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DEC

2010

进口铁矿石吞噬钢企利润 主业困境分析

发布时间:2010-11-5 10:22:57710次

据中国矿业网报道:

  

  自全球性金融危机发生以来,世界钢材市场需求处于极大的萎缩状态中。而在经济危机背景下显露出的钢铁产能过剩,则成为中国钢铁产业至今最惹眼的现象之一。近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等机构发布的数据显示,国内大中型钢企今年以来利润持续走低,大大低于工业行业平均5%的销售利润率。

  笔者调查发现,国内平安挺过金融危机的钢企多数都发展了自己的“副业”,这些“副业”为钢企提供了一定的利润。这种看似“本末倒置”的做法,昭示着企业已经在做着转型的准备,不再“以钢为纲”,虽然仍面临一些问题,但许多钢企已对解决产能过剩、原材料成本高涨等难题做了一些有益的探索。

  一提起钢铁,就让李建(化名)不住的唉声叹气。“钢铁如同鸡肋,留着没用,扔了可惜。”李建说。

  李建的钢厂今年截止到目前亏损额超过5000万元,靠自己旗下的“副业”房地产盈利2亿元,才把钢厂支撑了下来。

  李建告诉笔者,“自己的钢厂产能超过50万吨,在圈内也算有点知名度了,但没有‘副业’支撑,单靠钢铁主业实在难以为继。不仅仅是民营钢厂,那些大钢厂要是没‘副业’的话,财务报表会更加难看。”

  据笔者调查了解发现,国内钢厂上半年的盈利更多来自于非主业,同时对上下游以及相关产业的布局也带来相关收益。

  另据笔者不完全调查,今年三季度,多家以钢铁为主业上市的钢厂出现了利润大滑坡。三季度,济钢亏损1.87亿元,莱钢股份亏损2.32亿元,首钢净利润同比下降24.84%,包钢净利润下降96.9%。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5月份大中型钢铁企业实现利润比4月份环比下降17.9%,6月份比5月份环比下降37.77%,7月份又比6月份环比下降54.24%,8月份实现利润38.15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67.55%。

  钢厂利润被进口铁矿石吞噬

  必和必拓上一财年铁矿石税前利润就高达60亿美元。而今年1至8月纳入统计的77户大中型钢铁企业实现利润579.18亿元,合美元仅有87亿

  “钢材消费市场并未恢复,从今年1月至9月,进口铁矿石的价格一直再涨,逼着我们只能涨价,但钢材却卖不出去,这是亏损的最大原因。”李建表示。

  李建的钢厂生产出来的钢材有近15000吨分别压在了工厂的仓库和贸易商手中。

  在李建组织的一场“饭局”上,他邀请来的贸易商“酒后吐真言”,甚至央求李建不要再压货给贸易商了,因为钢材按照当前的价格根本卖不出去。

  而南京钢铁集团董事长兼CEO杨思明曾公开表示:“我现在最怕钢材价格上涨,因为我们钢厂从原来的老板已经沦落成矿山的打工仔了。”

  按照以往惯例,钢厂每次提高钢材出厂价格,都将获得更高的利润,如今,随着年初“三大矿山巨头”改变铁矿石定价机制,实行季度指数定价后一切就变了。

  南京钢铁的一位高层向笔者表示,只要涨价,进口铁矿石的价格就会跟着涨,铁矿石涨价幅度差不多是钢材涨价幅度的1倍。

  同样受制于较高的进口铁矿石成本,华菱钢铁前三季度亏损达到了14亿元。华菱钢铁称,巨亏的主要原因是控股子公司湖南华菱涟源钢铁有限公司经营亏损。

  华菱涟钢市场部的一位分析师向笔者透露,主要是进口铁矿石成本难以控制。由于近两年来未能妥善处理与海外铁矿石供应商的长协铁矿石供应关系,导致华菱涟钢铁矿石长协矿比例逐年降低至40%左右,铁矿石成本明显偏高;同时,在二季度铁矿石处于年内最高价格时采购了大量铁矿石,并于三季度到货使用,影响三季度铁矿石成本。

  从必和必拓、力拓、淡水河谷三大矿山公司今年的业绩看,他们都在铁矿石业务上获得了丰厚的回报,仅必和必拓上一财年铁矿石税前利润就高达60亿美元。而今年1至8月纳入统计的77户大中型钢铁企业实现利润579.18亿元,合美元仅有87亿。

  据了解,2003年澳大利亚进口铁矿石平均价格是每吨240元,今年是每吨1014元,国内焦煤也从原来的平均每吨300元暴涨到现在的每吨1530元,但是国内钢材平均价格只有4263元,只有2005年的1.15倍。

  根据中钢协的数据,1—8月,77户纳入统计的大中型钢企实现利润579.18亿元,销售利润率2.92%,大大低于工业行业平均5%的销售利润率。

  近日,多家钢厂透露,已收到来自力拓、必和必拓以及淡水河谷给出的最新报价函,从10月份开始供应的铁矿石价格下调10%,这是“三大矿山”今年以来首次下调价格。

  “如果内需拉动不起来,单单靠10%的矿价降幅是救不了钢铁企业的。”兰格钢铁分析师张琳表示。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专家也指出,在此次季度价格下跌之前,铁矿石价格一路飙升。即便在跌价后,铁矿石价格仍将比去年水平高近120%。所以,今年第四季度,中国钢铁企业仍旧要不停地消耗之前的高成本铁矿石,钢厂的盈利能力不会提高。

  副业盈利能力明显增强

  南钢5月份在安徽收购了安徽金黄庄矿业有限公司49%的股权,1年95万吨产量的小矿山,但盈利能力就已经要占到整个南钢盈利的一半以上

  与钢厂主业利润下降相对应的是,国内多家钢厂在“副业”上采取了多点布局并取得了不错的利润。

  杨思明表示,在钢铁主业持续无法获得良好业绩的局面下,南钢已经决定在依托主业的基础上,大力发展非钢产业,比如矿业、贸易、钢材深加工以及期货交易。

  南钢5月份在安徽收购了安徽金黄庄矿业有限公司49%的股权,1年95万吨产量的小矿山,但盈利能力就已经要占到整个南钢盈利的一半以上。

  “矿山和钢厂现在是一个上天堂一个下地狱,钢铁产业链的利益分配已经严重失衡了,我所了解的一家管理不错的大钢厂今年亏损已达到20多个亿。南钢集团去年8亿元的盈利,但有一半来自公司在安徽投资的这个小矿山,大钢厂赚钱不如一个小矿山啊!”杨思明说。

  上述南钢高层向笔者透露,南钢也在积极寻找海外矿山投资机会,目前正在商谈几个海外投资合作项目。今后要把“副业”当成主业来做,未来可能会拿出超过10亿元的金额来做大“副业”。

  在武汉钢铁集团,尽管进口铁矿石已经不再成为武钢最头疼的问题,但武钢却一点也没有“放松”发展“副业”。

  武钢战略研究室主任魏建新告诉笔者,武钢的干熄焦项目除了为武钢提供焦炭,还有生产蒸汽和发电的“副业”。目前武钢已建和在建的干熄焦设备达到5套。

  根据测算,该项目每年能发电2700万度,蒸气621960吨。电能统一输送到国家电网,蒸汽则为生产和生活设施供暖。

  早在2001年,首钢的非钢产业就已经占据了其利润整体的“半壁江山”。

  相关资料显示,截至目前为止,首钢集团已经建立起了采矿、机械、电子、建筑、房地产、服务业、海外贸易等多种行业,在钢铁主业之外建立起了广泛的非钢产业,创造着巨大的经济效益。

  首钢研究院一内部人士向笔者透露,首钢的迁安矿区、秘鲁铁矿等原料基地,2010年成品矿产量达到1900万吨;自产煤炭620万吨,钼精粉4000 顿,合计销售收入将达到180亿元,比2005年增长1倍以上;冶金成套设备和大型电机、汽车空调器等核心技术和优势产品2010年销售收入将达到131 亿元,比2005年增长1.47倍。

  发展“副业”也并非大企业的特权。据笔者了解,李建除了拥有房地产外,还有着其他打算。

  “钢结构项目、风力发电项目、精密铸造项目等,我都想去尝试尝试。在当前形势下,企业需要通过多元化发展来规避市场风险。”李健说。

  上述南钢高层表示,自金融危机以来,很多家钢厂都在喊着亏损,而实际上却平安度过危机,“副业”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支撑作用。

  警惕资金过度流向金融业

  目前钢铁产能相对过剩,工信部又不允许建新项目,钢厂手中的现金需要找到投资出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大型钢厂涉足金融业的需求更加迫切

  一位接近宝钢的人士向笔者表示,到目前为止,宝钢已经在银行、保险、证券、信托、基金等不同的金融领域广泛涉足,投资近百亿元,参股对象包括建设银行、浦东发展银行、交通银行、华泰财产保险公司、福建兴业银行等。

  现在宝钢的钢铁主业在整个业务构成中占比不断下降,而非钢业务利润明显高于主业,这既可以使得宝钢在主业低盈利甚至负盈利环境下生产,也可以为其钢铁主业的横向扩张输血。

  根据资料,在宝钢的业务构成中,非钢业务自2005年起持续上升,2009年宝钢股份的投资收益就高达9.53亿元,占该年度净利润的1/6强。

  “武钢在金融市场上的表现不逊于宝钢。”魏建新说,武钢先后两次向金融业投资,先是参股长江证券,后与联想、武汉城投集团共计投资12.7亿股参股汉口银行,使汉口银行股本总额达到35.18亿股,武钢成为汉口银行的第二大股东。

  目前钢铁产能相对过剩,工信部又不允许建新项目,钢厂手中的现金需要找到投资出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大型钢厂涉足金融业的需求更加迫切,中国的钢铁出口在2009年以来几乎停滞;中国的钢产能是6.4亿吨,但2008年和2009年的实际需求在5亿吨左右,大约25%至30%的产能出现了过剩。

  该分析师表示,应当警惕资金从实体产业过度流向金融业,实体产业是根基,资金被过度抽走,无异于釜底抽薪。金融业存在着诸多不确定的风险。钢厂把资金投向金融业后,一旦再次遭遇金融危机,很可能损失惨重。另外,把资金投出去后,钢厂手中的流动资金将会面临缺乏的情况,无法应对突发情况。

  华东一大型钢厂的中层也表示了担忧,中国的钢厂都有囤积铁矿石的传统,在未来进口铁矿石等原材料价格大幅下降时,一旦没有充足的资金,将会很被动。一旦国家解除对新建项目的限制,资金如果不能买上回笼,未来将丧失大片的市场。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