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December

2010

首钢武钢五矿失之交臂 重钢澳大利亚拿矿

发布时间:2010-12-17 9:32:29757次

据中国选矿技术网报道:

  “铁矿石我们是拣到便宜了!”重庆钢铁集团(下称重钢)总经理兼重钢矿产开发投资有限公司(重钢矿开)董事长刘加才对本报表示。

  两个半月前,重钢矿开对澳大利亚伊斯坦鑫山铁矿(Extension Hill)拥有者——亚洲钢铁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亚钢)增发的60%股权投资在渝交割,支付交易对价2.8亿澳元(约17.5亿元人民币),就拿到了选矿后精矿品位可达68%的资源。

  12月10日,刚从西澳洲回来不久的刘加才告诉记者,面对这份刚接手的海外资产,如今的他正在为如何降低劳力成本而绞尽脑汁。

  另本报独家获悉,该矿曾先后为首钢、武钢、五矿垂涎,重钢最终从五矿口中夺食。

  偏居西南的重钢,甚至一度传出将被武钢等钢企重组的传言,为何这次反而是它抢得先机?

  重钢找矿

  为了减小超过60%的铁矿石进口依赖度,这些年,重钢在找矿上颇费了些功夫。

  “我们从澳大利亚进得最多,其次是巴西,还买点印度矿补充。”在位于重庆大渡口区的重钢总经理办公室,刘加才告诉记者,“中国钢企在铁矿石上话语权低,对外依存度超过60%,重钢甚至还达不到国内平均水平。”

  今年1-11月,重钢产钢403万吨,预计全年在440万-450万吨,比去年有所增长。明年,重钢环保变迁到重庆长寿区后,计划产钢600多万吨,铁矿石需求将达上千万吨。

  重钢扩大自有矿,迫在眉睫。

  从老矿綦江铁矿、四川西昌太和铁矿,到在建的接龙铁矿、巫山桃花大铁矿,再到陕西等地的小矿山,多年寻矿、多方累计后,重钢自有矿产能加起来还是不过50万-60万吨。

  但因质量和开采条件均不好,成本投入却大,重钢逐渐减缓了对小矿山的开发力度。

  此时,澳大利亚的铁矿进入了重钢视野,但面临的问题却和国内相似。

  “中国绝大多数企业在澳大利亚拿的都是磁铁矿,如果品位不好,还要经过选矿、脱水等复杂工艺,成本也高。”刘加才评价道。

  合适的机遇来得很突然。

  经摩根士丹利介绍,重钢接洽了亚钢。后者因金融危机压力,有意通过增发60%的股权,寻找合作伙伴。其旗下的伊斯坦鑫山铁矿储量16.8亿吨,长远储量超50亿-80亿吨。原矿品位39%-40%,可选到68%以上。

  “两吨多原矿可选1吨铁矿石,而有的澳矿企业4吨才选1吨。”他说,“矿山可选性好,可以配矿成为入炉矿。一旦拿下,对重钢乃至国内低品位铁矿意义重大。”

  双方从2009年6月开始接触,经净值调查、主条款协议、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和国家发改委、商务部等审批,到今年9月,重钢集团以2.8亿澳元的对价,获得亚钢增发的60%股权。

  其中,70%的资金来自银行贷款,其余为重钢自筹。按协议,重钢还给亚钢提供了1.7亿澳元的委托贷款。

  多钢企失之交臂

  事实上,在重钢出手之前,已有多家国内钢企与该矿擦肩而过。

  “早在前年,五矿集团就和澳大利亚的这个矿有过接触。”近日,五矿发展一位负责人在电话里告诉本报记者,但他不愿透露未成的原因。

  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五矿谈了两年左右,想将其装入五矿发展这一上市公司。但因整个过程周期长,对方认为对其到期债务的影响大,不愿意等下去。

  刘加才也告诉记者,当重钢把拟收购伊斯坦鑫山铁矿股权的事宜报至国家发改委后,颇费了番周折。

  因发改委知悉五矿作为央企,且一直在接洽。后刘加才亲自带队去五矿游说,重庆市市长黄奇帆也专门给五矿有关负责人写信,才最终促成重钢的交易。

  由于五矿前期费用已花掉1000多万元,重钢还向其支付了500万元作为“放手”补偿。

  而五矿还不算是最早盯上该矿的中国企业。

  据本报记者了解,在宬隆投资接手亚钢前,亚钢的主要发起股东是西澳上市公司吉布森公司(Mount Gibson Iron Ltd、下称MGI)和全资附属公司MGM(Mount Gibson Mining Ltd),与首钢颇有渊源。

  早在2006年,首钢旗下的首长国际和MGI、MGM签订协议,同意以5250万澳元收购其持有的72.6%的亚钢股份。

  但MGM的一位内部股东行使了优先权,于当年7月5日选择购买该股份。

  这位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就是宬隆投资的董事长张驰。他的出现,搅黄了首钢投资该澳矿的好戏。

  后来,随着宬隆投资有意出售亚钢股权,武钢也一度有意介入。但由于伊斯坦鑫山铁矿尚有许多手续未办妥,最终武钢没有选择出手。

  后期挑战

  重钢如今已经开拔澳大利亚,但接踵而至的后期建设,却是一个高昂的挑战。

  要建成2500万吨原矿、1500万吨精矿的规模,该矿山需投入20-25亿美元进行开发。

  其中包括长达280公里的矿浆管道、水资源保证及循环利用、在西澳铺设140公里输电线路、自建生活营地、采矿和选矿以及项目的中介费,等等。

  尤其是澳大利亚高昂的人力成本,如一个开掘机的当地司机年薪在10万-15万澳元。有中国企业雇员3000人,光每月工人来回机票开销就达2500万人民币左右。

  “重钢外矿大约需要千把工人,光一年的人工成本就要5亿元左右。”刘加才告诉记者。

  但他还算了另外一笔账:“就拿矿的成本来说,我们还是拣到便宜了。”

  “由于该矿露天开采,建厂条件好,土地开阔,也不用拆迁征地。”刘加才测算,若与进口铁矿石100美元/吨的现价比较,重钢开发一吨澳矿铁矿石毛利为50美元,1000万吨就能节省5亿美元的利润空间。

  “我们争取明年下半年开工,2013年底投产。”刘加才说,“从2014年出产品算起,一两年内达到1000万吨铁矿石的开发量。”

  按照投资协议,重钢只拥有该矿山60%的铁矿石产量,但宬隆投资将把其余铁矿石优先卖给重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