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JULY

2010

赤峰和有色有个约定

发布时间:2010-7-13 17:35:301012次

据中国有色网报道:

  

  “赤峰申报中国有色金属之乡,不是为了炒作,不是为了头上多一个光环,或者有色金属之乡这个称号能够给赤峰带来什么,我们不是出于这种目的,赤峰将命名为中国有色金属之乡,是因为它名副其实。”初次见面,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市委书记杭桂林这样告诉我们。

  而后面的一组数据表明了他的信心:从2007年到现在,有色金属工业占赤峰整个工业的半壁江山还多,有色金属工业增加值达到51.7亿元,占赤峰规模以上工业的55%,税收占赤峰财政收入的60%。在这个1万年以前就有人类繁衍生息的古老土地上,有色金属产业怎样成为赤峰发展史上“闪耀的桂冠”,让我们一起感受中国赤峰。

  后起之秀

  赤峰位于东北和华北地区的结合部,距京、津、沈等大城市均在400公里左右。4条已建铁路、4条在建铁路和11条国省干道贯穿赤峰大地,成为连接华北和东北的交通枢纽。

  “赤峰市具有东北的工业基础,西部开发的优惠政策,加上丰富的资源优势,发展前景广阔,经济潜力巨大,是具有很大后发优势的地区,是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前沿阵地。以有色金属、能源等为主导产业的工业体系目前逐渐形成,将成为华北经济板块中的后起之秀。”杭桂林介绍说。

  目前,作为赤峰市支柱产业的有色金属产业,年冶炼能力已达50万吨,冶炼产品16.6万吨。赤峰市矿山企业达到 1067家,其中铅锌矿62家,铜矿30家,钼矿6家,金矿75家,银矿8家。

  同时,赤峰将建设成为国家重要的矿产资源战略接替基地和产业基地、东北地区重要能源基地和内蒙古最便捷的出海通道。“赤峰目前工业的位置,在内蒙古来说,位于呼和浩特、包头、鄂尔多斯之后,不但是重要的煤化工基地,而且是重要的有色金属工业基地。”赤峰市副市长张利平说。

  源头活水

  作为生机勃勃的动力,有色金属资源无疑成为赤峰市发展的“源头活水”。赤峰市地跨大兴安岭和华北地台北缘两大成矿带,境内从北到南又分为三条成矿带,分别是北部铁锡钨银铜铅锌成矿亚带;中部铅锌铜钼金钨成矿亚带;南部金铜铁成矿亚带,形成了多种有色金属矿产。赤峰市现已发现矿产70余种,已探明储量的矿产有43种,矿产地1200余处,其中大型矿床25个。贵重金属、有色金属储量均居内蒙古自治区前列,被国内外许多地质学家认为是我国重要的有色金属成矿区。

  据中科院、地科院、内蒙古地勘局的地质专家预测,赤峰市有色金属、贵金属矿产的远景储量为:铜160万吨、铅700万吨、锌1300万吨、钨20万吨、锡180万吨、钼180万吨、金150吨、银4万吨。按现行市场价格计算,潜在价值达15000多亿元。

  近几年,赤峰市每年都有10亿元资金投入到矿产勘查开发。在中科院的带动下,中国地质大学、地科院、中南大学等10多个科研院所大专院校在赤峰市从事地质科研工作,有25支地勘队伍从事找矿工作。“新发现了阿鲁科尔沁旗敖仑花铜钼矿、克什克腾旗拜仁大坝铜锌多金属矿、克什克腾旗维拉斯托铜锌多金属矿、克什克腾旗小东沟钼矿、松山区鸡冠山铜钼矿、松山区碾子沟铜钼矿等大中型矿床9处,矿产勘查取得了突出成果。”赤峰市市长王中和介绍说。

  为了解决基础地质资金不足,尽快实现基础地质工作突破,赤峰市在全国率先引进社会资金,开展了商业性1∶2.5万航空综合物理探矿和1∶5万商业性矿产地质调查工作。其中,商业性航空物理探矿进行了1.8万平方公里,商业性矿产地质调查进行了41幅,约1.6万平方公里,新发现有价值的矿点70余处。赤峰市还争取国家和自治区资金完成1∶5万矿产地质调查20幅7627平方公里。目前,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正在赤峰市北部进行航空物探,赤峰市 1∶5万基础地质调查已达国土面积的40%。

  丰富的资源储量为可持续发展提供了“粮仓”。目前,赤峰市有色金属矿产形成了日处理有色金属矿石8.3万吨、年冶炼62万吨、深加工 13.2万吨的生产能力,采、选、冶、加产业链条全面形成。

  经济腹地

  “经济学界有这样一个说法,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是中国经济增长的第一极、第二极、第三极,按照这个说法,赤峰应该是环渤海地区第三极的经济腹地,因为赤峰到环渤海的距离是非常近的。” 赤峰市对外开放办公室副主任刘济朋说,“作为资源腹地,赤峰是内蒙古或者说是整个中西部地区距离东部经济增长核心最近的区域。”

  优越的区位正是成为赤峰市发展有色金属产业的基础条件之一。“企业如果入驻赤峰,一个是赤峰有丰富的资源,一个是整个蒙东地区,包括往北扩展,资源是非常富集的。企业所面对的是东北和华北以及更远更大的市场。实际上赤峰这个位置恰恰是市场和资源的结合部,如果在这个地方投资兴业的话,一方面可以掌控资源,一方面可以面向市场。”

  同时,赤峰距锦州港不足260公里,距天津港500公里,可以说赤峰市是内蒙古距离出海口最近的地区,也是最便捷的一个出海通道。而其他交通条件也日趋成熟和完善:

  高速公路方面,赤峰至通辽高速公路成为赤峰的东出口,赤峰至大板高速公路与北部横穿赤峰市五旗县的省际大通道相连构成赤峰的北出口,“有望年底前开工的赤峰到承德高速公路,和京承高速一旦接通,就可以纳入华北高速网;而赤峰到辽宁朝阳高速接通后,等于把赤峰也接入了东北发达的高速网。”

  铁路方面,南部由京通铁路干线和叶赤铁路支线交汇成网,北部有集通铁路横贯,“国家准备建设一个京沈高铁支线,从辽宁接到赤峰,这条高线如果建成,纳入东北的高铁运输网之后,将对赤峰未来发展产生至关重要的意义。”

  同时,赤峰为投资者也提供了一个便捷的空中通道,目前有通向北京、呼和浩特、天津、上海、广州、沈阳6条航空线,区位优势更加凸显。

  赤峰有色人把眼光放得更远。“任何一个地区的发展,应该着眼于市内市外,国内国外两个资源市场,”赤峰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彭锋说。“比如我们有些旗县铜矿山资源并不多,那么支持铜冶炼的资源从哪来,就是来源于俄罗斯、蒙古等国外市场,要成为有色金属之乡,必须使我们的资源得到最大化利用。”

  “为了推动形成有色资源集散和合理配置资源,我们将在北部旗县大板建设一个物流中心,利用大板处于省际大通道、三条铁路交汇点的区位优势和交通优势,建成矿产资源物流集散中心,这样在发展自己资源的同时,也要着眼于承接市外其他地方资源的转化。” 赤峰市对外开放办公室主任陈生说。

  战略接替

  2003年8月,刘光鼎院士联合了11名中国科学院院士,就“大兴安岭中南段——一个重要的有色金属资源基地”提出了建议,建议国家依托内蒙古东部大兴安岭地区丰富的有色金属资源,构建国家级的有色金属资源战略接替基地。这建议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重视和有关部委的支持,“这为缓解国家有色金属资源短缺、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构建国家资源安全体系,也为蒙东地区的区域经济腾飞提供了很好的机遇。”王中和说。

  经过50多年的勘查、开发,我国东北三省和沿海地区的矿产资源利用程度较高,许多地方出现枯竭或即将枯竭,长期以来由于资源导向而形成的工业整体布局正面临着严峻挑战。而西藏、青海、新疆等地尽管矿产资源丰富,但目前开发利用的条件极为有限,短时间内难以实现战略转化。因此,急需寻找对“东部经济带”具有直接辐射作用的战略资源接替基地。赤峰作为大兴安岭核心区域之一,不仅有丰富的矿产资源,而且东接东北三省、南邻河北,北和西则与俄蒙接壤,是我国通向俄蒙及欧洲的重要外贸通道,具有用好“两种资源、两个市场”的地缘优势。

  赤峰潜力巨大的有色金属资源和煤炭资源将为资源日渐枯竭的东三省提供丰富的有色金属原材料和煤电,为这些城市装备制造业的腾飞提供资源和能源依托;而东三省又为内蒙古东部大力发展以资源开采为主尤其是有色金属的城市发展接续产业提供了广阔的市场空间。

  “我们刚刚在唐山、大连、天津、沈阳开完招商会,赤峰在这些地方有非常广泛的关系,加上区位优势和资源优势,这些地方的产业转移首选赤峰。作为能源和原材料供应基地,和他们具有极强的互补性,他们需要我们的资源,而我们需要他们的市场、技术、资金。我们现在的铁路、公路都向这些地方修,电网往这些地方架设,管道往这些地方铺设,就是进行产业对接、基础设施对接。”张利平说。

  作为战略接替基地,赤峰市为发展有色产业出台了相应的政策优惠。“赤峰既享受西部大开发的政策,又享受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政策,这是优惠政策重叠地区,还有一些地方政府为了发展经济,提出一些优惠政策,比如说特事特办、一事一议等,在政策法规允许的范围内提供一些优惠条件。”

  建设战略接替基地中,成本优势也成为吸引企业在赤峰投资建业的重要因素。从土地成本来看,一个企业在一个新的地方投资兴业的时候,首先关注的是土地价格,赤峰市相对来讲,土地资源比较丰富,用地条件充足。其次从劳动力成本来看,赤峰劳动力素质相对来说比较好,赤峰市本身是内蒙古的人口大市,460万人口占内蒙古总人口的四分之一,接近于呼和浩特和包头的人口总和。“同时,教育基础比较好,每年高考的学生赤峰是最多的,比如全内蒙古13万考上大学的,赤峰就占了4万多,而且考上名校的赤峰占的也是最多。”其他要素成本也很低,比如说用水,用电、用气这些要素比南方甚至周边地区要低一些。

  “所以说你有资源没有区位企业不想来,有区位没有资源也不行,同时来的时候雇不到合适的工人也不行。比如,大唐国际克什克腾煤制天然气项目将建成,这个项目上来以后,对有色工业特别是有色深加工有积极的影响。”

  逐鹿赤峰

  作为中色集团资源扩张的重要步骤,中色库博红烨目前正在建设第四期电解锌项目,新增电解锌产能10万吨,使其在冶炼领域迈进有了新的筹码。而在2005年底, 中色集团对库博红烨进行了重组和改造,中色集团希望在赤峰打造的“锌冶炼之都”已经初具雏形。

  中色集团的战略部署仅仅是赤峰有色金属行业激烈竞逐的一个侧面。从中色集团到江西铜业、五矿集团,再到陕西有色、山东黄金……短短几年间,数个有色巨头相继空降赤峰。对于具有长远战略眼光的有色巨头而言,赤峰的确是一块充满诱惑的“香饽饽”。特别是赤峰作为国家有色金属战略接替基地,开始全面共同建设中国有色金属之乡,更是把这块“香饽饽”变成了实实在在的“摇钱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