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December

2012

大兴安岭世界级钼多金属矿诞生记

发布时间:2012/12/12 15:15:221261次

据中国矿业报报道:

  岔路口,一个在大兴安岭地区过去并不存在的地名。

  因为发现了世界级钼多金属矿,发现者们就把这个带有路标选择的名词作为记录他们实现地质找矿突破过程的标志。

  可以预计,在不久的将来它会出现在中国的地图上。

  

  毋庸讳言,这个巨型钼多金属矿的诞生,其意义不仅仅在于它的科学发现上,更重要的是,它给业界提供了一个“样本”——民间资本如何在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中发挥作用;地方政府又如何坚持自己的“定位”,展现出全方位服务的风采。

  

  岔路口,意味着面对的是正路和偏途,如何选择……

  民间资本接力赛

  进入这个世界级钼多金属矿区的车辆确实面临着一个岔路口。

  右侧的一条道是巡林用的,弯弯曲曲地伸向林子深处;左边的一条道将会到达矿区,顺着往北走,便进入伊勒呼里山里。

  大兴安岭的山大都和缓,但极为庞大,主峰伊勒呼里山就是由西向东折向东南,横亘在矿区的北边。

  按行政区划,这里属于大兴安岭行署松岭区。

  松岭区总面积169.2万公顷,水系发达,大小河流数十条,如梳子一般从伊勒呼里山南麓蔓延伸展出来,争相南下纵横交错地汇入嫩江。

  这里属“高寒禁区”,五月飘雪,九月降霜,冬季气温最低达到零下四十多摄氏度。

  再加上森林、植被和纵横交错的河流,给地质工作的开展带来了相当的难度。

  半个多世纪以来,虽然有若干地质队伍开进大兴安岭,但由于施工期短、成本高、覆盖厚,尚未开展大规模的地质找矿。

  这里成为全国主要成矿区带一块难得的“处女地”。

  

  近年来,为了揭开这块“处女地”的面纱,中央和地方两级政府加强了对该区的公益性、基础性地质工作的投入,开展了1∶5万航空物探测量、1∶5万矿调,以及多层面的异常验证、矿点预查等工作,找矿的靶区日趋清晰。

  

  重大的发现始于2007年。

  

  驻齐齐哈尔市的黑龙江省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706队,2003年从内蒙古得尔布干成矿区战略东移大兴安岭伊勒呼里山北段,然后逐渐由北向南,翻过伊勒呼里山脉,进入多布库尔河上游。

  2005年至2006年,706队在实施黑龙江省国土资源厅矿产资源补偿费项目,即《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松岭区多布库尔河铜多金属预查》的过程中,发现了多处有找矿潜力的组合异常区。

  2007年1月,706队申请获得探矿权,项目名称为《大兴安岭松岭区岔路口铅锌多金属普查》,勘查面积42.9平方千米。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706队自筹资金,通过槽探揭露发现了3条铅锌银矿化体,5条钼矿化体,并经300米以内钻探证实,深部钼矿化有增强的趋势。

  至此,他们从初始的找铜、找铅锌,逐步转到对钼多金属矿的评价。

  队长刘银伟称:“找矿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要善变、善为。”

  706队是一支高素质的地质找矿专业队伍,自1971年建队以来,已获得国家级找矿奖30多项。

  但正如他们自己说的那样,地勘单位不差技术,就差钱。

  要在这个矿区继续勘查下去,融资成了第一要务。

  那么钱从何来呢?

  风险勘查,银行不贷款;向局里要,全局资金本来就紧张。

  那么路只有一条,找社会要。

  

  或许因为706队的找矿“品牌”在社会上颇有影响,加上当时矿业市场不断升温,合作伙伴没太费事就找到了。

  2008年,706队以下属的金源地质矿业公司为主体,与大兴安岭林业集团公司、民营企业黑龙江欣科投资公司结成联盟,分别按51%、20%、29%的股权比例,成立了大兴安岭金欣矿业有限公司。

  

  民营的欣科投资公司的老总虽然不懂找矿,但颇有商业头脑。

  他一是看准了矿产市场的前景趋好,二是看准了这“三位一体”是生产力的叠加,三是看准了找矿已有发现,是扩大成果的极好机遇,所以很快投入了3000多万元资金。

  2008年,合资公司果断投放工作量,完成钻探施工27孔,累计钻进12967米。

  其中,河东矿段施工24孔,钻进12025米;河西矿段施工3孔,进尺942米;槽探施工18783立方米,样品基本分析6238件。

  工程完成后经综合分析,初步确认这是一个大型规模的、尚有进一步找矿潜力的斑岩型钼多金属矿床。

  

  岔路口矿区位于多布库尔河上游,河水从矿区穿过,将岔路口矿区分为河东、河西两大矿段。

  此时,他们在河东矿段普查获得钼金属量25万吨。

  钻探最大孔深713米,但大部分孔深均不超过500米。

  

  706队总工程师李宪臣回忆:开始时,找矿期望值并不高,能找个10万8万吨钼矿就不错了。

  谁知后来越找越大,3000多万元投下去,规模已达到25万吨了,但是既没有探边又没有见底,这可咋办?这本来是件大好事,但下一步工作的钱又从哪里出呢?

  岔路口斑岩型钼多金属矿的成矿形态呈北东向拉长穹隆状,上为铅锌,下为钼,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次火山热液脉状——斑岩钼铅锌成矿系统。

  通俗点说,就是火山喷发后的高温熔岩冷却后形成了钼矿,隐伏在深部;中温的熔岩,叠压在钼矿的上部,越往上温度越低,低温熔岩就形成了铅锌矿,但成矿量有限。

  李宪臣说,岩浆喷发时的状况,好比是我们用锅煮大碴子粥,沸腾的粥液从锅盖孔隙处溢出来,在地表与穹顶部形成了少量的细脉状的钼矿(化)体。

  这样的矿体在实施钻探验证时风险很大,打浅了,矿体消失了,或者探到少量的铅锌矿;往深部打,热液成矿作用究竟如何,是个谜。

  要探明如此规模的矿床,三方联盟的金欣公司的资金实力已经无法承受,惟一的办法是在市场上再融资,寻找新的合作伙伴。

  

  “靓姑娘不愁嫁。”2010年3月,金欣矿业公司与颇有实力的民营企业北京隆东投资有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转让价款为5000万元。

  东家虽然换了,公司名称却没变,706队继续负责地质勘查与勘探施工。

  颇有意思的是,706队在转让协议中留了一个“活口”——在25万吨储量的基础上,如果下一步的勘查中能每增储1吨,将获得20元的奖励。

  刘队长说,这应该算是智力劳动的价值体现。

  

  2010年,岔路口矿区由普查转为详查,由新公司投入资金9000万元,实施钻探工程58个孔,总计钻进5.5万多米,槽探1.3万多立方米,分析基本样品27517件,钻孔控制最大深度达1500米。

  结果成果颇丰:获得钼矿金属量112万吨,平均品位0.09%,低品位钼金属量120万吨;探明伴生有益组分银金属量2700多吨,铅锌金属量26万吨。

  

  隆东投资公司的董事长叫苏庭宝。

  这位汉子从普查项目切入,确有“搏一把”的心态,那时钼矿开发的政策也不明朗。

  有人相劝:“风险是否太大了?”他却心里挺有谱:“林区要实施经济转型,哪有守着金饭碗挨饿的?至于找矿风险,哪个没有?要相信706队的地质专家嘛!”苏庭宝在内蒙古办矿时,与云南“驰宏锌锗”上市公司是合作伙伴。

  “驰宏锌储”也有意介入岔路口钼多金属矿的勘查与开发,但由于决策体制的问题,一时无法拍板。

  老苏挺干脆:“我先上,你跟上。我这儿决策快,说干就干!”到了2010年年底,“驰宏锌锗”决策进入,勘查资金迅速接续上来,一场“岔路口”的大会战再次拉开帷幕。

  

  2011年冰雪未化,37台钻机拉上了山,公司接续投入1.5亿元,在详查区域按100米×100米网度进行勘探评价,外围按200米×200米网度进行控制。

  全年实施钻探工程87个孔,累计钻进10.3万米,分析基本样品4.3万件。

  嘿嘿,这回老天不负有心人,此轮勘查获得钼金属量178万吨,平均品位0.087%。

  至2012年8月,岔路口矿区共探明钼矿246.47万吨。

  

  有资料表明,目前世界最大的钼矿在美国,而岔路口河东矿区的储量已接近于它,更何况还有“半壁江山”——河西矿区还未进行大规模勘查呢!

  据地质专家介绍,河西区的地质条件与河东区大致类同,如果地质构造不发生大的变化,岔路口整个矿区的钼矿远景储量将超过300万吨,甚至有望达到500万吨,规模之大将成为世界第一。

  鱼与熊掌能兼得

  “岔路口”战役的成功,不能不提到黑龙江省各级领导思路的创新,而黑龙江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孙纲,则在其中扮演了特殊的角色。

  

  岔路口矿区位于大兴安岭腹地。

  47年前的1965年3月,正是从这里展开了一场气势恢宏的大兴安岭林区开发大会战,现在的铁路和公路,就是在那时候开始修建的。

  之后,每年便有数百万立方米木材从原始森林里运往各地,支援全国的经济建设。

  但经过几十年过度的采伐,不仅商品材越来越少,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也呈现“独木难支”的状态。

相关新闻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