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April

2012

湖南郴州:引进新兴产业 做强传统产业

发布时间:2012-4-16 11:05:221186次

据人民日报报道:

  最近的湖南郴州,有点儿不平静。

  

  当地掀起了一场力度前所未有的“风暴”,处置了140多名办事不力、行为失当的官员。这并不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过去3年,郴州因为承接产业转移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超过15%,财政收入年均增长35%,外贸进出口总额年均增长近40%,这些指标在湖南省数一数二。

  

  而随着去年10月国家级“湘南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覆盖郴州、衡阳、永州3市)”的获批,加上武广高铁贯通带来的新一轮机遇,郴州更坚定了从产业转移大潮中分一杯羹的决心。由此,整顿干部作风、优化发展环境,就成了题中应有之义。不过,矿业经济一度占据半壁江山的郴州要想搭上这趟快车,还得费一番心思。

  

  如何实现集聚效应,引入有战略价值的新产业,而不陷入“过道效应”,变成各种生产要素净流出的附庸城市?如何抓住时机调优产业布局,同时做强真正具有核心竞争力的有色金属产业?如何留住四处寻求低门槛的投资商,却不以牺牲环境资源为代价?

  “郴州要瞄准高质量的高增长,以转型带转移,以转移促转型。”郴州市委书记向力力认为,郴州必须在这些矛盾中找到平衡,才能生成长远竞争力。

  

  找回“区位优势”

  建设大物流、大通关的“无水港”城市,凸显综合优势 湘南示范区是第四个获批的国家级产业转移示范区。据说,在毗邻广东的湘南搞这样一个示范区,源于一种忧虑: 2008年,珠三角的产业转移出现“蛙跳”的现象,很多项目越过了地理上离得更近的郴州等地,而选择了离得更远的其他省份。坐拥地利却鲜有人光顾,这被认为是不正常的。

  其实,决定产业转移的因素并不是简单的区位优势,而是包括产业配套、物流成本、人力资源及政务环境等方面的综合环境优势。当时,郴州等地产业配套等方面的劣势被忽略了。有一种观点占了上风:问题出在干部的不作为及由此造成的行政壁垒方面。

  

  这种看法无疑触到了实质性问题,反思也推动了郴州的开放步伐,他们开始主动走出去招商。如今,郴州在珠三角地区市市办推介、月月有招商。“时间长了,我们发现了一个秘诀,那就是标准厂房。”郴州市经信委主任李建军说,企业往往希望转入地配建标准厂房,这样可以大大降低成本。获得这一秘诀后,郴州以背水一战的决心,把标准厂房的建设变成了自己的优势。

  2009年至今,郴州市投入建设资金近100亿元,建成标准厂房近600万平方米,出租率达95%以上,引进近千个转移项目。这一勇敢之举,让郴州占了一些先机,也无形中弥补了另一块短板,即产业配套的不足。劳动密集型行业产业链长,往往是抱团转移,引进一家龙头企业,配套企业也会随之转移。

  

  “选择郴州,一是因为这里比较好招工,其次是和政府的互动比较顺畅。”台达电子(郴州)有限公司行政厂长谢铭恩说,各地优惠政策大同小异,关键在政策执行力。“不过,一次性政策优惠,企业并不是很在意。”郴州市商务局副局长何斌说,“以前是领导拍胸脯招商,现在要靠良好的政务环境。”

  正是出于这个考虑,郴州市今年大张旗鼓地进行了以“效能提速”为显着特征的吏治整顿,同时推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实行“一站式”服务和全程代理制、限时审批制,切实转变政府职能。提升行政效能,首先要动真格。郴州提出“五个一律免职”,真免掉了10名干部,一下子有了震慑力。其次,要能看到多数人福利得到改善的希望。

  郴州的希望就在于,产业转移的大蛋糕就摆在面前,建设大物流、大通关的“无水港”城市也触手可及,整体提升一个档次的发展机遇,就握在自己手中。如今,离转出地近、物流便利重新成了郴州加快发展的优势。

  

  寻求未来话语权

  以错位竞争为目标,抓住时机引进新产业并合理布局,集约利用矿产资源剑指市场定价权 承接产业转移,给了郴州一个机会,不再依赖矿业经济一条腿走路。郴州的矿业经济,以往占GDP的比重一直在30%以上,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65%左右,占税收收入的40%。不过,在未来郴州的产业布局中,排第一位的却是电子信息产业。因为这个行业有很强的集聚性。比如,台达电子项目全部建成后,能带动60多家配套企业落户,吸纳5万余人就业,年产值可达10亿美元。

  

  尽管这并不足以形成核心竞争力,但随着国内外新一轮产业转移的加速,郴州有必要表现出更积极的承接姿态。而且,郴州形成了一套相对成熟的招商方式,有助于迅速把产业规模做大。

  郴州出口加工区建立“园中园”,在园区内辟出一个台湾工业园,鼓励商会、已落地的企业以商招商,省了口舌又增加了可信度。当然,郴州引进新兴产业时选择余地不大,多数处在产业链的低端,行业话语权不多,但郴州努力在全市范围内进行错位布局,避免同质化竞争。

  

  “我们根据当地的优势,在每个县、每个园区布置不同的主打产业,决不重复批建。”郴州市发改委主任向罗生表示,这至少赢得了一些进退空间。

  

  郴州真正能构成长远竞争力的产业,还得落在有色金属上,毕竟郴州是“中国有色金属之乡”,白银、铋、微晶石墨的产量全国第一,铅锌产量位居湖南首位,有强大的产业传统。尽管在短期的产业规划中位居次席,但郴州一直把它当成核心竞争力培育,期望有朝一日能获得行业话语权。郴州市市长瞿海表示,郴州要在放大优势、差别发展中,打造城市品牌和城市形象。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郴州以相对低的成本进行矿山整合,全市非煤矿山从740多个减少到120多个。资源集中以后,郴州瞄准了有实力的精深加工企业,按一个优势矿种引进一个战略投资者的发展模式,先后招来了中国五矿、中国建材等央企,以提升资源利用价值。

  2011年,郴州和央企签署了总额超过480亿元的合作项目。2012年与央企的合作洽谈会,签约项目也超过330亿元。

  

  郴州更有前瞻性的一个动作,是成立全国首家稀贵金属交易所南方稀贵金属交易所,开设有白银、铋、铟、碲4个交易品种,交易模式为现货交易,严格实行资金第三方银行存管的制度,在此基础上协助交易商开展质押融资业务的深层次合作。

  目前银行的总授信超过100亿元。“这弥补了我国此类稀贵金属交易没有国内参考价格的短板。”南方稀贵金属交易所总裁曹明慧认为,这有利于从根本上提升郴州在有色金属业的话语权。

  

  留住环境吸引力

  多还旧账、不欠新账,工业项目向园区集中,把园区作为城区来建 郴州有个很特别的称号,曾被评为“广东人最喜爱的旅游目的地”。这种情感联系和经济往来,有利于郴州承接珠三角的产业转移。不过要想维持住这种好感,郴州得保住青山绿水不受污染。

  

  据介绍,郴州把区域资源承载力和生态环境容量作为承接产业转移的重要依据。依照国家产业政策,制订承接产业转移指导目录,严禁高耗能、高排放、资源消耗型项目的转入,并对承接产业项目的实施进行全过程监管。郴州的环境污染曾有过深刻的教训。

  因此,郴州坚持让新建、新转移的工业项目一律放进园区,以便集中进行环境整治,降低治污成本。同时,郴州注重进行即时的生态补偿,树立“把园区作为城区建”的理念,不因为承接产业转移而把环境问题留给未来。此外,郴州还鼓励转移企业进园区时,提升生产工艺,发展循环经济。

  一个通行的做法是延长产业链,比如永兴县引进新材料加工企业,可以“吃掉”冶炼金属剩下的废渣,等于吃掉了环境污染源。更有启示意义的,是湖南宇腾有色金属有限公司的利用循环经济盈利的发展模式。

  该公司通过技术革新,不仅实现了节能减排,而且能综合回收冶炼过程中产生的伴生稀贵金属。由于有色金属矿的市场价格取决于主品位的高低,主品位越高价格越贵。而该公司的主要利润却来源于伴生稀贵金属的回收,主品位越低,利润越高。

  有了利润的刺激,该公司董事长谢志刚说“把环保放到企业生死存亡的高度”,并非虚言。“宁可发展慢一点,也要优先保护环境。”郴州市环保局副局长张继耀说,“我们的目标是,多还旧账,不欠新账。”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