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November

2012

电解铝稀土业重组 目的做强做大

发布时间:2012-11-2 9:35:23495次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

  八大行业兼并重组:“做强”是目的 严防虚假行政化

  《九部委酝酿八大行业重组政策》一稿引发了社会各界强烈关注。记者10月31日获得的一份讲话稿中,企业兼并重组工作部际协调小组组长、工信部部长苗圩特别提出,做好企业兼并重组工作不仅要发挥中央各部门的协同作用,还必须充分调动地方政府在促进企业兼并重组中的积极作用。

  不少业内人士提出,政府淡出和市场主导将成为本轮政策推动下的兼并重组大潮能否起效的关键。同时,要防止地方政府因追求政绩而出现的GDP推动兼并重组行政化的现象。在整合过程中,还要防止兼并重组后的高产能重复建设。

  主体 明确以“企业为主体”的方向

  “企业兼并重组工作涉及面广,推动难度大,很多政策的落实和问题的协调必须依靠地方政府。”企业兼并重组工作部际协调小组组长、工信部部长苗圩在企业兼并重组工作部际协调小组第二次会议上说。苗圩特别强调,要督促各地参照国家层面设立的部际协调小组或领导小组,建立本地区企业兼并重组工作组织协调机制,探索企业兼并重组地区间利益共享机制,落实相关政策措施,研究制定推动本地区企业兼并重组的政策措施和实施意见,协调解决本地企业兼并重组中遇到的问题,及时反映需国家有关部门研究协调的事项。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仅在近两个月,各地就密集出台了多项实施意见,进一步加码相关扶持政策。今年9月,山东省出台了《关于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意见》,提出“省相关政策性资金向兼并重组企业倾斜”,如“优先申报和争取国家煤矿安全改造、煤炭产业升级和煤矿地质勘探等项目资金”。10 月,广东省发布《促进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意见》,提出“将市值管理绩效、兼并重组绩效纳入国有企业的业绩考核范畴”,以及“在省属企业改革与发展专项中安排资金,支持省属国有企业兼并重组”。

  苗圩在讲话中多次强调,推进兼并重组中要明确以“企业为主体”的方向。工信部总工程师朱宏任在另一个场合要求,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坚持市场化运作,政府部门切忌搞“拉郎配”。

  一位部际协调小组人士向记者解读道,这意味着政府应主要集中在营造政策环境,提供公共服务,及时解决阻碍兼并重组的体制机制问题。

  在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方面,苗圩同时提出,协调小组办公室要加大组织协调力度,逐步形成协调解决问题的机制。要加强与各地的沟通,畅通企业和地方反映问题的渠道,建立收集整理问题的长效机制。要建立健全协调小组议事制度,完善协调小组会议和办公室联络员会议制度,发挥部际协调机制作用,协调解决突出问题。对企业和地方反映的普遍性问题,要明确职责分工,研究政策措施;对一些重要的个案问题,要根据具体情况积极研究解决方案;对一些需国务院决定的重大事项,及时请示国务院。

  怪圈 “兼而难并”、“整而不和”

  “现在的兼并重组,经常陷入一个整而不和,大而不强的尴尬局面。”国务院参事蒋明麟表示,这八大行业都是属于国家基础性的主要行业,我国经济高速发展期间,内需拉动了这些行业的迅猛发展,像水泥建材、钢铁等产量已经多年位居世界首位,然而,快速发展也带来了行业发展散乱、无序扩张并由此引发产能过剩,非理性的市场竞争也使得行业长期处于低利润,技术水平落后,管理水平低。他指出,尽管这几年我国很多行业在兼并重组方面取得一些成绩,但是很多兼并重组往往是在各地政府一次次有形之手指导下进行的,政策的强势推动,往往会造成并购中各个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从而导致并购重组之后“整而不和”的局面。

  此言非虚,记者了解到,以钢铁为例,2010年11月,河北钢铁集团以“渐进式股权融合”的重组模式参股河北省内的五家民营钢铁企业,但截至目前并无实质性重组动作;2010年5月,鞍山钢铁集团公司与攀钢集团有限公司实行联合重组;2009年3月,宝钢集团从杭钢手中收购宁波钢铁56.15% 的股权,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但是其跨区域重组之路也是‘一波三折’;2008年3月,山东省国资委将下属的三家省内钢铁公司,通过产权划转的方式成立了山东钢铁集团,但是截到目前,旗下的济钢莱钢并没有实质性的重组,同时山东钢铁集团历时几年重组“日照钢铁”,无疑是一场“市场”和“行政”博弈的鲜活范本。

  “兼并重组的目的在于做强而不是做大。”工信部一位官员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联合重组如果不是为了做强而是为了做大,就等于是把一些小问题、小矛盾集中在一起,而这样做大的唯一后果,只能把一个小的矛盾变成大的矛盾,而这正是目前企业联合重组的过程中值得注意的问题。

  蒋明麟表示,兼并重组应该达到提高市场竞争力的效果,从组织架构、管理、生产等各个环节都重新优化配置,从而提高企业的效率。另一方面,从全球来看,兼并重组的目的,就是要组建有世界竞争力的世界级的企业集团,同时参与国际竞争,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了淘汰落后产能,大型企业集团的管理、资金、人才、装备、技术,各种各样的优势,只有大范围的联合重组,才能实现这样的目标。

  “在整合过程中,更要注意兼并重组后带来的高产能重复建设的隐患。”他告诉记者,对于地方政府而言,单纯地追求GDP导致每个地方政府都想“把自己地方的蛋糕做大”,这不仅根本上影响了淘汰落后和跨区域兼并重组的进程,甚至会在区域内兼并重组后继续上马新的产能和项目,这些虽然带来了政绩上短暂的“漂亮数字”,但是却给产业带来巨大隐患,这些都是有悖于我国“兼并重组”初衷的。

  纠偏 防止GDP推动兼并重组行政化

  中国钢铁协会副秘书长迟京东表示,兼并重组归根到底企业是主角,政府在其中要扮演的是配角。首先要明确兼并重组是“市场化”的行为,是企业和企业间根据自身的发展需要进行优化配置,从而达到企业效益的升级,资源的合理利用。

  他指出,这其中,政府需要在企业市场化的兼并重组过程中根据产业布局规划进行引导,对于符合产业发展规划的项目给予必要的政策支持,特别是在跨区域兼并重组中,帮助企业扫清一些老旧政策障碍,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而不要用行政手段“拉郎配”,从而让兼并重组变了味道。

  不少业内人士都纷纷提出,这次多部委再度酝酿“鼓励八大行业兼并重组政策”,实际上最应该解决的一个顽疾就是,如何让政府淡出,让市场发挥效应来指导兼并重组。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常务副所长赵锡军表示,解决产能过剩更多的还是要发挥市场作用,通过市场竞争来淘汰落后产能,政府应该做好长远规划,维护市场健康、有序发展;企业应该加强管理,使企业投资跟上经济变化,符合市场需要,这样才能降低产能过剩的风险。他认为,传统行业的兼并重组要符合市场规律,发挥市场的力量,按照优胜劣汰淘汰落后产能,以便提高行业效率和竞争力,这是今后传统行业兼并重组应该遵循的一个方向,但是同时也要考虑地方的利益,做好平衡工作。

  “要防止GDP推动兼并重组‘行政化’。”蒋明麟对记者表示。他同时说,国家对如何推进兼并重组应该有一个总体规划,并有配套的实施办法和责任制。首先要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各种问题,其次应该在财税和金融方面对“兼并重组”给予必要的支持。此外,对于跨区域的兼并重组,国家还应该出台有关扶持政策,特别是要有政策来平衡地方政府之间的利益。

  他特别强调,兼并重组不应该是单纯扩大产能,在实现大范围的、跨省市的、跨所有制的联合重组的同时,要利用现有的集团综合优势,来实现利润增长和提高先进的工艺装备技术水平。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