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November

2011

广西陆川非法开采钛铁矿猖獗 整治困难

发布时间:2011-11-22 11:28:58722次

据新华网报道:

导读:广西陆川县清湖镇多年来非法乱占耕地、林地开采钛铁矿猖獗,导致当地2万多亩林地被挖、1万多亩基本农田被毁、一些学生溺水身亡。帖子附有多张图片,画面触目惊心。

  近日,有网友在国内某网站发帖称:广西陆川县清湖镇多年来非法乱占耕地、林地开采钛铁矿猖獗,导致当地2万多亩林地被挖、1万多亩基本农田被毁、一些学生溺水身亡。帖子附有多张图片,画面触目惊心。

  就帖子中反映的一系列问题,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近日前往陆川县进行调查发现,虽然当地已组织力量进行了打击取缔,但群众反映的非法采矿遗留问题依然突出,进一步整治难度较大。

  【核心网事】网曝广西陆川非法开采钛铁矿导致民生忧患

  网民“清湖受损人”最近在网上陆续爆料称:“陆川县人多地少,理应极力保护水田,可在陆川县清湖镇却发生大规模非法乱占耕地林地采矿,1万多亩基本农田被毁、2万多亩林地被挖。”“矿老板仗着钱多、打手多,未经国土资源、环保等有关部门审批,强占农民的水田,非法开采钛铁矿。”“采矿污染水源,泥浆堵塞河道,人造‘堰塞湖’,存在防洪隐患,危及群众生产、生活、严重影响群众生计。”

  “清湖受损人”还透露:“非法采矿点在农田挖湖蓄水,或拦坝蓄浆,采完矿后不回填,致使原来的良田变成不计其数的、深达数米到数十米、宽达十几亩甚至几十亩的陷阱——采矿湖。6年来,采矿湖致使不少学生溺水身亡。”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从网友晒出的照片上看到,部分露天采矿点附近水土流失严重,排放的大量尾矿泥浆流入农民水田,部分已结穗的水稻被泥浆冲倒;水渠被挖断,一些缺水的农田杂草一片;遗留废弃的部分采矿湖没有回填、湖水深不可测。

  对此,一些网友认为当地农民租地开矿存在短视行为,一些网友则认为政府在彻底治理非法采矿遗留问题上缺乏有力措施。网友“四野青黄”说:“当年山清水秀的陆川,惨不忍睹。”网友“上善若水润苍生”说:“只顾眼前的蝇头小利,破坏了代代赖以生活生存的田园生态,是多少的得不偿失!另外要坚决追究非法采矿破坏环境那些人的责任!”

  【记者调查】部分采矿点泥沙俱下,毁坏农田河道,一些采矿湖不设防安全隐患大

  陆川县位于广西、广东交界地带,其清湖镇12个行政村中9个有较丰富的钛铁矿资源。“中国网事”记者近日在陆川县清湖镇采访时看到,分散在各村屯的大量采矿点以简单的水洗选矿方式,淘洗出价值不菲的钛铁矿砂,而部分矿点的确存在水土流失情况,导致河道淤塞、稻田被毁。

  村民反映,清湖镇塘榄村深受非法采矿危害。在塘榄村大塘窝一带,民卢经善指着一大片黄泥说,当地原来是正常耕作的大约60亩水田,现在已经被上游偷排的泥浆全部掩埋,加上水渠被采矿破坏,根本无法耕种。记者看到表层黄泥浆至少1米多厚,很多地方人踩上去马上会陷入其中,附近还有采矿废弃的抽水管。

  早年一些采矿点偷排洗矿泥浆,雨水冲刷使得大量泥浆溢入下游农田,使不少农田严重减产甚至绝收。“中国网事”记者在平安村平田队塘榄小河沿岸看到多片被黄泥浆掩埋的水稻。村民说,原来五六米宽塘榄小河河道淤塞严重,现在已经变成小水沟。清湖河沿岸到处是黄泥淤积,河边大片水田无法耕种已长满杂草,部分河段河水甚至已经改道。

  在平安村平田队,记者看到一处正在施工的矿点已挖出一个高差约三四十米、面积几十亩的巨大采矿湖,周围没有任何防护标志,大坑边缘处裂缝触目惊心。村民涂桂聪说,这里原是可耕种的水田旱地,“挖成这样危险的大坑,想恢复是不可能了。”

  2010年夏天塘榄河上游几家矿山的洗矿黄泥浆直接排入下游,塘榄村村民卢业基投资几十万、租用几十亩地种植的养牛饲料草被泥浆掩埋损失殆尽,而他与矿方的赔偿纠纷至今未能得到妥善解决。

  据当地村民反映,由于采矿湖周围基本不设防,几乎每年都有小孩掉入采矿湖溺水身亡。记者采访了解到,2008年农历4月,塘榄村大塘排队村民卢齐明的两个小侄子上学途中在一处采矿湖双双溺水身亡;村民卢业伟的侄子几年前也在采矿湖溺水身亡。

  【回应与反馈】当地政府称打击非法采矿“困难不小”

  陆川县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上世纪80年代以来,清湖镇不法分子私自采矿逐年增多,他们往往以较低的租金直接与村民达成一致到处开挖采矿,至2005年初,清湖镇非法开采矿点在最高峰时一度达到95个。陆川县随后进行了大规模整治,特别是2007年-2008年国土、环保、安监、公安等多部门联合进行集中治理,对被毁坏耕地及河道进行了部分复垦和修复。2006年12月至今,公安部门已立案7起,刑拘7人、逮捕3人。现在村民反映比较集中的都是前些年非法开发遗留的问题。

  针对村民的反映,陆川国土局副局长黎源称,经过集中整治,到2008年底清湖镇无证开采已基本被取缔。但今年以来由于钛铁矿价格上涨,当地非法采矿又死灰复燃,政府已经在八九月份组织力量查处了3个非法采矿点。

  针对群众反映上万亩农田被毁一事,丘纪生称目前清湖镇被采矿毁坏的耕地总计784亩耕地,已复垦748亩且经有关部门验收全部符合复垦条件,余下36亩正在复垦中。”他还介绍,今年陆川县已投入数千万元资金启动清湖河治理工程,重点是清淤和修筑河堤。针对群众反映的“溺死学生”的情况,陆川县安监、公安部门均称没有接到这方面的情况报告,丘纪生也表示“不清楚”,但他认为出事地点“一部分可能是鱼塘”。

  清湖镇国土所所长赖德昌对记者表示,他所在的治矿队每天都到各采矿点巡查,清湖镇目前的采矿点均有合法手续,没有偷采、越界开采等行为,但记者随后却在永遨矿业有限公司一个矿点采访发现,矿方能够出示的4份许可证复印件中,采矿许可证和排放污染物许可证等2个证件早已过期;一张由陆川县国土局在今年10月31日出具的检查记录卡明确指出永遨矿业“存在越界开采行为。”

  陆川县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下一步整治困难不小:

  一是取证困难。由于非法开采流动性大,取证不易。陆川县公安局副局长邱树华说:“非法开采人员有一定反侦察能力,一有情况便闻风而逃,执法人员到达现场后往往发现人去场空,设施也被撤走,取证困难,立案查处难度大。”

  二是受利益驱使,非法采矿各种势力相互勾结,盘根错节,近年来执法人员在执法时遭侮辱、殴打、围攻的案例不少。当地公安机关统计,2007年来因采矿及选矿死亡7人,2008年来发生斗殴案件3起。

  三是前些年非法采矿占用和偷排毁坏的部分耕地复垦存在一定难度。不少非法采矿者早已人去楼空,按照“谁破坏、谁复垦”的原则难以确定责任人,虽然到2009年底公安机关已立案8起,抓获6人,但仍有部分人员在逃。最终复垦工作只好由政府负担,但总体进度偏慢。

  陆川县副县长莫家耀向记者表示:陆川县彻底整治非法采矿的决心坚定不移,并要在此基础上继续做好被毁耕地复垦和矿区综合整治工作。他透露,陆川县已着手研究矿产资源的科学综合利用,争取把各个矿点进一步整合开发,同时也在积极引进干选工艺,以减少对资源环境的破坏。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