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September

2010

限电和减排风暴对国内钢材市场的影响有多大

发布时间:2010/9/3 10:15:09803次

据中国矿业网报道:

  

  为完成国家“十一五”节能减排的目标以及保障夏季用电高峰期间居民用电,近期全国多个省市纷纷对高能耗企业实行惩罚性电价以及限电等措施。国务院日前更是组成6个督查组,对18个重点地区进行节能减排专项督查,这些限电措施可能会持续到年底,并且范围仍在逐步扩大。钢铁行业作为“两高一资”的典型行业必然首当其冲,此次拉闸限电以及实行惩罚性电价等措施对钢铁行业的自身供给和下游需求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整体来说,我们认为其对钢材市场影响是偏正面的,会导致近期钢材市场供需格局略微偏紧,使得新一波钢价上涨提前到来,并有望延续到10 月底。

  从区域性来看,实行限电措施的省市主要集中在华东、华北地区,这跟华东地区为主要能源消耗地、而华北地区为主要资源产地密切相关,同时也跟我国煤炭资源分配不均,电力供需不匹配不无关系。从历年的情况来看,每年进入冬夏用电高峰期,华东、华北各省市都会进行相应的限电措施。华东地区如江苏、安徽、浙江等地钢厂相对较多,为保障本地居民用电,同时满足对上海市用电的供应,各地均会对这些地区的高耗能企业进行限电措施。而在华北地区,为满足北京市的用电供应,河北、山西等高能耗地区也会进行相应的限电措施。

  我国发电量中有83%左右的为火力发电,15%的为水力发电,只有2%左右的为核电,而水力发电主要都集中在西部地区,东部地区主要为火力发电。跟火力发电密切相关的就是动力煤的供需情况,从我国动力煤资源储量的分布情况来看,华北地区资源储量占全国比例高达34%,主要集中在山西、内蒙古、陕西等地区;其次是西北,占比28%左右,两者合计超过全国资源储量的60%;而用电量集中地华东、中南两地储量占比仅为3%左右,供需严重不匹配。近年来,每逢进入冬夏两次用煤的旺季,我国不少地区的煤炭供给缺口近30%,这也是此次限电措施首次在东部地区发起的主要原因。同时,华北山西、河北等地由于是煤炭、钢铁行业的集中地,也是用电大省,出于节能减排的压力,也成为限电的目标区之一。

  此次各省市纷纷发布限电令,比往年更加严厉,并且加大了限电力度,这与下半年节能减排的压力较大有直接关系。“十一五”的节能减排目标为单位GDP能耗下降20%,前四年全国累计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下降15.6%,而今年上半年单位GDP能耗同比上升0.09%,也就是说下半年要完成单位GDP能耗下降4.5%左右的目标,压力巨大。

  国家能源局最新数据显示,7月份我国全社会用电量3896亿千瓦时,同比增长 13.94%,环比增长10.68%,其压力可见一斑。分省市来看,浙江省今年须完成3.2%的单位GDP能耗降幅,江苏也须完成4%的目标,而上半年单位GDP能耗降幅完成均不足1%,在今年经济增长保八无忧的背景下,节能减排以及结构调整依然是政府的另一个重要目标。此次全国范围内的限电措施用意明显,跟往常用电高峰对所有行业“一刀切”限电不同,“高能耗”企业是重点调控对象。

  对于节能减排行动,环保局负责人表示,国务院对全世界作出的节能降耗的承诺,无论面临多大的困难,承诺不能改变,决心不能动摇,工作不能减弱。未来要采取铁的手腕,不折不扣兑现承诺。在中央督察组的压力下,地方政府纷纷表态,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将不惜一切代价节能降耗,确保“十一五”目标的达成。

  这次限电措施无疑对钢铁生产造成影响。河北省发改委最新公布的99家能耗超限额企业表中一半以上都是钢铁企业,其中不乏像邯钢之类的大型钢厂,可见限电措施对钢铁企业的生产影响还是较为明显的。浙江省有关部门前期就决定,在7月1日-9月13日的电力迎峰度夏期间,八大类1160家高耗能企业一律停产让电15天,这使得少数钢厂产量下降高达一半,其中,宁波钢铁2500立高炉停产大修,时间为3个月左右。河北省限电方案也从三级、二级,递升到一级,部分地区限电额达到近两年最高限电值,很多钢厂都关停近 1/3的产能。同时山西省内也有很多钢厂在节能减排的压力之下停产检修,据传,除临钢按计划正常排产外,其它钢厂或于9月3日起关停一月。而江苏地区永钢、沙钢、南钢、中天、苏钢等均受到限电影响,上海地区宝钢也不例外。

  惩罚性电价会一定程度上缩减企业的利润空间,但是仍不足以迫使钢厂关停,地方政府的直接限电断电措施对钢厂的产量影响更为直接。就钢铁生产成本而言,电耗在其中所占比例较低。由于不同的钢铁公司及不同的钢铁产品成本构成都不一样,所以无法对其成本结构进行准确测算。我国绝大部分粗钢采用长流程的高炉--转炉工艺,与短流程的电炉工艺相比,吨钢耗电较少,钢坯耗电100多千瓦时/吨。随着加工深度的提高,吨材耗电逐步提高,热轧产品吨材耗电300多千瓦时/吨,冷轧产品吨材耗电500多千瓦时/吨。平均而言,我国钢铁企业吨钢耗电在450千瓦时/吨左右。这次各省市对高能耗企业电耗超过限额一倍以上的,电价每千瓦时提高0.3元;超过限额50%至100%的,每千瓦时提高 0.1元;超过限额50%以下的,每千瓦时提高0.05元。则相应的对吨钢成本的影响为135元、45元、22.5元。同时,限电措施会对钢铁行业的上游如铁矿、铁合金、煤炭行业也产生一定的影响,导致原料供应量减少,这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钢铁企业的成本。

  我们注意到,由于钢铁冶炼过程中会有相当多的副产品及余热释放,因此,使用这部分能源进行自备发电成了钢铁行业节能的首要任务。大中型钢铁企业大部分具有自备电厂,并利用废气或者余热发电,电力自给率在40%以上,这一部分不受此次电价调整影响。因而,如果我们考虑自备电厂因素,此次惩罚性电价对大型钢铁企业影响显然要比小钢厂更小。

  在影响钢材供给的同时,限电措施也对钢材需求造成了不同程度的影响。部分省市对建筑单位施工用电实行“停二开五”策略,而对于一些高能耗的化工、机械制造、塑料加工企业也采取了不同的限电措施,这些都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对钢材的需求。但钢铁行业能耗占我国工业总能耗的23%,占全社会总能耗的16%左右,用电也占全部工业用电14%左右,均位列工业类前列,其次分别为有色、化工、水泥等行业,而作为钢铁需求的主要下游行业房地产、汽车、家电等耗能相对来说偏小,我们认为此次限电措施对钢铁行业供给的影响要大于对下游需求的影响。

  综合而言,我们认为此次江浙一带的限电措施有望逐步扩散到全国范围,对钢材市场影响偏正面,钢价有望迎来新一波的上涨,并有望延续到10月底。不过,由于目前有关各地限电情况的相关信息比较零散,且不够充分,因而难以定量确定其对钢材市场的影响,我们将会对此进行密切的跟踪与调查,并及时公布最新的动态及其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