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January

2012

2011年中国矿业大事盘点

发布时间:2012-1-5 17:00:411107次

据中国矿业报报道:

  编者按:2011年,“十二五”开局之年,经济形势最为复杂的一年。

  这一年,中国矿业有喜有忧。

  喜的是,中央决策层对矿产资源领域的密切关注和大力支持,我国油气开发进入“海洋时代”,资源税改革进一步深入;忧的是,渤海湾蓬莱油田溢油事故善后处理难反映出我国海洋石油管理体制还需进一步完善,煤炭、稀土等重要矿产资源无序开发甚至违法非法开采反映出我国还需加大整治力度。

  在此,本报对一年来矿业行业内发生的大事进行了梳理,以飨读者。

  

  2011年,欧美债务危机阴霾不散、国内通货膨胀率高居不下,在复杂的经济大环境下,中国矿业也可谓颠簸起伏。

  不过,受益于国内经济的稳定增长,中国矿业尽管受到一些外部冲击,但总体上还是平稳度过了,并未陷入大起大落的境地。

  

  ★ 中海油建成“海上大庆油田”

  1月4日,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正式对外宣布,其所属海域油气年产量突破5000万吨,相当于建成一个“海上大庆油田”。

  中海油“海上大庆油田”的建成表明,中国海域已成为陆上油气开发最重要、最现实的接替区,标志着我国油气开发步入“海洋时代”。

  

  点评:我国能源结构的一大特点就是“富煤、缺油、少气”。

  50多年前,以铁人王进喜为代表的大庆人曾发出“宁可少活20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的豪迈誓言。

  通过一代人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大庆油田终于在1976年原油产量突破了5000万吨并实现连续稳产27年,创出世界石油史的奇迹。

  因此,在石油领域,大庆也就与5000万吨画上了等号。

  应该说,建成“海上大庆油田”的意义不仅在保障能源供给方面,它对于我们开发海洋、利用海洋,甚至对于捍卫海洋权益都有着更深远的意义。

  

  ★ 国务院部署整顿稀土行业

  2月1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整顿稀土行业相关政策。

  会议指出,稀土是不可再生的重要战略资源,在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航空航天、电子信息等领域的应用日益广泛。

  经过多年发展,我国稀土开采、冶炼分离和应用技术研发取得较大进步,产业规模不断扩大。

  但稀土行业发展中仍存在非法开采屡禁不止、冶炼分离产能扩张过快、生态环境破坏和资源浪费严重、高端应用研发滞后、出口秩序较为混乱等问题,严重影响行业健康发展。

  

  点评:稀土生产破坏环境,无序竞争大量出口一直被各界诟病,甚至有人抛出“汉奸”一词对主张无序出口的人士作出愤怒的回应。

  作为不可再生的重要战略资源,稀土长期被贱卖,因此,加大行业整顿,促其价值回归,实属必要之举。

  4月1日,稀土矿资源税税额标准上调;5月19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稀土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

  随着一系列整顿措施的出台,稀土价格大幅上涨,对国内下游产业的冲击也不可小觑。

  如何统筹兼顾,在保证稀土行业可持续发展的同时,又保证下游相关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健康发展,同样是一大重要课题。

  

  ★ 山东能源集团挂牌成立

  由山东省内新汶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枣庄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淄博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肥城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临沂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龙口矿业集团有限公司6家煤炭企业重组而成的山东能源集团有限公司,3月21日正式在济南挂牌。

  山东能源集团是一家省属国有独资公司,注册资本100亿元,员工20多万人,资产总额超1200亿元。

  该集团以8300多万吨的煤炭产量,稳居国内大型煤炭企业前5位。

  

  点评:组建大型集团,是现代企业发展的一大趋势,但同样也引起社会对大集团垄断性经营的疑虑。

  山东能源集团的组建,是否会成为矛盾不断升级的煤电企业之间抗衡武器,谁也不敢定论。

  据透露,未来5年,山东能源集团将力争实现主要经济指标翻一番,进入世界500强,把山东能源集团建设成为国际化、现代化的大型能源企业。

  据了解,目前,山东尚未有一家企业进入世界500强,这也可能是组建山东能源集团的一大理由。

  

  ★ 国家发改委提高煤化工准入门槛

  4月12日,国家发改委公布了《关于规范煤化工产业有序发展的通知》,对几乎所有煤化工领域内的细分行业都进行了严格的限制。

  国家发改委称,在新的核准目录出台之前,年产50万吨及以下煤经甲醇制烯烃项目、年产100万吨及以下煤制甲醇项目、年产100万吨及以下煤制二甲醚项目、年产100万吨及以下煤制油项目、年产20亿立方米及以下煤制天然气项目、年产20万吨及以下煤制乙二醇项目都将被禁止。

  

  点评:国家发改委之所以明令叫停不符合要求的煤化工项目,是因为国内煤化工项目投资过热,导致出现了严重的产能过剩现象。

  据了解,一些地区片面强调煤炭转化比例,部分项目重复引进未经验证的技术,致使建成后不能正常生产,巨额资金投入不能发挥效益;有的项目盲目上马,产品缺乏竞争力,市场开发滞后。

  有人认为,这一做法将使得煤化工产业遭受损失。

  但部分业内人士表示,一些在建项目停下来的可能性很小,若前期地方政府拥有审批能力,这一部分项目可能会按照前期项目处理,继续施工,再进行后续处理,无论是增加产能还是补齐手续都会找到合适的方式解决。

  

  ★ 煤炭行业兼并重组提速

  内蒙古煤炭工业局5月29日正式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煤炭行业管理和煤矿安全生产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各盟市切实抓好煤炭行业管理和煤矿安全生产工作,保护环境,保障民生。

  30日,河南省政府召开了全省煤炭企业兼并重组暨打非治违紧急会议,对加快推进煤炭企业兼并重组工作、严厉打击煤矿非法违法生产进行了具体安排部署。

  

  点评:继山西、河南相继宣布开始煤炭整合后,席卷全国的整合大浪来袭。

  整合会对煤炭产能造成短期影响,但从前几次整合可以判断,整合对市场仅造成局部影响。

  大规模推进煤矿兼并重组工作,可促使煤炭工业集中度提高。

  

  ★ 渤海湾蓬莱油田溢油

  6月4日,蓬莱19-3油田B平台发现海底溢油点。

  6月17日,C平台在钻井作业中发生小型井涌事故,平台及附近海域出现大量溢油。

  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康菲中国)任蓬莱19-3油田作业方。

  7月5日,国家海洋局召开新闻发布会,至此备受关注的渤海湾蓬莱19-3油田溢油事故真相在发生一个月后才为公众所知。

  11月11日,国家海洋局发布新闻稿称:“经调查,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在蓬莱19-3油田生产作业过程中违反总体开发方案,制度和管理上存在缺失,明显出现事故征兆后,没有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由此导致一起造成重大海洋溢油污染的责任事故。”

  点评:11月上旬,国力不及中国的巴西也发生了海上溢油事故。

  据报道,规模可能与渤海溢油相仿,甚至更小一些。

  事发不到半个月,11月21日,巴西环境协会就对作业方雪佛龙开出约合2750万美元的罚单。

  23日,巴西国家石油管理局决定暂停雪佛龙在该国的石油开采权,直到其澄清漏油原因,并拒绝了雪佛龙此前提出的对弗拉德地区油田“盐下层石油”进行开采的请求。

  不仅如此,巴西官方还对外宣称,这仅是惩罚的开始。

  如今,美国康菲公司在中国渤海的漏油事故如何埋单,成为国内外关注的焦点。

  此次渤海湾溢油事故的责任已经明确,索赔的道路却仍然异常艰难。

  

  ★ 页岩气探矿权首次公开招投标

  7月18日,国土资源部页岩气探矿权招标正式开标,中国石油化工股份公司和河南省煤层气开发利用有限公司分别获得4个招标区块中的1块,成为最终赢家。

  中石化中标的渝黔南川页岩气区块面积为2197.9平方千米。

  该公司承诺勘查总投入5.9亿元,为法律法规规定的最低勘查投入的8倍,计划3年内实施参数井和预探井11口。

  河南煤层气公司中标的渝黔湘秀山页岩气区块面积为2038.87平方千米。

  该公司承诺勘查总投入2.48亿元,为法律法规规定的最低勘查投入的4倍,计划在3年勘查期内实施参数井和预探井10口。

  

  点评:近年来自北美兴起的“页岩气热”,引发了我国有关部门对这种勘探开发难度大、投资风险高的非常规天然气资源的浓厚兴趣。

  尽管页岩气探矿权首轮招标过程顺利,但仍然有两个区块因参与竞标的6家企业中没有一家达到国土资源部规定的指标要求而流标。

  此前,油气矿权归口国土资源部,实施一级管理,准入门槛较高。

  这次招投标开了油气领域先河,为进一步探索油气矿业权管理体制改革打下基础,意义重大,如果取得突破性进展,将有效缓解我国的能源供应状况。

<上一页1 2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