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October

2012

广东陆丰打掉稀土盗采“保护伞”

发布时间:2012/10/16 10:52:042558次

据中国国土资源报报道:

  金秋时节,广东省汕尾市依然骄阳似火,热浪袭人。

  

  “陆丰市大安镇石寨村党支部书记黄某东等七人,为乱采滥挖的不法分子充当‘保护伞’, 致使当地非法盗采稀土行为屡禁不止,给国家宝贵的稀土资源造成了严重损失。”9月27日,当汕尾市国土资源局局长张文浩得知记者来意后,脱口而出。

  

  公开的报道显示,目前,陆丰市纪委已对涉案七人进行立案查处;国土资源部门依法将已查处的6宗非法盗采矿产资源案件移交司法机关,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陆丰市国土资源局执法监察大队大队长林振辉告诉记者,自今年2月开展专项整治行动以来,陆丰市重点查办了一批地方和国土人员为违法采矿充当“保护伞”的案件,以此斩断了非法采矿的“利益链”,进一步规范了矿产资源开发秩序。

  

  盗采成风

  稀土价格快速上涨,巨大的利益诱惑使作为稀土矿产地的粤东地区进入了非法盗采者的视野。

  

  陆丰市地处粤东地区,总面积1681平方公里,属丘陵地带,地形地貌极为复杂。

  这里矿产资源丰富,以高岭土、石英砂、锡、锆、钛铁、硫铁矿为主。

  而这里蕴藏的稀土资源,不仅外人鲜有耳闻,连本地人此前也几乎无人知晓。

  

  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地质勘查处工作人员傅培刚介绍,在地质变动史上,粤东地区的地壳中岩浆入侵十分活跃,花岗岩约占粤东地区丘陵面积的六成。

  而花岗岩和火山岩在风化中,形成了与瓷土矿共生而且更加珍贵的矿产资源——稀土。

  

  “近两三年来,是外地的稀土矿工与当地商人的‘合作开发’,才把这个‘秘密’摆上了台面。而且,盗采行为愈演愈烈。”

  稀土被称为“工业黄金”,在军事、冶金、石化、新材料等领域有着广泛而重要的应用,还是电子、激光、核工业、超导等诸多高科技领域的润滑剂。

  目前,我国已探明的稀土储量约6588万吨,占世界的三成还多,是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大稀土资源国和出口国。

  

  “以往,中国稀土出口存在长时间价格偏低以及超量开采的情况”,傅培刚说,“如今,保护稀土资源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实行稀土保护性限产,导致市场上稀土出口价格猛涨。有消息称,从今年5月以来,稀土价格涨幅已经超过3倍。”

  因为有利可图,作为稀土矿产地的粤东地区自然进入了非法盗采者的视野。

  但对非法盗采的打击,一直没有停止。

  

  “我投资100多万元的采矿点不仅血本无归,而且付出了受到法律制裁的沉重代价。”在陆丰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黑矿投资人这样说。

  他毫不隐瞒地向记者介绍了自己涉足盗采稀土的经过,以及盗采的方法。

  

  他说,以前并不知道稀土是什么东西,朋友说稀土很值钱,一吨能卖四五十万元。

  于是,他去年底找到江西赣州人勘探,发现矿后,按三七分成合作。

  他分七成出资金,并疏通地方上的关系,人力和技术则由赣州人负责。

  

  这名黑矿投资人说,陆丰一带稀土很多,赣州来的技术员预测他的几十亩地里可以出产10吨稀土。

  于是,他一共投了100 多万元,其中50万元左右给了承包林地的村民,算是地租;10万元左右用于修进山的路,其他用来买设备、搞关系,找后台老板和“保护伞”。

  

  “我们这里采矿主要采用两种土办法。一种是打洞,把化肥水从入口灌进去,过两三个月后,稀土就从出口出来了。另外一种是直接挖土,把土运到山下的空地上,用化肥和水淘,马上见效,成本低很多,但生态破坏很严重。”黑矿投资人说,“可惜呀,现在分毫未挣,矿就被政府打掉了。”

  “目前,非法稀土盗采点已被政府彻底打掉,但复绿工程要等到年底或来年才能动工。”和记者一同站在一片因非法盗采稀土而变得光秃秃的“黄土高坡”上,陆丰市大安农场副站长王礼超顶着烈日,边擦着汗水边自言自语:“何时才能恢复到昔日的满目青山啊。”

  打掉“保护伞”

  大安镇石寨村党支部书记黄某东等7名干部为非法盗采稀土行为充当“保护伞”,被市纪委立案查处

  在陆丰发生的非法盗采稀土案中,大安镇石寨村一案具有代表性。

  

  广西籍民警袁振锋已在陆丰市大安派出所工作了20余年。

  他告诉记者,打击行动早已开始,但由于受利益驱使,一些不法分子铤而走险,利用游击战术,在大安镇石寨村非法开采稀土,导致牛角隆水库严重污染,附近的村民生产、生活用水困难,激起了民愤。

  

  今年6月,村民堵路上访。

  上任不久的镇长到现场了解情况,甚至被情绪失控的村民殴打。

  这引起了政府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迅速对这一事件进行了深入调查。

  

  经调查,大安镇石寨村矿点没有办理任何手续,属非法开采点。

  6月23日,陆丰市政府组织大安镇政府、陆丰市国土资源局,以及林业局和环保局等相关职能部门联合执法,将该矿点依法彻底拆除,对涉案人员从严从速予以立案查处。

  

  “在汕尾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和有关部门的积极配合下,陆丰市国土资源部门主动出击,严厉查处打击非法开采稀土等矿产资源的违法行为。”陈建明介绍。

  

  实际上,根据群众举报,该市纪委此前曾派出调查组对该案进行调查。

  经查,该非法采矿点位于大安镇石寨村辖区内的大水垅坑边,由石寨村委会于2010年将该片山地承包给“石寨村农民专业合作社”管理经营,黄某谦为该“合作社”的负责人。

  2011年12月7日,陆丰市国土资源局监察大队再接群众举报,发现石寨村辖区内大水垅坑边存在一处非法开采稀土的采矿点,陆丰市国土资源局监察大队及时发出《责令停止国土资源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其停止一切非法开采活动。

  

  2012年3月19日,陆丰市国土资源局大安国土资源所在日常巡查中发现,该采矿点仍然继续从事非法开采稀土活动。

  次日,大安国土资源所将巡查情况书面报告给大安镇政府和陆丰市国土资源局监察大队。

  4月10日,汕尾市国土资源局监察大队联合大安镇相关部门,到非法采矿点现场进行勘查取证,并再次发出《责令停止国土资源违法行为通知书》。

  

  5月25日,大安镇政府会同汕尾市国土资源局监察大队等部门,组织了40多人的综合执法队,对石寨村大水垅坑边这一非法开采稀土矿场进行打击取缔,现场拆除了作业设施。

  但据陆丰市国土资源局林振辉介绍,不久该非法采矿点又死灰复燃。

  

  7月4日,陆丰市副市长陈俊雷亲自带队,会同大安镇政府、陆丰市国土资源局、公安森林分局等,前往打击取缔该非法开采稀土矿点。

  在途经南溪村路口时,遭遇石寨村部分村民聚众堵路,致使执法队伍受阻,无法进入。

  

  7月8日,大安镇政府联合汕尾市国土资源局、公安森林分局等部门,再次前往打击取缔该非法开采稀土矿点。

  执法人员到达现场后,发现该非法采矿点已人去场空。

  

  经查,大安镇石寨村大水垅坑边毁占林地、非法开采稀土自2011年10月发现至2012年7月自行取缔止,时间近一年,屡禁不止,给国有矿产资源造成一定损失,破坏了周边群众的生产和生活环境。

  

  “目前,群众反映强烈的石寨村毁占林地非法开采稀土的问题已查清。”汕尾市国土资源执法监察支队支队长陈建明介绍,石寨村党支部书记黄某东、村委会主任黄某泷存在严重的失职行为;该市、镇相关职能部门以及镇相关领导在责任落实、监督管理、执法力度等方面工作不到位,负有不可推卸的监管责任。

  

  目前,陆丰市纪委已对黄某东、黄某泷、朱某某、黄某杰、李某某、黄某广、林某某等7人进行立案查处。

  

  揪出“内鬼”

  对所属地区违法开采矿产资源行为发现迟、制止不力、报告不及时而造成恶劣影响等情况的人员进行处理。

  

  “违法盗采稀土行为的出现并越发猖獗,国土资源系统内部也出了问题。因此,在严厉打击非法盗采稀土工作中,必须加强国土资源系统自身队伍建设,严肃纪律。”陆丰市国土资源局局长林加枢对记者说。

  

  记者在陆丰市国土资源局了解到,针对基层国土资源所在动态巡查履行职责不到位,对所属地区违法开采矿产资源行为发现迟、制止不力、报告不及时而造成恶劣影响等情况,根据《汕尾市国土资源执法监察动态巡查责任制度(试行)》规定和谁分管谁负责的原则,经7月13日汕尾市国土资源局党组扩大会议研究决定,陆丰市9名国土资源所责任人已被采取了组织处理措施。

  

  据介绍,陆丰市国土资源局大安国土资源所所长朱某某、桥冲国土资源所副所长吴某某(负责全面工作)、八万国土资源所副所长李某某(负责全面工作)、碣石国土资源所负责人黄某某、金厢国土资源所副所长余某某(负责全面工作)、陂洋国土资源所副所长余某某(负责全面工作)、博美国土资源所副所长林某某(负责全面工作)、博美国土资源所副所长陈某、博美国土资源所副所长林某某9人均被免职并予以通报。

<上一页1 2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