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May

2013

库存高企产能过剩如何求生存

发布时间:2013/5/27 11:17:01518次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

  企业三字诀玩转“幸存者游戏”

  5月汇丰PMI初值七个月来首次跌破荣枯分水岭,拉响了二季度经济增长下行风险的警报。五年前,当成千上万的企业沉浸于万亿投资的狂欢中时,命运的操盘手早已埋下寒冬的伏笔。五年后,库存高企、产能过剩、需求低迷,成为中国经济久摆不脱的“缚龙锁”。

  高企的库存数字背后,隐藏的是企业在逆境中艰难求存的业态。古语云:“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当盛宴共享的“天地之力”去化之后,以人之智力在逆境中取胜者方称可贵。“三字诀”是企业求生智慧的结晶,其中,最无奈,莫过微利求存“抗”字诀;最取巧,莫过贸易融资“融”字诀;最高深,莫过利用期货进行动态库存管理的“变”字诀。

  微利求存 无可奈何“抗”字诀

  “对钢材的库存,市场上有一种比喻,认为是‘堰塞湖’。我们了解下来,钢厂对大库存和贸易商不接货的现象,是非常头疼的。”提到钢铁行业的现状,兴业期货资深分析师李文靖直摇头。

  中钢协数据显示,截止到5月19日,全国主要城市五大钢种社会库存量为1906.41万吨,较前一周减少65.35万吨,但同比仍然增加148万吨。“自2005年以来螺纹钢的库存均值仅为413.5万吨,目前库存是均值水平的两倍多。”南华期货研究所曹扬慧指出。

  宝城期货程小勇认为,钢材加速去库存,可以从两个方面着手,一是控制供应,即减产;一是扩大需求,如加大内需、产品升级和出口。

  两者相较而言,在当前经济下行风险加大、海外需求收缩的背景下,扩需求难度显然较大,从供应端来推进去库存进程似乎更为可行。但令人遗憾的是,大部分钢厂即使在面临亏损的情况下,也似乎并无减产甚至停产的意愿。

  中钢协网站一篇分析报告指出,今年一季度,钢铁行业虽有近25亿元的利润,但收入利润率却降到了0.9%,这对于拥有4.3万亿资产的行业来讲,基本可以忽略。而且,3月份钢铁行业亏损面已经达到了35%,且有逐月扩大之势,钢铁行业“在盈亏临界点挣扎的窘境显而易见”。

  “较大的钢厂对于地方政府的GDP有较大贡献,不会轻易停产减产。如果行情不好就将高炉暂时停掉,那么,行情好时将高炉重新点火至少要花费几百万元。对于钢厂而言,只要每天正常经营的亏损额少于高炉停掉后重新点火导致的亏损额,他们就愿意抗着,继续再生产。”国信期货分析师施雨辰表示。

  “以前限产减产也在行业内呼吁过,几大钢厂也开会讨论过,但真正实施起来困难很大。因为你限产,人家不限产,就意味着你的市场份额会被其他钢厂所挤占,以后再抢回来就非常困难了。”宝城期货分析师陈栋说。

  从企业的资产负债率情况看,银行在大钢厂使用“抗”字诀时发挥了较大的“输血”作用。来自中钢协网站的分析报告称,目前钢铁总资产负债率接近70%,且长期借款减少,短期借款增加,说明钢厂运营日趋艰难,不得不“火烧眉毛,只顾眼前”。

  “钢企一般都是国有企业,银行不借给国企,难道借给中小企业吗?一旦出问题有地方政府兜底,不怕收不回贷款。”有分析人士如此说。

  贸易融资 剑走偏锋“融”字诀

  如果说“抗”字诀是苦心经营实业以求存的话,那么利用贸易融资获利的“融”字诀则带有几分剑走偏锋的取巧色彩。

  “融资铜单笔交易收益率接近1%。”海通期货陈冠因指出,保税区库存年初最高曾达到100万吨,其中有80%的库存是贸易融资产生的死库存,1%的单笔收益看似不高,但叠加较短的周期以及庞大的贸易数量,便甚为可观了。

  2月以来,大宗商品价格一泻而下,其中沪铜期价从60270元/吨高点最低下探至48460元/吨的低位,沪胶价格从2月最高点27225元/吨最低跌至4月份的18210元/吨。铜、胶价格的不断下挫,使一些人士产生银行会因此要求贸易商追加保证金,从而减少对融资铜、融资橡胶“资金链断裂”的担忧。

  “铜价持续下跌,对融资铜有一定的冲击,但不是融资铜的主要风险源。”程小勇指出,融资铜贸易商,在LME点价的同时大都会在上期所沪铜合约上建立相应的空头头寸进行保值,因此不管铜价如何波动,进口价格和销售价格都锁定了,就算有亏损也都在承受范围之内。

  “融资铜基本都有齐全的单据,且大多都有现货对应的套期保值交易,理论上没有风险,银行对铜贸易商风控还是认可的。”陈冠因亦表示。

  程小勇指出,融资铜涉及到汇率,人民币贬值风险是我国融资铜的直接风险,而人民币升值则有利于融资贸易商收益的扩大。

  3月以来,人民币加速升值,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于5月24日升至6.1867,升值幅度约1.5%。人民币升值对我国出口造成较大冲击,然而,融资铜贸易商对此则乐见其成。

  “人民币兑美元走强,意味着同等的人民币能够进行更多的国际贸易,而对于贸易融资而言,人民币兑美元走强可以获取远期利差收益,有利于贸易融资。”程小勇举例说,年初的时候,美元兑人民币是6.28,而融资贸易商通过进口货物,取得银行的美元贷款,假如是1000万美元的货物,还款期限是90天。在此期间,贸易商把货物在现货市场抛售,假如获得了6280万元人民币,到5月份美元兑人民币汇升至6.18,那么1000万美元的贷款只需要6180万元的人民币购汇便可偿还,这样可以获得利差收益100万元人民币。

  汇率风险之外,汇率管理政策对贸易融资带来的风险也不可小觑。5月5日,国家外汇管理局下发《关于加强外汇资金流入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下文简称《通知》),要求加强银行结售汇综合头寸管理、加强对进出口企业货物贸易外汇收支的分类管理。

  程小勇指出,《通知》旨在堵住热钱无序流入的渠道,间接造成人民币升值势头趋缓,对融资铜的前两项收入有一定不利影响,融资铜规模将受到限制。事实上,从2013年初开始,中国融资铜规模就不断缩减,表现在保税区铜库存下降以及铜进口逐月下滑。数据显示,保税区铜库存从年初的80万吨左右下降至4月底的51万吨左右。

<上一页1 下一页 >

相关新闻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