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June

2019

专家谈我国稀土产业发展优势与前景

发布时间:2019-6-17 8:40:1077次

据中国矿业报报道:

稀土广泛应用于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我们每天看的电视,其鲜艳的红色来自稀土元素铕和钇;拍照用的照相机,镜头里有稀土元素镧;天天使用的手机中有稀土元素钕……此外,稀土在航空、航天、电子信息、钢铁、有色金属、机械制造、石油化工等行业用途也十分广泛。虽然用量较小,但效果显著,发挥着现代工业“维生素”的作用,并产生了巨大的辐射性经济效益。

近年来,我国不断加大对稀土的科研投入,取得的成果越来越多,知识产权受制于人的局面正在改变。

近日,针对舆论提出的“稀土是否可能成为中国对美反制的重要筹码”问题,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明确表示,“如果有谁想利用我们出口稀土所制造的产品,反用于遏制打压中国的发展,那么我想赣南原中央苏区人民、中国人民,都会不高兴的。”一时间,社会上对稀土议论纷纷。

那么,稀土究竟“稀罕”在哪儿?我国稀土产业有何优势?针对这些问题,《经济日报》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


问:我国稀土产业在国际上有哪些优势呢?

招商证券分析师:首先,资源占据优势。截至2018年,全球共有稀土储量1.2亿吨,我国有4400万吨,占比38%。同时,在高精尖制造领域占据更加重要地位的中重稀土(以镝、铽为代表)具有独特优势。上世纪60年代末,我国在赣州发现了世界罕见的离子吸附型稀土矿,该矿具有配分齐全、经济价值高、易选别、放射性低等特点,稀土中的钇、镝、铽等中重稀土元素,我国的工业储量为150万吨,江西赣州一地就占到其中的36%,所含富钇型重稀土矿产资源更是世界独有。

其次,采掘、冶炼分离能力强。我国在稀土采掘、冶炼、分离提纯方面占据绝对领先地位,具备极强的话语权。2018年,全球稀土矿产品的产量约为19.5万吨,中国产量约为12万吨,占62%;全球稀土冶炼分离产量约为14.6万吨,其中中国产量为12.5万吨,约占86%。据了解,赣州离子型稀土开采和加工已有40余年,一直领衔我国离子型稀土领域,在南方稀土开采、分离、金属冶炼等方面的工艺技术研究处于国际领先水平,产业规模占全国总量的1/3。

再次,应用链条不断延长。借助资源和冶炼分离优势,我国稀土产业链不断延长。以稀土应用最广泛的钕铁硼永磁材料为例,目前,我国钕铁硼产量已接近全球的90%,高端钕铁硼产量已接近全球总量的60%。

问:我国稀土技术研究还有哪些方面有待加强?近年来,我国都开展了哪些具体工作?

湖南稀土金属材料研究院原院长刘甲祥:由于我国稀土技术研究起步晚,在不少领域已经被国外“捷足先登”。虽然很多稀土产品的产能很大,但是技术专利基本都是国外的。例如,稀土应用最广泛的永磁材料领域,国内企业生产永磁电机不仅要交专利费,还受协议规定的出口数量限制。

近年来,我国不断加大对稀土的科研投入,取得的成果越来越多,知识产权受制于人的局面正在改变。比如,钪铝合金,强度高,重量轻,是航空航天制造领域的关键材料,我们已掌握了自主核心技术。目前,位于衡阳市白沙洲工业园的年产万吨高性能稀土铝合金熔铸生产线已成功点火,本月将正式投产。三期项目全部建成后,年产值将超过400亿元。

此外,据了解,在稀土勘查、开采、冶炼、材料、资源综合利用、矿山环境治理等方面,赣州市承担并完成了400余项省部级以上课题项目。“江西赣州稀土资源综合利用示范基地”、“稀土资源绿色提取与环境保护技术与集成”等一批重大科技专项也取得了丰硕成果。



相关新闻:

国家发改委召开稀土企业座谈会

研究推动稀土产业高质量发展



国家发展改革委相关司局近日召开了稀土行业企业座谈会,会议旨在推动稀土产业结构调整,加快转型升级,实现产业高质量发展。

会上,与会企业代表表示,我国稀土企业集团组建工作已取得重大进展,大企业集团主导的产业格局初步形成,应用产业规模不断扩大,产品性能大幅提升,超高纯稀土金属和化合物、高性能稀土合金等关键制备技术取得突破,稀土行业初级产品为主、深加工落后的局面正逐步改变。但与此同时,行业生产经营秩序还存在突出问题,乱挖滥采、超计划生产、非法回收等“黑色”产业屡禁不绝,开采和冶炼分离优势技术扩散风险加大,高端应用领域的原始创新仍然较弱。

代表们建议,要坚决严厉打击非法开采,强化稀土产品出口管控,加大行业经营秩序整顿力度,保护珍贵资源;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严禁优势核心技术外流;加强政、产、学、研、用相结合,支持稀土绿色开采冶炼新技术开发与应用,整合中高端应用产业链,加快稀土新材料及高端应用产业的发展。

国家发展改革委相关司局负责人表示,将认真研究吸收参会企业代表提出的意见建议,会同有关部门抓紧研究制定出台相关政策措施,完善监管机制,规范行业发展秩序,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支持新技术研发推广,鼓励上下游产业协同,促进稀土高端应用产业发展,真正用好稀土这一战略资源。同时,要求相关稀土企业切实推进实质性整合与产业优化,加强企业内部管控,充分发挥规模效应;深化行业自律,严格落实总量控制计划,严控新增冶炼分离产能,压减低端无效产能;加大投入力度,加快研发应用稀土绿色开采和冶炼分离技术,突破一批关键核心技术,提升全产业链竞争能力。△(苏诗钰)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