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August

2011

桐柏40多人蒙面争夺矿产 砸毁荒山承包人百万设备

发布时间:2011/8/12 10:29:23501次

据大河网报道:

核心提示: 南阳市桐柏县回龙乡黄连岗村化石沟山区,蕴藏有莹石、铁矿等矿产资源。桐柏县城关镇个体户杜志胜从别人手中转包了此处荒山,准备办理相关采矿手续后开采萤石。

  南阳市桐柏县回龙乡黄连岗村化石沟山区,蕴藏有莹石、铁矿等矿产资源。桐柏县城关镇个体户杜志胜从别人手中转包了此处荒山,准备办理相关采矿手续后开采萤石。然而,该县一伙不明身份人员,采取蒙面手段,以打人砸物的方式,三次袭击杜志胜雇佣的工人,用于修路、建房的百万元设备被砸毁。知情人告诉记者,这都是为争夺矿产资源“在战”,此情况桐柏县不仅回龙乡存在,当地的朱庄、黄岗等乡镇也存在。

  从他人手中转包荒山目的为开矿

  54岁的杜志胜向记者投诉说,他是桐柏县城关镇一个体户,桐柏县回龙乡黄连岗村化石沟,面积近100 亩,蕴藏有莹石和铁矿两种资源。近年来,他看到当地不少人因为开矿发了财,便寻思涉足其间。今年4月7日,经人牵线,他与朋友舒广胜、胡伟等人拿到了化石沟荒山的转包协议,此后一方面前往县里有关部门办理采矿手续,一方面加紧修路、建房并购买采矿设备。

  孙敦铭是毛集镇人,2005年7月,他通过与当地村组协商,拿到了化石沟荒山的承包权,承包年限为30年。为了在自己承包的荒山上开发铁矿,2007年7月,孙敦铭参与了县里组织的矿山矿开采权竞拍,但当地一伙人为了控制竞拍结果,就在孙敦铭举牌报价的时候被数十人在竞拍现场打伤,致使竞拍现场流产。孙敦铭说,后来,打伤自己的那帮人被判了刑,部分人出狱后再次来到山上强行开采莹石矿,因村村通道路被严重损坏,乡里和村民曾前往阻拦,但这伙人强行砸开了路障,甚至组织人把乡政府的大门也给堵了。

  眼看自己的安全和利益都得不到保障,孙敦铭这才把荒山承包权转让给了杜志胜等人。

  三个月三次被打砸损失百万余元

  杜志胜等人的预备采矿过程,始终伴随着暴力和威吓。

  今年4月11日晚,杜志胜等人用于修路的钩机被人砸坏,损失2万余元。因事情发生在夜间,且打砸人又是蒙面上山,尽管林志胜到派出所反映了情况,但事情无果而终。

  5月18日凌晨3点左右,大约40多名蒙面人员再次上山,他们手持砍刀、红缨枪、猎枪等凶器,砸坏了一辆吊车和面包车。就在被警醒的工人上前阻拦时,这伙人大打出手,6名工人当场倒地,其中一人的门牙被打掉,一人的腿部肌腱被砍断。

  承包人之一的舒广胜介绍,等他们得到消息带领当地派出所干警赶到山上时,这伙人早已散去,现场一片狼藉,工人们的衣服被撂在附近的山坡上,手机和钱物被洗劫一空。这次事件光是给受伤工人看病就花了10几万元。

  打砸事件并没有因此停止,并且由夜晚发展到白天,由蒙面演变为公开。

  7月14日下午3时左右,近百人带着一辆铲车再次来到山上,半个小时内,将5间活动板房推倒,同时将钩机、干选机等10多件矿山设备全部砸毁,造成直接损失100多万元,等3点半左右警方闻讯赶到时,打砸人员已逃离现场。

  令承包方感到欣慰的是,桐柏警方扣留了一辆没来及逃跑的铲车,同时邻县的泌阳警方设卡堵截,当晚扣押了6辆途经逃跑的越野车和9名参与人员。

  受害者怀疑是有预谋有保护山的组织犯罪

  令杜志胜等人不解的是,第三次发生的打砸事件,中间伴随着“偶然”因素。

  7月14日早上5时,南阳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和桐柏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的民警赶到化石沟,称接到举报,说山上藏有枪支,然后对居住区的5间房子进行了彻底搜查,最后尽管没有发现枪支,却发现了几把刀具。结果,管制刀具和山上的4个强光电把被拿走,5名工人被行政拘留三天。

  杜志胜说,就在警方带着工人离开的当天,下午打砸事件就发生了。他们怀疑有人事前串通好了,先缴了他们的械,待失去抵抗能力后再进行打砸。

  据杜志胜等人介绍,三次打砸事件均为同一团伙所为,他们已向警方提供了详情,同时要求桐柏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一位负责人回避办案。然而就在警方调查期间,承包方还接到了对方的威吓电话“说我们有的是钱大不了花个100多万陪你们玩玩,上面已经买通了你们告也是白告,人已经安排好了再告就收拾你们,用钱也把你们砸死了”。

  相关链接:河南桐柏县鑫鑫公司非法采矿为何如此猖獗

  新华网河南频道8月10日电(记者梁鹏)在淮河发源地河南省桐柏县,一家名为鑫鑫矿业公司的企业,在没有采矿证的情况下大规模非法偷采铁矿,对当地的生态环境、村民的生产生活带来严重影响,而且将前来执法的基层干部打到昏迷住院。就在记者在当地调查采访时,这家企业还在夜间偷偷放炮盗采,而国土部门负责人竟然一再说“没问题”。

  ——猖獗盗采铁矿 执法人员被殴

  今年5月30日,桐柏县固县镇5名行政执法人员到在其辖区非法开采的鑫鑫公司一处矿井下发停电通知书时,遭到公司10多人围殴,导致两人轻伤,其中一人头部受伤昏迷2个星期,在当地反响极为恶劣。

  遭到殴打的镇企业办行政执法人员李道金告诉记者,今年3月份,我们发现这个公司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就在杨楼村双河组打了一个斜井,于是我们要求对方提供采矿证、安全生产许可证、税务登记证、工商执照等相关手续,但直到今天都没见到。到了4月中旬,我们去给他们下发停产通知,去的时候就发现他们正在生产,通知书被他们当场撕毁了。

  5月30日,镇政府的4名执法人员和一名供电所电工赴该矿下发停电通知书,要求工人升井并进行停电,正当执法人员拿出相机拍摄其违法生产现场时,10多人冲上来用刀具、石块、铁棒围攻殴打这几名执法人员。

  “围攻持续了10多分钟,其中同事李发春跑到半路又被他们抓回去接着打,已经打昏迷了还不放过,头上被砍了2条深口子。”李道金说,“我们这次去的时候,看见上次他们生产挖出的废渣全部摊平,地上多了几千吨矿石了,而且还建设了选矿厂。”

  记者近日在现场看到,鑫鑫公司这个矿井已经被停工停电,地上堆积的矿石据估算达3000多吨,价值超过百万元。镇政府工作人员在带记者去现场的路上,记者看到这家企业已经在山上修建了选矿厂,被停产的这个矿井旁边仍然住有工人,周边的林地、耕地都被破坏。

  事发之后,当地公安部门介入调查,并对4名参与打人、事后逃跑的犯罪嫌疑人发布网上追逃;而随后的调查更令人震惊,如此猖狂公开抗法的企业,竟然是个证照全无的企业。

  ——非法开采猖狂为哪般?

  就在记者采访时,这家企业仍然在深夜盗采,而且涉及其他乡镇,基层执法人员愤愤不平却无可奈何。一些村民告诉记者:连干部都被打了,我们还敢说啥?

  桐柏县固县、毛集、黄岗等乡镇408/2021314.shtml" target="_blank">铁矿石储量较多,仅固县镇就有100万吨。当地基层干部群众向记者反映,这家企业在这几个乡镇都偷偷建有矿井,非法开采。记者近期在黄岗乡董存村芝老庄组采访时发现,深夜1时左右,这个矿井井下传出密集的放炮声,当记者准备走近一探究竟时,几只强光手电一致打向记者所在的位置。

  毛集镇副镇长曾照生说:从2009年开始,鑫鑫公司就在毛集非法开采了。他们在潘庄村、毛楼村等地方都在盗采,每天能出千把吨矿石,我们都曾去出面制止过,还扣押了3000多吨矿石。

  镇执法队员毛远说,这个企业非法开采把一些村庄的村道、山坡都挖坏了,村民意见很大。我们曾经驻矿去制止他们非法开采,就这样他们晚上还偷偷生产,而且还威胁我们执法队员。

  记者采访了解到,有的村民还因为反映鑫鑫公司开矿毁林、毁地的问题,也遭到过毒打。村民们反映,他们曾经多次向村、乡甚至县国土部门反映过,但都是不了了之,现在连乡镇干部去都被打了,而且还在开矿,现在谁还敢反映问题?

  一些乡镇干部反映说,乡镇一级在发现违法开矿时只有制止权,但没有处罚权和裁决权,发现问题后只能采取临时措施,但直到今天,对这个如此猖獗的非法开采企业,仍然没有见到上级的行政处罚、经济处罚,他们也是无可奈何。

  ——国土部门称“没问题” 谁在充当非法开采保护伞

  一家无证企业,在桐柏县多处猖狂盗采国家矿产资源,毁坏林地,而且变本加厉到公开抗法,但记者在采访桐柏县国土局的主管副局长时,这位副局长竟然说:“直到今天我们还在巡查,没有发现问题。”

  桐柏县国土局副局长叶长生向记者介绍说,鑫鑫公司是个探矿企业,现在探矿证已经到期了,这个期间应该停止一切活动。据我们了解和巡查,此期间公司没有生产。

  今年5月31日,固县镇向县委、县政府和县治理乱采矿领导小组递交了《固县镇人民政府关于强烈要求依法追究鑫鑫公司在我镇非法采矿暴力抗拒护法故意残害执法人员等违法犯罪刑事责任的请求》。当记者问及这件事情国土部门是否了解时,这位局长却告诉记者:“如果从私下说,我知道一些情况;如果从正规渠道,我可以说一概不知。”他说,私下我知道打架的事情,但这归公安机关管。其他情况没有人向国土部门报告。

  这位局长说,今年3月份国土部门巡查时,发现鑫鑫公司的一处矿井擅自扩大井口,被处以10万元的罚款,至今这家公司也没有缴纳罚款。此后,就没有发现这家公司有任何问题。当记者问国土部门都去了哪些地方巡查,这位局长先是说在“公司基地、办公场所”巡查,随后又说是“沿路巡查”,到最后又说“所有的矿区都走到了”。

  记者采访时,在鑫鑫公司的矿井口依然能看到堆积如山被查封的矿石,而这位局长却说:“直到今天我们还在巡查,没有发现问题。”当记者继续追问时,这位局长转身离去。

  记者通过县委宣传部提出采访县委县政府的负责同志,以及鑫鑫公司及公司所在地黄岗乡政府相关人员,结果更有意思:县委宣传部的同志先是回复说这家公司和镇政府相关人员已经约好,到了约定的采访时间,却不见人影。宣传部的同志说公司的负责人联系不上、镇政府相关同志手机打不通了;县里的主要领导都在忙。

  一面是国土部门令人啼笑皆非的回答,采访对象莫名其妙地玩失踪;另一面是镇企业办执法人员的无奈和被围殴,这让人不禁要问一句,究竟谁在充当非法企业的保护伞?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