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MAR

2011

下个西藏发展是谁 赣州稀土的借壳传说

发布时间:2011-3-28 9:01:241947次

据综合媒体报道:

  据生意社有色分社最新监测,截至3月8日,稀土氧化钕、氧化镝报价分别为40万元/吨、3100元/千克,同比涨幅高达167%和195%。在本周,碳酸稀土矿和中钇富铕矿价格也创出历史新高,分别上涨12.9%、7.5%,年初以来累计上涨45.4%和40%。“价格再这么涨下去的可能性不大。这次利好因素集中释放完毕后,很难想出未来还有什么因素来拉动稀土价格继续攀升。”上述从事稀土贸易的人士预计,短期稀土价格还会有一定上涨空间,但在今年底,稀土价格涨势将逐渐放缓。与企业界的看法不同,对稀土价格未来走势,多位分析人士表示稀土价格上涨或将成为未来两三年的一个长期趋势。

  

  成本倒逼促行业洗牌

  昨日,许南梅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稀土价格的居高不下,对下游部分中小企业的生产经营状况已经构成了威胁。在“资源为王”的时代,稀土价格上涨使上游企业大大受益,但对没有稀土矿的下游加工企业来说,价格上涨意味着无奈和忧虑。

  

  某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表示,现在稀土价格上涨带来的大部分利润,其实都被稀土矿业公司赚取了,按照目前的稀土矿产品价格和稀土产品价格,国内大部分稀土加工厂都处于赔本经营的状态之中。

  

  “我们企业还好,但中小企业在这波行情中很多是严重亏损。”赣州另一名稀土企业人士向记者透露,成本的翻番让企业在很多订单上吃了亏。很多客户都是在年前谈好今年的订单,按当时的成本锁定了价格,但稀土价格的上涨让企业的原材料成本增加了近乎一倍。

  

  他介绍,企业一般会有一定的原料库存,如果库存材料用完前价格仍维待在高位,订单就要开始亏本。一旦当时存的库存材料用完,那就是亏本真正的开始。

  

  记者了解到,由于稀土价格居高不下,企业的原材料成本一直处于增加中,而规模较小的企业最终经营受损。“由于中小加工企业发展乏力,在未来,包括上游和下游的企业都将进入整合期。”上述行业人士认为。

  

  “上游中小企业在短期暴利之后,由于不具备准入条件,或将被淘汰,与此相对的是,受稀土价格上涨影响,下游稀土冶炼分离的中小企业生存环境将愈加困难,未来行业洗牌也将加速。”黄玉称。(每日经济新闻)

  朱蒙委员:我国稀土行业要引领国际稀土市场

  全国政协委员,包头市政府副巡视员朱蒙,长期主持包头钢铁、稀土的产业化发展。3月11日,在北京会议中心6号会议楼,朱蒙委员向记者详细讲述了他情之所系的“稀土”提案。

  

  “首先要对我国的稀土储量有一个客观的认识,在这里我要澄清一个误传”,朱蒙委员对有些媒体的炒作非常不满,“有报道称我国稀土由于出口导致储量占世界百分比下降,这种说法十分不科学。” 按权威资料显示,我国稀土资源储量占到全球的34.2%。

  朱蒙委员称,我国稀土储量占比下降的缘故主要是由于国外,如美国、加拿大、俄罗斯等国家和东南亚、中亚地区的稀土资源评估、勘查工作不断取得进展。整合资源,让我国稀土不再“贱卖” 长期从事稀土研究的朱蒙委员对“稀土”到底有多值钱,有一个详细的记录。

  在上个世界90年代,我国稀土出口的价格为每公斤13美元左右,由于产业内部长期的混乱竞争,到2005年,稀土出口价格为每公斤9.98美元。这对于有着“现代工业味精”之称的稀土来说,可真算是买到了“萝卜价”。自2005年开始,国家改变了对稀土出口税收政策,从“退税”改为“增税”限制出口,到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前,稀土价格达到每公斤27.27美元。“虽然价格有所上涨,但我们还没有稀土贸易的定价权”,朱蒙委员忧心地说,“国外在向我国出口铁矿石上的一口价、每日价,在稀土上是无法想象的。尤其是,在稀土开采提炼过程中势必对资源进行消耗、对环境造成破坏,而这种代价未能在买方价格上体现出来。”

  朱蒙委员以包钢稀土为例介绍了国内稀土行业整合的进程。“包钢稀土整合”计划从2004年开始,到2008年已基本完成了矿粉从生产到销售的整合。效果是明显的,据媒体称,包头稀土在对外出口上已能够发出统一声音。

  朱委员说,包头从2007年开始举办“稀土大会”,搭建平台与世界主要稀土国对话,构建稀土产学研一体的产业体系包钢稀土研究院,努力延伸稀土产业,让稀土产品向高端发展。“这方面,政府比较重视,对策明确,使包钢稀土得到了持续发展。” 加强科研,让我国稀土不再“卖土” “我国以前出口的大多是矿粉,进口的则是稀土产品,这一进一出价值大部分流失走了。”朱蒙委员介绍说。

  

  我国迈入稀土产品制造大国的门槛,到底难在哪儿?朱委员说,主要还是科技,现在看来还有技术壁垒。“我们国家在稀土分离技术上达到了世界先进,但在稀土应用上,遭遇到了国外技术专利的狙击。” 目前有些稀土产品,我国完全掌握了自主研发的技术,但是实验室的东西无法进入生产序列。

  朱蒙委员称,我国的稀土产品必须达到国际上的工业标准,而拿到这样的认证需要通过国外厂家的测试平台验证,这其中涉及到众多专利技术,都掌握在国外厂家手中。朱蒙委员建议我国要建立起一个自己的稀土产品评估、应用机制,将工业化标准与稀土用户连接起来,将创新与应用连接起来,打破科研生产“两层皮”局面,共同探索从原料端到生产端的完整链条。

  

  朱蒙委员称,应对稀土新技术应用产品开发商,建立技术开发信用评定等级,对确实能替代外国高端产品的新技术开发企业给予政策和原料的支持,增加我国稀土高端应用产品的出口,提高稀土应用的价值链。

  

  谋求发展,让我国稀土引领市场,持续发展 众所周知,我国稀土供应着世界95%以上的消费。这样大的一个总量,如何形成我国稀土产业“质”的飞跃?朱蒙委员一言以蔽之,“引领市场,可持续发展。” 国内稀土产业的发展需要金融大力支持。

  朱委员详细解释说,世界矿产定价权不仅仅是矿产自身产销问题,很多矿产贸易背后都能看到金融资本支撑的“影子”。

  “就目前国内来说,金融界应支持我国大型骨干型企业产业重整,提高稀土产业集中度,进行科研技术的开发整合。对国外来说,我国稀土企业应该积极走出去,参与国际稀土资源的并购和开发,这同样需要金融大力支持。”

  朱蒙委员呼吁,有关部门应摸清我国现有的稀土资源矿藏总量,适时发布,以利于我国在国际市场和国际贸易谈判中取得主动地位。国际上许多国家都在做稀土战略储备工作,我国应该建立稀土国家战略储备库,制定对策在“国际稀土储备战”上掌握主动。

  

  “稀土定价应该有一个市场机制”,朱委员突出强调,“这个机制应该在中国。”他希望我国建立起“稀土期货”,通过期货市场发现价格,起到风险转移和提高市场流动性的作用,从而使中国成为世界稀土定价中心。

  

  朱蒙委员称应调整我国目前稀土出口配额以出口量价的方式,按照稀土品种控制为标准,对北方稀土和南方稀土区别对待,以保护和控制存量稀少的中重稀土资源的流失。朱蒙委员同时建议,可适时通过采用其他出口税收方式逐步代替配额方式。

  如改征高额出口边境调节环境税,并同时有效征收相同税率的国内用户的环境消费税等,以减小国际争端。稀土王国赣州每年超采2万吨 盗采1吨可赚10万 于今年开始,中国对稀土实行更为严格的保护性开采政策。

  1月19日,国土资源部公布,江西赣州为稀土国家规划矿区,该区域稀土的勘探、开采、储备将得到更严格的管制。稀土金属的重要性正愈来愈受到重视,它能被广泛应用于航空、信息、能源等现代工业中,甚至每块iPhone屏幕都会用到。

  

  而多年来,中国的稀土矿被大量走私出口,国家于2006年开始实行更严格的稀土限产政策,此后并限制出口。直至今年,国家划定了11个稀土国家规划矿区。稀土的开采和应用,在国家层面上,正变得有序而规范。

  

  但记者在赣州调查发现,地方上存在各种手段以突破国家的限产指令,非法盗采依然严重,稀土产业90%仍处于中低端加工。中国稀土是否能如总理温家宝所言——5年内形成有序高效的产业格局,则还有诸多难题待解。2月25日,黄仁珠重感冒,他一边咳嗽一边四处打电话。

  

  “完蛋了……”接完一个电话后,黄跌在沙发里,一阵巨咳,“一两也没买到”。黄是赣州市信丰县磊源永磁材料有限公司老板。他在托人到处采购稀土原料。让黄仁珠困惑的是,自己所在的赣州,被喻为“稀土王国”,当地的离子型稀土矿,占全国保有储量60%以上。而现在,他有钱却买不到稀土。黄仁珠也已留意到1月19日国土资源部公布,江西赣州为稀土国家规划矿区。这段时间,他明显感受到稀土矿的紧张与稀缺,他怀疑有人在趁风“囤矿炒矿”。

  

  盗采稀土,层出不穷

  稀土公司老板称,盗采一吨稀土最少赚10万元。

  以前在公路边盗采,现在风声紧,都跑山里盗采 在赣州,“稀土”被赣南客家人提及的频率,可以和当地的名产功夫茶、脐橙并列。随着稀土被越来越广泛地应用于尖端工业,当地的稀土盗采现象也一直屡禁不绝。

  

  赣州市全南县陂头镇,一个叫埂背的深山顶部,这里是一个稀土非法盗采点,2009年因为盗采严重污染河水,引发陂头镇群体事件。此后当地政府宣称关闭。今年2月18日,那里的采矿现场有十多个工人在忙碌着。山顶有三口圆形的水泥大池子,一条碗口粗的塑料管正在向其中一口池子注液。

  另外一口池子已经沉淀出乳白色的“水稀土”。在厂区内,堆放着数十袋碳酸氢铵。另外一个隐蔽的工棚内,隐藏着几十袋疑似硫胺的原料。

  

  赣州的这种稀土以离子形态吸附在当地的红色泥土内,只要从山顶注入离子活性更活泼的硫胺,就能把稀土离子置换出来,然后在山脚挖一条收液沟,流出来的化学液体里面就含稀土金属。

  加入碳铵或草酸后,沉淀出来的,就是稀土金属。对于村民质疑其盗采行为,上述陂头镇采矿现场的负责人钟观明称,他只是给老板雷国胜打工的。只干活,是否盗采他不清楚。当天下午,雷国胜向记者称,他只是承包果园的,因为这里以前是稀土非法盗采点,留有“尾液”,钟观明2004年就在这里采矿,这次来捡点“尾液”,回收稀土。所有事情是钟一个人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