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March

2013

铝企在困境中自我救赎

发布时间:2013-3-19 10:45:06552次

据国际商报报道:

  2月底,A00铝价跌破全国大部分铝企成本线,然而国内铝企并未出现大幅减产迹象。产能过剩压力沉重,企业减产意愿微弱,“成本升”与“盈利降”等多重威胁,不断侵蚀铝企生存空间。

  铝冶炼产能过剩严重

  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1月底,我国电解铝建成产能达2719.6万吨,这为原铝产量增长奠定了重要基础。2010~2012年间,我国铝产量分别为1565.2万吨、1755.4万吨和1988.3万吨,增速分别达19.9%、11.2%和13.2%。2011~2012年的铝冶炼主营业务收入分别增加24.2%和12.7%,其中2012年的主营业务收入增速低于产量增速,反映去年铝价在弱势运行。

  电价在铝冶炼成本中所占比重最高,达40%以上。2011年我国两度上调电价,平均上调幅度分别为1.67分和3分。以生产吨铝消耗14500度电计算,成本平均上升677元/吨。统计显示,2012年我国规模以上铝冶炼企业主营业务成本同比增加16.3%,高于同期主营业务收入增幅3.7个百分点,导致利润显著下降。

  铝业面临重重困难

  铝库存高企。国际铝业协会(IAI)2月26日公布数据显示,全球2013年1月底铝库存环比增加3.5万吨至231万吨。按照全球年消费4800万吨铝计算,库存规模相当于年消费量的近5%,相当于全球半个月的消费量。伦敦金属交易所(LME)2月底铝库存量为516.2万吨,较1月底增加5075吨。上海期货交易所3月初铝库存量为48.2万吨,较2月初增加57731吨,增幅为13.6%。

  亏损却不停产。当前铝价已低于全国大多铝企成本线,却并未见大幅减产迹象。以西南地区为例,除广西百色银海铝业有限公司45万吨电解铝产能停产外,贵州、四川、云南等地电解铝企业均处于满负荷生产。中营网数据显示,2013年1月份,电解铝运行产能2456.7万吨,占总产能的90.3%。

  需求增速低于产量增速。全球主要铝生产商俄铝、美铝、海德鲁公司等纷纷预计,2013年全球铝消费速度或将加快至7%,而中国铝产量增速仍保持在10%左右,中东、印度等产量增加带动全球铝产量快速增长。日本贸易公司丸红株式会社(MarubeniCorp)表示,预计2013年全球铝市料供应过剩20.2万吨,较2012年增加22%。

  铝土矿保障能力低。我国氧化铝、铝冶炼产能过剩,而铝土矿自给率偏低,对外依存度高达60%。印尼、澳大利亚为我国主要进口来源国,进口量的70%来自于印尼。2012年4月,印尼签署法令,规定自2012年5月6日开始对金属原矿出口征收20%的出口关税,2014年开始禁止包括镍矿在内的金属矿石出口。这给我国氧化铝冶炼厂带来巨大压力。

  新增产能不断投产。虽然中国铝消费快速增长的黄金十年已逝,但投资热潮不减,在建、拟建项目很多,潜在产能巨大。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建拟建的铝轧制产能超过1400万吨,铝型材产能350万吨,电解铝产能1600万吨。

  能源、运输等瓶颈日益凸显。据了解,国外原铝工业平均电价为2.5~3美分/kwh,而中国铝工业目前的平均电价为7.6美分/kwh。2011年,原铝工业用电量占全国发电量的5.9%,如果再将铝土矿、氧化铝、铝加工的能耗折合成电力后,这一比例将超过10%。伴随我国能源定价机制的不断完善,电价整体上行,带动原铝生产成本提高。原铝产量不断增长也给国内能源供应增添更大压力。西部地区的在建拟建电解铝项目也将面临运力不足、水资源短缺、劳动力不足、环境容量及生态等问题。

  节能减排等环保压力巨大。政府宣布在2015年将单位GDP能耗比2010年降低16%,以应对气候变化,履行节能减排义务。但是,目前电解铝扩张势头较快的新疆、内蒙古、青海等三省区已经被发改委亮出了节能监测的红灯,甘肃、宁夏也被亮出了黄灯。

  出口形势愈加严峻。受国际经济复苏乏力、需求低迷及人民币不断升值等影响,我国铝及其制品出口疲软。2012年我国铝及其制品出口总值累计为186.4亿元,与上年持平。而2011年出口总值累计同比增速达28.3%。相形之下,降幅剧烈。

  铝冶炼行业盈利水平急剧下降

  2010~2012年,我国规模以上铝冶炼业利润总额分别为118亿元、121亿元和9.3亿元,其中2012年利润总额同比剧降92.7%,甚至比金融危机时的2009年下降84.2%,销售利润率仅有0.22%,远低于全国工业企业平均水平的5.02%。铝企生存难度空前加大。

  铝业运行艰难,并未阻挡行业投资热情。近年来,我国原铝冶炼固定资产投资持续快速增长,增幅高于同期有色金属业总体。2010年,我国铝冶炼(包括电解铝和氧化铝)投资460亿元,同比增长24.7%;2011年投资685亿元,同比增长49.0%;2012年,投资856亿元,同比增长24.9%。巨额投资更加剧了行业内产能过剩局面。

  另一方面,国内铝企减产意愿较低。2012年,全球(除中国外)原铝产量减少2.8%,唯中国增长13.2%。究其原因,主要是铝企在积极向地方政府寻求政策支持,有些省份延续补贴政策。传言称,电解铝大省河南的补贴消息是企业可以缓缴0.08元/千瓦时的电费,等到价格回升到17500点后再补缴,而贵州省补贴为0.03元/千瓦时,广西对铝厂特批0.1元/千瓦时共24亿千瓦时的补贴。补贴政策暂时缓解了企业的不景气,保证铝企能够持续生产运营。但是随着生产成本的降低,铝企继续生产,加剧了行业供过于求的困局,成为价格进一步下跌、企业经营更加困难的导火索。

  电解铝企业寻找新发展方向

  研发新技术、降低电解铝能耗。

  据了解,2012年申请多项国家发明专利的“低温低电压铝电解新技术”,达到了吨铝直流电耗分别由2007年的13366kWh和12826kWh分别降低到12000kWh和11800kWh以下,电解铝生产节能10%、减少阳极效应产生的全氟碳化物排放量50%的总体目标。

  海外投资购买铝土矿等。包括中铝、中电投、信发集团、四川新希望铝业等企业纷纷投资海外铝土矿资源,力求破解原料供应难题。主要投资地区包括澳大利亚、印尼、斐济、越南、几内亚等地。

  拓展国内铝土矿勘探、开采。根据已有的地质条件和成矿条件分析,我国铝土矿潜在资源量预计在27亿吨左右。晋中—晋北、豫西—晋南、黔中—黔北、桂西、滇东南和重庆等地,均有较大的找矿空间和潜力。2012年上半年,我国铝土矿找矿取得重大突破,其中,贵州新勘查铝土矿5处,资源储量达亿吨以上。

  推广煤电铝一体化经营模式。“煤电铝一体化”是困境中求生存的铝业发展必然的市场选择。资源和能源条件是实施一体化的前提和基础;经营模式主要是以电解铝为主业,向上游煤炭、电力延伸,形成完整的煤炭—电力—铝土矿—氧化铝—电解铝的一体化产业链。发挥跨产业间的协同效应,缩减生产成本。目前进行产业化运作的项目有:内蒙古蒙西集团投资兴建年产40万吨氧化铝生产线;大唐国际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建设的年产20万吨氧化铝示范生产线以及神华集团准格尔矿区年产100万吨氧化铝示范项目等。

  海外投资建氧化铝或电解铝厂。

  中国是电解铝生产大国,冶炼技术与能力均在国际上处于领先水平。目前,中东地区的沙特、巴林、阿联酋在内的多个国家希望中国电解铝产能转移至当地,俄铝邀请中铝在西伯利亚投资并联合开发俄罗斯及中国以外的铝土矿。中铝曾公开表示,未来几年将把相当一部分产能转移到海外。电解铝产能海外转移一方面给铝企提供生存机遇,另一方面有利于国内产业升级、减少能耗与环境污染,保障可持续健康发展。然而,在“走出去”过程中也要综合考量各种风险,避免不必要的损失。中铝公司曾在澳洲昆士兰项目中损失3.4亿。前车之鉴,不得不总结教训。

  技术研发,提升加工产品附加值。

  2011年我国净出口铝加工材242万吨,其中75%以上是附加值低的初级加工产品。面临“两高一资”产品出口退税取消、人民币升值及欧美等国贸易保护举措等严峻形势,国内铝材加工企业唯有依靠技术进步,提高产品附加值与科技含量,从资源出口转为技术出口,推进产业转型升级。

  建立铝工业园区,构建铝业产业集群和规模效应。园区利用资源吸附更多铝材加工企业进驻,确保下游产业协同布局,实现资源最大程度的就地转化。目前已形成重庆西彭工业园、广西靖西铝工业园、贵州六盘水董地工业园等多个铝业园区。

  综合分析,海外寻矿、国内找矿与煤电铝一体化等举措均为降低成本之法;加入工业园区是稳固消费出路之措;技术研发,提高产品附加值是升级产品结构之举;海外投资建厂、产能转移却是不得已而为之的转型方向。

  长远来看,在国内产能过剩、电力成本高企的背景下,“走出去”寻求国外矿源或海外投资建厂消化过剩产能将是未来铝业的出路所在。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