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July

2010

“北方铜都”安新再生金属循环利用之路

发布时间:2010/7/1 16:57:351396次

据中国矿业网报道:

  

  短短4个月时间内,安新火线引入云铜和大无缝,由此开始了从散户经营到集散中心模式的转型。

  在河北省保定市至安新县的334省道上,一辆辆装载着废铜屑、废铝片的小货车不时从身边飞驰而过,卷起一阵尘土。他们的目的地几乎都是同一个地方--老河头镇。

  老河头镇,这个近乎家家都在做着有色金属期货生意的北方小镇,是河北省安新县有色金属最聚集的区域之一。在安新县,有色金属回收主要集中在老河头、安州、芦庄三个乡镇,其中以老河头镇为最大。

  如今,安新县的工业占GDP的51.3%,其中有色金属、制鞋和羽绒是工业领域的三大支柱产业。这几大产业,成为该县支撑产业,在财政上能够做到一柱擎天的则是有色金属。而占到有色金属行业80%的铜业,又是其中的重中之重。

  沉浮

  在这里,铜、铝等买卖已经成了当地人最主要的经营手段,废旧金属回收站、有色金属交易市场、铜厂、铝厂等随处可见。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伦敦期货、纽约期货这些看似遥远而又陌生的专业术语,在这个中国北方小镇的农民口里却习以为常。

  张文远,这个刚从集市上往回赶的64岁老人,提起铜、铝交易便来了兴致。推着的自行车也被挪到了路边撑了起来。

  "要说铜、铝我们这儿没有人不知道,几乎家家都在做。"他说,"我们这儿不产铜、也不产铝,这都是收来的。东北、河南、内蒙,哪的都有,还有从国外运来的。"聊起这些,他如数家珍。

  此前,张文远家里也曾囤积了好几吨铜,不过早在去年年底就已经出手了。"还好出手早,不然又赔了。"他似乎很庆幸自己当初的判断。事实上,2009年电解铜价格表现出了"牛市",2009年12月是最后一个交易月,虽然铜价依然表现震荡但整体仍保持上行趋势。截至2009年 12月31日,上海交易所期铜价格已经上涨至6万元/吨的价位,给当年铜市划上圆满的句号。这让张文远狠狠地赚了一笔。

  其实,他们对于期货市场的判断,与以往也完全不同。在没有网络和手机之前,他们更关注的是左邻右舍的货卖了多少钱,价格比较也仅限于在一个村的市场之内,对于更远的外界他们无心关注,也无力关注。如今,随着网络以及手机的普及,他们的命运已经与国际市场紧紧地绑在了一起,国际期货市场上瞬间的风云变化都会让他们神色紧张。"囤与不囤、啥时出手",国际期货市场的走势成了他们最重要的参考因素。

  张文远说,他每天都要上网看看期货的行情,"必须随时了解伦敦期货、纽约期货的走势,这是行业里的必修课,我们这里现在跟国际市场联系太紧密了。"在他看来,老河头镇的有色金属交易已经完全是跟着国际市场的价格在走。

  相对于张文远的早早出手,朱延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这个在期货市场上已摸爬滚打了25年的中年男人这次栽了。

  "才一个多月,180万全没了。"不过尽管亏了,但朱延的心态很好,并没有太多的沮丧,说起这些就像在讲别人的故事。"我那还有30亩地,可以囤货,只要你和我合作肯定能赚钱。"他不止一次向记者提及他那30亩地。

  和这里的很多人一样,朱延一直看好铜价的涨势。

  2008年底以来,由于受到国际金融危机的牵连,铜市饱受冲击,铜价大幅受挫,价格从前些年的7万元/吨骤降到了2万元/吨的历史冰点。不过,随后全球经济逐步恢复以及国内多项产业振兴规划重磅出台,为铜市乃至整个有色金属行业的复苏重新燃起了希望。

  由此,这里的很多人开始大肆囤货,狂赌铜价上涨。朱延正是如此。但梦想的高价位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只是伤心,这一次让他付出了代价。

  20多年前,他刚开始做铜货生意时,虽然当时的规模比不上现在,但是基本上包赚不赔。"当时没有那么多信息,外界干扰少,需求量又比较大,我们有很大的优势,现在就不一样了,风险太多了,而且市场变化太快,让人防不胜防。"他如此概括此次惨败。

  事实上,在面临国际化和信息化浪潮的冲击时,无论是张文远还是朱延,以他们为代表的个体化传统交易模式,其自发式应对已经足以暴露出他们在面对危机、风险时的脆弱和无力。

  掣肘

  安新县,是与广东清远、山东临沂齐名的中国三大有色金属集散地之一。其有色金属加工和交易行业已有百年历史。

  据《安新县志》记载,安新县的有色金属冶炼始于清代,经过上百年历史的演变,除在文革期间短暂绝迹外,随着改革开放的到来,有色金属冶炼于1979年自芦庄乡再次兴起,并很快辐射到沈家坯乡、老河头乡。到1985年底,3个乡已有冶炼摊点 640个。1993年,这些小冶炼专业户又开始搞有色金属深加工,冶炼业产值占全县乡镇企业总产值的40%。

  目前,安新县涉铜企业达273 家,涉及47个自然村近2万名从业人员,年销售收入亿元以上的铜加工企业30多家。但是,这种"大群体聚集、小规模生产"现状在给安新带来全国有色金属集散地名望的同时,也成为其未来发展中的最大问题。

  在这样的模式下,铜市沉浮中如朱延一样的散户们面临伤痛在所难免。而这一模式相对于安新县整个有色金属行业而言,所带来的问题更大。

  交易不畅、市场混乱便是其中之一。"尽管国际上电解铜的交易价格相差不大,但是在实际交易中价格却不尽相同。"安新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副局长郝鉴坦言,市场有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很多人由于心理因素的作用,对方卖得便宜,就认为可能会卖得更便宜,这无形中就给市场交易造成压力,从而影响了正常的市场交易。

  在他看来,要想改变这种现状,就必须对市场形成一定的掌控力。他专门以铁矿石谈判为例," 澳大利亚的铁矿商,为何在与中国的谈判中寸步不让,就因为他们对市场形成了垄断,有议价的能力。"同时,在加工这些废铜烂铝的过程中,环境污染也不容忽视。尽管从大的产业循环上看,这个中国北方最大的有色金属集散地对于废旧金属的回收,是一种循环再利用,但是对于当地的环境却有很大的影响。

  "其实,很多就是一些废旧垃圾。"面对困境,张文远自嘲道:"我们老农民一个,能做的也就是收收废料,也没别的办法。"改变当前的现状,张文远显然把希望寄托在了当地政府身上。

  这个愿望很美好。事实上,多年前安新县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开始想办法扭转这一现状。郝鉴表示,安新县早在三四年前就开始着手打造引领行业的龙头企业,全力打造行业舰队。他说:"只有打造一个行业舰队、发挥整体优势,才能及时把握市场信息、集中统一指挥,从而更加有利于卖方市场。"看来在工业领域,力求行业向大规模、大群体转变,实现安新县域经济的二次跨越已成为一种共识。

  实际上,安新县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引凤

  根据此前的规划,安新县将建设一个占地l800亩的园区,这个园区将覆盖铜业生产的全部产业链条--由原料到粗铜加工、阳极板、电解铜、铜管,最后到高科技铜产品。

  在郝鉴看来,这个园区最重要的作用是,由高水平企业带来的高技术环保生产工艺,将从根本上解决有色金属行业发展带来的环境污染问题,使园区成为再生金属循环利用的典范。

  园区规划有了,引入哪些企业、如何引入,则成为安新县一个需要慎重考虑的问题。

  在多方打探下,安新得知云南铜业集团(下称"云铜")有在北方做战略布局的想法。与此同时,天津大无缝钢管集团(下称"大无缝")也有在铜材领域谋求扩张的计划。云铜这个曾在中国铜业位居第二的企业,还与国内及日本、韩国、印度18家大型铜生产企业携手创立"亚洲铜俱乐部",使自身拥有国际话语权。

  而大无缝则是国内规模最大的石油套管生产基地和世界规模最大的无缝钢管生产企业。2009年大无缝钢管产量跃居世界第一,该公司还建有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和世界先进的管材研发中心,先后开发出多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申报国家专利l06项,其中有11项获国家发明专利。

  毫无疑问,倘若能引进这样的企业,对于安新有色金属行业来说,无论从产业规模、技术水平、管理方式到银行信贷,都可以实现产业的整体跨越。

  为了将两个悬在空中的信息,变成实际的项目落地,安新县将"一切围绕项目转,一切跟着项目走"的思想贯彻到底,将营造亲商、富商、安商的环境作为首要任务。在主要县领导统一指挥下,首先组织有关资料,宣传安新百年铜业历史,以及作为中国北方最大的杂铜集散地,具有交通、能源介质和人力资源优势,材料整理后第一时间送到对方手上。为了做到在接触过程中有的放矢,他们通过各种渠道细致了解对方人员的背景、特点和性格等相关情况,做到在各个层次接触都有共同语言。

  为了显示诚意,对方每次派员考察,无论职位高低,安新县四大班子主要领导全部出面接待;为了表示尊重,向对方发邀请从来是人手一份,绝不笼统地发一张邀请函……

  由于各项准备工作充分,在天津大无缝来人考察时,头一天提出地方有没有优惠政策,第二天安新县就把盖有红色公章的各项优惠政策条款送到了对方手上。以至于对方吃惊地说:"在外投资这么多年,没看到像安新这么有效率的地方。"从2007年5月下旬安新县开始与云铜接触到8月初签约、同年7月开始与大无缝接触到9月底签约,总投资达60亿元的两个大项目,历时都只有约3个月时间。无论是云铜和大无缝,都积极推动合作进程向前发展。

  如今,投资1.6亿多元、年产16万吨光电杆项目的大无缝一期工程已于2009年 11月投入试运营,从而有效地解决了安新县原有废旧拆解市场销售不畅的问题。"可以说,这是安新有色金属行业发展中极为重要的一步。"郝鉴认为,这将意味着整个产业正式跨入了由"航空母舰"引领的时代。

  也就是说,未来安新在有色金属领域将会出现以物流园区为枢纽,建成国家废旧拆解环保园,同时,以大无缝为引擎,打造中国废旧铜再生资源集散加工中心,建造行业龙头企业,从而完全形成从原料到高科技产品一条龙生产的安新有色金属行业新格局。

<上一页1 下一页 >

相关新闻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