另外,鹤庆县正在申请购置一台价值20万元的血铅含量检测设备,这台设备将放置于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调 查

  鹤庆环境部门:受技术设备等限制无法测空气铅含量

  多名政府官员称,湖南人、贵州人为北衙人带来了更为先进的炼金技术,“他们用锌丝、氰化钠,外加硫酸、硝酸在高温下置换出黄金。”高温煮矿石时,房间里总是烟雾缭绕,而且北衙人总是在晚上偷偷摸摸地加工。

  鹤庆县环保局副局长朱雪平说,地处盆地的北衙,夜间大气比白天更稳定,所以每天北衙人起床,总是看到空气中乌烟瘴气的。

  那么这些年,鹤庆的环保部门在北衙工业区做了什么呢?“我们的检查对象是企业。比如,看企业的排污设施是否正常运行,企业是否存在偷排、漏排、违法排污行为。针对空气质量,主要检查收尘系统是否正常。”刚刚被关停的力量钢铁高炉,被村民指出污染极大,朱雪平说:“它排出的是水蒸气。”环保部门的另一项工作是指导企业开展环保工作,“每个月去2-3次,有时一去四五天,有时当天去当天回,但没有专人蹲守监控。”当地环保部门说,黄金公司是一家手续齐全的企业,无任何违规行为。但在2008年4月6日,正是这家公司发生了严重的尾矿库泄漏事故,由于尾矿库所处地为喀斯特地貌,且山体多处被挖空,废水经溶洞流经黄坪镇的白莲村、潘营、姜营、河西等村落,迫使黄坪新街的黄坪糖厂停产五天,糖厂一鱼塘的鱼一晚之间死光,多个村庄的村民不得不挑消防用水生活。对此,鹤庆环保部门解释,当时黄金公司是省环保厅的审批项目,由于项目还没有通过验收,所以鹤庆环保局也未能对黄金公司进行属地管理,“这是一次安全事故,不是环境事故。”

  朱雪平承认,限于技术、设备原因,长年来,县环保局无能力对空气中的铅含量进行检测,“我们的检测主要有:水中的氰化物、PH值、酸雨成分等,大气中的二氧化硫、悬浮物等,另外就是噪声。”

  他说,今年6月底7月初,省环境科学院的专家赶赴北衙工业园,分别对空气中的铅物质进行了两次检测。第一次是在所有工厂均运转的情况下进行的,检测结果发现空气里铅含量超标;第二次,工厂关停,发现在家里有小氰池的农户附近,空气里的铅含量明显高于其他地方。因此,环保部门由此认定,小氰池的确是此次血铅事件的罪魁祸首。

  未来规划:将坚持发展工业 当地村民或会搬迁

  去年,鹤庆县的一份政府工作报告中说:全县上下将紧紧围绕第二轮“工业倍增”计划,坚持走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人力资源得到充分发挥的新型工业化发展道路。去年,北衙工业园的产值占了全县财政的20%,它是当地唯一成型的工业区,在当地政府眼里,北衙就是一个强劲的经济助推器。

  鹤庆是国家级贫困县,“这个帽子一直戴着,于是这些年我们明确提出了以工业发展来强县的战略。”鹤庆县委宣传部部长兼经济局局长张群介绍,走工业发展的道路,当地政府摸索了很多年,现在才终于见到了成效,“我们这样的多民族地区,人才、资金都很缺乏,只能依托自身资源,我们的资源就是水利和矿产。”

  北衙地区是沉矿带,农民的土地里埋藏的都是财富,经勘测,该地区的黄金含量高达60吨,以龙头企业黄金公司年开采1.98吨的能力计算,这里至少还能开采30年。现在,昆明某设计单位对北衙地区的规划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并已经到了评审阶段,当地政府的蓝图里,北衙的未来将是“绿色环保工业园区”。

  张群称,大理州调查部门对血铅事件的原因已经做出最终认定,排除了黄金公司等企业的污染可能,“工业化强县的道路符合大环境的发展方向,我们将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那么未来的“北衙绿色环保工业园区”将是什么样子呢?“我们的厂容厂貌将大有改观,到处都是绿化地,推行花园式概念。当地农民变成工人,不愿意打工的,将把他们搬迁到水利、气候、地质条件好的地方去住。当然,农民不一定要离开自己的家乡,园区的发展必定拉动第三产业。”这幅蓝图可能在15-20年内实现。

  但这样的规划无可避免地导致另外一个结果:世代生活于此的北衙人,将逐步失去自己的土地。北衙人蒋海军说,他们有一句谚语,“搬富不搬穷”,只要是有更好的地方,他们还是愿意去的。而经历了此次事件后,村子里藏于房前屋后的小氰池,也许将彻底地退出历史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