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November

2010

检视全球矿产资源争夺战:资源民族主义浮现

发布时间:2010/11/8 14:49:471064次

据中国有色网报道:

  

  检视全球矿产资源争夺战

  有关中国稀土的风暴最近一个接一个。先是日本指控中国在钓鱼岛“撞船事件”中切断供应,以“胁迫”对华稀土倚赖程度超过90%的日本“乖乖就范”。随后,《纽约时报》又捕风捉影,说中国部分原定出口至美欧的稀土在海关遭搁置。加上国内有媒体宣称中国明年会进一步减少出口配额,最高减幅达30%,这些传言令国际稀土市场警觉,韩国宣布投资1500万美元储备稀土,德国转向东欧和中亚,稀土蕴藏量世界第三的美国则谋求重新开发本国资源。

  中国稀土储量已下降至全球的1/3左右,出于环保和合理利用的考虑采取限产和配额措施并不稀奇,不料却卷起漫天风暴:美欧考虑向WTO提起诉讼,德国准备在G20会上提出抗议,而急得发狂的日本甚至促其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纠集美、英、德、法、韩等多国驻华大使,联合对中国施压。

  稀土限产引发的乱局是全球资源脆弱性和竞争加剧的一个微妙缩影。由于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了经济现代化的行列,地球资源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被消耗。尤其在亚太地区,普遍经历的经济繁荣进一步激发和释放了近50亿庞大人口的旺盛需求。

  “资源民族主义”浮现

  在全球化背景下,各国获取资源的途径是增多了,但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却越来越依赖于外部资源的稳定供应。即使像美国这样的矿业大国,也无法做到自我生存。2009年,其石棉、铯、铟、铷等19种矿物需要全额进口,38种矿物对外依赖程度在60%以上。

  不幸的是,全球矿产资源分布呈现高度的不均衡性。以铜为例,智利一国探明储量即占世界储量的1/4,美国也不少,占了14.2%。铝矾土则集中在西非、南美洲的东北部和大洋洲,其中几内亚和澳大利亚各分了20%以上,巴西有11.4%。有些资源的集中程度难以想象,如50%以上的锡矿分布在东南亚,82%的铀矿储藏在澳大利亚、哈萨克斯坦和加拿大,80%的锂资源堆积在玻利维亚和智利两国组成的狭长地带。

  澳大利亚和南非矿产之丰富,令人咋舌。两个矿业大国共坐拥全球30%的黄金、47%的钛铁矿、63%的金红石和71%的锆石。更离谱的是,南非锰矿储量约占全球80%,铂族金属(主要包括铂、钯和铑)则接近90%,近乎一国垄断。而澳大利亚除上述丰富资源外,锌、铅和银资源也均居世界第一,“坐在矿车上的国家”名副其实。

  新一轮“资源民族主义”的盛行,让矿产的不均衡分布雪上加霜。澳大利亚政府5月初公布税改方案,要对全部非可再生资源征收高达40%的“资源超额利润税”。该方案引起强烈反弹,导致陆克文政府倒台。随后组阁的女总理吉拉德宣布在原有税率基础上下调10%,并将税改局限于铁矿石和煤炭领域。目前,具体征税方案还未尘埃落定。不过,由于关键政党绿党挺持,政府预计不会对矿商的抗议做出更多让步。此外,为防止外来投资损害国家利益,堪培拉还誓言要重审“1975年外国投资法案”,以适应“变化了的情况”。

  像澳大利亚这样,通过征收高额开矿税和加大投资审查来阻止本国资源遭到过度开发的例子,在矿产国当中并不少见,美国就经常利用资格审查将中国投资拒之门外。不过,无论是征税还是审查,都要依照既定法律程序操作,因此相对而言,这些资源保护主义的做法并不为过。

  有些做法就具有明显的歧视性。今年4月,铁矿石第三出口大国印度宣布将块矿出口关税从10%提高到15%。为充分用于满足国内经济增长,印度钢铁部长阿图尔·查图维迪甚至提议完全禁止本国铁矿石外流。他的这一建议得到南部矿产大省卡纳塔克邦首席部长叶德尤帕拉的坚决支持。从7月底开始,该邦所有10个港口封运,由此导致印度9月份铁矿石出口量大幅下滑了47%。过去新德里将大部分铁矿石输送到中国,再从中国进口成品钢材,这种局面可能会被打破。

  限制或禁止矿石出口以延长本国的产业链,这种做法现在司空见惯。柬埔寨、巴西、津巴布韦、赞比亚等国都在采取措施,鼓励或要求在本国进行深加工,不愿让丰厚附加值流失国外。

  有些国家干脆规定了外资限额,或者强调资源须为本国企业控制。比如刚果矿业部计划在未来矿业合资中拥有最低35%的股份。南非黑人政党“非国大”掌权后,制定新法要求“因历史原因而处于弱势的南非人”在2014年前获得矿业资产的26%。蒙古国最近几年的矿业法反复修改,乌兰巴托一开始愿意转让部分股权,随后又希望只拿开采权对外合作。资源丰富的俄罗斯则长期将本国矿产摆在战略高度,严格限制外资进入。

  为了控制资源,在拉美和非洲,委内瑞拉式的“国有化”潮流还在蔓延。5月份,玻利维亚地方政府将一家瑞士公司控股的锑矿冶炼厂和4家电力公司收归国有。在矿产大国南非,就是否采取国有化依然在持续辩争,不过,英美资源和全球第三大铂出产商Lonmin Plc宣称,他们已被剥夺数座矿山的采矿权。而南非政府也在8月宣布,将在未来6个月内暂停一切新矿勘探活动的审批工作。

  矿业巨头积极谋霸

  不仅矿产资源拥有国在想方设法控制资源,一些矿业公司也在极力谋求垄断权。在某种程度上,矿产富余国、稀缺国和跨国公司之间形成了一种三方拉锯混战的局面。这反过来更加剧了资源竞争过程中的紧张和不安。

  据统计,规模居前10位的矿业公司已经控制了西方国家80%的锡矿、75%的铜矿、58%的金和57%的锌产量。前50名的跨国矿业公司产值占全球矿业总产值的59%。

  这并非耸人听闻。在铁矿石领域,“龙头老大”巴西淡水河谷一家即独占全球产量的30%,力拓以25%屈居第二,必和必拓15%。三大巨头联手操纵,促使价格成倍攀升,让铁矿石进口大国叫苦不迭。2009年6月,陷入债务危机的力拓在放弃中铝195亿美元的注资方案后,携手必和必拓,共同经营西澳洲的铁矿石业务。两大巨头强调通过共享港口、铁路等基础设施,可为股东节省100亿美元的投资,但垄断的风险却让消费者惶恐不已。各大钢铁企业积极游说,欧盟和中、德、日、韩等国的反垄断审查机构纷纷施压。10月18日,面对渺茫希望,“两拓”最终只得放弃这项高达1160亿美元的合资计划。

  值得一提的是,3年前,必和必拓就曾以1736亿美元的天价试图吞并力拓。此次虽再度失手,但这家市值超过2000亿美元的矿业“巨无霸”并不愿轻言放弃。实际上,在进军西澳的同时,必和必拓还在谋求钾肥市场的霸权。

  8月11日,必和必拓以每股130美元的价格向全球最大钾肥生产商、2009年度第11大矿业公司——加拿大Potash发起收购。被对方以“严重低估”为由拒绝后,必和必拓遂直接杀向其股东,抛出了386亿美元的高价诱饵,气势逼人。在此之前,必和必拓已经在加获得多块矿区,并于今年1月将该国第二大钾盐公司收归麾下。如果此次交易成功,必和必拓将轻松重绘钾肥版图,改变此前由美加Canpotex(由Potash等3家企业组成的加拿大钾肥出口联盟)、俄白IPC以及以色列化工公司三方垄断的局面,以绝对优势跃居全球第一。必和必拓的野心引起钾肥最大消费国中国的忧虑,为阻挠其步伐,中化集团先是试图联合俄罗斯化肥集团Uralkali,后又接触新加坡投资机构淡马锡,希望共同参与竞购。不过,在这场钾肥大战中,中化集团只是小角色,矿业巨头们都在积极布局,谋取有利地位。

  在矿业领域,雄心勃勃的必和必拓所构筑的是多元化的庞大帝国。除铁矿石和钾肥外,必和必拓还是全球最大的锰矿控股公司和动力煤生产商,第二大铬铁合金、第三大铜生产商,主要的原铝、氧化铝以及锌、铀生产商。其镍产量约占全球总供应量的17.4%,仅次于俄罗斯的Norilsk镍业公司。

  同时是全球最大铜矿商的力拓也在寻求大幅拓展地盘,它的目标是加拿大艾芬豪矿业公司去年10月拿下66%权益的蒙古国奥尤陶勒盖铜金矿。力拓希望将自己所持的艾芬豪股份拿来换取奥尤陶勒盖的直接权益,艾芬豪自然不干,并且于今年7月放开外部投资上限,以稀释力拓所持股份。力拓随后将中国铝业引入,力求通过中国的巨大市场来说服对方。

  力拓似乎看顺了中铝这个欢喜冤家。3月份,它还决定按53∶47的出资比例让中铝共同持有几内亚西芒杜铁矿项目95%的股权,以便借力中国对几内亚的外交影响。西芒杜是一巨矿,力拓在2003年取得这一项目,但2008年几内亚军事政变后,该矿北部的1号和2号区块开发权被临时政府转售给英国的BSG,今年5月,BSG又被淡水河谷控股。力拓一直不承认丧失两处开采权,由此西芒杜成了一个烫手山芋,陷入多方混战。

  2009年,在多数发达国家钢产量大幅萎缩的情况下,中国生产出全球将近一半的钢铁。与此同时,铁矿石对外依赖度也攀升至69%;铜更高,达到了75%;锰矿几乎占全球硅锰、锰铁总消耗量的65%。巨大的资源消耗,逼迫中国矿企近两年四处出击,不过也因此迅速壮大。据统计,过去10年,中国累计完成369宗矿业和金属业的并购交易,金额逾500亿美元。但仅去年一年,中国此类交易就达161亿美元,占全球总额的27%。今年上半年,交易数量又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0%多。

  除中铝、中色、中冶、五矿、中钢等国字号大型央企频频出手外,越来越多的企业包括私企也开始海外试水,并购地点从主战场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快速蔓延到拉美、中国周边及非洲。今年6、7月份,中国铁路物资总公司和山东钢铁集团先后投资在伦敦上市的非洲矿业公司,前者成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后者获得非洲矿业旗下Tonkoilili项目25%的权益。

  资源竞逐的政治化

  在资源高度垄断的局面下,各国都不会将自己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甚至国家安全简单地寄托在所谓市场的万能分配上。外交被赋予了越来越重的经济色彩,而资源也不再单纯,成了政治交易的重要载体。

  10月下旬,印度总理辛格出访日本,主动提出希望日本公司参与其稀土的提炼和加工过程。作为世界第五大稀土生产国,新德里的这一提议无疑让陷入稀土供应危机的日本欣喜万分。不过,辛格可不打算让日企进入其矿山直接开采,而只是想利用其先进技术“提高价格竞争力”。另外,新德里雪中送炭,还有更深的用意,即在印度依然没有摘去“非法”核身份且不愿立即加入《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的情况下,谋求推进两国民用核能领域的合作。

  菅直人政府自然不会把宝押在新德里身上。实际上,中日关系紧绷之后,菅直人即在9月底向同在纽约外访的蒙古国总理巴特包勒德“求救”。几天后,利用在日本功成名就的蒙古籍相扑选手朝青龙邀请巴特包勒德赴日之机,两国敲定稀土等资源的开发协议。

<上一页1 2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