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February

2010

钢铁业大变“减产”魔术 数据遭受强烈质疑

发布时间:2010-2-22 10:55:57502次

据中国有色金属商务网报道:

  

  “800万吨粗钢,却生产出了1400万吨钢材!照这么算的话,我看河北每年的进口铁矿石可以减掉一大半了,河北的钢铁企业是(全世界)最赚钱的钢厂了。”

  吴溪淳此言一出,台下哄堂大笑。

  “这不是做假账是什么!”吴溪淳不依不饶地又“追杀”了一句,“在座的有河北省统计部门的同志,希望你们在统计方式上做一些改进。”

  这位老资格的前冶金部副部长在2月初一个行业内部会议上说的这番话,很快成了钢铁业内流行的笑谈。

  整顿钢铁业的产能过剩和高能耗,是吴溪淳担任名誉会长的中钢协自2009年以来就一直面临的艰难任务。这也给了钢厂老总们巨大的压力。重压之下,一些事情在悄悄地发生。

  希望的曙光终于在2009年底乍现——统计数据显示,11、12两个月,全国粗钢产量合计比9、10两个月减少753万吨。

  “钢铁业的产能过剩问题正在缓解。”以此数据为依据,中钢协在2009年末喜气洋洋地对外宣布说。

  但是话音未落,看着紧随其后陆续出炉的各省上报的粗钢产量数据,中钢协马上发现自己“被忽悠了”。

  这其中,河北省上报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分外扎眼——2009年11、12月份与9、10两月相比,全省粗钢产量合计减少794万吨,而钢材产量却增加了57万吨。

  这意味着越来越少的“面粉”正在做出越来越多的“面包”。

  最终,连吴溪淳这位一直在外界批评面前为钢铁业说好话的“自己人”也动怒了。

  中钢协名誉会长之怒

  在刘谦的“硬币穿玻璃”魔术迷倒万千春晚观众之前,更为出神入化的魔术已经上演了很久。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河北省上报的2009年11、12月份全省粗钢产量分别为858万吨和885万吨,而钢材产量分别达到1337万吨和 1494万吨。

  此前,河北2009年9月份粗钢产量上报数为1284万吨,10月份上报数为1252万吨。而11月份和12月份两个月上报数,比9、10两个月上报数合计减少794万吨粗钢,但上报的钢材产量,11、12两个月合计2831万吨,比9、10两个月合计2774万吨增加了57万吨。

  粗钢好比“面粉”,钢材好比“面包”。难道说,“面粉”大量减少了,“面包”却反而大幅增加了?

  而河北这一引来质疑的数据对全局关系重大。“2009年11、12两个月全国粗钢产量数据比9、10两个月减少753万吨,主要是河北省上报数减少794万吨钢造成的”。吴溪淳对本报记者说,“河北连续两个月上报用800万吨钢生产出了1400万吨钢材,这样的统计数字说明中国2009年的钢产量需要进一步核实。”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我国2009年粗钢产量再创新高,达5.68亿吨,比上年增长13.5%。

  除了吴溪淳,另外一些业内人士已注意到河北粗钢产量的异常变化。

  “中国的钢材数据中有重复统计的因素,因此存在钢材产量大于粗钢产量的现象不奇怪。”国内钢铁业咨询机构Mysteel资讯总监徐向春评价说,但河北省今年1至10月间,材钢比在0.92至1.12内波动,11月份却突变为1.56,“这就很不正常,看起来很荒唐”。

  徐向春认为,“这明显是少报。而且做假的方法过于拙劣。”

  “我们期望河北省的粗钢产量是真实的减少,而不是统计上的减少。”中联钢研究中心分析员周众文表示。

  河北是中国第一产钢大省,其产能释放程度、产量的变化情况,对钢材市场有举足轻重的影响。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的统计显示,2009年,河北的粗钢、钢材、生铁产量均超过1.3亿吨,占全国粗钢产量比重达25%,粗钢产量连续9年全国第一。

  不过,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副会长宋继军对上述人士的批评有所保留。

  “不要轻易根据统计数据做出"河北在做假"的结论。”宋继军对本报记者说,河北省11、12月份钢铁企业检修、企业事故、生产计划调整等因素,都导致了河北省粗钢产量下降。

  “当然,也存在企业少报产量的情况。”宋谨慎地表示,经调研发现,去年11、12月份少报产量绝大部分是唐山的企业。而唐山又占据河北省钢铁产量的半壁江山,其次是邯郸。

  河北省统计局拒绝对此事置评。

  “希望你们改进统计方式”

  刘谦的玻璃魔术引发持续一周的揭秘热潮,而钢铁的魔术则毫无悬念。事实上,利用虚报产量数据的方法迎合产业政策,早已是中国钢铁业内多年来公开的秘密。

  今年1月14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苗圩在全国工业节能与综合利用工作会议上表示,2010年,中国将落实重点行业工业产品能耗限额标准,使得钢铁、有色、化工、建材等重点用能行业、企业能效水平对标达标得到实质推进。

  苗圩的这番话,印证了此前外界关于钢铁业将“领衔”减排的猜测。

  “河北去年粗钢增长速度超过全国平均增速10%以上,而去年以来一系列钢铁业宏观调控政策大多针对产能过剩,同时河北不少钢铁企业又是淘汰落后、控制能耗和污染的"钉子户"。”徐向春表示,“在巨大的压力下,不排除为了逃避被调控、被淘汰以及减少自身减排的压力而有意少报产量。”

  这一推测得到邯郸某大型民营钢铁联合企业的一位负责人的证实。这位人士透露,2008年,该联合企业旗下的18家钢铁企业,实际产量均超过 100万吨,有的甚至年产量达到500万吨,但实际上报的数据,只有3家粗钢产量在100万吨以上。

  “业内听说2010年二氧化碳减排重任将落实到具体行业,纷纷利用少报产量的方式来试图降低减排成本。”河北另一家大型民营钢企联合体长城钢铁集团一位内部人士也告诉本报记者。

  随着宏观经济政策变化,钢铁产量,能随时减少,还能随时增多。

  上述邯郸某大型民营钢铁联合企业的负责人表示,河北省钢铁企业大多数产量不高,但有时候各种行业优惠偏向大型企业,为了获得优惠政策,企业有时会将产量放大,或者干脆几家企业联合起来申请贷款等。

  这造成中国的钢产量数据疑云笼罩。中钢协方面在2月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10年,中国粗钢产量将超过6亿吨。但沙钢集团一位管理层人士认为,实际上中国的粗钢产量在2009年就已超过6亿吨,而不是统计数据上的5.68亿吨。

  魔术玩下去的结果

  钢铁产量数据,从当地政府,到省级政府,再到国家统计局,一级级上报,徐向春认为,在数据把关上,“正常情况下,地方政府的作用很大”。

  “我们产多少钢,除了我们自己清楚,本地政府也很清楚。”前述邯郸某大型民营钢铁联合企业的负责人说。这位负责人除了在钢厂担任要职,还在当地政府担任副县长职务。

  业内主流意见将解决产能过剩、高能耗以及相应的数据做假问题的希望寄托于钢铁业的兼并重组。宋继军认为,河北省钢铁业存在一系列问题,只能依靠兼并重组来慢慢解决。“今年河北省也将出台相应的兼并重组条例。”

  记者从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参与制定《钢铁行业兼并重组指导意见》的一位专家处获悉,《意见》已基本制定完毕,不久将正式出台。

  但利益分歧依然是钢铁业兼并重组最大的障碍。

  中钢协会长、武钢集团总经理邓崎琳在2月5日的钢铁企业理事会上说,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一年多的重组结果看,不仅联合重组进展缓慢,而且一些企业和地方政府仍热衷于产能扩张。

  “(兼并重组)不是税收的问题,也不是贷款的问题,地方政府是否点头让大家干,这才是问题。”上述参与制定《钢铁行业兼并重组指导意见》的专家认为。

  中钢集团的一位高层也表达了类似观点,“在兼并重组上,大企业不缺钱,我们也一直为行业重组做准备,但这几年来我的深刻体会是,搞兼并重组,最大的障碍是地方政府的利益和行业整体发展的思路不一致。”

  在徐向春看来,围绕产能、产量的这些猫鼠游戏如果继续演下去,“将导致政府和业内人士对行业发展的错误判断,进而影响宏观政策的正确制定”。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