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March

2019

【两会访谈】对话葛红林委员

发布时间:2019-3-11 9:12:1978次

据中国有色金属报报道:

   推动传统产业改造升级,有色金属行业未来的高质量发展之路怎么走?需求下降,铝市场低迷,未来铝行业发展的前景如何?如何做好淘汰落后产能过程中富余劳动力的安置工作?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铝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葛红林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

   记者:国有企业是国民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政府工作报告在总结2018年工作时指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体经济活力不断释放。”“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创新能力和效率进一步提升。”“加大改革开放力度,发展动力继续增强。深化国资国企改革,国有企业优化重组、提质增效取得新进展。”作为有色行业国有大型企业,中铝集团改革发展有何作为?如何释放活力?

   葛红林:靠奋斗改变命运。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如果说我们有什么秘籍,那就是奋斗。回首过去几年,中铝集团的改革发展曾经面对不少激流险滩,遭遇了不少严峻挑战,面对铝铜等有色金属价格大幅波动,我们没有把企业的命运寄托在市场,而是掌握在自己的奋斗之中。我们形象比喻2015是连滚带爬年、2016是拳打脚踢年、2017是爬坡过坎年、2018是励精图治年。这其中涵盖了中铝人面临的困境,更体现了中铝人在困境中奋发图强的精神。

   我们在艰难的条件下直面困难啃硬骨头,实现了连续四年业绩大幅增长,2018年全年实现经营收入超过3000亿元,利润总额同比增加一倍以上,主导产品的10项主要技术经济指标有6项优于行业平均水平,氧化铝、电解铝成本好于行业平均水平,氧化铝、电解铝、铝加工产量、铝基合金产量为历史最好水平,全面完成了国资委的各项考核指标,创出了十年来的最好成绩,并被国务院国资委批准纳入第三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

   党建是搞好央企的“法宝”。以抓党建强党建,筑牢中铝的“根”和“魂”,将党建与业务工作深度融合,实现起死回生扭亏脱困的经验得到了中央领导的充分肯定。

   我们始终坚持树牢“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坚决做到“两个维护”,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践行习近平总书记的科学方法,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的系列重要讲话,在实践中取得了实效。

   坚定不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加减乘除”法。践行习近平总书记的“加减乘除”法,我们尝到了甜头,这一方法已根植于中铝干部员工心中。结合中铝实际,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的“加减乘除”法,在中铝集团改革发展的实践中开花结果。

   补好短板,先后完成了一批短平快技改项目,显现良好经济效益。比如,包头铝业通过技改完善产业配套,一举扭转了长期亏损的局面,成为国内最具生产竞争力、综合效益最好的电解铝企业。优化布局,在具有产业优势的地区加快布局,增创发展新动能。比如,在内蒙古、广西、福建等地,打造全球最具竞争力的铝、铜冶炼加工一体化产业基地。这是做好加法,坚定不移地践行协调、开放的新发展理念,坚持“干一件成一件”,调整优化产业布局,培育和发展新动能取得的成效。

   做减法,凸现一个“敢”字。落实中央“三去一降一补”工作部署,我们坚持“用小震化大震”,坚决淘汰退出落后产能,先后关停一批失去市场竞争力的落后生产线和企业。毫不手软治理“僵特”企业,亏损面下降了20%,氧化铝、电解铝、电解铜劳动生产率分别提高了136%、76%、54%。

   我们组建了中铝中央研究院,优化配置科研资源,围绕航空航天、海装工程、舰船、汽车轻量化等加快高端材料研发。军用铝合金材料实现了跨代发展。加快成果转化,提高科技贡献水平。创新铝材应用,助力产业转型升级。轨道交通车体材料得到广泛应用。这些都是我们善做乘法的新实践。

   以推进内部资源整合,整合山西分公司、华泽铝电,重组为国内首家集氧化铝、电解铝、自备电、加工材一体化的联合企业为例,通过“精”做除法,践行共享的新发展理念,联合各方共同盘活存量优化增量,努力实现资源有限创意无限,优化资源配置,提高资本回报率、劳动生产率。中铝集团剥离企业社会职能走在了央企前列。

   改革创新激发新活力。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快改革、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拓应用。实施“四大创新”,加快企业转型升级,实施精准管理创新、实施风险防控创新、实施科技驱动创新、实施四大平台创新。打造环保节能平台,建设绿色中铝。打造开发投资平台,建设创新中铝。打造海外平台,建设海外中铝。打造智能制造平台,实施信息化管理体制改革,打造集团智能服务产业。坚决打赢安全、环保、质量三大攻坚战,实现高质量发展。

   一系列改革创新的“实锤”,释放出了新活力: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累计引入非公资本近90亿元;4年来累计关停氧化铝产能100多万吨,电解铝产能150多万吨。压减管理层级和法人户数,集团管理层级从7级压缩到5级;清收逾期应收账款近18亿元,清理呆滞库存8亿元,均超额完成年度目标;多措并举实现资产负债率下降19个百分点。

   作为央企,履行社会责任一直是中铝集团引以为豪的责任。中铝集团为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天舟一号飞船、国产大飞机提供了关键铝合金材料,这更加增强了中铝人的责任感、使命感和自豪感。

   未来,我们将实施新时代中铝的“两步走”战略:第一步,在第一个“一百年”,跻身全球有色金属行业的世界一流企业行列;第二步,在2035年前,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有色金属企业。

   围绕战略目标和战略安排,我们确定了“科学掌控上游,优化调整中游,跨越发展下游”的三大发展方略,加快了四大核心、四大协同、四大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打造,即铝、铜、稀有稀土、铅锌四大核心产业,工程技术、资本金融、贸易物流、工服物业四大协同产业,以及环保节能、创新开发、海外发展、智能制造四大新兴产业。加快从过去的“一铝独大”转变为“多极支撑”。

   记者:总理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推动传统产业改造升级,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您对有色金属行业未来的高质量发展有什么建议。

   葛红林:推动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要牢固树立新发展理念,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把提高产业供给质量作为跨越关口的主攻方向,转变发展方式、优化产业结构、转换增长动力,形成发展的新优势、新动能。结合中铝集团的改革发展实践,针对有色金属行业的高质量发展,我认为:

   一要坚持遏制违法违规产能。希望各级地方政府保持战略定力,继续严格按照中央政府的要求,强化调控政策措施的执行,特别是在“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个字上下功夫,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督促违法违规产能彻底出清。同时建议国家有关部门进一步构建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坚决遏制违规违法的复产。

   二要以结构调整提升发展质量。要用好总书记的 “加减乘除”法,科学加,坚决减,有进有退优化行业产业布局。坚决淘汰落后产能,将产能有序向地向具有资源、能源和环境优势的地区转移,实现企业效益的稳步提升和增长,为高质量发展打下经济基础。

   三要以科技创新提升技术含量。要加大科技研发和投入力度,以科技带动产业快速发展,不断提高产品附加值,实现产品结构优化升级,最终带动行业实现转型升级,建立引领全球的研发、制造、营销平台,打造世界一流企业。

   四要以产品质量提升市场形象。要按照高于国标和行业标准的要求,制定企业内控标准,以高标准确立优势;实施质量提档升级、全面质量管理、质量品牌建设三大工程,坚决打赢质量攻坚战,以高标准占领市场。要从严从重加强质量管理,对质量问题零容忍,追究责任不手软。

   五要发挥人才这个根本作用。必须改革人才培养、引进、使用和发展机制,加快建设一支政治强、业务精、作风好的优秀人才队伍。特别是要大胆使用和锻炼优秀年轻人才,在艰苦环境中磨练意志,在复杂局面中增长智慧,在急难险重任务中经受考验,通过在不同岗位锤炼摔打、墩苗壮骨,尽快成为推动高质量发展的中坚力量。

   Q

   记者:减税降费,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的热点。大幅降低制造业、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的增值税税率,“确保主要行业税负明显降低”。请您谈谈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减税降费的新举措,对中铝集团、有色行业实体企业发展的重要意义。

   葛红林:“减税降费”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的热点,2019年制造业等行业增值税税率从16%降至13%,将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的增值税税率从10%降至9%,确保主要行业税负明显降低。减税降费力度加大,特别是对属于制造业的有色行业是极大的利好,将有以下促进作用:

   一是直接减税效应。拿中铝集团来说,今年国家减税降费改革措施落地后,集团享受税收优惠将非常可观,因为我们过去交得很多。

   二是可以增加企业的现金流,解决企业资金紧张和资金占用等问题,促进企业健康发展。

   三是促进社会资本向制造业回流,特别是对高端制造业发展和产业结构转型具有重大推动作用。

   我们将不辜负党中央、国务院对制造业的关心支持,进一步增强企业盈利能力和发展后劲,为促进国家经济增长贡献更多力量。

   记者:需求下降,铝市场低迷,未来铝行业发展的前景如何?对今年铝价有何判断?铝的应用市场有何新亮点?

   葛红林:过去几年,国家有关部委和各地政府坚决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用市场化手段调节,用法治化手段管控,关停了一批违法违规建成产能,给铝市场带来了一段时期的“小阳春”。去年两会期间,我曾提出,特别要警惕国内违规违法产能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的风险。过去一年,铝价重回低谷,行业再度低迷,透过现象看本质,症结还是供大于求。

   2019年,铝市场走势既受到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也取决于宏观调控的力度,包括行业自律措施的落地情况,关键在于市场供需关系。

   从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看,由于全球范围内贸易争端、金融压力与波动风险显现、地缘政治关系紧张等,全球经济增长势头面临减弱风险,中国面临的外部输入性风险和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不过我们完全有能去应对、去克服,中国的经济还是在向好,仍然处于发展的战略机遇期,前景广阔。

   铝价走势取决于市场供需平衡。现阶段,国内铝消费正处于传统消费回落与新兴消费起步的换挡期,传统领域仍是铝消费增长重心,尽管交通、电力、电子、包装、机械等领域消费增长明显,整体用铝需求增速略好于上一年,但消费增幅有限,将在一定时间内成为压制产量扩张的主要因素。不过,近期"六个稳"的效果正在加快显现,不排除出现较大的需求。

   铝行业寄希望于各级地方政府保持战略定力,继续严格按照中央政府的要求,强化调控政策措施的执行,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巩固“三去一降一补”成果,督促违法违规产能彻底出清。同时建议国家有关部门进一步构建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坚决遏制违规违法的复产。

   记者: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有色行业作为高能耗行业,调整行业结构布局,是一项长期性的工作。淘汰落后产能是一个新陈代谢的过程,任务非常艰巨。改革带来的很多连带性问题,比如富余劳动力的安置问题,如何做好善后工作,关乎有色行业广大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针对供给侧改革过程中产生的富余劳动力的安置,除了市场化的吸纳,是不是应该有扶持性、补偿性的政策,改革成本和负面效应全社会共同承担,而不是一部分为有色行业作出奉献,在改革中被动处于劣势的富余人员个体来承担?

   葛红林:改革和发展,特别是现代化生产设备和工艺进步必然带来生产效率的大幅度提升,直接导致单位用工数量的减少,我们始终坚持,国有企业必须要承担起稳定和发展的社会责任,要在国家政策的支持和相关部门的帮助下,积极妥推进员工安置问题,决不能简单的一刀切推向市场。结合中铝这几年的工作经验,为了更好的做好这项工作,我认为可以从5个方面着手:

   一是合理确定安置措施。企业在制定分流安置措施时,要打“组合拳”,既要算经济账、也要算稳定账。从中铝集团实践看,集团共有12项人员分流安置措施,既有市场化方式,也有传统方式,这样对员工的冲击相对较小,员工从情感上易于接受。

   二是强化内部调剂“消化”。富余人员安置,不应局限在单个企业层面,要在集团层面统筹考虑,形成联动效应。可组织实施富余人员“跨企业转移”安置,到内部新建企业再上岗,实现内部市场化安置。比如,中铝为促进跨省市企业转移安置,对跨省市企业安置的员工给予现金奖励、对接收企业给予工资总额支持等政策引导,内部安置了近1500多人。

   三是加大全国社保基金给予职工安置经费支持。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调结构过程中需要安置富余人员的企业,这些职工是做出过贡献的,国家也给予部分中央财政补助资金支持。为了进一步扩宽补助资金渠道,建议社保基金也对上述企业也给予资金支持,可按照中央财政补助资金的同等比例,减轻企业人员分流安置的费用负担。

   四是各级人社部门加大对社保缴费的减免力度。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调结构过程中需要安置富余人员的企业,在一定期限内(如2~3年),对企业社会保险缴费按50%予以减免。

   五是对安置费用的账务处理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调结构过程中需要安置富余人员的企业,其人员分流安置费用一次性计提,对其当期损益影响较大,影响企业实施人员分流安置积极性。建议对上述非上市企业,人员分流安置费用一次性计提挂账、分年摊销,以减轻对企业当期损益影响。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