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March

2010

市值超2万亿 有色巨头逐鹿赤峰

发布时间:2010/3/30 15:46:331109次

据上海有色金属网报道:

  SMM网讯:“我们目前年产铜10万吨,未来3年要达到20万吨。”3月24日,赤峰云铜公司总经理韩智如此规划未来。

  作为云南铜业资源扩张的重要棋子之一,赤峰云铜刚刚获得云南铜业3亿元增资,使其从单纯电解铜生产向冶炼领域迈进有了新的资本筹码。

  而在此前不久的2009年底,云南铜业对金峰铜业进行了重组,云南铜业在赤峰的“铜帝国”已经初具雏形。

  但对号称“有色金属之乡”的赤峰而言,云南铜业的战略部署仅仅是其有色金属激烈竞逐的冰山一角。据专家初步估测,赤峰市有色金属、贵金属的远景储量为:铜300万吨、铅1500万吨、锌2000万吨、钨30万吨、锡250万吨、钼300万吨、金300吨、银20万吨。按现行市场价格计算,价值在2万亿元以上。

  目前,赤峰市正在致力打造国家有色金属生产加工基地,并计划到2015年实现有色金属销售收入2000亿元的目标。

  据悉,在政策利好和资源富集的双重因素刺激下,包括中国有色集团、中钢集团、江西铜业、西部矿业等有色巨头,正在把投资重点倾向赤峰。

  赤峰市经委提供本报的数据显示,仅今年一季度,赤峰市敲定的投资超过千万元的有色金属项目已经达57个,其中年内投资额过亿元的项目就有11个。

  尽管如此,赤峰有色金属的投资还在热火朝天。“我们正在想尽一切办法吸引合适的投资。”赤峰市对外开放办公室副主任刘济朋说。

  2万亿矿产开发号角

  “以前赤峰的煤矿很多,最近几年明显加大了对有色矿种的开发力度。”赤峰市经委冶金机械科科长王克林介绍。

  据了解,近年来赤峰市每年投入的勘探资金都超过10亿元,现已发现矿产资源70余种、矿产地1200多处,其中大中型矿床25个。

  “不过到目前为止,赤峰还有60%的面积属于勘探空白区。”王克林说,赤峰有色金属成矿富集带应该在地下800—1000米左右,而现在500米以下的深部找矿工作还没有展开。

  赤峰市市长王中和最近一次表态也给赤峰有色金属投资加了“火”:“到‘十二五’期末,全市的有色金属日采选能力、年冶炼能力和深加工能力分别达到20 万吨、150万吨和80万吨以上。”而目前赤峰有色金属的日采选能力、年冶炼能力和深加工能力仅为8.3万吨、62万吨和13.2万吨。

  除了丰富的矿资源,刘济朋称,赤峰距离锦州港等一些港口较近,运输成本低,是很多冶金企业建设北方基地、开拓北方市场的一个良好的备选地。“中国企业 500强里有34家有色金属企业,现在有12家都到赤峰进行了投资。”刘说。

  巨头们的有色“战场”

  “现在赤峰正在用各种途径吸引投资。”在开放办已工作近两年的刘济朋介绍,此前,赤峰市的开放办是挂靠在市经委下的,工作人员也都是兼职挂名。 2009年4月,开放办独立出来,工作人员也都变成了专职人员。

  由于地处不发达地区,赤峰的招商经验不足。“我们还被派到长三角学习,其中苏州的经验确实给我们很大启发。”

  据了解,赤峰主要采取两种方式招商,一种是积极推介项目,吸引投资主动来赤峰洽谈,“08年底,我们把往年在北京开的乡友会改成了推介会,发动乡友利用自己的资源带一些投资方来了解情况,扩大我们的影响。”另一种方式则是主动招商,“国内一些大的有色企业,由书记市长亲自带队上门去谈。”

  为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赤峰对于能够吸引投资的个人也给予相当的奖励。“我联系中铁建收购了赤峰林西通和矿业公司,政府就对我进行了不小的奖励。”据刘济朋介绍,通和矿业原属于一位民营企业主,2007年紫金矿业曾想入驻,但当时有色行业正值高位,卖方出价4亿后紫金矿业觉得价格太高此事就搁浅下来。

  进入2008年后,有色行情稍有冷却,原企业主也由于个人原因想退出,刘济朋就通过朋友将中铁建十九局下属一家矿业公司的管理层联系到通和矿业考察。中铁建最终2.05亿元拿下通和矿业。

  还了解到,赤峰境内黄冈矿区有一个国内单体矿藏量最大的铁锡伴生矿,赤峰曾想把国内最大的锡冶炼企业云南锡业吸引到赤峰投资,但这个矿山已由包钢、西部矿业等6家股东共同持有,云锡想通过原股东方过去的投资再加上一定的回报率来确定价格,而股东是想按照现在的市场价确定价格,“这是几千万和几个亿的差别,所以最后没有谈成”。

  据介绍,云南锡业在经历第一轮失败后并未放弃,新一轮谈判已经开始,“专家组都已经来过了”。

  相比云南锡业,云南铜业可谓赤峰的“早来者”。据了解,云铜首先和赤峰原有的冶炼企业金峰铜业进行了合作,随后,两者共同成立了赤峰云铜。随着云南铜业重组金峰和增资赤峰云铜,云南铜业深耕赤峰的图谋已经显现。

  赤峰市经委提供的资料显示,由于投资火热,赤峰在2010年内投资过千万的有色金属项目已达57个,其中11个是续建项目,而像金剑铜业二期技改项目年内投资也将超过亿元。黄冈矿业球团厂、锡烟尘综合回收项目和赤峰中色10万吨的锌冶炼项目总投资都将超过10亿。

  “加上流动资金的需求,总投资可能达到15亿。”据赤峰中色总经理王凤朝介绍,目前该公司年产10万吨锌在国内大概排在第10位,扩建后的规模将升至第5位。

  据了解,赤峰中色还有一部分原料来自海外。“我测算过,和运到云铜昆明的冶炼厂相比,运到赤峰的成本至少要少2000元/铜。”韩智说。

  产能过剩之忧

  众多大投资的有色项目纷纷上马,与此同时,国内对有色行业冶炼能力过剩的担忧也在蔓延。“上这么多冶炼项目,上下游的问题怎么解决?如果解决不好将是巨大的浪费。”一位有色行业分析师表达了疑惑。

  不过,目前国内有色行业过剩的焦点主要集中在铝产品,而对铜、铅、锌等是否过剩还有不少争议。“什么叫过剩?产出铜用不了这才叫过剩,你看现在上海的铜库存并不多。所以并不是供大于求,而是原料不足。”韩智说,“而原料不足这事也不能简单讲。”

  据了解,有色行业的确存在一些情况是原料来源没完全落实的情况下就建冶炼厂,但实际产能情况却可能并不像统计数字显示的那样庞大。“96年以后要求新上的项目达到10万吨,不上10万吨,就不让干了。但实际上很多号称10万吨的项目,有一些还不到5万吨。”韩表示,国内的冶炼产能有被放大之嫌。

  同时,在业内担忧冶炼能力过大的同时,有色行业下游的需求却一直颇旺。自去年初有色金属价格一路走高以来,目前的很多金属的价格已回至危机前,且并未有下滑之势。

  “锌主要用于防腐,我们目前在销售方面的感觉还是不错的。”王凤朝表示。韩智则认为,“铜主要用于电力建设,而中国的电力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冶炼能力的过剩问题我们也有考虑。”刘济朋表示,目前,赤峰也在积极推动有色产业链向深加工下游延伸。“去年亚鼎10万吨无氧铜杆项目顺利开工建设;今年上半年,铜陵有色和安徽新亚特集团的10万吨电线电缆项目也将开工。”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