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May

2012

嘉善:打造再生循环经济的新模式

发布时间:2012/5/30 15:03:101001次

据综合媒体报道:

在参观陶庄现有废旧金属回收基地,研究"陶庄循环经济城"产业规划之后,谢浩对中国陶庄循环经济城项目显得信心十足,"循环经济是一个可以大有所为的行业,更是一个利国利民千秋万代的事业。相信陶庄循环经济城,将会成为引领循环经济发展的新模式。"

  在这个寂静的浙北小镇上,一场崭新的变革正在开始。

  

  产业转型,箭在弦上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但对它的回收利用又是一把双刃剑,利用得好可以风光无限,用得不好则能带来灾难性的结果,陶庄镇现在就伫立在这个一体两面的刀锋之上",朱康说道。

  

  这位长期潜心于经济发展轨迹的专家深知,每一个产业都有它自身的发展临界点,若不能在这个临界点上成功转型升级,那便是不成功就成仁的"壮士"了。

  陶庄的再生资源产业恰似如此。

  

  30多年前,当第一批陶庄人有意识地把上海工厂里的破铜烂铁买来倒卖的时候,陶庄已先人一步不知不觉中走上循环经济发展的轨道。

  由于陶庄地处上海经济圈、杭州湾经济圈、环太湖经济圈三大经济板块交汇处,从最初的水上贸易发展到如今的陆上交易,陶庄已初步形成了废旧金属回收、分拣、加工、拆解熔铸、再生产等产业链,并拥有废钢、圆饼、铁皮、不锈钢四大废旧金属市场,年回收交易量达160万吨,交易额超70亿元。

  

  "不变不行。如果继续守着原来粗放的生产方式,陶庄的先发优势就会丧失殆尽,而且生态环境也会付出沉重代价。"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就开始研究循环经济的杜欢政说。

  看得出来,这位资深行业专家对陶庄的废旧金属回收行业是又爱又痛。

  

  的确如此。

  事实上,辐射沪、皖、杭,坐拥长三角黄金地带的陶庄,曾是华东一带首屈一指的废旧金属交易市场。

  但由于"粗、浅、散"的格局,过去一些各自为战的陶庄人没有能力也没有兴趣深究这个"放错了位置的资源"的"实力"。

  前屋后院的摆放、随地丢弃的拆解物、家庭作坊式的粗加工……陶庄的废旧金属交易缺乏"技术含量",陶庄的青山绿水不堪重负。

  相比同一时期的湖南汨罗、宁波金田、广东清远的废旧金属回收产业,无论是产业深度还是城镇建设,陶庄已远远落后了一大截。

  

  被称为"全国国土资源节约集约模范城市"的湖南汨罗,在五年前便觉察到再生资源产业带来的商机,通过"退企入园",汨罗淘汰了一大批低小散家庭作坊式企业。

  依托"十一五发展规划"和地方发展政策,汨罗投入巨资研发再生资源转化技术,如今汨罗已成功掌握了汽车和家电回收装备制造的能力,并以自主产权的核心技术打了场漂亮的"翻身仗"。

  看过汨罗的人这样评价:鸟语花香,绿柳扶荫,汨罗是一个看不见"垃圾"的"垃圾之城"。

  

  过去有落后就要挨打的说法,如今是落后就会覆灭,许多百年企业的瞬间垮塌就是活生生的警示。

  "再生资源是一个政策依赖性极强的产业,我们不能抱着旧观念不放,让陶庄这一支柱产业自生自灭, 政府必须有所作为,为陶庄的产业升级,为大众的生存环境,为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怎样的陶庄负起责任。"陶庄镇党委书记朱利军眼神坚毅,字字铿锵。

  

  啼声初试,成效显现

  三年前,陶庄就在着手计划产业升级。

  2010年,陶庄镇被省政府列为省循环经济试点基地,陶庄启动建设"嘉善陶庄再生金属产业园",编制《再生资源发展规划》,投入2000万元用于工业区的基础设施、配套工程建设,并对区内企业给予资金援助、税负减免、土地落实等政策,培育出一批具有示范带动效应的龙头企业。

  

  嘉善众盛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就是受益者之一。

  2010年,在得到镇政府的资金奖励和土地支持之下,众盛金属开始跳出传统五金冲件、金属制品制造领域,成功研发出可用于建筑、装潢、机械等领域的高强度紧固件产品。

  

  "别看小小的螺帽,它的单价是普通螺帽的一倍以上",董事长任明华介绍。

  从2010年至2012年,伴随着产业升级的同时,众盛金属的销售额在原来的1.5亿元基础上翻了一番,达到3亿元。

  

  同样尝到甜头的还有嘉善鑫海精密铸件有限公司。

  高端市场一直是鑫海精密的目标,2010年在一次政府和企业恳谈会后,鑫海精密解除了后顾之忧,将技改资金从最初的100万元追加为现在的400万元,并获得了政府25万元技改奖励。

  如今,鑫海精密的高精度铸件可以在节约原材料两成的情况下,产出同样的产值。

  "鑫海的产品可以应用到航空、高铁、汽车、核电等领域,日本、美国、德国等地都有它们的批发商。去年,企业年产值达到5000多万元。" 陶庄镇委副书记王建峰说到这里非常自豪。

  

  2011年,嘉善县第十三次党代会召开,陶庄镇绘制出了新的5年的规划蓝图:围绕"建设浙北省际边界科学发展示范镇"的总目标,全面建成湖滨大道两侧块状精品农业区、越湖大道两侧带状循环经济发展区、夏汾路--子陵滩大道十字型集镇商贸区和汾湖--夏湖环形休闲旅游区四大功能区,努力把陶庄镇建设成为高效循环经济强镇、生态休闲旅游重镇、了凡故里文化名镇和省际边界现代新镇。

  这意味着,陶庄镇把循环经济写进了当地"十二五发展规划",并被确定为"必选题"。

  

  "陶庄的发展思路,和国家的政策不谋而合,打造中国陶庄循环经济城,就是站在更高的平台上,把各种优势整合起来。"杜欢政说。

  曾参与制定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的他,对循环经济的政策动向特别敏锐。

  2011年国家"十二五规划纲要"中,"大力发展循环经济"被史无前例地列为专章,除了提出概念领域的"循环型生产方式"、"绿色消费模式"之外,国家还明确组织实施循环经济的"十百千示范"行动,以各级循环经济示范区、示范试点和试验区为先行,力求探索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循环经济发展之路。

  

  中国陶庄循环经济城,已占据有利天时。

  

  凤凰涅盘,浴火重生

  "这里将会建成商务办公区;那里将会建成专业市场区;在东面,我们将成立专业的技术研究中心;在西面,我们将打造仓储、物流基地……" 在1158亩的土地上,嘉兴亿联置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郑明豹激情四射,"我们要打造成为华东地区规模最大,辐射全国的循环经济示范园区,成为高效循环经济的'标杆'。"

  他的信心并非虚言。

  作为浙江省循环经济试点基地建设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陶庄循环经济城"依托浙江民营企业的灵活机制,将整合提升现有废旧金属集散市场、五金机械产业集聚等再生资源产业,并延长深度加工产业链,成为全国规模最大,具有回收、交易、加工、研发和信息交流等综合功能,集再生金属展示、交易、加工、钢材贸易、仓储物流、电子商务、金融担保于一体的综合服务平台。

  

  "也就是说,'中国陶庄循环经济城'要系统地挖掘城市矿产的潜力,让'矿产'闪亮发光",杜欢政比喻道。

  

  按照规划,"中国陶庄循环经济城"将分三期实施,建成之后,将拥有"铁皮市场"、"圆饼市场"、"机电市场"、"不锈钢市场"等多个国内大型专业市场,年废旧金属回收能力将达650万吨,成交金额将从目前的70亿元增至280亿元,每年为国家创造税收8.5亿元以上,相当于再造数个矿产基地。

  

  凤凰只有涅盘,才能浴火重生,转型也许会有阵痛。

  尽管前期的调查显示,当地大部分农民都是希望借"循环经济城"改变陶庄现在"进退两难"的现状,做强做大自己的小企业,但仍有一部分小个体户,对"循环经济城"抱有疑虑。

  

  有近20年废旧金属生意从业经历的郑锦华,心中有些不解,"好好地,咋整了个循环经济城出来呢?我打小就跟着爹妈走南闯北地做这生意,都是这么过来的。"但另一方面,郑锦华又期待政府能为他们提供信息、开辟流通渠道,他知道,凭自身的这种原始经营模式,只能维系小本生意,根本无法做大做强。

  

  陶庄循环经济产业的发展,是一个凤凰涅盘的过程。

  下一步,中国陶庄循环经济城将形成理念引领,政府主导,企业主体,社会共建; 充分运用电子商务平台,打造现代化的物流基地;以科技引领产业转型升级,重点培育高科技含量的企业,用事实证明转型升级的巨大内生力……

  "模式决定成效,中国陶庄循环经济城正拥天时、得地利,有政府的扶持政策,浙商的创新力量,前景必将不可限量。"谢浩言简意赅地作了这样的小结。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