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MAR

2011

下个西藏发展是谁 赣州稀土的借壳传说

发布时间:2011-3-28 9:01:241947次

据综合媒体报道:

  (第一财经日报)

  资源税上调欲套住“脱缰”稀土

  企业税负将大幅上升,行业洗牌将加速进行

  “这么高!”尽管已经做好了充分心理准备,但是在看到新的稀土资源税税额标准报道后,江西赣州矿业公司副总经理赖兆添还是大吃一惊。报道称,轻稀土,包括氟碳铈矿、独居石矿,60元/吨;中重稀土,包括磷钇矿、离子型稀土矿,30元/吨。而此前我国资源税暂行条例实施细则中规定,稀土所属的“其他有色金属矿原矿”税额仅为0.4元/吨至3元/吨。

  

  按照他的估计,由于成本上涨,稀土矿开采、加工势必会受到抑制。以离子型稀土矿为例,1500吨原矿生产1吨稀土产品,税负成本由之前的几百元上涨约45000元,数字惊人。和赖兆添所关注的一样,稀土资源税大幅上调已成定局。

  《经济参考报》记者通过国家税务总局有关人士证实,有关部门确实将调整稀土矿原矿资源税税额标准提高,税额与上述一致,将于下月起执行。稀土被称为“工业维生素”,因为涉及到“国家战略性资源保护”话题而备受关注。

  从前期《稀土行业污染物排放标准》出台到目前即将执行的资源税调整,可以看到国家对稀土资源正逐步实施更为严格的政策调控。上月中旬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力争用5年左右时间,形成合理开发、有序生产、高效利用、技术先进、集约发展的稀土行业持续健康发展格局。事实上,相当一部分人士此前便已呼吁对稀土资源税进行调整。

  刚刚结束的两会上,民进中央向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提交《关于尽快提高稀土资源税税率的提案》认为,应让稀土生产价格包含并体现出环境成本,并建议有关部门通过提高稀土资源税税率,以经济手段为主来调控稀土价格,促进稀土产业可持续发展。

  

  “一直以来,各地稀土私采乱挖、无序开采的情况非常普遍,也制约着稀土产业健康发展。也正因为如此,通过资源税的调整,可以用税收杠杆去增加企业成本,从而减少开采并实现资源的合理开发和环境保护。”中国稀土协会筹备组成员王彩凤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

  

  中国社科院财贸所研究员、财政研究室主任杨志勇认为,稀土资源税的调整释放了一个政策信号,有利于规范市场秩序,有助于结束无序混乱的市场竞争。“这是意料之中的,但是没想到来得很快。”包钢稀土(600111,股吧)董秘张日辉在电话里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企业负责人表示,除了成本增加外,资源税的调整实施过程中可能会进一步推动稀土价格上涨。

  

  记者了解到,受政策和市场需求等多重因素影响,我国主要稀土氧化物价格大幅攀升,从2011年初至今涨幅达到40%以上,价格连创新高。“成本影响大约在20%至30%。”安信证券首席行业分析师衡昆分析,目前稀土产品成本应该在6至7万元之间,但企业利润高达80%,可以覆盖资源税带来的成本上涨。令他感到担心的是,从短期看,由于目前市场对稀土的需求旺盛,政策的出台可能会近一步推高稀土产品价格,上述成本上涨会最终向下游转移。

  据联合金属网统计,24日市场稀土原矿价格上涨了约5000元/吨。“资源税的调整的背后意味着国家对于稀土政策调控更加灵活,从长期来看将加速稀土行业新一轮洗牌。”衡昆说。他表示,资源税带来的成本增加,会导致部分中小稀土冶炼、生产企业资金紧张,与此同时大企业的竞争优势将更加明显,从而带来行业优胜劣汰和兼并重组。

  (经济参考报)

  稀土出口配额受限 厦门钨业借船出海

  自我国加强稀土保护以来,“出口配额”一时间洛阳纸贵。厦门钨业(600549)日前披露,控股子公司福建长汀金龙稀土有限公司拟与五矿有色签订三年期《长期供货协议》,向五矿有色销售稀土氧化物、稀土金属及其它稀土加工产品,这手妙棋不失为“借船出海”之举。

  

  据悉,五矿有色是目前国内较大的稀土产品贸易商,拥有较多的稀土出口配额,而厦门钨业旗下的长汀金龙尚未获得稀土出口配额,其投资建设的4000吨稀土氧化物冶炼生产线已投入正常生产,随着长汀金龙的进一步发展,需要进一步开拓市场,因而需借助五矿有色的出口配额销售和委托销售稀土加工产品。

  公告显示,协议有效期限为三年,自2011年4月起至2014年4月止。同时厦门钨业今日披露年报显示,公司去年实现合并营业收入55.38 亿元,完成预算的122.36%,比上年同期减少12.62%;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合并净利润3.5亿元,完成预算的170.66%,比上年同期增长64.39%。

  厦门钨业称,随着全球经济的逐步回暖和中国对钨、稀土资源保护政策的实施,预计未来中国钨及稀土产业将维持稳定增长趋势。但同时,钨及稀土在2010年需求大幅上升、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之后,2011年亦面临冲高回落带来的潜在风险。年报显示,因国家对钨、稀土资源保护政策,钨行业和稀土行业出现转机,厦门钨业主要产品需求强劲,企业订单猛增,下属公司也是赚得盆满钵满。

  以旗下的长汀金龙稀土有限公司为例,由于市场复苏及产品价格持续上涨,该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3.88亿元,比上年增长269.12%;实现净利润3737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已扭亏为盈。

  

  经营目标显示,厦门钨业计划2011年实现合并营业收入99亿元,比2010年增长80%(主要是房地产业务收入增加);合并成本费用总额88.84亿元,比2010年增加81%;争取实现净利润比2010年有所提高。由此不难看出,厦门钨业并非将稀土、钨价格上涨视为今年业绩增长的保证。从厦门钨业股东持股情况来看,机构兑现利润的迹象较为明显。

  去年三季度,以招商先锋、全国社保基金一一零组合为代表的机构大幅增仓,但截至四季度末,包括招商先锋、交银施罗德精选等已退出前十大流通股东,而全国社保基金一一零组合的持股比例也从1217.5万股降低至412.21万股。

  

  2011年,厦门钨业将加快金龙稀土磁性材料项目的建设,力争年底完成设备安装。并拟抓紧抓好广州珠江光电荧光粉工厂的接收和引进荧光粉设备和技术的消化吸收,尽快形成生产力。公司称,计划将受配额限制的初加工产品逐步转换成深加工产品出口,从而减少对出口配额的需求量。

  (证券时报)

  稀土迎来供不应求局面 上游高度景气,下游压力重重

  稀土正迎来供不应求的局面。由于稀土价格近期暴涨,以及稀土矿厂商对货量和价格的牢固控制,推动了稀土市场进入最为火热的阶段。多家稀土材料深加工生产商告诉记者,若无先期建立的稳固进货渠道,目前要从市场上购得稀土原材料已经非常困难,即使价格连续提高也难以足量采购。

  

  稀土开采环节高度景气

  稀土价格近年来几乎没有停止过涨势。目前,镨钕合金价格已暴涨至43万-45万元/吨,氧化镨钕涨至33万元/吨,镝铁合金则涨至250万/吨上下。仅与年初相比,涨幅就悉数超过50%,镝铁合金甚至达到70%以上。在此价格下,市场尚且有价无货,行情火爆。

  来自业内多方的消息显示,目前稀土供应商主动或被动跳价现象非常普遍。“最近一直是刚刚签了供货合同,转眼市场价格又变了。”业内人士称。上述现象充分反映出目前上游稀土开采环节的高景气度。

  北方一家大型稀土企业高层向记者坦言,在目前行业政策和市场预期的双重作用力下,不管是哪个供应环节都存在惜售的现象,而稀土原料的持续上涨将是趋势。此外,记者从业内获悉,日前大量机构组织到包钢稀土实地调研。据调研信息及记者从公司了解到的情况,目前公司还没有开始使用出口配额。预计二季度出口业务还将给公司带来可观利润。而稀土采掘行业的高景气也持续吸引众多企业介入。

  3月12日,中国铝业公司与广西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有研稀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共同签订了“广西稀土开发合作框架协议”。三方将共同出资设立合资公司,携手开发广西稀土资源。据悉,此次中铝进军广西,不但要获取资源,还将借助有研稀土的力量,就地打造稀土深加工企业。这相当符合地方政府建设完整产业链的思路。根据新闻稿的表述,在江西屡屡碰壁的中铝,此次似乎终于获得了“广西区政府的大力支持”。

  

  深加工企业压力重重

  而在矿产资源的价值被持续看好的同时,记者调查得知,稀土下游企业已经对目前价格“怨声载道”。此前曾有分析报告表示,由于上周钕铁硼的价格也大幅拉升,结束了此前的倒挂现象,这表示稀土下游已经出现较强的转嫁能力,反过来又会支撑稀土原料价格的继续大涨。但下游企业却不这么认为。

  

  中科三环高层人士对上证报表示,要消化原材料涨价得有相当一段时间,钕铁硼的下游客户亦很难接受成本的迅速攀升,成本转移渠道不畅。除价格飙涨外,稀土永磁企业实际上已经难以正常进货。

  “我们这样的企业都觉得进货非常吃力,中小规模的钕铁硼厂商根本难以为继。”上述中科三环人士对记者表示,在强烈的看涨预期下,稀土矿厂家和贸易商集体捂矿惜售,市场已经失去正常的资源供应量,钕铁硼企业亦无稳定的原料预期。

  

  据悉,山西多家钕铁硼生产企业在原料成本和供应压力下,已经开始减产,部分厂家减产量高达一半。多家稀土永磁企业呼吁,稀土产业上下游利润的分配不均值得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

  

  商务部部长:2011年进一步加大稀土出口调控图 国内贸易“十二五”规划有望年中完成 全年出口增幅将有所下降 商务部部长陈德铭13日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1年内将公布第二批稀土出口配额。今年全年的出口贸易增幅将有所下降。

  此外,国内贸易“十二五”规划有望于今年年中完成。陈德铭指出,2011年的第二批稀土出口配额将会公布,全年配额与去年相比增减幅度尚不确定,仍处在最后研究阶段。去年底商务部公布了2011年首批稀土出口配额,当时引发关于2011年配额大幅减少的猜测,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年内可能不会公布第二批配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