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FEB

2011

中色赞比亚罢工风波:如何处理海外劳资矛盾

发布时间:2011-12-19 16:11:59770次

据环球企业家报道:

  外界很容易把中国有色矿业集团有限公司在非洲赞比亚投资的谦比希铜矿视作最新一个中国企业国际化的受挫案例:这个中国企业在境外投资运营的最大规模有色金属矿产项目在10月份刚刚经历一场长达两周的大罢工,中方亦表现强硬:若这些提出不合理加薪要求的2000多名当地工人不能在规定时间复工,则全部解雇。

  

  在上汽集团整合韩国双龙汽车失利、中铁建沙特轻轨项目巨亏、中铁公司旗下的中国海外工程公司又折戟波兰后,中国有色会在赞比亚步其后尘吗?这场罢工风波很有可能导致该项目就此停产,数亿美元投资难以收回。

  

  10月20日上午,就在负责运营谦比希铜矿的中色非洲矿业有限公司(简称中色非矿)宣布解雇决定后第二天,其董事长陶星虎走进了赞比亚总统迈克尔·萨塔(Michael Sata)的办公室。

  “你就是开掉我2000名员工的老总?”萨塔直截了当的第一句话让陶压力倍增—陶向《环球企业家》回忆。

  

  这位赞比亚的新总统是在9月20日以43%的得票率击败了前任总统班达(Rupiah Banda)后赢得大选的。

  74岁的萨塔此前曾发表过很多极富煽动性的反华、反印度、反黎巴嫩投资者的言论。

  竞选时他甚至曾声称一旦当选总统便将驱逐中国投资者。

  

  截至目前,中国有色对赞比亚投资累计20亿美元,如果萨塔就职后果真实施反华等措施,中国有色多年对赞的投资将毁于一旦。

  

  戏剧性的一幕是,在萨塔给了陶星虎一个下马威后,其第二句话则是:“是我们没有做好,不怪你们。”令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萨塔马上把出现罢工风波的责任全部揽到了政府身上。

  

  接下来,10月29日,赞比亚中国工商界午餐会在总统府举行。

  萨塔表示,中赞两国是“全天候的伙伴关系”。

  赞比亚将在未来5年内,继续加强与中国投资者的友好合作。

  该国官方媒体《每日邮报》(Zambia Daily Mail)说,分析家认为这是总统递出的橄榄枝,与中国企业的关系翻开了新的一页。

  此前,萨塔在总统府再度与陶星虎进行了愉快的会面,并亲笔致信中国有色集团总经理罗涛表达了加强合作、共同发展的意?愿。

  

  虚惊一场?目前,谦比希铜矿的工人已复工,政府部门着手调查罢工原因。

  但是,中国企业应该从中吸取到某些教训。

  正如《环球企业家》和罗兰贝格咨询公司在今年发布的“最具全球竞争力中国公司”评选研究报告中所提到的,以往非洲国家对中国企业一致欢迎的态度已经开始发生改变,某些质疑声音认为中国企业在当地?的业务开展是对非洲资源的某种掠夺。

  而中国企业往往仍只重视当地投资环境、政策因素等,对当地民众的态度重视程度很低,未来需要提升。

  

  罢工潮

  谦比希铜矿是迄今为止中国在境外投资建成的第一座,也是规模最大的有色金属工矿企业。

  中国有色副总经理、中色非矿董事长、同时兼任赞比亚中华总商会会长的陶星虎告诉《环球企业家》:“我们是把别人不要的一座死矿变成了一座活矿。”

  1998年,中国有色通过国际招标以2000万美元的竞购成本和1.6亿美元的复产建设投入,收购已停产的谦比希铜矿,2003年7月28日该矿建成投产。

  中国有色一度被当地人视为救星。

  然而,麻烦也从那一天开始。

  

  知情人秦天(化名)向《环球企业家》透露,此后,在铜价扶摇直上的背景下,工人与管理层在工资及其他问题上的紧张关系加剧。

  谦比希铜矿的工会每年都会要求资方给工人涨工资。

  事实上,每年中国有色都会与工会举行友好的劳资谈判,并根据企业的生产经营情况逐年为赞比亚员工增加工资。

  

  在赞比亚取得大规模采矿权的公司,有印度投资的Konkola Copper Mines(KCM)、比利时投资的Mopani Copper Mines、澳大利亚投资的LUMWANA、南非投资的CHIBULUMA和中资的中色非矿。

  据陶介绍,中色非矿的员工工资在赞外资企业中属于中游水平且福利很好,但当地工人在进行横向对比后却对中国投资方给的薪水还是不满。

  

  10月5日早晨上班时间,部分工人开始聚集。

  他们高喊着一次性涨工资200万克瓦查(约合400美元)的口号,并不断强迫其他矿工加?入。

  

  陶星虎当时就在现场。

  由于事态严重,他立即召开了领导班子会议,启动了应急方案。

  一方面通知当地警察局和组织矿警对公司所属财产进行必要的保护,另一方面找到工会代表进行协?商。

  

  陶说:“涨工资的谈判每年都由公司的两个工会牵头组织进行。”最早中色非矿接手谦比希后,原有的国家矿业工会就是公司唯一的一个工会分会组织。

  2005年,赞比亚产业联合工会(NUMAW)正式进入采矿业。

  当年11月2日,公司和赞比亚产业联合工会签署了成立中色非矿分会的认可协议。

  此后,一个公司两个工会的局面就出现了。

  

  按照正常程序,工会谈判于每年的11月开始,一般要经历3至5个月时间,于次年的年初结束。

  当双方谈判的结果达成一致意见时,便签订集体协议,即工会谈判的成果。

  集体协议一旦签订,协议所约定的条款马上生效。

  如果工会谈判破裂,须由双方选定的调解人出面调解,若调解失败,则可诉讼至法院,由法院做出判决是否允许罢工。

  

  事实上,中色非矿给赞比亚工人的待遇也不能算低。

  中色非矿普通员工收入为960美元/月,包含39%的房补和其他补贴。

  

  此外,中色非矿的每一个员工及其4个家属可以享受免费的医疗,这在非洲国家是非常好的福利。

  1996年,中国有色收购谦比希铜矿之时,就先收购了当地一家医院,首要目的即为员工提供良好的医疗保障。

  现在除了铜矿员工,当地人也将这家医院视为就医首选。

  

  吊诡的是,工会也不知道谁组织了此次罢工。

  尽管如此,陶要求工会必须和管理层同时做工人工作,按照程序办事。

  由工会代表工人与管理层进行集体谈判,但工人不予理睬。

  随后,谦比希铜矿全部停产。

  

  今年较早时候,很多在赞的外资企业都受到了罢工潮的冲击。

  如中水电、江西国际、赞比西波特兰水泥公司(Zambezi Portland Cement)、印度在赞的公司等。

  

  导火索来自今年的赞比亚大选。

  前任总统班达执政期间,支持外商投资在赞比亚的发展。

  而作为赞比亚反对党领袖的萨塔一直比较反华,他的支持者多为对现状不满且迁怒于外资的底层民众。

  随着萨塔赢得大选,民众对外资的不满情绪越发高涨。

  

  转折

  令事态急转直下的是赞一位高级官员的讲话。

  经过中色非矿和工会近一周时间的劝说和谈判,有一部分工人已经返回工作岗位。

  10月10日,赞劳工部一位副部长找到中色非矿说,必须给工人涨400美元工资,外加其他补贴共1000美元,而且不许上诉,否则驱逐出境。

  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他立即找来媒体刊登了他的讲话,甚至不给中色非矿商议的时间。

  

  “他的讲话内容完全没有法律根据。”陶星虎说。

  10月12日,中色非矿紧急在媒体上发表声明,强调立场和原则。

  两种完全相反的表态,让工人们把怒火都发泄到中色非矿身上,紧张气氛再度蔓延。

  

  事态已经接近失控的临界点。

  陶积极通过有关方面,努力寻找与萨塔见面的机会。

  

  期间,中色非矿已就工资问题做出了让步,一部分工人也回来上班了。

  不过仍有少数工人阻止其他工人上班。

  10月19日,中色非矿决定,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要求,如罢工员工48小时内不重返岗位,则予以开除。

  

  陶星虎说:“这次罢工是在工会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实施的,是非法的。我们的做法是完全按照赞的相关法律法规严格执行的,没有损害员工利益。”当天下午,陶接到通知,萨塔安排第二天上午与其会面。

  

  在会面中表达对中国有色的支持后,萨塔又责成赞矿业部部长尽快到现场妥善协调此事。

  

  笼罩在谦比希上空的阴霾就此一扫而空。

<上一页1 2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