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March

2010

湖南永兴全国最大稀贵金属回收地的资金难题

发布时间:2010/3/18 9:47:421009次

据中国有色金属商务网报道:

  

  近日,记者在全国最大的稀贵金属回收冶炼产业集聚地——湖南郴州市永兴县采访发现,企业普遍面临融资难、税负重等发展难题。

  湖南郴州市永兴县因白银产量连续十年保持全国第一,被誉为“中国银都”。

  2009年,永兴县通过从“三废”中提炼稀贵金属,生产出白银2030吨、黄金6.8吨、铋4100吨、铂族金属3.5吨,其他有色金属 15.8万吨,实现税收2.7亿元,出口创汇1.6亿美元。

  这里的生产企业均是中小型民营企业。3月8日,作为全国唯一的一个县级金银管理局,局长何克非接受了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的采访。他回忆说,当时他调任这个局长时,曾有一个任务,就是组建一个大的白银集团。

  “但是组建白银集团要问市场,而不只是问县长。”何克非认为。他说,在永兴组建一个白银集团、进而兼并重组其他企业,被市场证明并不现实。“没有一个企业,能统领这里的整个行业。”

  3月15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部研究员周宏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永兴金银产业的这种发展格局有其自身的道理:“金银产业不能与钢铁产业比。几十上百口人吃饭要用大锅,三口人吃饭只能用小锅。白银等稀贵金属的市场需求和供应量都有限,只适合发展中小型企业。”

  金银企业融资问题更加突出

  由于金银产业属于资金密集型,购买“三废”作为冶炼原料的量很大,需要大量的流动资金,当地政府官员和企业主都反映,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在永兴体现得更加突出。

  何克非为本报记者算了一笔账:

  按白银400万元/吨的价格计算,每年生产2000吨,资金量就是80亿元。加上15万吨其他有色金属产值,永兴每年产值约150亿—200亿元。

  按每年周转4次,即资金周转率为400%计算,永兴每年所需资金约50亿元。

  但是在永兴县,2009年的存款结余约为57亿元,贷款则只有13亿元,用于有色金属产业的仅两亿多元。

  “这个贷款额已经是创永兴县的最高记录了,以往通常只有7亿元左右。”何克非表示。

  永兴益水集团总经理李明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曾经有企业老板到银行去贷款,看到银行的办公桌上堆着一尺高的贷款申请单,但没有多少能获得批准。

  “目前我们每年的贷款需要七八千万元,贷款还有担保和反担保的问题,资金确实是企业发展的一个大问题。”鑫达银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曹生文对本报记者说。

  而永兴国家循环经济试点办及其示范园管理办副主任李闻说,贷不到款也不是这些支行或者分行不情愿,而是贷款要报市行、省行批准。

  贷不到款、贷款审批时间长,而有色金属行业每两个小时一个行情,资金问题成为当地金银产业发展的瓶颈,前两年的金融危机尤其使永兴的经济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永兴县商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上半年,有色金属均价从高点时的每吨2.5万元降低到7400多元,白银从每吨460多万元降低到 210多万元,跌幅都在50%以上。因为融资难、出口萎缩、市场需求下降等原因,金银企业出现生产经营困难的局面。2008年安排的金银产业重点项目大部分建设进程受阻,有一些甚至停建了。

  永兴县商务局分析,融资难还有另一个原因——永兴县金银冶炼企业科技含量较低,对资金的吸纳能力不强。

  因此,在永兴,民间借贷一直非常活跃。“民间借贷的利息曾经达到5分,现在也有2分,并且不是那么容易能借到。”李明介绍。

  经历过贷款难现实的益水集团提出了产(商)品质押贷款的设想,也就是说,需要贷款的企业将金银等产品存储在益水的仓库,通过检测评估之后,企业可以从合作银行获得相当于产(商)品价值70%额度的贷款。

  但他们的方案少有银行响应。李明说,最后,这个帮助企业贷款的项目与永兴县农村信用合作社实现了合作,并获得了农信社湖南省和郴州市两级机构的大力支持。该项目于2009年11月启动,“已经贷出去1.3亿元。”他介绍。

  然而,由于要贷款的企业太多,永兴的农村信用合作社在春节时不得不暂停营业,就连益水集团的此项业务也不得不暂停。因为前者是资金有限,后者是目前的4座仓库不能满足企业质押产品的需要。

  李明坦称,产(商)品质押贷款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永兴金银产业贷款难的问题。“因为这种贷款意味着他要把货压在这里。”实际上启动这个项目,益水集团自身已经面临着资金困难。

  “还是需要国有银行放开贷款。”他说。

  再生资源产业税负重

  目前,永兴县金银产品适用的增值税税率与所有金属矿采选产品、非金属矿采选产品一样,为17%。

  “原矿是国家的资源,是子孙后代的资源,对吃原矿的企业征收17%的增值税是没有问题的。但我们的金银产品是通过‘三废’提炼,非但没有耗费国家资源,而且是消化废物,节约了资源,利润空间也没有原矿企业大,所以这种税负就比较重了。”

  何克非和李闻等政、商界人士均如此认为。

  其实,永兴县通过实行“废旧物资增值税抵扣”和“福利企业即征即退”等税收政策,享受一定程度上的税收减免。在2009年及之前,永兴县金银产品可以享受“征五返五”的优惠,然而,从2010开始,这项优惠调整为“征七返三”,企业税负加重。

  在永兴金银产业进购原料时,要面临一个“潜规则”:卖出废料的企业极少会开具税务发票,也就是说,根据产品增值税的计算公式(应纳税额=销项税额-进项税额),以废料为原料的企业不能正常抵扣进项税额,实际税负就会大于其他企业。这或将导致金银企业设法避税偷税的情况。

  “回收经营企业与利废企业联合避税问题时有发生。”周宏春曾在《我国再生资源产业发展现状与存在问题》中指出,缺乏优惠政策,增值税抵扣依据设置不合理,是我国资源再生产业发展中存在的主要问题之一。

<上一页1 下一页 >

相关新闻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