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April

2010

铁矿石谈判中国被迫认输 价格翻番钢企挺住

发布时间:2010/4/30 16:23:35821次

据中国有色网报道:

  “铁矿石谈判(指长协价)能谈成那是奇迹,谈不成是必然!”年初业内人士的这一悲观判断,到底还是变成了现实。在4月28日中钢协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中钢协常务副会长罗冰生无奈地表示:钢铁企业出于自身生产的需要,可与矿山约定临时价格采购铁矿石。罗冰生的这一表态,意味着2010年铁矿石价格谈判已经以一种类似去年的结局黯然收场。   

  今年三月份起,必和必拓、力拓和淡水河谷三大矿业巨头绕开中方,先后与日韩达成涨幅最高达83%至90%的谈判结果,自此,铁矿石国际谈判事实上已经宣告结束。对于上述结果,中方一直不予以承认,中钢协还要求中国钢企“在中钢协的组织协调下统一行动”抵制这一季度定价机制。然而,罗冰生此次“钢铁生产企业出于自身生产的需要,可以和三大矿山自行商议铁矿石的进购”的这一表态,意味着2010年铁矿石谈判已经结束,中方被迫认可了涨价近乎翻番和季度定价模式这一现实。   

  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专家指出,在庞大的需求面前,中国钢企要做好长期接受高价铁矿石的心理准备。“这是一个坎,绕不过去,唯有咬牙坚持。   

  多位专家指出,在解决产能过剩的同时,建立铁矿石战略储备机制,或许是中长期应对高价铁矿石的可行之策。   

  ■结局   

  抵制失效2009年噩梦重演   

  三巨头之所以敢漫天要价,主要原因就是中国对铁矿石需求旺盛,三巨头完全拿捏住了中国钢企的命脉。为了应对铁矿石价格的不断飙升,中钢协在4月初就呼吁国内企业以近亿吨库存为依托,两个月内不进口铁矿石,逼迫三巨头让步。然而,在中国钢企巨大的消化能力面前(每个月用矿量超过5000万吨),一亿吨的库存远远不具备叫板三巨头的底气。   

  由于库存的铁矿石主要掌握在大钢企和贸易商手上,中小钢企对铁矿石一直处于嗷嗷待哺的饥渴状态。不少钢企不得不私下与矿山接洽并通过“约定价格”的形式获得铁矿石供货。攻守同盟事实上已经告破。罗冰生表示,中钢协在3月底的调查显示当时我国钢企的铁矿石库存可满足2个月生产需求,但是现在已是4月底,估计企业库存有所下降。“从钢企面临的实际情况出发,为了保证生产进行,有的企业和三巨头有一些谈判或者达成一些协议,与行业要求并不相悖。   

  “我的钢铁”资讯总监徐向春表示,罗会长的这一表态,表明中方已经间接承认了季度定价这一模式。“这和去年的情况很类似,既不承认谈判破裂,也不能谈成新的东西。只能接受现实。  

  ■探因   

  需求复苏三巨头张口大涨价   

  国际投行暗中操控   

  铁矿石价格今年以来一路飞涨,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全球市场的复苏,钢铁市场需求旺盛。   

  据国际钢铁协会(IISI)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全球66个主要产钢国和地区累计粗钢产量为3.42亿吨,同比增长29%。其中1月至3月同比增幅分别为25.9%、24.2%和30.6%,均比去年大幅增长。就是此前一直强调铁矿石供过于求的中钢协,也不得不转变看法。罗冰生就承认:“今年全球铁矿石是一个供不应求的态势。   此外,罗冰生也指出,国际金融寡头也是铁矿石价格不断上涨的背后推手之一。目前,金融寡头如摩根大通、汇丰、花旗、三井、荷兰国际集团、皇家苏格兰银行等大量持有铁矿石三巨头的股份。铁矿石价格一路飙升,这些金融寡头受益匪浅。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每到铁矿石谈判前期,国际投行都会大幅唱多铁矿石。   

  更让业界担忧的是,这些金融寡头还在力推铁矿石定价的金融化,以图从买空卖空中获取收益。资料显示,国际投行早在2003年就为全球铁矿石金融化而排兵布阵,如今,三大矿商的高层和占有大量股份的国际投行在重大战略和经济决策上相互协调一致,并力推铁矿石金融化。   

  ■对策   

  钢铁产能难减   

  加强矿石储备迫在眉睫   

  中国到底该如何应对铁矿石价格居高不下这一难题?此前,业界已经开出了众多处方,如压缩产能、减少出口、规范贸易秩序、到海外找矿等等。不过,对于压缩产能,业内人士短期内并不看好。“钢铁业对GDP、税收、就业都贡献巨大,谁也不愿被压缩。整顿产能喊了这么多年,钢铁产能不降反升。日照钢铁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层干部告诉记者。   

  到海外找矿也是一个思路,且中国自去年以来在这方面的动作颇大。但已有的资源几乎都被三巨头圈定,新资源的大规模开拓也非短期能够见效,小规模的并购很难满足巨大的需求。   

  基于上述缘由,近期以来,“建立铁矿石战略储备机制”的呼声日高。呼吁者希望我国模仿美国原油储备制度,实施铁矿石战略储备。   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副会长宋继军就表示,目前,中国正处于工业化的中期,中国的钢铁需求其实是一种刚性需求,三大矿业巨头也正是看准这一点。就算中国钢企短期内停止向三大矿业巨头购买铁矿石,这一大趋势也不会发生改变。“要应对目前的市场局面,中国必须制定更具体的措施,比如建立自己的铁矿石战略储备。“如果我们真想抵制三大矿业巨头的控制,就应由国家统一供应、配送铁矿石。在中国没有铁矿石战略储备的情况下,没有调控力却非要调控,那结果也就不言而喻了。   

  徐向春也表示,建立铁矿石战略储备确实是一个思路。如果要建立这一机制,按我国每个月进口5000万吨铁矿石计算,起码需要1.5亿吨的规模,以目前的价位,需要资金200亿美元左右。中国有巨大的外汇储备,资金上问题不大。关键是如何落实。千头万绪,也不是短期能完成的。“我的钢铁”首席行情分析师贾良群也指出,铁矿石战略储备工作一定要做,但现在不是好时机,因为铁矿石目前的价位太高。“去年初应该是最好的时机,可惜错过了。  

■市场   

钢材价格小幅回调   

有助铁矿石价格松动   

  不过,决定铁矿石价格的另一因素———下游需求,似乎正出现逐步萎缩的苗头,并带动钢材价格出现了难得的小幅调整。   

  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分析师赫荣亮指出,钢材价格的调整在预期之中。目前来看,上一轮钢材价格的攀升行情是由铁矿石成本因素推动上去的,市场终端需求增幅有限,不足以带动钢材价格继续出现这么大的上涨幅度。   

  而政府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也对钢材市场造成相当压力,建筑钢材在近期跌幅最大就是最好的证明。   

  瑞银集团上周发表研究报告指出,中国房地产调控导致的需求减少,可能会使铁矿石价格最终回落30%左右。徐向春也告诉记者,近期国产铁矿石的价格,已经从1400元/吨,下降到1300元/吨左右;进口矿的价格也有所松动,但相比国产矿仍然比较坚挺。“进口矿价格会不会降下来现在还很难判断,由于三巨头对铁矿石高度垄断,铁矿石价格是上涨容易下降难。即使铁矿石价格降点,三巨头也可通过操纵海运价来弥补。”   

  ■相关   

  钢铁业首季利润率仅3.25%   

  在日前召开的钢铁行业信息发布会上,中钢协公布了钢铁行业一季度运行数据。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77户大中型钢铁企业共实现销售收入6694.5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2.54%;实现利润217.74亿元,利润率为3.25%。这一成绩是建立在实际成本偏低且钢价连续攀升近千元的基础上取得的。这不禁让业内对接下来的发展忧心忡忡。   中钢协党委书记兼副会长刘振江指出,铁矿石涨价因素将在二季度末显现。上涨幅度接近100%的季度价格的实质性落地,将使得众钢企在消耗完原有低价库存后,全面承受高价矿的到来,生产成本进一步攀升,钢厂风险再度加大。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