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March

2011

铅期货引领“大合约”时代的先行者

发布时间:2011-3-10 15:17:491179次

据上海证券报报道:

  3月10日报道, “铅期货25吨一手,做一手要6到7万,有几个小投资者会玩?”业内人士对记者如是说。

  

相比5吨/手的铜铝锌,铅期货简直是“庞然大物”。

  

对于这样的“庞然大物”,市场一方面肯定其抑制投机的积极作用,一方面担忧其能否举重若轻,交易活跃。

  

  专家表示,“大合约化”将成未来发展趋势,铅这样的“庞然大物”会越来越多,而产业客户将成为“大合约”时代最受市场青睐的参与者。

  

  市场反应冷热不均

  2011年,中国商品期货市场迎来一位“重磅角色”——铅。

  

  近期,上海期货交易所分别在深圳、上海和北京进行大型的铅推介和培训,预计铅合约将在3月底、4月初正式推出。

  

随着铅期货上市时间临近,业内对这一“庞然大物”的到来半喜半忧。

  

  铅的单位合约为25吨/手,预计铅的上市价格在2万左右,再加上15%的保证金,做一手交易需要7万元左右的资金。

  

与其他品种相比起来,铅期货贵得多。

  

目前,做一手铜需要4.7万元左右,螺纹钢需要7000元左右,锌大概需要1.4万元,棉花大约需要2.4万元。

  

  通过走访多家期货营业部,记者发现,比起以往新上市的品种,铅受到散户的关注度不高。

  

沪上一家期货公司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目前来营业部询问铅期货的小客户几乎没有,大合约明显不招人待见。”

  “大合约虽然将投机分子拒之门外,同时也令散户望‘价’兴叹。”一位刚刚涉足期市的散户向记者表示,言语中透出些许无奈。

  

  “铅目前还没有正式上市交易,只是出完意见征求稿,谁也不知道这25吨/手的大合约到底怎么样。说实话,这个品种很有可能不活跃。”永安期货分析师郭诚坦言。

  

  郭诚认为,做一手铅的价格太高,对于散户交易者压力过大,限制了资金量。

  

虽然从交易所限制过度投机的角度考虑,此举有所帮助,但对市场的活跃却有弊端。

  

市场规模如果过小,这个品种的上市价值也会缩水。

  

  相比散户的冷淡反应,企业客户对铅的热情明显要高。

  

据新湖期货营业部工作人员透露,近期很多与铅有关的企业,比如,铅需求企业、加工企业,都非常愿意和期货公司探讨,学习有关铅套保的东西。

  

  事实上,涉铅企业对于利用铅期货套期保值的需求非常大。

  

铅期货上市可以改变涉铅企业仅仅依赖现货市场的被动局面,有效规避市场风险。

  

  新湖期货分析师张卫涛表示,长期看好铅期货。

  

“铅的下游蓄电池行业需求非常强劲,将长期利好铅的基本面。而且铅冶炼企业原料成本的上涨也对铅价形成支撑,由于国内矿和进口矿的加工费始终维持低位,冶炼企业的利润空间收缩,将支持铅价继续上涨。”

  产业客户将成“香饽饽”

  业内人士表示,铅是有色金属“大合约化”的试验田,未来国内期货品种或将向“大合约”靠拢。

  

此前,燃料油期货已经上调到50吨/手,而准备上市的焦炭的交易单位据说为100吨/手。

  

  随着“大合约”时代的到来,产业客户将成为最受市场青睐的参与者。

  

长江期货分析师黄骏飞向记者表示,合约大小对市场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目前市场投资者结构正在发生转变,变得更有规模和更加专业化。

  

而期货本身比较专业,不是一般大众都会参与的,重点吸引产业客户的参与,也能保证铅期货的资金量。

  

  南华期货总经理罗旭峰表示,从目前商品期货市场投资者结构来看,主要以个人投资者为主,以及其他产业客户组成,“大合约”化可以说是将“投资者适当性制度”向商品期货市场的一种引入,而该门槛使得产业客户仍然能从事风险规避操作,仅部分风险承受能力较差的个人投资者无法参与交易,这有利于进一步优化投资者结构,降低市场整体运行风险,从而促进期货市场的稳健发展,实质上有利于期货公司的长远发展。

  

  银河期货总经理姚广认为,目前期货市场主体参与结构仍以中小客户为主,小资金客户的市场生存率低,生存周期比较短,抗风险能力比较差。

  

改成“大合约”可以提高交易门槛,通过提高入市门槛,降低抗风险能力差的、反复在市场上运作的资金的比例,使市场整体抗风险能力提高。

  

  姚广还提出,为了让中国期货市场运作更加成熟,在提高合约价值量的同时,还需要通过其他途径来解决。

  

比如,今后可以引入期货基金这样的机构投资者,可以将小资金变成大资金在市场运作,那么抗风险能力会大大提高,市场生存周期也会大大提高。

  

  2010年,尚福林主席指出,目前期货市场正处于量变到质变的关键时期。

  

对此,罗旭峰表示,“期货品种的‘大合约化’恰恰有助于期货市场由量变转向质变。”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