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MAR

2011

矿产资源税改革引发澳大利亚各方博弈

发布时间:2011-3-29 9:09:59612次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

  伴随澳大利亚工党政府上周末进一步明确酝酿中的“矿产资源使用税”(MRRT)方案内容,澳联邦政府和相关矿业大州的矛盾进一步激化。从当前已公布的改革方针看,工党政府企图通过节制州政府的征税权,实现矿业税收制度改革,从而使联邦财政更多从矿业暴利中受益。

  

  连日来,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州政府以及矿产企业围绕这一改革方案展开激烈争论:必和必拓等矿业巨头支持推行“矿产资源使用税”,拥有较大权力的州政府坚决捍卫地方税权,而一些中小矿企则抵制此项税改方案。

  

  分析人士预计,围绕矿业税改革议题的博弈可能延续至年底,成为影响澳大利亚政坛和矿业发展的重要推手。

  

  旨在补贴国家财政

  大宗商品价格飙涨引发的矿业繁荣,是澳大利亚近年来酝酿改革现行矿业税收制度的最大动因。矿业税改革的本质在于,以各方均能接受的方式,让获利丰厚的矿业更多地补贴国家财政。

  

  相对于前总理陆克文强推“资源暴利税”(RSPT)的做法,现总理朱莉亚·吉拉德努力减少与业界矛盾,企图通过限制地方矿产税费,扩大联邦在统筹税收方面的权力。按照各方达成的协议,新税收方案仅适用于年利润额在5000万澳元及以上的铁矿和煤矿企业。

  除税率较“资源暴利税”的40%低10个百分点外,新税收方案还规定,矿产企业向州政府缴纳的“开采使用费”将通过联邦退税等方式获得税收抵免,以避免联邦和地方双重征税。这些动议充分满足了矿业巨头的利益诉求。

  据澳大利亚国库部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较之“资源暴利税”,预计“矿产资源使用税”将使澳大利亚财政在10年间少收入600亿澳元。不过,新税收方案并未涵盖州政府今后可能上调“开采使用费”征收标准的情形。

  这使联邦政府陷入两难局面:如果联邦政府继续按照新标准为企业提供税收抵免,则联邦财政将进一步受损;如果联邦不按新标准为企业提供税收抵免,矿业界将拒绝这一税收方案。

  

  权衡利弊数月后,工党政府上周正式宣布,按照修订后的“矿产资源使用税”方案,联邦政府将为一切现行及今后的开采使用费提供税收抵免。工党政府还宣布,今后将着手限制州政府提高开采使用费的行为。

  

  这意味着,联邦政府既不会让矿业巨头利益受损,也不会为州政府无限制提高税率买单。至此,改革锋芒直指州政府的税权。

  

  酝酿制约机制

  按照澳大利亚联邦法令,地方各州须向联邦缴纳一定数额商品服务税(GST),而后再由联邦支付委员会在各州间统筹划拨,用于支持地方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目前这一税种的总规模大约为500亿澳元。当前,工党政府试图将这一税收变成遏制州政府税权的筹码。

  澳大利亚资源和能源部长弗格森和国库部长斯旺等人日前明确表示,如果西澳大利亚州和昆士兰州等矿业大州擅自提高上调“开采使用费”征收标准,联邦政府将截留其基础设施建设经费。

  

  其实,对于这一制约机制,这两个州早有警惕。早在今年1月,作为纳税大户的西澳大利亚州和昆士兰州就曾提出,把地方基础设施基金这一项目独立于商品服务税系统,从而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获得独立资金使用权。这一提议显然不能为联邦政府接受。

  

  为缓解紧张关系,工党政府正竭力安抚矿业大州。斯旺近日多次表示,政府将把新矿业税产生的财政收入投资于为小企业减税、改善医疗条件等方面。其中,相当一部分财政经费将投向西澳和昆士兰等矿业大州。

  

  遭遇巨大阻力

  联邦政府的“矿产资源使用税”改革思路一公布,立即引起西澳州州长巴奈特和昆士兰州州长布莱的反对。他们表示,不能接受联邦政府干涉州政府的征税权利。反对党阵营的巴奈特25日表示,一旦“矿产资源使用税”实行,西澳州将贡献其中的65%,而这些财政收入大多将流向其他州,从而损害西澳州的利益。

  他表示,工党政府威胁截留基础设施经费的做法不会吓倒西澳州。州政府正考虑在今年预算中把现行铁矿的“开采使用费”费率由5.625%上调至7%。

  他指出,如果联邦政府因此惩罚西澳州,则工党在下届选举中将失去当地选民的支持。此外,出身工党的昆士兰州州长布莱也表示,州政府将“保留设定适当的开采使用费”的权利。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工党政府试图约束州政府税权的方式也遭到其政治盟友绿党的抵制。绿党领导人布朗指出,这种威胁手段旨在剥夺宪法赋予的州政府征税的权利。不过,布朗表示,绿党仍将为修订后的矿业改革计划投下赞成票。

  

  按照吉拉德的计划,工党政府今年5月前将提交“矿产资源使用税”议案,促使议会下半年通过,并完成立法程序,以便到2012年7月正式实施。可以判断,今年下半年将成为“矿产资源使用税”命运的决战之年。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