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April

2011

广西有色产业:做别人想不到做不到的市场

发布时间:2011/4/27 10:42:351005次

据中国有色网报道:

  近日,20多位中国工程院院士来到广西壮族自治区,接受自治区主席院士顾问的聘请。

  在邕其间,自治区政府在南宁召开了有色金属产业发展座谈会,邀请其中的左铁镛、孙传尧、王淀佐、黄崇祺、徐德龙5位院士,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有色金属产业的发展把脉问诊,倾听他们的真知灼见。

  短短两个多小时的座谈里,5位院士畅所欲言,结合各自的研究领域,寻找与广西有色金属产业相关的切入点,毫无保留地提出他们的见解和意见,给在场的相关部门和企业代表带来了不少思考和启示。

  

  近水楼台如何多得“月”

  广西是有色金属资源大省,有色金属是广西的特色和优势产业。然而,近水楼台未必先得月。

  广西的有色金属企业大多只能卖资源或初级产品,许多深加工、精加工的产品广西人想不到,也不会做。大量高附加值的产品被区外的企业所掌控,广西人只能受益于低端的、廉价的下游产品。

  

  怎样改变这种“得月”少的状况,作为北京工业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兼任广西有色金属及特色材料加工省部共建国家实验室培育基地学术委员会主任,也是广西大学有色金属及材料加工新技术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任,左铁镛一语中的:广西必须改变那种单纯卖廉价原料的现状,破常规,创新规划产业的发展方向,对深加工产品进行细致研究。

  例如铝型材料,全国市场现有产量是2000万吨,广西在其中的市场份额仅有40万吨。一吨氧化铝售价不到3000元,一吨铝合金窗价值2万元,而一吨高端的航空铝材高达十几万元。

  因此,广西没有必要再挤破脑袋去大力发展普通的铝材加工,既然争不过别人,就做别人做不到的东西,向特色加工方向发展。左铁镛肯定了自治区政府提出的要对氧化铝、电解铝生产进行合理布局的规划,并表示愿尽自己的努力,帮助广西企业做一些别人替代不了的产品。

  

  黄崇祺院士是上海电缆研究所的专家,对铝的前景建议三句不离本行:“电线电缆对于工业,好比人的血管、神经,必不可少。

  随着国内铜资源的减少,目前铝已成为该行业最感兴趣的原料,以铝易铜已成为电线业发展的方向。” 黄崇祺院士说,未来10年,电力行业对铝铜材料的需求仍然很大,这给广西的铝加工企业带来巨大商机。

  广西的铝材料非常好但是广西的电缆企业没有名气,产品做不大,品牌打不响。广西人可以在这方面下工夫,把电线这项产业研究做起来,甚至把电线企业做到铝厂的附近,这样还可以节约能源,降低能耗。

  

  孙传尧院士认为,广西一些有色金属开采企业,例如中铝广西分公司、柳州华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产品和技术在行业中赫赫有名。怎样才能把企业做得更好更强?他认为,企业应充分利用区内区外的科研、人才优势,深挖潜力,优化现有的流程工艺,提升自己的科技实力。同时,大胆地走出去,输出自己的先进技术,扩大品牌,做大市场。

  他说,外省的紫金矿业、西部矿业,专门到边远的地区开矿,做别人想不到、不敢碰的市场,广西也可以利用自己在选矿技术上的优势,把企业开到其他资源丰富的省区,甚至到国外去。

  

  绿色之路如何走

  广西的有色金属资源丰富,但储量再大,资源也是有限的。一段时间以来,广西一些地方发现矿藏后,许多外地客商就蜂拥而至,进行大规模的开采,低价收购矿石。

  而地方政府考虑到能给当地解决就业和增加税收,就把资源拱手相让。左铁镛院士说,“老天爷给了广西很好的铝资源,如果不好好珍惜,很可能二三十年就开采完了。广西要把铝业的可持续发展提上日程,才能造福子孙后代。”

  有色金属是高耗能产业,节能降耗是国家的要求,也是行业未来生存发展之道。王淀佐院士认为,广西对有色金属的开采,必须注重环境保护和循环利用。

  除了注意回收采矿过程中剩下的有用物质,还应注意减少固体、液体等废弃物的排放,避免尾矿里的重金属污染给环境带来的破坏。徐德龙院士是无机非金属材料专家,对有色金属研究虽是外行,但他的见解却让行内人耳目一新。他认为,理论上任何元素、矿物都是有用的东西。

  铝矿开采剩下的赤泥,除了含铟等重要稀有元素,还富含三氧化二铁、硅、镁等,将这些元素分离出来,或再分别与他元素复合,就是很好的新型材料,其中包括建材产品。

  因此,有色金属行业是最适合发展循环经济的行业。

  

  徐德龙认为,有色金属加工中节能的潜力非常大,特别是加工中“冷了热、热了冷”的流程,有很多可以改进的空间,可以大大节省能源。此外,借鉴其他行业的技术进步成果节能,有色金属节能之路还很宽。

  他举例说,在建材行业里,立磨这种新型的粉磨工艺替代球磨后,粉碎环节可以节电30%-40%,这一技术成果如果引进到矿石粉碎中,说不定也能给企业带来很好的节能效果。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