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February

2010

广西“锡都”危机中求重生 吁建有色金属储备制度

发布时间:2010/2/10 10:59:50964次

据中国有色网报道:

  广西河池,这是个被外界誉为坐拥金山的城市——它被誉为“中国锡都”。然而,这座城市在金融危机来临后,却陷入空前的艰难境地。

  有色金属之乡成金融危机重灾区

  “我们的有色金属企业,金融危机发生后急转直下。”河池市市委书记蓝天立日前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说,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河池市有色金属产业主要产品价格持续低位运行。锌锭由2009年3月底同比下降49%到5月底的57%;锑锭由2009年3月底同比下降27%到5月底的35%;锡由2009年3月底同比下降38%到5月底的44%;这是金融危机对河池市最直接、最正面、最严重的冲击。

  在低迷的市场价格下,企业大量减产、限产甚至停产,2009年上半年最严重时,河池市全市规模以上全停产工业企业达到64家,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数的25.40%,其中有色金属行业42家,占停产企业的65.63%,占全部有色金属工业企业个数的54.55%。全市企业亏损面高达58.63%,为广西亏损面最大的市。

  一时间,河池这个过去在中国经济高速运行形势下,依靠有色金属产业过着舒心日子的山区城市,陷入空前的艰难境地。财政收入基本没有增长,工业比2008年总产值下降了12.87%。  

  涉砷企业成定时炸弹

  坐拥金山的河池,在获得大量财富的同时,也带来了环境灾难。2006年未完成减排任务,2008年被国家“区域限批”。

  上世纪80年代初,由于受“有水快流、有矿快挖”影响,众多集体、个人采矿选矿厂(点)相继在南丹兴建生产,出现大规模开发势头。上世纪90年代中期民矿开采的巅峰时期,采选矿厂(点)曾达到676家,选矿厂(点)376家,从业人员达5万多人。

  如此混乱的矿山生产秩序,给生态环境带来严重破坏。农工党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在今年的广西政协会议上发言时透露,有色金属的开采及冶炼对当地环境造成了包括土壤、水源在内不同程度的污染,并通过农产品的富集进入了食物链。他们在矿区周边采样分析后发现,农产品砷含量招标情况不容乐观。

  目前,河池市涉砷行业企业共有108家。记者在采访中发现,2001年至今,河池已发生三起特大砷污染事故。涉砷企业成了引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定时炸弹。2008年10月3日发生在河池市郊区的砷污染水源造成附近村民砷中毒的事件,最终造成450人尿砷超标,其中4人确诊为轻度砷中毒;2009年2月24日,又发生了一起20人砷中毒事件。

  面对涉砷企业这个定时炸弹,河池市已无退路。河池市委书记蓝天立接受记者采访时说,2008年“10·3”砷污染事件的教训是深刻的,河池对涉砷企业的整治绝不能手软。2009年,对涉砷企业存在偷排现象的南丹县南方有色冶炼有限责任公司等三家企业下发停止排污通知书;对广西金河矿冶公司、河池市南方有色冶炼有限责任公司等存在的环境问题下达了整改通知。

  产业升级是唯一出路

  金融危机对于中国很多城市来说,难逃影响,对于以有色金属产业为支柱的广西河池市,由于产业单一,影响更是空前的。

  “但是,危机也刚好给我们调整产业机会。”蓝天立说。河池过去只靠挖矿卖矿,没有深加工产业。有色金属产业存在着大而不强,抗风险能力低。

  广西壮族自治区环保局局长梁斌曾对河池市有色金属行业的发展困境提出过建议。他认为,河池有色金属业的前途,必须依靠产业升级。并设置有色金属深加工产业园。

  在这方面,河池市作了一些有益的尝试。近几年来,河池市先后投入有色金属冶炼技术改造资金21亿多元人民币,使河池的冶炼技术开始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河池市还在南丹县建设了“河池·南丹有色金属工业园区”。自开园以来,成为了高科技人才向往的创业热土,已有6名博士携带科研成果入园创业。南方公司的一位博士发明高铋粗锑二次灰吹技术,可从铅锑矿中分离铋元素。仅此一项,每年给企业创造价值100多万元。

  有了技术的支撑,河池有色金属产业似乎看到了曙光,产品不断向高、精、深高端延伸,有色金属企业掌握并运用了冶炼废气回收制造硫酸、冶炼矿渣回收铟铋镉银等贵重金属、废渣生产水泥资源回收循环等技术。全市一年从“三废”中掏回14亿多元人民币。

  值得一提的是,铟往往与铅锌矿伴生,一般一吨铅锌矿石里有1千克铟,但在以前人们对此根本没有认识,铅锌矿冶炼后的废渣被用来铺路。如今由于有了科技的支撑,从废渣中回收了比黄金还贵的铟。

  依靠科技要效益是蓝天立的专长。这位由广西科技厅厅长任上转战河池的市委书记,有着宏伟的计划。他说:“通过科技创新,走深加工,延长产业链,提高附加值这条路,力争把河池建成广西最大、全国有名、世界有影响的有色金属深加工基地!”而广西最近提出的构建有色金属千亿元产业的规划,也给河池带来了很大发展机遇。河池的有色金属产业进入了重新洗牌的发展阶段。

  “经过最近的勘探,我们尚未开采的资源,完全可以支撑广西有色金属千亿元产业的发展蓝图。”蓝天立说道。.

  建储备制度才有话语权

  面对河池的困境,河池市发改委副主任陈群生有自己的见解。他说:“河池有色金属产业要抵御市场风险,就应该建立储备制度。”

  以锡矿为例,河池的储量达90.55万吨,占中国三分之一,世界的四分之一。“这样的储量,我们应该拥有话语权。”而铟矿的储量,更是居世界首位,更应该左右市场风云。

  众所周知,中国有很多稀有资源,尤其是许多现代高科技发展所必须以及军事用途广泛的稀有金属蕴藏量在世界上所占比例很大。比如铟,主要用在液晶屏等高端领域。虽然中国占有绝对的资源优势,但铟的价格近年来却接连跳水。据介绍,4N级精铟(纯度99.995%)市场价格一度达到每吨1200多万元,但2008年底国际市场铟价曾跌到接近180万元/吨的谷底。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目前已将铟列为战略物资。

  蓝天立说:“由于没有建立储备机制,广西铟企业对世界铟价格的话语权相对较弱,这与广西的铟业优势甚不相称。”他说,广西要构建千亿元有色金属产业,必须以政府为主导,吸纳有实力的企业加入,并联合金融部门,形成强大的地方有色储备机制,并将这一机制,作为千亿元有色金属产业的配套文件出台。”

  他说:“只有这样,广西的有色金属产业,在国内和国际上才有话语权。过去广西铟业由于没有储备机制,在国际上受到买方市场的打压,留下了深刻的教训。河池的有色金属企业,目前已经结成同盟,采取了储备手段,以锌为例,锌锭在2009年6月左右,价格一度跌到9000元人民币一吨,河池几家企业在每吨12000元的时候就买入,今年一月份锌锭价格已升到20000元每吨。”

  河池地处环太平洋金属成矿带,是世界上罕见的多金属共生富矿区,丹池矿带面积达3000平方公里,已发现矿种46种,占世界的55.4%。已探明43种,保有储量846万吨,价值达700多亿美元。其中锡矿90.55万吨,占中国三分之一,世界25%,是中国名副其实的“锡都”;锌、铅锑、均居全国第二;铟矿4188吨,居世界首位。

<上一页1 下一页 >

相关新闻

  •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