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October

2011

重金属污染袭击中国

发布时间:2011/10/27 9:47:02957次

据时代周报报道:

最近,国家环保部组织的“全国土壤污染调查”,其结果让万洪富忧心不已。他曾是广东省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所的所长,一生都在研究土壤污染及防治问题。

  对于广东省的调查结果,甚至改变了这个专家对于本省土壤污染的一贯预估:“我一直认为,珠三角的土壤污染只是呈现点状或线状污染,找不到成片污染的土地,但最终的数据表明,成片污染的土地是存在的。”

  万洪富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珠江三角洲地区是全国土壤污染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其中珠江三角洲超标率最高;珠江三角洲土壤重金属超标率达40%左右,但是以轻度污染为主,只有一成左右超标严重,主要超标元素为镉、汞、铜、铅等;采矿区、重污染企业、畜禽养殖场、固废集中处理处置场地、大型交通干线两侧以及工业园区及其周边地区土壤重金属污染严重;电子废物拆解场地周边土壤存在重金属和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复合污染。

  “矿山开采及冶炼过程中"三废"处置措施工艺落后或未经处置的废水直接排放造成周边甚至下游地区水环境和土壤的污染。如韶关大宝山、乐昌铅锌矿等周边土壤采样点位污染物超标率达100%,主要污染物为铅、镉、铜、汞等。同时,也造成下游珠江三角洲西、北江流域(中山、珠海、佛山)镉等重金属超标严重。”

  滥施化肥农药也导致农业面源污染严重。化肥、农药有效利用率仅40%左右,其余大部分进入水体和土壤,造成土壤重金属和农药污染。畜禽养殖饲料中添加的铜、锌等元素绝大部分随废弃物进入周边水体和农田中,成为土壤中铜、锌污染重要来源之一。

  农产品中超标的重金属元素主要为镉、砷、汞、铅,近30%的蔬菜和水果重金属含量超过农产品质量限值。研究还发现珠江三角洲地区农业土壤呈现“面”污染与复合污染特征;西、北江流域土壤重金属污染比东江流域要重。

  广东省重金属污染土壤的地理特征是,西北江流域比东江流域更为严重。对此,广东省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所的研究员陈能场解释,主要是矿山、工厂这些点排放的高浓度污染,顺着河涌、西北江污染沿河流两岸的土地和农田,再污染珠三角及近海流域,导致底泥和贝类生物的污染。

  “西江主要是由于流经广西云南贵州而来,这些省份积累的重金属也会污染珠三角。”这些污染导致了珠三角面积高达6000平方公里的高镉区。

  据地质勘查部门初步调查后显示,广东省耕地土壤质量有恶化趋势。在珠江河口周边约1万平方米范围内,土壤高氟异常区5263平方千米,高镉异常区逾6000平方千米。

  而环保部的数据表明,中国受污染的耕地约有1.5亿亩,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辽中南和西南、中南等地区土壤污染面积较大,固体废物堆存占地和毁田约200万亩。

  蔬菜富集重金属

  更让万洪富担心的是,调查的另一结果,“蔬菜基地土壤污染严重,严重影响农产品安全”。

  “由于土壤被重金属污染,植物也不可避免地富集重金属。蔬菜中含有的重金属主要为镉、砷、汞、铅、铬,而广东省的蔬菜重金属污染,据有些学者的调查研究,重金属超标率甚至大于50%。因为每一种蔬菜富集不同重金属元素的含量不同,我们认为,有30%—50%的蔬菜重金属超标。”

  他还解释了“每种蔬菜富集不同元素的情况不同”,是指“有些蔬菜可能镉超标、有些蔬菜可能铅超标、有些可能几种重金属元素都超标”。

  而且,蔬菜不仅重金属超标,农药残留也非常严重。众所周知的海南毒豇豆,就是因为豇豆上残留大量有机磷农药,“有机磷是剧毒农药,现在国家严令禁止使用,甚至连生产都不允许。国家规定此种农药的检出率必须为零,但广东有一半以上的蔬菜能检测出来,像剧毒的甲胺磷,也有近一半的蔬菜能检测出来”。

  陈能场说,他不会一天只吃同一种蔬菜,吃的米也从香港买,是为了“减少中招的可能性”。

  根据《2010年度东莞市农业环境质量报告》称,东莞蔬菜地普查点土壤重金属污染以中、轻度污染为主。该次普查采集土壤样品62个,13个采样点重金属含量超标,超标率为20.97%。土壤重金属污染主要为汞、镉、镍、锌和铜污染,污染程度以中、轻度污染为主。

  中山大学生态学和环境科学教授杨中艺认为,土地污染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因为目睹严峻的形势,2002年,他就开始研究解决蔬菜重金属污染的难题。

  他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像采矿业的重金属污染严重,比如韶关大宝山的铅锌矿污染北江流域;农民用生活污水灌溉农田也会积累重金属;因为以前汽车大量使用含铅汽油,排放的废气污染马路两旁的菜地;还有电子废物的拆洗、污泥农用等,都会导致土壤被重金属大量污染。

  9月份,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对广州市所售的蔬菜,进行重金属污染抽样调查,结果发现目前市售蔬菜存在不同程度污染,叶菜类的情况相对严重。

  从污染的普遍性来看,呈现叶菜类>根菜类>果菜类。从污染程度来看,也呈叶菜类>根菜类>

  果菜类的规律。其中,根茎类蔬菜大多为警戒级或轻度污染水平,瓜果类则大多为安全或警戒级水平,叶菜的污染情况相对严重。

  “蔬菜把土壤中的重金属从根部吸收后转移到叶子的比例比较高,这也是叶类蔬菜富集重金属比根茎类蔬菜和瓜果类蔬菜更多的原因。像萝卜这种根茎类蔬菜,由于体量比较大,稀释了富集的重金属,所以相对叶菜的含量比例就比较小。”

  他说,如果蔬菜被农药污染,可以通过清洗或用开水过一遍解决。但是重金属的污染,则是看不见,也去不掉的。

  “重金属不降解,通过化学或物理的手段很难解决,有很强的隐蔽性和积累性,在人体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产生的后果往往是不可逆的。所以,被学界称之为"生物定时炸弹"。”

  上世纪60年代,发生在日本的痛痛病,就是典型的重金属“镉”污染造成。当时三井矿业公司将大量含有镉的废水排放到河流,以致污染了农田和庄稼。周围生活的农民,得了一种周身疼痛的疾病,后来经过调查研究证明,就是镉中毒。

  万洪富说,因为重金属在人体不断积累,十年之后社会群体才发病,日本终于弄清病因。现在“痛痛病”被认定为日本第一号公害病。

  公开资料表明,镉中毒是因为镉的物理、化学性质使它取代钙离子与体内的负离子结合,导致骨骼中因镉的含量增加而脱钙,造成严重的骨骼疏松。它首先使肾脏受损,继而引起骨软化症,以致有些病人,甚至咳嗽一声,就可能多处骨折。

  杨中艺说,现在国内有很多地区,人们有周身疼痛的病状,往往被诊断为缺钙或骨质疏松,或许,研究流行病学的学者,应该从当地是否遭到污染的情况来调查研究一番,看是不是也存在镉中毒的情况。

  重金属污染解决方案

  杨中艺也承认自己在食用蔬菜时,知道某些蔬菜富集重金属比较多,就不去吃它。但他不能向记者透露具体是哪一种蔬菜。“我们讲话要负责,有时候一说,消费者都不去选择,会马上导致一个行业遭受巨大的打击。”

  他认为也没有必要过多恐慌,“事实上,对于一个生活在广州这种大城市的人,你可自行选择的消费机会有很多。菜场上外地的、本地的、各种各样的蔬菜都有,只要你均衡采食、不同种类和地区的蔬菜,因为每种蔬菜富集的重金属不同,那么同一种重金属在人体内积累的量会比较小,你的风险就会相对小。但如果你偏食,只爱吃某一种蔬菜;或者你生活在一个小地区,只能食用单一来源的蔬菜,你的风险就非常大。”

  杨中艺研究蔬菜中重金属的污染如何解决,已经十年。这一课题,他培养了20多个博士,在国外也发表了20多篇论文。“土壤的重金属污染,说到底还是历史问题。更重要的是,政府要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案。”

  他介绍自己正在研究的方法,在种植的时候,明确重金属高积累品种,排除,重金属低积累品种,选择。然后通过七八代的杂交培育,逐渐培育出重金属低积累品种。“这些培育出的品种,比一般蔬菜富集重金属的能力要低1/2或2/3。”

  这些研究主要是为了排除蔬菜中的镉和铅,且生产成本不会比其他要高多少。他还介绍,日本因为土壤中镉的背景值就偏高,也面临大米镉含量高的问题,也正是在运用此类方法培育优良的品种。

  中山位于珠三角中部偏南的西北江下游出海处,它不可避免地受到污染。中山坦洲镇蔬菜基地生产销售的蔬菜主要销往本省和港澳地区,但其土壤镉污染严重超标率。万洪富也正计划在此蔬菜基地进行土壤污染的修复试验工作。核心示范面积累计达30亩,示范工程规模达到5000亩以上;主要是通过农业综合技术、植物修复技术和低积累品种筛选技术的研究,使示范区土壤中有效态重金属(以镉为例)含量降低40%以上,蔬菜重金属(以镉为例)含量下降40%以上,以此向珠江三角洲其他地区推广。

  另外,据专家透露,2012年将启动全国粮食蔬菜基地加密调查,将在全国范围内摸清各地的污染情况,粮食和蔬菜是否污染,污染物、污染程度都会用充分的数据表示,“这就很准了,地区自己作调查,常常会有水分,有的不取样数据就出来了,而国家统一安排做,数据就真实可靠。”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