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July

2011

非法钛矿蚕食广东吴川沿海防护林 村民打执法队

发布时间:2011-7-26 15:35:27466次

据南方农村报报道:

核心提示: 一位村民7月21日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沙滩所在地块曾生长着茂盛的沿海防护林,近年偷采钛矿者将林木砍伐,导致荒漠化加剧。

  一遇大风天气,沙尘便满天飞这样的景象不仅出现在北方,也是广东吴川市部分临海村庄周边环境的写照。在该市覃巴镇大塘村,距离村庄20米处便是一片大沙滩。一位村民7月21日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沙滩所在地块曾生长着茂盛的沿海防护林,近年偷采钛矿者将林木砍伐,导致荒漠化加剧。

  吴川市沿海防护林曾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与自然生物观测点”,1970年代后多次接待国外机构和人员考察,如今却鲜有人前来参观。

  钛矿资源已采九成

  7月21日上午9时,吴川市吴阳镇姚村。距离海边两三百米的一个路口旁,几台机器矗立在沙地里,发出阵阵轰鸣。10米外的管道口正喷出红褐色污水。旁边沙堆里的一块石碑上,“推行封山育林,建设生态农业”几个醒目大字,在阳光照射下显得格外刺眼。

  一位村民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这是一个去年出现的钛矿开采点,此处之前是一片林地,“听说老板是外地人,开采获得了村干部同意。”

  在另一个钛矿开采点,裸露的黄沙如同嵌入林地的一块伤疤,管道排出的红褐色污水格外醒目。矿点不远处,矗立着一块“吴川市沿海基干防护林标准化示范区”的石碑。

  在姚村附近的一片林地旁,几个水泥柱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姚村私人地皮”几个红字。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当地村民以此提醒采矿者,这里属私人林地,不能随意砍伐。

  吴川市国土资源局陈副局长7月21日表示,2003年以后,国土部门没有发放过一张钛矿开采证。“高峰时,吴川非法钛矿点多达16个,54公里海岸线90%的钛矿资源已被开采,有的地方甚至被采过两三遍。”现在到底有多少盗采点,恐怕无人说得清。吴川市矿产开发中心黄主任表示,国土部门曾打算将钛矿资源整合发证,进行有序开采,但目前沿海地带已基本丧失钛矿开发价值。

  偷采数量难以确定

  不少村民认为,相关职能部门的不作为纵容了偷采行为。

  吴川市国土资源局陈副局长则表示,偷采钛矿者设备简陋、“流窜作案”,且一般会征得当地村干部同意,村干部从中收取一定费用,如果没有村民举报和配合,查处难度很大。吴川市矿产开发中心一龚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前几年他带队执法时,曾被当地村民打伤。

  “查处时很难能抓到矿主,村干部往往也否认与偷采者存在合作关系。”陈副局长说,发现偷采行为之后,他们会马上勒令其停止作业,有时会派出执法队砸烂设备,但设备很快就会被偷采者修复。

  不过,也有村民认为,偷采设备大多很笨重,还需从附近拉线取电,因此机动性并不强,国土部门查处并非难事。

  吴川市矿产开发中心黄主任表示,国土部门曾跟供电局交涉过数次,要求其停止对非法采矿点供电,但“非法矿点被查处一段时间后,又会重新接上电”;同时,非法开采量需用专业设备才能测定,要花费10到20万元,国土部门难以承担这笔费用,而由于无法确定偷采数量,案件难移送司法机关进一步处理,许多偷采者未能得到应有惩罚。

  黄主任表示,受偷采钛矿影响最大的是主要由木麻黄构成的沿海防护林。他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国土部门曾向林业部门发函,建议其对偷采钛矿者不予发放采伐证,但对方认为,治理非法采矿是国土局的职责,与林业部门无关。

  7月21日,吴川市林业局一副局长表示,他们并没有收到来自国土局要求配合治理非法采矿的函,“沿海防护林木树龄超过10年,因病虫害或台风破坏无法发挥防护作用的,相关单位和个人就可申请采伐证。”他表示,目前非法砍伐沿海防护林的行为很少发生,“偷采钛矿虽需砍伐大量木麻黄,但也有利于林木更新,从而更好地保护沿海防护林。”

  非法矿点人去机空

  7月22日上午9点,吴川市国土资源局陈副局长率领50余人组成的执法队,对吴阳镇海岸的非法钛矿点进行拉网式排查并现场执法。

  在一处采矿点,几名正在安装设备的工人看到执法人员到来,迅速逃离现场。执法人员用铁锹等工具砸烂设备,并将一些电缆和钢架结构拖走。

  还未到第二个偷采点,执法人员便远远听到了马达的轰鸣声。执法队到达现场时,机器才“哑火”。几位工人并不惊慌,他们站在一旁看执法队员猛砸机器。该偷采点工人多来自湖南。他们告诉记者,老板是本地人,1980年代就开始在沿海采矿。

  在姚村,记者采访时作业的偷采点已“人去机空”,只留下一片60亩左右的大沙丘。姚村其它偷采点的人员也在一天之内全部撤走,只剩一些机器零件、电力设施和半壁工棚。

  陈副局长表示,吴川市将马上成立治理矿产违法开采领导小组,由一位副市长挂帅;国土局准备联合林业局向供电局发函,要求其对违法开采点停止供电。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