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NOV

2010

日照铁矿石中心低调重启

发布时间:2010-10-25 10:14:53622次

据矿业网报道:

  

  作为全国首家铁矿石交易中心,诞生仅15天,即遭相关行业协会叫停。16个月后,当初叫停的政策背景已变,国际铁矿石(日照)交易中心(以下简称日照交易中心)低调重启。

  22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该交易中心运营总监高磊坦陈,在政策允许的框架下,他们会尝试开启铁矿石现货交易。目前他们通过“匹配”铁矿石供需,已促成数笔贸易业务。

  在业内资深分析师、兰格钢铁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琳看来,由于铁矿石定价方式已由年度谈判改为季度指数定价,政策背景的变化,使得这家我国惟一的铁矿石交易中心开启现货交易变得可行,进而将明显提升我国在铁矿石贸易领域的话语权。

  这家当年“生不逢时”的交易中心,如今使山东日照重燃谋求全球铁矿石现货定价中心的梦想。

  低调重启

  遭遇“叫停”16个月后,阻碍日照交易中心重启的雾霭渐趋消散。

  22日,导报记者走进位于日照市济南路一栋普通建筑内的该交易中心。一层楼,十几个房间,办公区域不大,但颇显别致。

  “交易中心现在开展的业务之一,便是对供求信息进行‘匹配’。”高磊向导报记者透露,其有专门的业务部门与供需双方接洽,争取促成交易,这明显降低了双方的交易成本。

  导报记者在日照交易中心的官方网站上发现,其中有铁矿石交易的相关业务。例如,22日挂出了青岛港伊朗62.25%铁矿石现货7万吨的供应信息。

  无疑,这里今后将是一个重要的现货交易平台。“现在政策还不明朗。必须等到政策允许后,才可以正式运作。”高磊说,交易中心目前仍以信息发布为主。他们将放大日照港作为我国最大铁矿石进口港的优势,及时发布最新的权威报价。与导报记者交谈时,其言辞字斟句酌,由此可见该交易中心目前的审慎与低调。

  低调,并非日照交易中心的一贯风格。去年5月25日,该交易中心正式揭牌。其成立典礼上,名流云集。由于交易中心所在地的日照港是我国最大的铁矿石进口港,该交易中心甫一亮相,即被业界寄予厚望,认为其将打造中国乃至世界铁矿石贸易的风向标。

  但仅仅15天之后的6月9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便发出一纸声明———“目前进口铁矿石市场出现了挂牌价、网上交易价,个别地区成立了铁矿石交易中心……必须立即停止。”矛头所向,直指日照交易中心。这家具有风向标意义的民营铁矿石交易中心存废之争,迅速在铁矿石贸易及相关领域引发热议。

  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而今尝试重启,高磊向导报记者反复表示,交易中心必须有大环境的支持,只有中钢协等相关机构的政策有所松动,现货交易才会开启。

  铁矿石交易中心低调重启的背后,无疑有日照市政府的推手。日照市此前提出,着力打造电子商务之都,而铁矿石交易中心开展现货交易,亦属电子商务范畴。业内人士向导报记者透露,地方政府对该交易中心寄予厚望,并倾力支持其在政策允许范围内开展现货交易。

  据导报记者了解,去年我国进口铁矿石6.28亿吨,而同期全球铁矿石贸易量为9.62亿吨,该年度日照港的铁矿石吞吐量达9972.5万吨,占比接近全国的1/6,超过全球总量的1/10。不难发现,以港口立市的日照,具备成为全国乃至世界性铁矿石交易中心的基础条件。

  政策之辩

  铁矿石现货交易能否顺利开启的关键,在于定价方式变化后,其是否进入政策框架之内?

  作为长期关注铁矿石交易的专家,张琳对此作出了肯定的评价。她认为,“这样一个交易平台的设立是合理的。”

  当时其甫一亮相便遭喊停,其背景是中外铁矿石年度定价谈判陷入胶着。2009年5月26日,全球三大铁矿石生产商之一的力拓与日本最大的钢铁公司新日铁,达成了2009年度的铁矿石首发价,粉矿比2008年长期合同价格仅下降了32.95%。此前中钢协曾明确要求降价 40%以上。此后年度定价谈判不欢而散,三大矿山推出了与指数挂钩的季度定价。

  中钢协当时认为,日照交易中心的存在,使钢铁贸易商有倒货的可能,不利于当时的年度谈判。但随着季度定价的推行,钢铁贸易商在行情好时加价出售铁矿石,已成为业内常态。中钢协也未对此表态反对。

  

  张琳认为,这样一个交易平台,已经在政策最起码是法律允许的框架之内。钢企和贸易商可以通过这一平台来进行铁矿石贸易,可以按市场价格来买卖。这是市场经济最起码的规则。

  “我们打造的平台,就像在普通市场交易中一样,有买方也有卖方,而我们只是提供了一片市场区域,形象地说是提供了诸多摊位。”高磊解释道。

  建立这样一个交易中心,其促进作用显而易见。张琳认为,如果集中了中国作为巨额买家的地位优势,再加之交易中心和集散中心的区域优势,日照很可能会成为世界性的铁矿石现货定价中心,我国当前惟一能利用并发挥的,就是这一优势了。利用这一优势,我们就能与铁矿石期货市场良好互动,进而影响全球铁矿石价格。

  如此一来,无论是从澳洲、巴西还是印度进口的铁矿石,在交易中心合理配置,而后通过港口以及畅通的铁路线进行集散,则该交易中心将对铁矿石进口秩序进行很好的梳理。

  矿石指数的魅力

  “毕竟我国作为国际铁矿石的最大用户,将可以借此影响铁矿石交易市场了。”张琳对此感触颇深。如果在日照打造一个铁矿石交易平台,它就有可能制定价格指数。

  届时,虽然三大矿山未必会马上认可,但是我们有了一个中国自己参与制定的指数。这对目前铁矿石的指数定价具有重大意义。因为中方编制指数所参考的因素,无疑会对铁矿石的需方有利。

  让张琳印象深刻的是,现在指数定价所参考的是普氏指数。三大矿山根据这一指数,来确定铁矿石季度离岸价。“但普氏指数的相关数据怎样采集,具体如何编制,哪里的权重较高,我们都不得而知。”

  在矿山有意无意的推动下,众多钢企选择或者“被选择”了普氏。此后,普氏指数的高低起伏,就很大程度上取代固定的年度基准价格,反映出铁矿石的价格趋向。

  这种博弈中,中方处于下风。好在而今能有中国的交易平台。

  “打造这样一个交易平台,仅仅日照一批铁矿石贸易商是不够的。”张琳说。政府、大型钢企都需要介入,还需要行业协会的认可,从这一角度而言,日照交易中心的路还很长。但从中国钢铁业发展的大局来看,各方都应支持其发展。

  导报记者注意到,9月28日,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在中国钢铁原材料国际研讨会上表示,铁矿石年度定价改为季度定价,也许是在市场动荡时期的明智选择,但目前的定价机制即指数选择不合理,中钢协提出铁矿石价格指数与钢材价格指数挂钩的方法。

  “中钢协应该在这方面有所作为。”张琳认为,不能仅仅停留在口头上,优化铁矿石价格指数是一个重要举措。在该领域,日照交易中心的未来值得期待。

<上一页1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