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MAY

2013

废铜告急!“原料危机”逼停龙头铜企生产线

发布时间:2013-5-27 9:48:22381次

据经济信息联播报道:

  SMM网讯:废铜烂铁听上去毫无价值,但在我国的工业体系中却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我国目前年均600万吨精炼铜的产量,约有三分之一来自废铜的精炼和再加工。可就像刚才我们看到的,由于近几个月来铜价持续走低,海外供货商囤货惜售,废铜出现严重短缺。

  废铜的短缺已经影响到多家龙头铜企,中条山、鹏辉铜业等多家企业被迫削减精炼铜产能。而作为中国最大的精炼铜制造商,江西铜业目前已暂停了多条数以万吨计的冶炼生产线。

  江西铜业股份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吴育能表示:山东的鹏辉,还有中条山,它都宣布了减产,包括我们江铜。我们清远有一家四万吨也是利用废杂铜做原料的这些企业,我们原料供应紧张,也是被迫让它先检修十天,

  上海坤泰实业投资有限公司 总裁 张长春说:废铜的价格和阴极铜的价格中间价差比较小,它中间留的价差,抵不上他的加工成本,所以说,它所谓(价格)倒挂,是因为把成本吃掉,还会亏损

  废铜突然紧缺,要追溯到国际铜价的突然下跌。在业内,废铜价格由精炼铜价格减去固定的加工费而来。今年国际精炼铜价格下跌9%,也让废铜价格一跌再跌,海外废铜供应商普遍囤货惜售。此外,由于经济增速放缓,发达国家的废铜增长量也在放缓。上个月刚刚考察了美国铜业市场的吴育能告诉记者,在当地一家大型废铜仓储地,废铜的堆放数量比往年减少了三分之一。

  江西铜业股份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吴育能说:今年一季度从海关的数据看,跟去年同期相比都减少蛮多,就是从源头上供应商还是有问题的。第二方面,就是最近铜价往下走以后,今年以来,前期很多进来的这些废铜,这些废铜供应商都有惜售

  废铜短缺还在发酵,未来甚至将影响全国的铜供应量。在江西铜业,目前废铜的库存量只占安全库存的57%,今年铜供应的紧张已经十分明显。

  警惕实体经济危机

  铜价大跌 暴露“融资铜”风险 资金链断裂成隐忧

  铜价下跌,不仅造成了废铜惜售,精铜走俏,以及全国铜供应紧张。还暴露出铜行业一个巨大的风险,就是融资铜风险。记者在采访中就发现,很多铜企业,就凭着一张铜信用证,反复地套利,那么这种金融风险是否会最终造成崩盘?

  融资铜本来是铜行业中再正常不过的一种运营模式,因为一吨铜单价就高达5万元,所以贸易商必须依靠银行贷款。企业到银行缴纳保证金后,就可以开立延期付款信用证,之后再海外市场上购买铜,销售之后向银行归还货款。但就是这样一个看上去很透明的程序,却让许多企业打起了“融资铜”的主意。

  江西铜业股份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吴育能表示:它开一张证出去,它进来以后把它卖掉,马上变成钱就可以投入到其他的生产经营活动,不管他做哪个行业的。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企业通过信用证进口铜之后,要么立刻销售变现,要么向银行质押获得现金,总之在信用证到期前都能获得一笔巨额低息贷款。这笔钱就转而投资更高回报的行业或直接高息放贷,赚取其中的利息差收益。

  国泰君安期货研究所 研究员 李鹏表示:进外资银行贷款开信用证,给它做融资,包括其他的手续费,大概融资成本不会超过3个点,但是国内放贷的话国内高利贷空间在10%以上,这相当于加上其他成本它至少有5%以上的一个利差空间,相当于比银行利差空间还要高一倍。

  按此计算,一家大型的铜贸易企业,仅利用融资铜5%的利差,一年就能做到上千万的利润。不过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看起来融资铜的钱很好赚,但也并不是没有风险。因为在铜价下跌情况下,银行将会提高保证金比例或者缩短还款期限,这样融资企业的资金成本会迅速增加,最后面临资金链断裂危险。此外,由于铜价下跌,将融资款用于实体经营的涉铜企业,要么暂停生产,要么亏损经营,也面临巨大的还款压力。

  国泰君安期货研究所 研究员 李鹏说:比如说像一个贸易商,他有一笔长单可能这个量在一千吨左右,他可能五月份要到港,但是正好碰到这个暴跌,五万五跌到四万八,就是一吨有一万块钱的损失,如果他没有做套期保值的话,银行按说肯定要追加他保证金,如果他无法追加保证金就相当于构成一个违约了,就相当于面临一定法律风险,整个一个就肯定会连带整个产业链的影响。

  警惕实体经济危机

  “融资铜”会否成为信贷地雷?企业急“抛铜”降风险

  一个看似简单地铜价下跌现象,背后扯出如此之多产业秘密。事实上,不久以前,在钢铁行业,就因为反复发生这样的套利行为,最终多家钢贸企业的资金链断裂,银行也踩了地雷,出现数十亿的不良贷款。那么同样以小额保证金来撬动大额贷款的融资铜,会不会成为第二个钢贸行业呢?

  在上海综合保税区的一个仓库内我们可以看到,原先这里的铜,每叠的堆积高度可以达到四摞之多,而现在这里只有两摞。而且这里的堆场也露出了巨大的空白,业内人士告诉我们说,我背后这座铜山快速消失的原因,除了铜需求的强劲增长之外,融资铜的降温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知情人士解释说,为了避免成为第二个钢贸行业,越来越多的融资铜选择了出货来回笼资金。这里的铜库存已从原先的80万吨,降至60万吨。此前,业内人士估计这里已经囤积了近40万吨纯粹用于融资的“投机铜”,沉淀资金在200亿元以上。

  国泰君安期货研究所 研究员 李鹏表示:当时就是说,大家觉得整个一个铜就是跟融资性相关,已经跟实业已经脱节了

  上海坤泰实业投资有限公司 总裁 张长春说:近期银监会和海关对贸易融资铜采取了措施,这个银行也采取踩刹车的措施,我相信它的库存还是往下走的。

  2012年,部分钢贸企业利用钢材库存大做文章,以虚假仓单、重复抵押、互保联保等方式,套取银行贷款。最终在钢价大跌时,信贷地雷被引爆。不过,业内人士认为,有色行业的风险控制要远远超过钢贸。企业在进口铜时一般均要在期交所做相应的套保头寸来锁定风险。此外,铜的物流仓储高度集中,仓单造假的可能性较低。

  江西铜业股份有限公司 副总经理 吴育能说:如果跌破这个价格,银行就有风险,但是往往做这一部分的人,他都通过套期保值的,你像钢贸这些企业你没办法,没有这种工具。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