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APR

2012

四川多晶硅之殇:地方政府虚吹产业泡沫

发布时间:2012-4-9 9:28:46588次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

  SMM网讯:国内多晶硅产业重地四川正在残酷的产业寒冬中煎熬。

  由于受全球金融危机、欧洲债务危机以及美国双反调查的多重夹击,一直依赖于出口的国内光伏产业备受打击,而身处光伏产业上游的多晶硅领域更是难以幸免。多晶硅价格从高峰时期的每吨600万元一路跌落至如今的每吨20万元,成本价格严重倒挂的现实迫使国内80%以上的晶硅企业不得不停产止损。

  从天堂到地狱,四川多晶硅产业的现景正在国内多晶硅产业之殇的一个缩影。

  繁华凋零

  四川多晶硅产业现状是国内多晶硅产业危局的一个缩影。大量企业的间歇性停产也许只是下一轮风暴的开始。

  曾经的繁华一夕凋零。

  “现在的形势已经再糟糕不过。”四川一家多晶硅企业人士表示,目前省内的多晶硅企业只剩下永祥和瑞能两家企业还在勉力支撑生产,其余的多晶硅企业均已停产。

  据了解,四川的多晶硅企业目前有10家左右,产能超过2万吨。“由于欧美国际市场的变化让多晶硅企业的日子很难过。”四川省新能源产业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张东华表示,欧洲占到中国光伏产品出口市场的近60%,美国市场占大约15%。但欧洲债务危机和美国采取的“双反”,令欧美市场的需求大幅萎缩,带动多晶硅价格大幅下滑。包括四川在内的中国多晶硅生产企业受到严重影响,市场形势相当低迷。

  “目前多晶硅的生产成本在每吨20万元至30万元之间,而市场价格已经跌破很多企业的成本底线,只能选择停产。”四川瑞能的一位管理人士表示,因为其多晶硅是自用,所以还在生产。而大部分四川企业在去年年底就陆续陷入停产困境。

  这与数年前多晶硅行业气势嚣天的繁荣景象形成鲜明的对比。

  “由于欧美新能源市场的启动,国内的多晶硅产业从2006年开始进入快速发展期,2005年国内多晶硅产量还仅有60吨,到2006年跃升到287吨,到了2008年就已经狂飙到4000吨以上。而到现在,多晶硅项目的产能已经达到10万吨以上。”四川省新能源产业促进会副会长、高工颜国华表示,由于四川乐山是多晶硅的发源地、技术、人才和资源具有相对优势,大量的资本开始涌入多晶硅领域。

  新光硅业当时投资修建了国内第一条千吨级多晶硅生产线。在2007年投产之后,新光硅业的多晶硅遭遇市场疯狂抢购。“10多亿元的投资一年半就收回了。”疯狂的市场行情令新光硅业的人士也惊讶不已。“在高峰期的时候,客户都是要排着队来购买。”

  而正在寻求产业经济转型的四川省政府也迅速将多晶硅以及下游产业作为重点发展的产业。包括多晶硅在内的光伏产业被四川省上下视为“附加值高、市场潜力巨大”的新兴战略产业要求做大做强。此后四川以成都、德阳、乐山为核心区域,进行新能源产业的布局规划。乐山和成都的双流则被作为光伏产业上下游产业链的重要产业基地。在这个过程中,大量的资本进入多晶硅领域,四川的产能在几年内迅速攀升到2万吨以上。“仅四川一省目前的多晶硅产量就能满足全国的需求。”颜国华表示。

  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国际多晶硅市场一再暴跌,曾经的暴富神话一朝破灭,只剩下满目荒凉。“这里面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盲目扩张、产能过剩。”在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姜谦看来,四川多晶硅产业现状是国内多晶硅产业危局的一个缩影。大量企业的间歇性停产也许只是下一轮风暴的开始。

  利益推动下的狂飙

  两三千吨规模的多晶硅项目,可以为当地带来十多个亿的GDP增幅。

  “多晶硅项目对企业和地方政府的诱惑实在太大了,大到无法拒绝。”一位投身多晶硅行业的人士表示,正是因为多种利益的共同驱动,多晶硅行业才能一路狂飙突进,不断上演一幕幕疯狂的悲喜剧。“只要有钱,就敢投,谁先投产谁就赚钱。绝大多数投资方此前在这个领域毫无经验。”该人士表示,当时业界开玩笑都说,做多晶硅比贩毒的利润都要高。

  高额利润的吸引下,大量的资本砸入多晶硅领域,一路比拼项目建设速度。一个国外厂家需要两年建成的项目,国内的厂家12~18个月就能完成。“很多中小型企业并没有自己的技术,好多都是购买国外的二手设备,然后在国内四处挖人,上马生产。”

  在资本对多晶硅如痴如醉之时,地方政府表现出的热烈姿态更是如烈火烹油,迅速吹大了多晶硅的产业泡沫。

  “一个是对当地GDP产值的巨大提升,一个切合了地方政府产业转型的诉求。”张东华表示,两三千吨规模的多晶硅项目,一下就可以为当地带来十多个亿的GDP增幅。“这还是取多晶硅中间价格来算的。能像多晶硅这样迅速拉动当地GDP的项目并不是很多。”

  而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多晶硅作为国内新能源产业的一个组成,是国家鼓励的产业。一位多晶硅业内人士表示,不像其他项目是实行审批制,多晶硅是实行备案制,项目的主导权在地方。在省里备案就可以。很难有别的大型投资能像多晶硅项目这样能带来如此大的GDP增长,而又立项如此容易。所以各地政府在发展多晶硅项目上都表现得非常积极。四川省内某地一个工业园区的人士就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为了发展当地的多晶硅项目,当地政府通过各种关系不断向四川省发改委游说,最终成功将当地的多晶硅项目挤进了四川的新能源产业发展规划。

  正是在各种利益因素的驱动下,包括四川在内的多晶硅行业的大干快上蔚然成风。

  四川乐山作为中国多晶硅产业的发源地,曾接待过国内许多地方的考察团。“很多地方组团来考察多晶硅项目,不仅仅是企业来,地方政府的官员也来很多。很多时候感觉这个行业已经不再是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竞争关系,而变成了地方与地方之间的竞争关系。”乐山市科技局的一位官员表示,在短短数年间,满地开花,全国的20多个省都建立起了多晶硅项目。“有没有条件,都在上项目。”

  而在四川,类似的竞争也在不断展开。虽然乐山占据四川多晶硅8成以上的多晶硅产能,同时也是四川重点规划的多晶硅产业基地,但这并没有阻止省内的其他地区发展多晶硅的热情。目前在四川省内,包括乐山、眉山、雅安、成都新津、甘孜多地都有已建和在建多晶硅项目。地处民族地区的四川甘孜州就获得了8.5亿欧元的投资,建立一个10万吨级的工业硅和万吨级的太阳能多晶硅项目。当地政府号称将建立一个超越南非的全球最大多晶硅产业基地。

  四川省内的多晶硅项目的竞争也集中在优惠政策的比拼上,“主要是电价、土地和税收上。”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有些地方并不具有盐卤资源、盐碱化工等配套资源的地方通过比拼政策也能从中分得一杯羹。“这种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多晶硅行业的盲目发展和无序竞争。但当地政府不会考虑那么多,他首先想到的是能拉动当地经济。”

  自救与未来

  虽然四川的多晶硅行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但地方政府和企业似乎依然对多晶硅的未来抱有信心。

  面对多晶硅产业面临的困境,四川地方政府和企业都在努力展开自救。

  乐山经信委电子信息科的人士表示,目前政府正在协助当地的多晶硅企业进行技术升级,以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以增强产品市场价格竞争力。同时,四川省发改委能源局的人士表示,从2009年开始,四川省就开始有意识地对多晶硅项目进行一定的限制,避免重复建设的问题。而国家此前已经出台了《多晶硅行业准入标准》,多晶硅行业从备案制转变为准备制。该标准对多晶硅项目的选址、能耗、环保、规模等都做了明确的规定和限制。该人士表示,四川省将严格实施,遏制多晶硅行业重复建设、无序上马的问题。同时,在多晶硅行业连续遭遇市场寒冬之后,金融机构已经明显收缩对这个行业的金融放贷。各地政府也在纷纷酝酿以地方政府组建产业基金的模式维持向该行业的输血。

  而川内多晶硅企业则更关注眼下的危机。希望地方政府能给予更多的支持。四川瑞能的总经理李威廉表示,希望四川政府能给予多晶硅企业以电价优惠。而这一点也是省内众多多晶硅企业的迫切愿望。“目前省内的多晶硅的电价是7毛多,公司有一半的成本都花在电力上。电价对公司的影响很大。”天威四川硅业的一位人士表示。但企业的愿望未必能得到实现。此前四川省出于对多晶硅产业的扶持,曾出台过企业直供电试点。多晶硅企业的电价成本曾一度下降了50%。但此后中央叫停了包括多晶硅在内的部分高耗能产业的直供电试点政策。

  虽然四川的多晶硅行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但地方政府和企业似乎依然对多晶硅的未来抱有信心。“我们做大千亿级硅产业的思路不会调整。”乐山市发改委的人士表示,该市准备进一步从上下游打通硅产业链。在其看来光伏产业未来的前景依旧看好。而在市场的寒冬中包括永祥等多晶硅企业还在进一步在各地扩充产能,等待市场的春天的到来。只是春天还有多久才能来呢?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