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JUNE

2010

美“征税战”升温 中国钢企直面密集“双反”

发布时间:2010-6-22 8:49:47461次

据中国有色金属商务网报道:

  

  2010年,中美贸易摩擦重灾区——钢铁业应对美国“征税战”之年。

  1月5日(北京时间1月6日凌晨),美国商务部(DOC)作出新一年里对华产品的第一项初裁决定:对从中国进口的价值超过3亿美元的钢丝层板征收43%到289%的临时反倾销关税。两个月前,DOC对该产品的反补贴初裁结果为“2.02%—437.73%”。

  七天前,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就中国输美油井管“反补贴”作出终裁,敲定此前DOC裁定实施的10.49%—15.78%反补贴关税。目前美方对中国输美油井管的临时反倾销关税,最高达96.51%。

  两天前,美国联合钢铁工人工会和四家钢铁制造商,提起诉讼,要求对从中国进口的钻杆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

  或被提起诉讼,或被征收关税,或因临时税率过高暂停出口,或在悬而未决的初裁和终裁之间游走抗辩……中国的钢铁产品,正经历着美方挥起“双反” 大棒后的不同阶段。

  由此,多家钢企在1月5日对本报记者表达了同样的担忧:新的一年,针对中国钢铁产品的“双反案”,极有可能会更加严重。

  不一样的统计

  “这个初裁结果太高了,现在出口美国肯定不行,这也实在把我们逼得太紧了。”1月6日,大连益丰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下称大连益丰)销售部经理范惠盛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表示。

  在这一次的初裁结果中,大连益丰及其关联公司大连宜丰仓储用品有限公司获42.61%初步反倾销关税,这已是所有涉案企业中的最低值。

  丹东日牵物流装备有限公司、大连保税区宇洋贸易有限公司和宁波市新光货架有限公司所获初步反倾销关税为46.78%,大连华美龙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被征收50.95%的初步关税,而其他中国制造商或出口商则需面对289%的初步关税。

  但,范惠盛仍然难掩对美国市场的无奈和失望。

  去年11月,在美国商务部对我国该输美产品作出反补贴初裁税率的时候,在“2.02%—437.73%”的区间内,大连益丰获得的临时差别税率为3.13%。

  这意味着,如果反补贴税率终裁维持这一结果,反倾销税率定在可承受的位置,他们本来还有继续出口的希望。

  但如今,随着美国这一对中国输美钢铁产品加征关税的最新动作,希望破灭。

  同样遭遇贸易摩擦的钢丝层板,背后却有着中美间不一样的统计观点。

  按照美方的说法,美国2008年从中国进口的钢丝层板价值共约3.17亿美元,因涉及以“低价进行不公平贸易”,伤害了美国相关产业和工人的利益。

  因此,在2009年6月26日,美国商务部发布立案公告,根据AWP Industries, Inc.、ITC Manufacturing, Inc.、J&L Wire Cloth, Inc.、Nashville Wire Products Mfg. Co., Inc.和Wireway Husky Corporation这四家企业的申请,决定对进口自中国的钢丝层板展开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

  “其实这个产品的学名应该是叫金属丝网托盘,美方指责我们涉案金额有3亿美元,不知道是怎么计算出来的。”范惠盛说。

  此前,大连益丰董事长宋斌就曾公开表示,实际上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中国产金属丝网托盘,也就价值3500万美元左右。

  “另外美国提到,中国从2006年到2008年,在美国市场的销售额提高了49%,这个也是不对的。根据我们的统计,整个中国国内往美国出口的相关产品,从2006年到2008年大概下降了22%。”宋斌表示。

  记者采访发现,不少涉案钢企最为头疼的一点,就是由于欧美等国并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在调查计算中,往往选择高成本的“替代国”来比对。而美方最爱寻找的中国钢铁产品“替代国”,是印度。

  范惠盛告诉记者,此次钢丝层板,美方申诉方也提供了印度的替代企业来进行计算。

  其间有两个关键问题,“美方所寻找的替代企业,其管理费用很高,因为它把折旧期定在两年,折旧率高达40%多;另外,印度企业的镀锌费用昂贵,有每公斤8万多卢比的数据,这样一来仅电镀费就每公斤多达十几元人民币,仅此一项就把我们出口的利润给抹掉了。”范惠盛说,“我们不知道最终选取的数据是否以此为参照,但是中印产品之间其实是没有可替代性的,用价格替换的本身就不公平。”

  从大案件到小Case

  据本报记者了解,在遭遇美方贸易制裁威胁的钢铁产品中,油井管(OCTG)因涉案金额约27亿美元创下迄今为止美对华贸易制裁的最大案件、无缝钢管也遭遇欧美等地频频双反,业内早在2008年底就有预期。

  2008年,中国无缝管、油井管出口依赖度分别高达30.2%、58.9%,2009年1季度中国油井管产品在美国的市场份额更是达50%。因此,当金融危机袭来,石油钻井公司订单下滑,导致无缝管、油井管成为贸易摩擦重点对象,尚可理解。

  但其它产品如预应力混凝土结构用钢绞线、钢格栅板、钢丝层板、钻杆等等,多属于细分市场,其出口量和金额相比之下,小了很多。但产品无论大小,均深陷“征税战”。

  1月4日,一位钻杆行业的人士就对本报记者表示,几经分析和研究,都未发现中国输美钻杆有对美方造成什么损害。本坚信不会出现“被双反”的领域,最终还是有了“意外”。

  “我们注意到,奥巴马政府上台后,美国商务部连一些小的Case也会处理。但是以前DOC可能就不会受理这样的小额申诉。”这是范惠盛从事钢材销售10年来,第一次遭遇的双反贸易壁垒。

  “我们了解美国的同行,他们的企业少,生产自动化程度高,整一条流水线上的工人可能都不足10人。所以金属丝网托盘这块,涉及到美国所有公司的所有产业工人,我估计数量连100人都不会超过。”

  可是隔着太平洋的美国并不这么看。

  1月6日,上海WTO事务咨询中心总裁助理及业务总监姚为群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频繁的贸易摩擦在经济状况不好的前提下,通常都既有商业又有政治因素的考量。

  “主要核心问题在于,钢铁工业对美国来讲是个传统产业,一方面美国钢铁工人的劳动成本比较中国高很多,另一方面他们认为中国大部分钢企都是国有企业,在产业政策等领域会享受到政府补贴。”

  “另一个,就主要是民主党的政策问题了。奥巴马所在民主党的选民主要来自传统产业,包括不同的产业集团,出于对选民进行的承诺,在美国新的经济增长点还没有找到的前提下,民主党政府只能采取带有保护主义倾向的措施。”姚为群说。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