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DEC

2010

豫光金铅:一项冶炼技术带来的无限畅想

发布时间:2010-11-10 16:31:021766次

据中国有色网报道:

 

济水流长,徜徉着灵气与智慧!

太行山高,矗立着斗志和勇气!

济源,一个创造奇迹的神圣地方。

济源,一个传承坚韧的精神领地。

  在今天,古代愚公的后人们让世人为之震惊的,已不是名扬千古的曾被智叟耻笑过笨拙的坚持,而是代表了人类智慧与发展的前沿技术及其他们带来的技术革命。就像他们的先祖一样,他们有着一样的坚忍不拔精神,但又不像他们的祖先那样,他们是以他们的聪明才智去改变着一些事物的发展进程与事物演变结果。

  豫光金铅,这是一个企业的名称,尽管这个名字在济源当地如雷贯耳,但由于地域的阻隔和产业的跨度无不消减了她的发展与伟大、消弱了她的光环与影响。

  但是,历史的变革不能被抹杀。豫光金铅,当一些人甚至业界同仁还在分析这个有点拗口的企业名称的时候,她却已经完成了破茧而出、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嬗变。豫光金铅有着济源市首家上市企业无可替代的地位,是世界最大的铅冶炼企业,中国最大的白银生产企业,是国家第一批循环经济试点单位,全国创新能力行业十强企业,中国500强企业。主导产品豫光牌电解铅、豫光牌高纯锌、豫光牌白银,分别在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和伦敦贵金属协会(LBMA)注册。2008年北京奥运会及残奥会所有奖牌制作所需的专用金属白银,全部由他们精炼生产。豫光金铅研制开发的非定态SO2转化技术、全湿法金银生产技术、铅冶炼富氧底吹氧化—鼓风炉还原熔炼技术、液态高铅渣直接还原炼铅等四项国际国内领先的核心技术,有力推动了中国铅冶炼工业的技术进步。

  中国一流,世界翘楚,这就是豫光的骄傲与荣光,这就是豫光的价值与光芒。

  当业界同仁甚至顶级专家为液态高铅渣直接还原炼铅技术工艺的诞生震惊并冠于这是一场世界级技术革命的重大命题之时,当众多企业和企业家翘望豫光金铅、思谋何以实施变革之时,而豫光人的冷静与沉稳又一次为冶炼业树立了榜样,他们没有沉迷于喜悦之中而过度消耗他们的“光芒”,他们悄然地“驾驭”着由他们自主创造的、并深深打上了豫光精神烙印的工艺技术去续写着新的辉煌!

  一个企业家的眼界和境界,决定了一个企业的宽度与广度

  北山,一个由豫光人自己命名的地名。这里地处济源城邑之北,太行南麓脚下,之前尽管有由豫光建立的铅冶炼厂、锌业工业园等工业厂区,但倘若视线向西北方向继续延伸,那里便是土石夹杂、荒草遍野、罕无人迹的一片“荒蛮”之地。

  就在这里,豫光的鸿篇巨制进行了长达8年谋篇布局。

  最为振奋人心的喜讯发生于2010年4月8日,这既是一个吉祥的日子,也是一个“收官”的日子,48,“死发”谐音,发财之意。这一天,沉寂的北山发生了巨变,终于,液态高铅渣直接还原炼铅新工艺在这片昔日的走风飞雨之地上实现了工业化大生产,豫光集团实现了又一次大飞跃。

  从此,铅冶炼步入绿色发展、低碳发展的新时期。

  循环利用、绿色发展、节能减排是共和国促进资源性企业科学发展的大战略,要实现这一伟大目标,需要千千万万个企业去共同承担。

  豫光一路走来,可以自豪地向世人宣告,他们是沿着国家科学发展战略目标的大轨迹健康前行,他们是绿色发展的典范企业,是资源型企业实现综合治理、节能减排的排头兵。

  时间回溯到2002年,当时,豫光的胆略已经让有色冶炼界为之震惊,他们冒着“也许赢得精彩也许死得壮烈”的风险在全行业率先上马富氧底吹氧化—鼓风炉还原熔炼技术。结果不言而喻,表面上看豫光人是“押宝”取胜,其实豫光人胆识来自于以科学数据支撑的底气。

  正当业界还在“反刍”豫光的战略战术的时候,而豫光人锐利的目光已经瞄上了长远。

  在上个世纪末以及本世纪初,世界上已经对液态高铅渣直接还原炼铅有过尝试,韩国早就在引进使用液态高铅渣直接还原炼铅技术,发展他们的铅工业,但是他们的技术存在着一定的弊端;我国一家企业斥巨资引进液态高铅渣直接还原炼铅技术生产线,但也因其设施的缺陷,至今也没有发挥其真正的作用。

  自信来自于实力,自信也来自于责任。当时,在全国率先品尝了富氧底吹氧化-鼓风炉还原熔炼技术“大螃蟹”的豫光金铅集团董事长杨安国,立志要先人一步实现更为科学的铅冶炼目标,潜心研发属于自己的液态高铅渣直接还原炼铅技术。他在一次技术工作会议上坦言:“多年来,业内的粗放式经营对矿产资源造成了极大的浪费,资源日益成为制约企业可持续发展的瓶颈问题。我们必须要找到一条科学的途径,实现有限资源的无限利用。所以我们研发液态高铅渣直接还原炼铅技术,是于企业于国家都有利的伟大壮举。”不难看出,一个企业家的眼界,无不决定了一个企业的宽度与广度。

  就在当时,当“豫光速度”才刚刚成为铅冶炼界一个名词的时候,当一些企业正追着“豫光速度”快速上马富氧底吹氧化-鼓风炉还原熔炼技术的时候,液态高铅渣直接还原炼铅技术已经在济源市荒芜的北山上开始了“孕育孵化”。

  于是,豫光铅冶炼研究所成立了,老工程师赵传和挂帅领军,一批青年才俊走到了铅冶炼技术研发的前沿阵地,正式开始了液态高铅渣直接还原炼铅技术的“纸上谈兵”。

  于是,豫光铅冶炼项目试验开始了,“少将军”王拥军担当指挥长,一帮热血斗士怀揣梦想日夜奋战在北山试验基地,正式开始了液态高铅渣直接还原炼铅技术的“实兵操练”。

  8年,从竖式炉试验到卧式炉试验,再到年产8万吨的工业化大生产,豫光人的聪明才智和刚毅性格得到了充分体现!

  8年,从酷夏艳阳天到数九冬日寒再到北山上竖起的现代化大厂房,豫光人的新愚公形象和坚忍不拔精神得到了完美凸显!

  液态高铅渣直接还原炼铅技术新工艺何以又被称为直接炼铅法、豫光炼铅法,这是豫光人为这一前沿技术打下自己的烙印。仅仅从“直接炼铅厂”厂名的命名,到这一新工艺技术为行业带来的巨大变革,豫光人已把他们的聪明才智镶嵌在了产业技术创新的里程碑上,同时也把他们的勤劳勇敢留在了历史发展的史册里。

  这,就是一场真正的革命

  革命,指自然界、社会界或思想界发展过程中产生的深刻质变。而技术革命虽然不同于科学革命,也不同于工业革命,但技术革命可能带来的却是科学革命,也可能带来的是产(工)业革命。

  之所以把液态高铅渣直接还原炼铅技术新工艺给这一产业带来的冲击波冠以技术革命的光环,是因为这一技术的社会效应和经济价值所至。

  豫光液态高铅渣直接还原炼铅新工艺研发成功之后,好评铺天盖地。2008年,以中国工程院院士邱定蕃为组长的专家组,对这一新技术进行了认真的鉴定。他们认为,这一工艺技术“国际领先,国内一流,实用性强,节能效果明显”,并呼吁尽快在全行业推广,尽快实现工业化生产。这是一个非常高的评价,词语清晰、含义明确,没有像以往那样的评价一项技术成果时词语常常夹带的模棱两可的“行规”。

  “好的技术,一定要在行业推广!”2010年4月16日,有色冶炼专家王忠实在参观了还原炉试产现场后兴奋难抑,谆谆嘱托。

  豫光金铅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李继红说:“专家的评判和实践结果有力地证明了我们这项技术的超前性和先进性。”

  2010年10月15日,在中国有色金属协会主持的“液态高铅渣直接还原产业化研究与应用”成果鉴定会上,由工程院院士张国成、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教授级高工钮因健、中国有色工程设计研究总院设计大师蒋继穆及中南大学、昆明理工大学等国内9位权威专家组成的鉴定委员会,通过现场查看、资料审阅、技术讨论等,一致认为“豫光炼铅法已经达到世界领先水平”。两年多的时间,豫光就把该工艺从“国内领先”做成了“国际领先”。这不仅仅是量的积累,更是一个质的飞跃。

  正在处于意见征集阶段的国家有色行业“十二五”计划草案中,已然把液态高铅渣直接还原炼铅新工艺和工业化推广列入其中,这就表明豫光走在了计划的前面,提前五年实现了行业“十二五”规划技术攻关的目标。

  那么,液态高铅渣直接还原炼铅技术新工艺的优势在哪里?这里有一组直观的数字:

  粗铅冶炼综合能耗—— 烧结-鼓风炉450千克标准煤/吨

  富氧底吹-鼓风炉350千克标准煤/吨

  富氧底吹-直接还原炉230千克标准煤/吨

  尾气二氧化硫——富氧底吹-鼓风炉 800千克/立方米

  富氧底吹-直接还原180 千克/立方米

  尾气二氧化碳——因为直接炼铅法能耗低,使用天然气,排放量仅是鼓风炉的1/4,减少了70%以上。

  液态高铅渣直接还原炼铅技术成功运行表明:铅总回收率97.5%,金、银入粗铅率分别为97.06%、97.61%,终渣含铅小于2.5%。

  豫光液态高铅渣直接还原炼铅新工艺的核心——粗铅能耗指标比正在推广的“富氧底吹熔炼 ——鼓风炉还原炼铅工艺”低40%左右;高铅渣直接还原炉能耗仅是传统鼓风炉炼铅能耗的60%,这一书写行业技术“国标”之举,在其实现工业化生产后必将再掀中国铅冶炼行业节能风暴,对“十二五”期间中国铅工业的转型升级具有重大意义。

  分析者不能不再做比较,目前较先进的富氧底吹氧化-鼓风炉还原炼铅工艺,需要将液态渣冷却、铸锭后,再投放到鼓风炉加热进行熔炼。液态高铅渣直接还原炼铅新工艺首创了 “氧气+天然气+煤粒”相结合的底吹热还原铅的新工艺,优化了熔炼条件,提高了还原效率,减少了烟气量和烟尘率;集成创新了氧气底吹氧化、液态渣底吹还原两段式双底吹全熔池直接炼铅工艺,替代了鼓风炉,取消液态渣冷铸再熔化过程,缩短了工艺流程,减少了占地面积,大幅度降低了能耗和污染物的排放;开发的卧式底吹还原炉装置,具有熔炼强度高、密闭性好、热损失低、操作简便、安全可靠、自动化程度高等特点。技术先进,运行可靠,生产稳定,原料适应性强,生产成本低,节能减排效果显著,总体技术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

<上一页1 2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