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September

2010

与血液有关的死亡 血铅超标家庭维权难

发布时间:2010-9-8 17:00:061128次

据中国有色网报道:

  相比父母,曾到杭州打工的肖体彪见过世面,懂得一些道理。“老百姓也并不是都没想过维权,通过法律的途径。但我维权的结果,我被判了刑,女儿是怎么死的,至今还没有一个说法。”如今的他明智许多“不闹了,斗不过他们的。”

  今年3月3日,肖体彪等人的案件在武冈市法院开庭审理。“另几个被告人也请了律师替自己维权,但在法庭上审判长就明确说,血铅事件跟这个案子是没有根本联系的,跟我们犯罪没有太大关系。”

  肖说另一起维权,“在去年闹事之前,跟锰厂只隔两三百米远的文坪中学早就要跟锰厂打官司,但后来被教育局拦了。政府后来给各单位开会,谁告就革谁的职。”

  “维权困难,还在于没有证据。”肖说近两年,横江村相继有几个五六十岁的村民去世,死因要么是白血病,要么是脑血栓,都和血液有关,“但跟我那小孩死是一样的,没有直接证据。”

  横江村最近一个因病去世的村民叫李常朝,60岁,今年7月12日刚刚病逝。死前4天,由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开具的“病案单”诊断为:急性白血病,疑似败血症,白细胞淤滞,疑似脑栓塞。

  李常朝的遗像还摆在家中陈设的灵堂前。儿子李烈峰告诉记者,父亲以前体质较弱,近两年常发感冒,但没什么大碍。今年6月29日突然浑身无力,到武冈市人民医院检查怀疑是白血病,去长沙就诊的路上,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李家门前有一口水井,是全家人饮用的水源,吃的菜也多是自家地里种的。去年8月,李烈峰2岁半的儿子李泓杰也查过血铅,“结果是300多,我小孩是比较重一点的。到现在还经常感冒,容易发烧。”但李烈峰从没将父亲的病跟“血铅”挂起钩来。

  “我现在倒越来越觉得,我父亲的死跟铅可能有关系。”细细回忆父亲生前症状的李烈峰仿若大悟“但怎么才能证明呢?”

  

  维权“没有证据”

  2010年7月,一个叫孔维钊的安徽律师在发给记者的一份“背景资料”中,这样阐述铅中毒的部分危害:铅对人机体的影响涉及神经、血液、免疫等多个系统和器官,可引起抑制造血功能、破坏免疫功能、诱发多种疾病等,且这种影响难以逆转。

  他提供的这份材料,也被医学界权威所印证。中科院院士、北京儿童医院名誉院长胡亚美曾在一次国际论坛上提到,锰铅污染诱发儿童恶性肿瘤,呼吁社会高度重视环境污染问题。

  横江村与血液有关的死亡并非单例。2008年冬,村民肖中跃死在送往武冈市人民医院急救的路上。儿子肖利纯说,父亲是突发脑血栓。在这之前,父亲经常性脑袋痛,而肖家对面就是当年年初在镇上开工的锰厂,滚滚浓烟每日推门可见。

  肖利纯有着和李烈峰一样的无奈,“铅污染,这个肯定是有的,它对每一种疾病都可能诱发,或者加重。这道理我明白,可是,我们能有什么证据呢?”

  2009年,村民李常武52岁的妻子也因脑血栓去世。但李常武并不认为妻子的死与铅有关,“她不到一米五,体重130多斤,本来就很胖,以前有高血压,我个人觉得(跟铅)没有关系。”但有村民提醒记者,李常武至今仍在出事的锰厂做事,以前是锰厂采购员,关停后负责照看厂里的设备。

  “到底这些个病,跟那个(铅)有没有关系,你说我说的都不算数,恐怕要医学上的专家来说才行。”李常武似乎并不情愿谈论与锰厂有关的事。

  “如何证明村民或儿童受到的铅污染与排放源的工厂有关,这在现实中不仅是个问题,而且还是个很大的问题。”孔维钊曾研究近年在国内发生的铅污染事件,认为“举证难”已成为受害者维权的一道门槛。

  孔说,为铅污染而维权的案件,会遇到很现实的体制问题,譬如受铅污染的儿童,到医院去做检查,但医院开出的诊断报告并不能证明你的受害就与排放企业有直接关联。而做出这一认定的权威机构往往是各地的疾控中心。但疾控中心与当地政府、当地政府与排放企业之间,这些微妙而又盘枝错蔓的关系,往往让你最终无法拿到想要的东西,维权最终就变成无据可依,有法无据。

  这也是为什么近年国内虽频发铅污染事件,但却鲜见有公民能通过司法途径成功维权的案例。而人们所看到的大都由政府来处理,由政府买单和为事件收场。

  所以,虽承办过大量的法律援助案件,但至今,孔维钊还没接到过一起因血铅污染而要求用法律来维权的案件。

  2010年7月,缓刑在家的肖体彪偶或还会产生“讨说法”的冲动,但这念头很快就又被自己消解无形。“没有证据”,肖体彪反复这样说道,“而且时间冲淡了,到现在已经几乎没人再去关注这个事了。”

  时间正涤荡一切。很显然,一年后的湖南武冈,肖体彪和刘叶群夫妇已经似乎快要忘记悲伤,当新添的儿子在竹席上流着口水咿呀翻滚,一年前两夫妻还在为隆起的肚腹忧心的场面已不复存在。

  儿子叫肖杰祥。在长大以后的岁月里,他也许会知道但永远不会见到,他还有一个大他1岁零2个月的姐姐。姐姐叫肖灵。

  一年来各地血铅事件

  2009年8月

  昆明东川区200余名儿童血铅超标,当地调查组认为与工业企业污染无直接相关性,患儿获免费治疗。

  2009年9月

  福建上杭县百余儿童血铅含量超标,污染源华强电池厂停产。

  2009年10月

  “铅都”河南济源市共检测出千名儿童血铅超标,政府分批提供免费治疗,32家小铅厂停产整顿。

  2010年1月

  江苏大丰市51名儿童查出血铅含量超标,政府确认盛翔电源有限公司为污染源,限令搬迁。

  2010年3月

  四川省内江市隆昌县渔箭镇94名村民血铅异常,其中儿童88人,忠义合金有限公司被责令停产。

  2010年3月

  湖南郴州市嘉禾县、桂阳县铅中毒者超过300人,涉事的3家未经环评的企业被关闭,环保部派员前往督察治污,多名官员被免职。

  2010年7月

  云南大理鹤庆县84名儿童疑似血铅超标,官方通报系当地村民土法“小氰池”提金所致,后取缔“小氰池”生产及关闭非法炼铅企业。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