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December

2010

锡都防变熄都:一个资源枯竭型城市的转身尝试

发布时间:2010/12/27 16:01:391274次

据中国有色金属商务网报道:

  

  12月16日,当记者从昆明驱车6个半小时抵达个旧,又辗转半个多小时在大屯个旧特色工业园区等到史绍林时,他刚从红河州府蒙自回来。

  “这里交通物流成本高、速度慢。一个小配件坏了,三五天都不能送到,有时整个厂的生产都得停下来。”在办公室,史绍林一边泡茶,一边感叹。

  办公室外,堆了差不多半间屋子的存货。

  7年前,史绍林卖掉了在个旧和别人合伙的铅冶炼厂,做起了和有色金属毫不相干的植物提取生意。目前,他自己拥有了国内最大规模的茶多酚生产厂。

  和史绍林一样,个旧诸多企业正在艰难转型。

  早在2008年,个旧,千年锡都,被列入了国家首批12个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试点城市名单。按照当地政府的设想,个旧要打造成为国际锡文化名城,成为云南省最大的有色金属精深加工中心和云南省重要的生物资源加工基地。

  “我们不能等到资源殆尽,城市各项功能都在衰退之后,政府再来考虑转型,国家再来扶持,那样的投入无疑是巨大的。”个旧市发改局局长张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纳入首批转型名单,个旧把它视为最大的机遇。

  “转型的时间是漫长的,艰难的,就像德国鲁尔区的转型,成功不成功不好说。”张伟说。

  资源枯竭

  在个旧,做铅矿进口史绍林还是第一家。那时,他8个人合伙,和五矿云南公司搭上线,从德国、土耳其、墨西哥等进口铅精矿,在个旧加工冶炼后,再卖出国。“行情好的时候,我卖一吨铅就有1000元的净利润。”史绍林回忆。

  “那时我们一年可产精铅2万吨,如果不建后来的茶厂,可能会扩大到10万吨。”史绍林说,但铅矿不能循环利用,挖一吨就少一吨。

  铅只是个旧诸多有色金属中的一种。个旧建市至今,累计生产有色金属360万余吨,为国家贡献财富超过130亿元,相当于国家同期投入的10倍。

  然而,以锡为例,按储量表,国家统计个旧地区有280多万吨锡,现不足20万吨,保有储量占探明储量10%以下,所以,个旧入列资源枯竭城市。按现有的采选冶生产能力,本地资源仅可维持3至5年!

  据说过去个旧矿山为了讨吉利,都管采锡矿叫“挖金子”或“挖塃”,因为锡和“熄”同音,引申开来就有停止、消失、完尽之意。

  但这一次,个旧着实面临着资源的枯竭。

  大量矿山“石漠化”。由于过度开采,植被退化、水土资源流失,导致岩石大面积裸露,呈现类似荒漠景观的土地退化景观。在离个旧30多公里的一个矿区,记者看到,全是花岗岩裸露。因为海拔太高、水少及土地贫瘠,当地人就在石头缝里种点玉米。

  “铅冶炼污染大,尽管我做的时候整治力度没有现在大,但心里总感觉有愧,就知道不能可持续发展的。”史绍林说。

  除了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个旧市产业结构单一,2003年以来陆续关闭7座大中型矿山后,失业和贫困人口增多。

  “2008年又有6家国企政策性破产,包括化肥厂、磷化工总厂、氮肥厂、塑料厂、瓷器厂和搪瓷化工厂,新增三四千富余人员需要安置。”张伟说,对这些人员国家都是一次性补贴,自谋职业。

  “社保压力大。全市社保欠费达9000多万元,通过国家转移支付,仍有7000多元欠债,当地财政薄弱。个旧低保人数占云南省的12%。2007年,个旧多达5万多人吃低保,这几年仍有4万多低保群体。”

  原来的产业工人成为了低收入的弱势群体,生活艰苦、娱乐文化单调。聚集约5万名外来矿业工人的个旧一度成为云南省毒品比较泛滥的地区。1996年,个旧市发现了首例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后,被列为云南省艾滋病性病的监测哨点,成为全国首批8个试点门诊之一。

  雪上加霜。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有色金属产业比重高达70%的个旧陷入了资源消减和价格下滑的双重困境。以锡为例,危机前,锡价最高曾到16万元/吨,但危机时仅8万多元/吨。

  延续重工业

  “个旧靠资源开发而生。抛开原来的资源不现实,我们不能马上找到一个产业来代替,只能立足原有产业,这样才有时间有积累,为城市下一步的发展打基础。”张伟说。

  那么,怎么才能延长现有的产业?

  寻找新的资源,拓展原料空间。云锡集团宣传部长黄梓嘉在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早在90年代,个旧地表砂矿的锡矿资源已经枯竭,但坑下采矿并没有枯竭,只是开采成本更高。”

  从2005年开始,云锡集团就提出了立足个旧、强化周边、拓展省外的资源发展战略,和红河州签订了资源开发协议,收购阿扒的铅锌矿,并整合周边文山的锌、铟,滇西的锡等,并在省外郴州建立了锡采选冶厂,并远赴内蒙、新疆进行地质前期找矿。

  云锡集团还积极探索国外,在澳洲参股了最大锡矿——雷尼森锡矿项目,每年从境外可获得6000吨锡金属的精矿。

  据统计,2009年,个旧外来有色金属原料所占比重达到85%,全市45万吨有色金属产品所消耗的46.7万吨原料中,仅有7万吨来自本地。

  资源找到后,要进行传统产业的改造。个旧锡冶炼全世界第一。据张伟介绍,目前,个旧计划上几个10万吨级的项目,要扶持一批大的民企,云锡集团也将参与整合。

  延长产业链才是减少资源消耗的唯一出路。今年,云锡集团锡产量5.9万吨,深加工产品就占了40%,包括锡材和锡化工。这两大类深加工产品的销售收入也占到云锡集团主业锡金属总收入的40%。

  “尤其是有机锡,云锡集团多达几十个品种,产品的含锡量只有20%-30%,却卖到几十万元/吨,这比过去单纯卖锡锭赚钱多了。个旧已成为世界最大的锡化工基地。”张伟说。

  除了锡,在铅的利用上,已有民营企业在做铅酸蓄电池,每年用铅7万-8万吨;个旧地区每年产2万吨伴生铜,云锡集团控股成立了年产2.5万吨的铜冶炼厂,明年6月建成。

  按照个旧市的转型规划, 到2015年,有色金属精深加工产业产值达到172亿元以上,占有色工业总产值的比重上升到50%,锡的深加工转化率达50%以上。接续替代产业增加值占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50%。

  在张伟眼里,个旧的锡资源逐步在枯竭,但尚待开发的霞石资源,是个旧的另一大“宝贝”,是个旧的希望。

  个旧霞石矿远景储量相当丰富,在20亿吨以上,为全国之冠,潜在价值高达5万亿元。

  “霞石资源的开发是个大项目,在全国都是空白,只有四川会理做了一些开发,把霞石青粉做陶瓷原料。霞石现在已进入国家矿石目录。”张伟说。

  据介绍,个旧早在1985年就做前期研究,云南冶金集团、云天化(600096,股吧)集团、云锡共同参与,共投入了两三千万元的资金,1989年列入中苏科技合作项目,1990年转为中俄合作。目前,关于霞石的前期研究已结束。

  “下一步就是大规模的招商引资了。”张伟说。

  但和俄罗斯不同,中国霞石的开发还面临很多问题。

  霞石必须综合利用才能提取氧化铝和钾、钠等元素,如果光作为水泥的原料,不仅附加值低,还受制于水泥的销售半径。张伟举例,如果要建一个20万吨的氧化铝厂,需要投资40亿元左右,可产18万吨钾和钠,附产200万吨水泥。

  但目前大企业对通过霞石来开发氧化铝不是很感兴趣,只有钾是国家紧缺的金属,而水泥如果销不出去,大量的堆放如何解决?

  市场才是关键。

  土地的制约

  “矿山城市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土地!”谈到招商引资的困难,个旧市商务局招商科有关负责人毫不避讳。

  城市经济转型要靠大企业和大产业来带动。但工业用地少,直接导致了大项目落地难。

  个旧市有产业工人近10万人。城市建成区面积12万平方千米,市区常住人口23万人。人口密度比上海还高。

  “矿山复垦土地不具备建厂条件,加之个旧部分土地又划入红河州工业园区,大企业被州里招商引资拿走,这涉及到税收分成。”上述有关负责人说。

  2007年,个旧市开始制定土地综合利用规划,去年上报到国土部,国家同意将建设和工业用地集中化。“结果,红河州政府把个旧原有土地审批权上收。原来个旧拥有30亩的土地审批权,现在只有6亩的审批权,试问,一个项目的用地规模,得分成多少个6亩来批?”他说。

  除了工业用地少,个旧的耕地面积也少得可怜,20万亩不到。这些耕地即使全部种成粮食,也仅满足17万多的农村人口吃饭,大量靠外地粮食运进来。因此,粮食只能走优质、高产道路,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事实上,红河州和个旧两级政府争利现象早就存在。有传闻称,徐荣凯任云南省副省长期间,他就曾提出,将个旧和红河州旗下的工业城市开远合二为一,并为“红城”,以扩大城市面积,但后来不了了之。

  据个旧招商局有关人士介绍,个旧市政府正在加快“东移、西扩、北延”,依靠自身扩大城市规模。在围绕城市的老阳山,市里打算建个旧新区,把行政机关搬上山,把原有土地置换出来拍卖,为工业让路。整个“腾龙换鸟”预计5年时间,今年才开局。

<上一页1 下一页 >

相关新闻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