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April

2012

无证开矿毁农田 村民报警反被拘

发布时间:2012/4/5 10:25:49930次

据法治周末报道:

新闻导读:

  明里拿着耐火黏土的开采许可证,实际上开采的是铝土矿。毁坏上千亩基本农田却没有依法办理土地审批手续。村民土地被毁,报警后反被警方拘留。派出所的警务室就设在这家公司。此事发生在铝土矿资源丰富的河南省郏县

  铝土矿,又名铝矾土或矾土、铝矿石,是一种土状矿物,白色或灰白色,因含铁而呈褐黄或浅红色,主要用于炼铝,制耐火材料。

  立于河南省郏县黄道镇镇政府院内的《黄道镇基本情况》介绍展板上的资料显示,黄道镇境内铝土矿资源丰富,已初步探明其储量高达650万吨。目前,该镇西黄道、大桥、黄南、黄北四个村的上千亩良田已经被郏县港鑫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鑫公司)占用毁坏,长达两年的时间里无证非法露天开采铝土矿。这些被毁坏的良田大部分是基本农田。

  

  部分被强行占用毁坏了耕地也没有拿到一点补偿的当地村民,多次到河南省、平顶山市和郏县国土资源部门举报反映港鑫公司破坏耕地非法采矿的问题。在此之下,郏县国土资源局于2011年6月7日给港鑫公司办理了一个矿区面积0.8287平方公里折合近83公顷的露天开采耐火黏土的《采矿许可证》。

  

  “明里拿着耐火黏土的开采许可证,实际上开采的是铝土矿!”当地村民向记者反映。

  

  土地被毁反被拘留

  黄朝娃,黄道镇西黄道村村民。他家有3亩多耕地被港鑫公司占用。港鑫公司准备一亩地每年给他家补贴1000元钱,他认为太少就没有同意。

  

  “我家的耕地是好地,一亩地能打1000多斤小麦和玉米。现在物价这么高,1000多元钱不够干啥的,没想到,在我家还没有同意的情况下,港鑫公司就强行把我家的3亩多良田给毁了。”黄朝娃领着记者来到村庄后面一处占地约有二三十亩的大坑处告诉记者,这个大坑就是被港鑫公司挖铝矿石给挖出来的,他家的几亩地原来就在大坑的一角处。

  

  记者看到,大坑里已存有水。黄朝娃告诉记者,水深至少有四五十米。离这个大坑二三百米处,占地有二三十亩的土堆高有几十米。黄朝娃介绍,这些土都是从那个大坑里挖出来的,因为铝矿石就埋藏在耕地下面,要挖铝矿石,就需要毁坏耕地,先把上面的覆盖层全面挖走。紧挨着陡立的坑边,有两户住家,院墙已有几处倒塌。黄朝娃说,因为无法居住,他们只好搬到了别处。

  

  西黄道村三组的村民告诉记者,刚开始,港鑫公司委托村组干部骗村民说要征用他们的土地做高科技种植园,租金每亩每年1000元,村民们认为租金太少,不如种地划算,就没有同意。停了一段时间,港鑫公司又委托村组干部说是开采铝矿石,并提出每亩地再给3200元的复耕费。村民们知道开采过铝矿石后根本不能复耕,仍然不同意。

  

  此后,港鑫公司不再跟村民们协商,便在村民们的耕地上强行施工,挖掘机不停地挖覆盖层。村民们上前阻止,港鑫公司纠集了二三十个手持砍刀棍棒的打手,为其维持秩序。“看到被毁坏的良田,真叫人痛心啊!”村民们对记者说。

  

  黄南村村民们向记者反映,不管同意不同意,每亩地每年给1000元补偿,黄军朝、黄秋珍、张立怀等多名村民就曾因为不同意而被打。

  

  外地人陈志胜向记者介绍,他与几位朋友前几年集资从梁家门村承包了60来亩地准备经营生态园,2010年11月10日,港鑫公司的人带着大型机械开采设备进入他们承包的土地,说已经征得县委县政府的同意,要开采地下的铝土矿。

  他们报警后,港鑫公司就暂时停止了开采。此后,陈志胜等人多次到郏县国土资源局举报港鑫公司非法开采的问题,同时,也多次拨打平顶山市长热线反映,但就是没有人管。

  

  2010年12月20日晚上六点多钟,陈志胜接到消息称,港鑫公司的人已经把他们地上的几十间房屋用挖掘机扒毁,开始挖矿。闻此,他们组织了二十多位亲戚朋友赶到现场,看到港鑫公司几十号护矿队员手拿钢管、木棍、大长刀,因为害怕挨打吃亏,他们就打了110报警。

  警察来后却控制住他们不让走,直到夜里11点多把他们全部带到黄道镇派出所也不问话直接关进地下室,第二天上午10点多,又把他们塞进两辆车拉到了拘留所,就这样,他们有19人被拘留10天、2人被拘留15天。

  

  记者在盖有郏县公安局拘留所大红印章、日期为2011年1月5日的《被拘留人员解除拘留证明书》上看到,陈志胜等人被治安拘留的原因是“因扰乱单位秩序”。对村民的这些说法,港鑫公司未作回应。

  

  土地执法被围数小时

  郏县主管工矿企业的副县长谢中光告诉记者,港鑫公司的老板是王利军(音),他老家就是郏县的。

  

  但记者在郏县工商局查阅港鑫公司的工商档案资料发现,港鑫公司成立于2006年12月11日,股东只有两个自然人,注册资本302万元,法定代表人叫王永超。记者还发现,港鑫公司成立时核准的经营范围是“铝矾土矿石、耐火黏土购销”,根本没有矿产资源开采,直到2011年6月21日,其经营范围才增加了“耐火黏土开采”。

  

  3月27日,在经多次努力后,记者终于联系上了王利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王利军坦承,他是县乡两级政府共同招商引资来的项目。王利军告诉记者,他大概是2010年下半年以6550万元的价格通过招、拍、挂手续竞拍拿到的耐火黏土的采矿权,公司开采的主要是耐火黏土,还有一部分高岭土和铝矿石。

  

  不过,据村民们了解,港鑫公司实际上是专门为开采铝土矿而成立的公司。尽管其以6000多万元的价格中标采矿权,所获得的只是耐火黏土的开采。

  

  在3月19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平顶山市国土资源局土地执法大队刘队长介绍说,市局领导对郏县黄道镇群众反映的港鑫公司盗采国家矿产资源破坏上千亩耕地的问题非常重视,在春节前接到群众反映的第二天,市局就派人与郏县国土资源局胡局长和李副局长在当地公安的协助下一起去了现场,春节后又去了一趟。

  

  据刘队长介绍,2月3日,市局专门给郏县国土资源局下发了一份《通知》,要求郏县国土资源局在接到《通知》后,及时组织人员调查核实,务必于2月15日前将调查处理结果上报市局,但至今郏县也没有上报调查处理结果。

  

  刘队长对记者说,上周他还给郏县打电话督促调查处理。他向记者透露,这期间,郏县政府领导多次带人到市局进行过沟通汇报。刘队长还向记者透露,他们到了现场后,通过目测看到数百亩耕地被毁,就要求施工单位停止开采,但人家就是不停,几十名护矿队员竟将他们围住,从上午11点一直围到下午2点多。法治周末记者此次采访也有类似遭遇。

  

  3月15日下午,记者找了一辆小车前往黄道镇查看现场。

  在一处早已被港鑫公司挖成了大坑的地方拍过照片后,在当地村民的指点下,决定前往一处正在挖采矿石的工地。天空虽然下着小雨,但工地上却没有停工,一辆辆满载覆土的大卡车来来往往,进入工地有四五十米远,记者就看到几百米外的一条长长的大深沟里几辆挖掘机正在工作。

  

  记者拿出相机正准备拍照,很快,一辆工具车疾驶而来,拦住了我们的去路。工具车上下来三四个年轻人,质问我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拍照,并要我们交出照片录像资料,说要不就把我们送到派出所。一会儿,又跑来十来个年轻人。

  

  陪同记者的当地村民害怕出意外,记者赶紧拨通了110报警。数分钟后,黄道镇派出所的警察赶到。

  记者被带到了派出所问话查验证件,可是,刚才扣着记者不让走的港鑫公司的人没有一个人被带来问话。记者提出,是否应该把那些人也带到派出所问一下情况。过了有二十多分钟,一位警察回来告诉记者,他到工地去了,找不到那些人。

  

  3月20日下午,记者在港鑫公司大门口,看到了大门口一侧偏房上面立有“黄道镇派出所黄北警务室”的大幅牌匾。

  

  毁坏农田竟无用地手续

  黄朝娃对记者说,港鑫公司跟他们村的用地协议都是与村镇两级干部签订的,村民们没有看到协议书上的内容,也没有在协议书上签字。黄南村一位韩姓村民对记者说,他们村的用地协议是港鑫公司跟村民签订的,但村民们不愿意签也得签。

  

  王利军告诉记者,企业跟村民是零接触,企业对着的是政府,企业把钱交给镇政府,用地是由镇政府出面跟村民协商办理的。村民们告诉记者,虽然签了协议,但却没有一位村民手头有协议书,因为根本不给村民。

  

  几位看到过协议书内容的村民向记者介绍说,协议书上关于占地的用途写的是“为了发展当地经济”,没有说是挖铝石矿、挖黏土,也没有写是长期还是短期用地,其主要内容是一亩地每年补偿1000元,复耕费3200元。

  

  黄朝娃告诉记者,仅他所在的西黄道村就有大约300亩的耕地被港鑫公司占用。黄南村那位韩姓村民说,他们村也有300多亩耕地被港鑫公司占用。黄朝娃对记者说,加上大桥村的100多亩和黄北村的四五百亩,整个黄道镇被港鑫公司占用的耕地至少有1000亩。曾经多次到过工地现场的平顶山市国土资源管理局土地执法大队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港鑫公司的矿区占地面积比较大,仅目测就有1000亩地。

  

  港鑫公司的工商档案材料显示,其矿区面积多达0.8287平方公里,折合近83公顷、1243亩。通过仔细查看黄道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图(2006-2020年)》,村民们发现,那些被港鑫公司毁坏露天开采矿的上千亩良田大部分是基本农田。

  

  我国土地管理法规定,禁止占用耕地建窑、建坟或者擅自在耕地上建房、挖砂、采石、采矿、取土等。禁止擅自在耕地上建房、挖砂、采石、采矿、取土等。而矿产资源法规也明确规定,采矿权人根据生产建设的需要依法取得土地使用权。

<上一页1 2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