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February

2011

“三个不到位”牵绊我国资源综合利用

发布时间:2011/2/18 11:13:41974次

据中国经济导报报道:

  2月18日消息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各项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

  但与此同时,我国也付出了巨大的资源和环境代价,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的矛盾日益突出。

  “十二五”时期,我国仍将处于工业化和城镇化加快发展阶段,面临的资源和环境形势将更加严峻。

  开展资源综合利用,推动循环经济发展,是我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走新型工业化道路,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的重要措施。

  

  近日,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王建增副会长在谈到我国目前的资源综合利用工作时,认为存在三个不到位。

  

  一是认识不到位。

  早在1996年国务院批转国家经贸委等部门关于进一步开展资源综合利用意见的通知时,就强调必须坚持资源开发与节约并举,把节约放在首位。

  明确开展资源综合利用是我国一项重大的技术经济政策,也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一项长远的战备方针,对于节约资源,改善环境,提高经济效益,促进经济增长方式由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实现资源优化配置和可持续发展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2003年,中国将循环经济纳入了正式的发展战略,2004年起,政府提出从不同的空间规模:区域、城市、国家各层面全面开始发展循环经济。

  这是一种“师法自然”的方式,现代中国正开始用一种智慧的经济模式发展自己。

  

  在国家一系列方针政策的指引下,我国的资源综合利用工作逐步走上了规划引导、系统发展的轨道,并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但是真正把开展资源综合利用提高到发展战略的高度,尤其是作为根本转变我国发展方式的重要着力点,还存在着差距。

  还没有用循环经济的理念来统筹行业的发展,把资源综合利用作为行业发展不可或缺的一环。

  在认识上大多还停留在行业发展边缘化的地步,大多只是当做多种经营或者副业来看待。

  

  资源综合利用是发展循环经济最本质的内容,正是由于开展资源综合利用,才把原来的废弃物作为了资源,把传统的链式发展模式组成了可循环的环式发展模式,成为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

  

  资源综合利用首先要着眼于社会效益,在环境保护的基础上提高经济效益。

  不应该把资源综合利用仅仅局限于环境保护上,这样才能增强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综合利用产品最终要被广大社会所承认、所接受,才能体现它的价值。

  

  同时资源综合利用产品也有可能产生二次污染,比如粉煤灰、煤矸石制成的砖瓦,可能含有重金属,有没有在生产时对它进行固化?是否含有放射性物质?这些也都应该弄清楚。

  这既是一种企业的社会责任,更是为消费者着想。

  

  二是规划不到位。

  国家相关法律中都已明确矿产资源的开发要实行统一规划、合理布局、综合利用的方针,并在相关规章中提到资源节约,综合利用工程要与在建设项目中进行同时设计、同时建设、同时施工的“三同时”。

  但在实施过程中由于认识上的不到位导致了规划上的不到位,资源综合利用往往被边缘化,资源枯竭矿区的困境、日益增多的废弃物堆存可见一斑。

  在以转变发展方式为主线的“十二五”开局之际,这种状况必须改变。

  

  比如,在矿山勘探之前、开采之前必须要把充分利用废弃物,不留隐患的进行同时设计、同时建设、同时施工。

  在矿藏的地质勘探时就应该考虑到提出了有用的矿石,对于那些没有用的矿山废石应该如何进行不污染大气、水源、土壤的利用或处理?如何给这些矿山废石找到“用武之地”,如何不占用土地、不建尾矿库?煤矿的开采时应该首先想到煤矸石的利用,让煤矸石和煤炭各有各的用处,让煤矿开采时根本不会产生煤矸石堆积如山。

  

  三是技术研发不到位。

  目前的资源综合利用技术和产品水平还需要提高,产业需要升级换代,这样才能进一步开拓利用的途径,提高利用的效率,增加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资源综合利用是跨行业的经济活动,产品的市场开拓和认识需要有个过程,更需要有技术的支撑。

  我们应当从技术研发和技术标准的深度建立生产准入制度和市场准入制度,规范产业发展。

  

  比如,粉煤灰的综合利用目前的状况是只循环,不经济。

  绝大多数都用来生产了砖瓦,但是受到地域和价格的限制,许多地方并没有很好的加以利用,黏土砖仍然市场广泛。

  利用粉煤灰制成微晶玻璃还没有得到广泛应用,高铝粉煤灰还在着手进行提取氧化铝的技术开发及实现产业化的阶段。

  从粉煤灰中提取砷、镉、铬、铜、镍、铅、锌、锗、镓的工作也在开展,尤其是从粉煤灰中提取镓工艺研究是国内外一个崭新的课题,目前有关这方面的研究工作甚少。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