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March

2011

赣州稀土:上市方式都没定 哪能说借壳?

发布时间:2011-3-30 9:57:171236次

据京华时报报道:

  “赣州稀土借壳”已成为当下资本市场极具号召力的炒作理由。

  进入3月份,前后共有十余家上市公司被传将卖壳给赣州稀土,股价亦多因此一飞冲天。

  昨天,赣州稀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首次对外回应“借壳”传闻,目前公司上市方式都没确定,更谈不上借壳。

  业内分析师提醒投资者,投资者对于此类传闻炒作需控制风险。

  

  传闻

  多家上市公司“被借壳”

  现在已无从追溯有关“赣州稀土借壳上市”的传闻是何时传起了,但可以肯定的是从默默无闻到誉满江湖,赣州稀土这个尚未上市的公司,现在让投资者“如雷贯耳”,是建立在多家上市公司沦为“壳资源”的基础之上。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赣州稀土全称为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由赣州市八个稀土资源县的所有稀土矿山采矿权和赣州市政府出资,于2004年12月29日组建,注册资本9600万元。

  众所周知,赣州素有“稀土王国”之美誉,国土资源部在今年的1号文件中,将江西赣州划定为我国首批稀土矿国家规划矿区。

  因此,负责对赣州市内的稀土矿产资源实行统一开采、管理、经营的赣州稀土就具备了成为资本竞技场的先天优势。

  

  据不完全统计,自3月份以来,包括赣能股份、四环生物、昌九生化、西南药业、成城股份、太极实业、桐君阁、*ST沪科、中钢天源、泰山石油、旭飞投资、新都酒店、新钢股份等在内的十余家上市公司先后被传与赣州稀土有染,或将成为后者借壳上市的壳资源。

  

  有趣的是,记者昨天在某股吧搜索标题包含“赣州稀土”的帖子,竟有800余篇的贴文与此相关,其中包含了股民对于赣州稀土上市事宜的各种猜测和疑问,更不乏信誓旦旦者以“内幕”之名散播各种看起来真实度十分高的借壳传闻。

  

  澄清

  多家公司发公告撇清干系

  昨天,成城股份和*ST沪科同期发布澄清公告。

  成城股份表示,经董事会调查核实,及与公司控股股东清华控股沟通并确认:公司不存在与赣州稀土或其他第三方洽谈重组的情况。

  并表示,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情况正常,公司及控股股东承诺在未来3个月内不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收购、发行股份等相关事项;*ST沪科表示,经书面询证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均表示,未与赣州稀土就公司借壳事宜进行筹划、商谈、意向、协议等。

  

  加上之前的四环生物、昌九生化、西南药业、赣能股份等,目前已经有6家上市公司以公告形式撇清了自己与赣州稀土的关系。

  

  昌九生化董秘张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公司目前确实未与其它第三方就重组、定向增发等事项进行过商讨。

  未来若有类似事项,公司会及时履行披露义务。

  张浩提醒投资者一定要注意凭消息投资的风险性。

  

  “赣州稀土在哪儿?我都没听说过这个公司啊!怎么会被借壳呢?”太极实业董秘陆君在得知“被借壳”时十分惊讶,他表示,太极实业已经度过了最为艰难的时候,目前业绩正逐步好转,作为江西省第一家上市公司,目前来看公司不存在“被借壳”的可能性。

  

  市场

  “被借壳”公司股价多遭炒作

  以西藏发展因涉足稀土而连番涨停为代表,当下的资本市场是物以“稀”为贵的典型时代,尤其是存在注入赣州稀土优质资源的预期,“被借壳”上市公司的股价上涨趋势可想而知。

  

  以较早陷入传闻的成城股份为例,从3月初股价开始攀升至3月25日冲上9.60元/股的高价,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股价累计上涨超过80%,期间7次登上上交所的龙虎榜,据数据显示,炒作资金多是来自江浙一带的游资。

  

  不过,在成城股份昨天发布澄清公告后,股价呈现明显的回调行情,早盘低开之后一路走低,午盘几次触及跌停,尾盘收跌9.59%,报8.30元/股。

  

  此类澄清之后股价即大跌的案例还曾在西南药业身上应验,不过其股价在大跌后又再出现反弹。

  而赣能股份股价则几乎未受澄清公告影响,在其上周末发澄清公告后,本周仍出现连续放量大涨,根据近两天龙虎榜单,游资在“一日游”的时候,已有两机构在尝到甜头后及时出局。

  

  对于这种谣言背后的力量及相应股票的市场表现,一位关注此事件的分析师表示,“被借壳”的上市公司存在一定的共性:多位于江西省内或周边、股价低、股本小、业绩相对较差,存在明显的炒作痕迹。

  在当下市场热点缺乏的背景下,极有可能是主力资金以最热门的稀土概念为切入点,通过提前埋伏和散布消息进行股价炒作。

  

  该分析师认为,有关公司在澄清之后股价仍难撼动,除非借壳消息准确性提高且被市场洞察,否则多为主力资金借机拉高出货。

  鉴于消息炒股的风险性极高,在此过程中,建议散户投资者及时控制风险,以免成为最后的接盘人。

  

  赣州稀土回应

  上市方式都没定,哪能说借谁的壳?

  在这场击鼓传花式的“被借壳”闹剧中,包括“男主角”、上市地点、上市时间等在内的一切要素都在不停地变换,唯一不变的只有“女主角”赣州稀土。

  那么,赣州稀土是否真的要上市?上市是否要借壳?借壳是否已选定对象呢?

  “不明白网上那么多传闻是哪里来的,搞得我们自己也不清楚了”,昨天,记者经过多次拨打电话后,终于联系到了赣州稀土综合部的一位工作人员。

  他对记者表示,鉴于公司并非上市公司,并无义务对市场传闻做出解释,亦未有公告需要发布。

  当记者问及上市事宜时,该工作人员表示公司确有上市计划,但时间表尚不能透露,亦未敲定是通过独立IPO上市还是借壳上市,一切以今后发布的公告为准,“上市方式都没定,哪能说借谁的壳?”

  相关报道:赣州稀土到底要嫁几个郎

  抢盐的闹剧平息未几,由“赣州稀土借壳”引发的稀土热便席卷A股市场,两事件相同之处在于“都是传言惹的祸”,不同之处则在于盐化概念股仅上演沧浪一日游,而“被借壳”股却展开“你方唱罢我登台”的接力赛。

  

  从3月初开始,包括昌九生化、西南药业、赣能股份等在内的多家上市公司先后被传出将卖壳予赣州稀土。

  在稀土大热的背景下,一旦装入这个来自“稀土王国”的superstar,上市公司的漫漫资本路无疑将切换至高速上涨的频道。

  正是在这一预期的簇拥下,但凡哪个上市公司被卷入传言漩涡,无论其准确性几何,必将成为资本哄抢的头号阵地,股价扶摇直上也是水到渠成。

  尽管先后有涉猎其中的上市公司发文澄清借壳之说,但这并未能阻挡传言的转移与扩散。

  据统计,先后至少已有16家上市公司“被借壳”。

  

  简单统计后便不难发现,始作俑者在选择“被借壳”上市公司时并非漫无目的,而是专门选择质地较差或原本就存在卖壳预期的上市公司。

  以同属太极集团下的西南药业和桐君阁为例,市场上一直流传着集团为消除同业竞争,欲在整合后出售一家壳资源的消息,但由于谁走谁留尚不确定,谣言制造者干脆将两公司悉数收纳,先后以“被借壳”之名进行炒作;而昌九生化质地之差已是有目共睹,加之同为江西资源,近水楼台也就使得传言更加可信。

  

  传言一时兴起固然成为股价扶摇直上的催化剂,但市场经验无数次警告炒作者,传言破败之时亦是股价一泻千里之日,无数套牢、割肉者皆为此类。

  但此次却有所不同,相关公司的澄清并未能成为股价泄洪的把手。

  以赣能股份为例,其在上周六否认了三个月内的重组可能性,但其股价却丝毫未受折损,本周已收两根大阳线。

  

  “炒作”二字固然恼人,但窃认为,究其因果,一方面是“三个月”在作怪,擅长玩弄时间游戏的投资者并不排斥以“三个月之后呢?”作为继续炒作的由头;另一方面,“被借壳”标的不时变换,唯一不变的就是赣州稀土。

  传言止于智者,故事中最有资格扮演智者角色的无疑是赣州稀土。

  作为事件主角,赣州稀土一直以缄默回应市场越滚越大的雪球。

  直至昨天,赣州稀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才首度回应此次风波,但仍以“鉴于并非上市公司,无义务披露相关信息”为由将谣言挡至门外。

  尽管其所言并无明显瑕疵,但作为一家公开运营并屡屡“被上市”的公司,当其成为舆论箭靶并影响公众利益时,应有责任向公众阐明真相。

  俗称“一女不能嫁二夫”,赣州稀土的嫁衣到底由谁来披,只有它自己最清楚。

  

  就上面第一方面而言,要求监管层改变“三个月”的披露期限自然不可能,但如同证监会可紧急调查云南盐化“一日游”一样,运用监管之力压制借壳谣言的急剧散播不失为一条正道。

  根据昌九生化、西南药业、城城股份等先后披露的龙虎榜单,参与炒作的资金多来自江浙一带,且有不少营业部资金呈现“今日事,明日毕”的短线炒作路径。

  相关资金若是笃定借壳本身,其获取收益的方式想必不是短线操作;而其“一日游”背后看准的就是借机谣言四起斩获渔翁之利。

<上一页1 2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