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March

2012

孙兆学:市场波动下的黄金保卫战

发布时间:2012/3/27 14:56:171240次

据《英才》杂志报道:

  2月29日黄金价格暴跌,当日下跌77.10美元至1,709.90美元,跌幅4.3%,创有史以来第四大单日跌幅。

  

  随后的交易日里,全球黄金期货进一步扩大跌势,引发市场悲观情绪。

  

  有人说,黄金十年牛市即将出现拐点;有人说,金价长期向上的趋势很快将逆转;当然,也有人说,这什么也代表不了,只是正常的市场波动。

  

  每年一次,中国黄金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黄金)总经理、党委书记孙兆学要和国内外一些行业人士一起,玩一个叫“猜金价”的小游戏。

  

  尽管黄金价格在这些年起起落落,但显然,一直押金价上涨的人,赢得最多。

  

  即使在爆发全球金融危机的2008年,大宗商品全部大幅下跌,有的甚至跌幅超过50%以上,而黄金的价格距离历史高位也只下跌了10%。

  

  全球最大黄金生产企业巴里克和第三大黄金矿业公司安格鲁阿山帝,近几年来均纷纷将自己的套保头寸减为零——这表明他们对黄金价格的长期走势看好。

  

  因此,有业内分析师将中国黄金的快速发展,归结于金价的持续攀升。

  

  孙兆学并不否认这一点,但他认为,金价上涨不是中国黄金快速崛起的唯一原因,甚至不是主要原因。

  

  “集团公司这两年的增长,一方面得益于以金为主、多金属并举的战略调整,现在黄金只占集团公司总利润的三分之二;另一方面,得益于产业链向下游延伸,从单一矿产向黄金产品设计和销售扩展。”

  此外,与国内主要竞争对手山东黄金、紫金矿业比较发现,加速资源获取也是中国黄金跨越式发展的重要推手之一。

  

  五年前,中国黄金拥有的黄金储量还只有275吨,到2011年底,这一数字跃升为1380吨,一举超过山东黄金集团和紫金矿业。

  根据公开的数据统计,截至去年底,紫金矿业黄金储量为1121.39吨;山东黄金上市公司权益储量400吨左右,加上拟增发收购集团的308吨资产,储量达到708吨左右。

  

  其实,单就体量而言,在动辄千亿的央企俱乐部中,中国黄金总资产不过535亿元,截至2011年底,其营业收入791.63亿元,但净利润达到33.43亿,在6家冶金央企里,排名第三,超过巨无霸企业中铝公司和鞍钢。

  

  由于“统购专营”的因素,黄金行业多年来处于半封闭状态,市场化程度很差,而且中国黄金作为最晚一家(2003年)由国家机关转型而来的央企,它的盈利能力很容易被外界贴上垄断的标签。

  

  在对孙兆学的专访中,记者记者试图梳理以下问题:在落后于竞争对手的境况下,中国黄金何以赶超?在市场狭窄的空间里,中国黄金靠什么抢占资源?黄金作为国家战略资源,在海外资源战上,中国黄金怎样后发制人?置身周期性行业,在景气指数不确定的背景下,如何踩准未来大势?孙兆学,这位有着晋商传承的央企领军者,又将演绎一段什么样的资本商道?

  强劲扩张资源

  对矿业公司来说,矿山资源无疑是最重要的“粮草”。

  

  “有矿才有未来”,在孙兆学看来,矿业公司的竞争优势主要表现在获取资源的能力上,“这几年我们悟出资源的重要性后,获取资源就成了首要任务。”

  在斯罗柯资源技术有限公司咨询师陈源看来,在扩张方式上,中国黄金和巴里克公司的做法很相似——以拿资源为主:“如果他们看中了一块资源,而此资源的载体是一家公司,他们就会直接把公司吃掉。这两家企业都极少跟没有资源的公司合作。”

  陈源曾经为巴里克、安格鲁阿山帝等世界一流黄金公司做过中国矿业市场评估和开拓。

  在接受记者记者采访时,他表示,除了扩张方式,中国黄金和巴里克还有两点相似之处:只投自己熟悉的领域;管理层对市场的准确预判。

  

  巴里克仅用20年时间,就从行业新兵一跃而成全球排名第一的黄金矿业公司;而中国黄金也在短短四五年内实现跨越式发展,超越对手,成为名副其实的国内黄金龙头。

  

  追溯中国黄金的成长史,其整个行业的资源储量可谓“先天不足”。

  2007年以前,中国黄金拥有的黄金储量只有275吨,所占市场份额很低,集团公司旗下的矿山还有很多因为资源枯竭而面临关闭。

  

  出现这种情况,有其历史沉疴:20世纪90年代末,由于国家急需黄金以缓解外汇紧张,采取“有水快流”、大上快上黄金项目的政策,将黄金优势资源企业向地方下放,留在中国黄金总公司(中国黄金的前身)的,几乎都是资源枯竭、冗员众多、负债高企的企业。

  

  因此,从2003年开始转制,到2006年底,四年时间里,中国黄金的年平均增长率不到5%。

  

  相比而言,山东黄金和紫金矿业的先天条件要好得多。

  前者地处胶东半岛,是我国着名的“成矿条件好、矿山集中、品位高”的区域,在中国黄金的前十大产出省份排行榜上,山东省一直排名第一;而后者由于是民营企业,机制灵活,在2005年前——当时拿矿的成本还很低——买了很多矿。

  

  了解中国黄金发展脉络的人都知道,作为黄金行业里唯一“中”字头的央企,中国黄金曾一度为“番号”而战。

  

  孙兆学从中国铝业空降到中国黄金担任总经理时,即2006年底,中国黄金的利润只有6亿元,而当时紫金矿业的利润已经达到24亿。

  

  最关键的是,当时中国黄金的年销售收入仅85亿元,在央企中排名106位;而国资委提出,要在四年后将央企整合到百家以内。

  

  要么大发展,要么连“番号”都保不住——刚来到中国黄金的孙兆学,对形势有着清醒的认识:“黄金对国家非常重要,中国不能没有黄金,但可以没有中国黄金集团公司。”

  因此,孙放言,要在四年内,将中国黄金的主要利润指标翻两番。

  这项当初被很多员工私下认为“根本办不到”的目标,最终不到四年就实现了。

  

  2010年末,中国黄金的黄金资源储量、总资产、销售收入、利润四个指标分别达到2006年的4.7倍、5倍、6.1倍和5.1倍。

  

  在整个“保番”过程中,孙兆学把获取资源作为一个重要任务。

  

  2008年,中国黄金斥资2.18亿美元,从艾芬豪矿业公司手中买下金山矿业41.99%的股权。

  金山矿业是一家在加拿大多伦多上市的公司,其所拥有的内蒙古长山壕金矿是国内规模最大的低品位露天金矿之一,黄金资源储量100多吨。

  

  此外,在2008和2009年,中国黄金还分次收购了斯凯兰矿业有限公司100%的股权。

  斯凯兰在开曼群岛注册,其主要资产是位于西藏墨竹工卡县的甲玛铜多金属矿项目。

  

  除了对外并购之外,孙兆学对内的发展思路是深部挖潜和周边整合。

  所谓深部挖潜,就是对老矿山再进行深度勘探,加大技术改造,延长服务年限。

  其中,内蒙古苏尼特金曦公司是中国黄金“深部挖潜”的典型案例之一。该公司在零下20多度的寒冬进行野外地质施工,仅用4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大型金矿的地质勘查工作,新增资源储量达到25吨,完成了由资源危机矿山到大型黄金生产基地的凤凰涅盘。而周边整合,就是“把原有项目周边的一些小矿、民营矿、投资不够的矿拉到一起,整合成一个大矿,原矿主既可以直接拿钱走人,也可以入股一起干。”在孙兆学看来,这样做,既符合国家对行业发展的指导思想,也符合当地百姓和民营企业的利益。

  

  中国黄金平均每年整合50个矿权。

  这些矿权的整合,大部分是和当地的经济发展规划同步。

  

  比如西藏甲玛项目,在并购大矿的基础上整合了周边14家民营矿企,整合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中国黄金曾经“为一个矿权,谈判46次”。

  

  并购之初,甲玛矿项目的探明储量仅为80万吨铜、20多吨黄金。

  此后,中国黄金累计投入勘查资金2.8亿元,进尺20万米,目前探明铜800万吨,钼金银铅锌等金属量也大幅增加,各种资源折合铜当量达到2000万吨,是2007年整合之初的20多倍。

  中国黄金所花的每一分钱都金灿灿地见效了。

  

  目前,中国黄金拥有黄金资源储量稳居全国第一。

  此外,还有990万吨铜、200万吨钼——分别位居国内有色行业储量排名的第五、第三位。

  

  尝试各种融资方式

  如果说资源是必备的“粮草”,那么资本则是获取资源的“通行证”。

  

  “在资源战略中,资金是基础,是‘血液’。没有资本运作,这个企业(中国黄金)走不到今天”,对于资金的重要性,孙兆学从不讳言。

  

  “我刚来时,集团公司的账上当时只有3亿,勉强够买一个小矿”。

  因此,孙兆学上任伊始的首要任务就是“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