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March

2011

我国机电企业做大做强必须跨国并购

发布时间:2011/3/24 9:41:591651次

据国际商报报道:

  企业普遍认为,当前中国企业“走出去”跨国并购进入了新的阶段,面临重要发展机遇。

  随着中国经济在更深层次上融入全球体系,企业“走出去”的步伐逐步加快,特别是金融危机爆发后,一些海外优质资产大幅缩水,对外出售的意向增加,为有意开展海外并购的中国企业提供了难得的机遇。

  

  一、有利于提升产业技术水平,增强核心竞争力。

  为提升产业技术水平,进行跨国并购以获得国外目标公司所掌握的先进技术成为我企业探寻自我发展的重要路径之一。

  如我大某型企业集团2002年以来陆续成功收购了几家日本、德国公司,逐步形成整体收购、技术对接、内外联动的跨国并购经营理念,迅速提升了生产技术水平和核心竞争能力;2010年又正式收购美国某公司100%股份,欲借力其在全球领先的技术及强大的工程研发管理经验,提升自己在国际印刷机械设备生产领域的实力。

  

  二、有利于增强研发能力、丰富产品线。

  提高企业研发能力,提升产品档次和生产能力也是我企业实施跨国并购的动因之一。

  2009年,吉利汽车成功收购全球第二大自动变速器公司DSI,由此强化了自动变速器的研发与生产能力。

  2010年,吉利成功完成了对瑞典世界级知名豪华汽车品牌沃尔沃的收购,一举进入世界高端机动车生产领域。

  

  三、有利于吸纳全球销售网络以拓宽海外市场。

  在我企业并购的海外目标企业中,有不少掌握成熟的销售渠道及稳定的市场,通过收购进而拓展海外市场也成为我企业海外并购的重要原因。

  广西柳工计划在波兰建立制造和研发基地,并以此为平台在欧洲市场建立研发、采购、生产、营销及配件服务网络。

  2011年1月,柳工收购波兰HutaStalowaWola公司工程机械事业部,以并购的方式实现上述计划,大幅节省了海外新建工厂的费用与时间,快速地把东欧市场建设成柳工“第二本土市场”,柳工可以此为基地,迅速面向欧洲、北美及独联体市场销售高质量的工程机械产品。

  

  四、有利于提升国际化经营管理水平。

  

  不少企业在并购之后,通过重视双方企业的文化融合,尊重并购目标企业的用工习惯,有效提升了本企业的国际化经营水平。

  中冶科工近年海外矿产资源收购突飞猛进,并购的矿产资源分布广泛,涉及亚洲、拉美和大洋洲等。

  面对文化和社会习俗差异,中冶科工积极尝试与当地融合,如并购海外企业后尽可能雇佣当地员工以造福当地社会;采取本地化、属地化的管理模式,尊重被并购企业所在国家和地区的劳工管理习惯,与当地工会组织建立紧密联系等,取得了良好效果。

  

  企业在跨国并购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

  一、企业自身经验不足。

  从国际经验看,跨国并购需要全面考察目标国的投资环境和劳工政策,设计合理有效的投资架构、资源整合方案和退出渠道,充分进行商务、法务等全方位的调查,才能有效规避海外投资风险。

  然而,我不少企业实施跨国并购仍存在盲目性,不仅并购前没有通盘考虑进入海外市场的策略或疏于建立系统、科学的并购方案,并购后也面临缺乏管理经验、运行不畅等问题。

  华为、中航国际、中国寰球等多家公司表示因缺乏实践经验,并购中时常处于被动局面,并购失败案例屡有发生。

  

  二、专业性人才匮乏。

  进行跨国并购,需要一支掌握国际贸易、国际金融、国际营销、国际企业管理和国际商法等知识,熟知海外并购业务,并能按国际惯例管理海外并购企业的专业人才队伍。

  吉利控股、中冶科工、中兴通讯(000063,股吧)等企业都表示因缺乏专业化的跨国并购人才团队,企业在跨国并购过程中面临很大困难,项目进展缓慢。

  

  三、国内行政审批繁锁,缺乏统一协调。

  目前,企业如计划对外投资或并购海外企业,需到多个部委备案及审批,手续繁琐,国家没有一个专门机构来协调和指导企业的海外并购行为。

  因缺乏统一规划和合理布局,很难发挥我国企业在国际竞争中的整体优势。

  不少企业反映,一些部门在跨国并购的行政审批中效率较低,延缓了跨国并购的进程。

  

  四、融资不畅、渠道单一。

  目前我国企业的并购融资渠道较为单一,主要依靠自有资金和商业银行贷款。

  商业银行主要限于为非股权交易的并购活动提供贷款资金,目前为并购发行企业债券的情况较为少见。

  有时企业因受到融资额度和审批限制,坐失并购良机。

  中冶科工表示,矿产、能源类行业项目投资周期长,跨国并购所需资金额大,目前企业自有资金难以完全支撑并购,迫切需要扩宽融资的有效渠道。

  

  五、整合文化差异的能力欠缺。

  与并购目标国的文化差异成为我海外并购企业反映较为集中的问题。

  东西方两种不同的文化接触,很难避免产生冲突,这对并购后的企业进行融合会产生很大影响。

  TCL集团在并购阿尔卡特后,对文化差异融合不够,造成原厂人才流失严重,致使公司无法顺利运营。

  

  六、政治因素时常对并购结果造成重大影响。

  我国企业目前在跨国并购时还往往遭遇政治因素的干扰。

  政治性风险主要表现在东道国政局动荡给企业带来经营风险;以及东道国为保护本国企业,以国家安全等各种借口对国外企业并购本国企业加以阻挠。

  继收购美国网络设备制造商3Com、竞购摩托罗拉无线网络部门、竞购美国私有宽带互联网软件提供商2Wire失利后,今年2月华为对美国三叶公司的收购再次受政治因素干涉未果,即是明证。

  

  有关建议

  一、加强政策指导、完善配套法律、简化审批环节。

  由于跨国并购涉及国内外多方利益,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加强对相关国家安全问题的中长期预测和政策指导,合理引导并购方向。

  可借鉴国外有关跨国并购的立法经验并结合国际法和国际惯例,建立符合我国国情的国际并购法律框架,加紧制定相关法律,对审批程序、外汇汇出、资金融通、税收政策等问题做出明确规定,简化审批环节,使我国企业在跨国并购中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二、完善跨国并购金融支持体系。

  良好的金融政策环境是便利企业获得资金开展跨国并购的重要条件。

  建议:开放企业海外融资渠道。

  允许大型企业集团直接在国内外金融市场进行融资,并赋予其海外融资权和投资权,使企业可利用国际资本市场来筹措大量的对外并购资金,扩大我国对外资的利用。

  放宽专项外汇管制。

  对国内经营业绩好,具有跨国经营经验,并能通过进出口贸易或B股市场自我平衡外汇的大型企业集团,建议赋予其外汇汇出权,放宽其海外子公司外汇使用、利润汇回、资金调出等方面的限制,允许其利用境外盈利再投资。

  推动投资银行的建设与发展。

  为企业参与跨国并购提供咨询和融资服务。

  

  三、加强政府国际公关。

  我国企业在欧美发达国家的并购往往受到政治因素的影响,相比之下,中国企业在苏丹、尼日利亚等非洲地区的并购开展顺利,这与中国在这些地区已经建立起来的良好形象有密切关系。

  因此,建议加强政府国际公关,树立中国企业积极参与国际合作的形象,提升国家软实力和声誉;加强政府间交涉力度,及时为在并购中受到不公平对待的企业辩护,逐步为今后企业跨国并购跨越政治障碍创造有利的国际环境。

  

  四、支持行业组织在服务企业跨国并购中的作用。

  建立跨国并购信息平台。

  通过网络平台汇总并购项目、相关国家政策、法律法规等内容,为企业制定跨国并购方案提供丰富及时的参考资料。

  组织企业开展跨国并购的有关培训,为企业提供跨国并购的咨询服务。

  建立跨国并购专业人才库。

  商会等行业组织搜集、发掘并汇总跨国并购专业人才信息,创建包括营销、贸易、法律、谈判、外语等专业人才的信息库。

  密切与国外经商参处及各国行业组织的联系。

  支持商会与国际行业组织、国际区域组织、国外政府机构等加强合作,在全球范围了解、搜集跨国并购信息,了解各国家地区政策法规、文化民俗,共享相关信息资源,尽最大可能消除由并购项目以外其他因素造成的阻碍。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