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JAN

2013

铁矿石海外收购十年残局 埋未来高价隐患

发布时间:2013-1-14 22:58:46427次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

  SMM网讯:中国近十年来最好的海外铁矿石项目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中铝和力拓决定先使用卡车,而不是铁路运输位于几内亚的西芒杜铁矿石。

  卡车方案每年大概能够将10万吨的铁矿石运出几内亚,这对于一个规划年产能达到7000万吨的大型矿山来说,形同蚂蚁搬家。但至少该方案能够满足几内亚政府关于该矿山在2014年投产的目标。

  10年来,几十家中国企业集体走出去,像蚂蚁搬家一样,开始了一波境外投资铁矿石高潮。10年间,3000亿美元的成本;几十个项目;数十个国家;100多亿美元的前期投入,换来的却是部分项目“撂荒”的惨淡格局。不仅如此,中国企业海外投资造成的高成本已经为未来中国铁矿石的高价格埋下隐患。

  国家发改委外资司副司长王建军说:“目前中国海外投资铁矿石只有少数项目形成了产能,大部分项目还需要较长时间,进一步勘探、科研、建设,才能投产。这些项目最终能否开发成功还很难说。”

  据悉,国家发改委正联合其他部门共同研究如何推动中国海外铁矿石项目,如果没有国家的支持政策,当前的这些项目将很难开发出来。十年海外投资的残局迫切待解。

  最成功项目的隐忧

  位于几内亚的西芒杜铁矿项目,已探明铁矿石储量达24亿吨,预计总资源量接近50亿吨,矿石品位高达66%,被称为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待采铁矿。2011年11月,中铝、宝钢、中铁建等中国企业共同组成了以中铝为首的中方联合体,以13.5亿美元换来了该矿山44.65%的股权。

  这仅仅是开始。1月10日,知情人士对本报透露说,13.5亿美元相当于中方支付给力拓的矿山勘探等前期成本。

  根据力拓最近提出的矿山开发方案,整体矿山要达到投产需要180亿-190亿美元的投资规模,而早在2010年,力拓邀请中铝加入时,对西芒杜铁矿石的整体投资预算是120亿美元。按照新的投资方案,需要中铝提供资金大约60亿美元,其中包括30亿美元左右的项目投资资本金。中铝已经向国家发改委提出了该项投资的申请,目前待批。

  西芒杜铁矿属于露天矿,开采成本相对较低,但基础设施较为落后,中铝要想把矿石运回中国,至少还需要修建一条650公里的铁路、新建3个25万吨的码头泊位,仅这两项的投资就超过了100亿美元。力拓方面关于采用汽车运输方案的提出,让业内人士猜测:在削减投资、矿价下行的压力下,力拓并不急于将西芒杜铁矿石运出几内亚。

  中交二航局第三工程公司是西芒杜铁矿石的参与方之一,该公司参与建设了几内亚西芒杜铁矿项目码头起步工程一期。参与项目主要包括34万石料的开采、200万方堆场与道路填筑、一座小型斜坡道码头、其他附属设施工程。

  上述项目于2012年3月28日正式授标,并开始计算合同工期,施工用地交付时间为2012年5月1日,竣工日期为2013年9月30日。但由于项目规范全部采用力拓内部采矿的技术规范,要求极其严格。直到9月7日,项目才被力拓聘用的咨工方美国福陆公司允许正式动工。这也是整个西芒杜项目正式开始的第一个施工标段。

  据透露,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大约占到了整个西芒杜铁矿石项目总投资的三分之二。1月9日,中铝有关人士对本报表示,“我们希望最早能够在2013年年底2014年年初,该项目就能投产,但是以目前的情况看恐怕很有难度”。

  按照中铝和力拓的合作协议,几内亚西芒杜铁矿石项目投产后,中铝可以从每年7000万吨的矿石产量中得到3000万吨。知情人士说:“该项目能否在2014年投产,实现规划产量,还有一些不确定的因素,这些因素包括后续的投资的增加、力拓的投产积极性等方面。”

  中铝如何将获得的每年3000万吨矿石运回中国销售也存在不确定性。中铝原计划通过自己旗下贸易公司销售从西芒杜矿山获得的矿石,但力拓提出需要再共同建立一个销售机构来统一运营。中铝有关人士说,这一销售架构目前尚未确定。

  撂荒的样本

  尽管诸多不确定因素让中铝的西芒杜项目蒙上了风险,但这仍算得上是中国近十年来最成功的海外铁矿石项目。

  根据国家发改委外资司公布的数据,2006年-2011年,中国企业在境外铁矿石投资超过了100亿美元,参与项目几十个。初步估算,中国目前的铁矿石资源量已经达到600多亿吨,其中中方权益达到200亿吨。超过10亿吨的项目有十几个,规划产能超过1000万吨以上的项目超过17个。

  这些项目相对集中在非洲西部地区、西部澳洲和加拿大魁北克地区。其中包括中铝参与的几内亚西芒杜铁矿石项目。

  上述地区同时也包括了一个业内眼中的“失败样本”——位于西澳洲皮尔巴拉地区的中信泰富SINO磁铁矿项目,计划2000万吨的产能。中信泰富于2006年收购,但是到2012年11月19日才宣布投产,不仅投资成本大大超过预计,而且尚不能形成规模产能。

  2007年8月,中冶与中信泰富签订西澳SINO铁矿项目协议,合同总额17.5亿美元。但是由于项目前期评估不足,该项目此后频超预算,2009年下半年双方又商定项目合同金额为34.07亿美元。2012年6月30日,根据中国中冶披露的信息,西澳铁矿项目累计发生的项目成本超过业主目前认可的合同总金额部分人民币30.25亿。业内预计,中冶和中信泰富西澳铁矿项目投资将达到100亿美元左右。

  1月10日,中国冶金规划院人士对本报称,中冶和中信泰富的铁矿石项目,是典型的前期勘探评估不足造成的,基础设施、合同纠纷等等都给两家企业带来了沉重的负担。该人士按照目前SINO铁矿项目的投资规模测算结果显示,每吨矿石的离岸成本已经达到120美元左右。

  盲目出手和仓促投资不仅体现在SINO铁矿项目。2006年,中冶以1亿美元收购位于阿根廷的希拉格兰德铁矿70%的股权,该铁矿在中冶收购前,已经停产15年,探明储量约为2亿吨,为恢复生产,中冶还需要投资3000多万美元。

  2010年12月,在中冶的运作下,该项目复产。但实际产能与此前的规划相去甚远,中冶原计划年产350万吨铁矿石,但是由于该矿石含磷较高,销售异常困难。2011年,中冶计划该矿山生产65万吨的铁精粉,但是最终只产出了28.5万吨。

  2008年7月,中冶斥资4亿澳元收购了位于西澳皮尔巴拉地区的兰伯特角铁矿,该项目拥有储量15.6亿吨的铁矿石。在收购时,该项目曾被认为基础设施建设极为有利:有一条铁路线,距海岸地区只有10公里。另外,地区内还建有两条石油管道和一些电力输送线路。

  不过,中冶在收购完成后,并没有后续投资的下文。一位知情人士说:“兰伯特角铁矿也是属于磁铁矿,开采难度极高。如果要开采这个矿,将会把中冶拖累得比中信泰富还要惨。”

  2012年8月30日,中国中冶发布公告称,兰伯特角铁矿项目正处于前期可研及准备阶段。根据仲量联行企业评估及咨询有限公司对该项目的初步评估结果,该项目资产的预计可收回金额远低于资产账面值,需计提大额资产减值18.09亿。

  像中冶兰伯特角铁矿项目这样收购完成即“撂荒”的资产,还包括中钢在2008年耗资93亿多收购的西澳洲中西部铁矿石项目。2008年4月至9月,中钢与日本三菱围绕着中西部矿业公司展开了一场长达5个月收购竞赛,最终中钢通过每股高出最初报价近1澳元的价格拿下了中西部公司近100%的股权。

  中钢拿到了矿山,但却丢掉了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更具有战略意义的铁路、港口和码头等基础设施。中西部公司被中钢收购后,西澳政府开始拍卖该地区的铁路、港口和码头等基础设施修建和经营权,最终基础设施的经营权被日本三菱参股合资的Oakajee Port & Rail公司拿下。这个一揽子基础设施投资项目是澳方为改善澳大利亚中西部地区的基础设施、开发当地矿产资源而计划新建的项目,原计划2011年建成,总投资预算近400亿人民币。

  对于中钢的中西部矿山项目来说,这一基础设施项目乃是决定其矿石运输的生命线。三菱参与拿下铁路、港口码头等基础设施的投资和管理权之后,便推迟了这一生命线的建设。2011年6月,西澳方面宣布相关基础设施建设的工期推迟至2015年。2011年6月23日,中钢宣布暂停在西澳洲中西部铁矿项目,同时关闭其在西澳洲第二大港口城市杰拉尔顿的办事处。

  残局待解

  前期评估不足、资源禀赋较差、大量基础设施待投资等原因,让中国企业近十年来海外找矿成果,尚未开花就已经蒙上高昂的成本。中国冶金规划院的专家称,根据目前的项目投资计划测算,中国企业这些年在海外投资的铁矿石,真正投产之后,能够将铁矿石离岸价成本控制在每吨100美元以下的就寥寥无几。据称,中国有的项目的开发成本已经达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每吨300美元。

  而主管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国家发改委外资司副司长王建军说:“虽然从2005年开始,我们开始了新一轮的走出去,但是到目前为止,只有少数项目形成了产能,大部分项目仍在前期准备,少数项目已经开工建设。大量项目,还需要比较长的时间,还需要进一步勘探、科研、建设,才能投产。这些项目是不是最终能够开发出来还很难说。”

  据其介绍,近五年来,中国企业对海外铁矿石资源的投资已超过100亿美元。中国企业境外投资的铁矿,一个1000万吨产能的项目,需要投资20多亿美元,如果是1000多万吨低品位的矿石项目,铁矿的开发需要20-30美元,再加上港口、铁路等基础设施的投资,成本进一步抬升。目前国内钢铁业又处在亏损的状态,此时这些海外项目对钢厂的投资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这是一个让政府主管部门和钢铁行业都哭笑不得的局面:十年前,受制于铁矿石高价格和进口垄断的中国企业开始了集体走出去的步伐,历经十年却发现,不仅花费了巨大的资金,遭遇一个又一个投资陷阱,而且还变相提高了未来铁矿石价格。

  中钢的一位高层说,未来铁矿石价格也不能降得太多,中国企业在海外的项目就可能面临亏损。中国国产矿的边际成本也在不断上涨。近期,冶金规划院调研分析得出的结论是,目前中国每吨国产铁矿石的边际成本已经达到了100美元。

  国家发改委希望未来十年内,中国的境外铁矿石争取形成一定规模的新增供应能力,初步目标为“十二五”末期,新增境外铁矿石产能1亿吨。国家发改委估计,中国对铁矿石需求量在2020年至少在12亿吨以上,其中至少有一半以上需要从国外进口。所以每年至少有7亿吨的铁矿石需要进口,中国大量铁矿石的状况会依然存在。

  中国冶金规划院院长李新创说,虽然前期中国钢铁企业在海外的铁矿石投资项目遇阻,但由于中国对进口铁矿石的需求依赖度短期难以降低,中国企业还是应该积极去海外建立长期稳定的铁矿石基地。

  根据李新创的计算,在2002年至2011年的十年间,中国为进口铁矿石多支出了3000亿美元。李新创说,“这3000亿是由于之前中国钢铁工业没有做好储备,现在走出去,是为了下一个十年打基础”。

  国家发改委整计划给中国企业在海外的铁矿石项目提供必要的支持,加大矿山的投入,力争项目早日开工,建成投产。王建军说:“国家发改委将在西非、加拿大魁北克地区、西澳这几个重点地区会选几个重大项目进行支持。我们正在同有关部门共同积极研究支持政策。目前看,如果没有国家的支持政策,我们当前的这些项目很难开发出来。”

  如何支持这些陷入投资泥潭的境外铁矿石项目,仍是一个难题。1月7日,国家发改委有关人士称,不可能是政府提供资金,还是要靠企业想办法,政府只能在融资等方面提供一些支持和帮助,但这也要看金融部门的意见。

  2012年国家开发银行曾委托冶金规划院作了一份关于中国企业投资海外铁矿项目分析评估的课题,冶金规划院人士称,国开行做这份课题的初衷是有意向参与海外投资矿产资源,想提前先做个摸底。结果怎样,则不得而知。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