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September

2010

罗冰生:铁矿石供需关系已经发生变化

发布时间:2010/9/3 10:01:531030次

据中国材料网报道:

  对罗冰生这个名字公众并不陌生,作为中国钢铁协会常务副会长,他一直都是各大媒体追逐的焦点。因为伴随着钢铁行业的迅猛发展这位钢铁行业德高望重的前辈,总是被放在舆论的风口浪尖。

  可能很少人知道,罗冰生在钢铁第一线,已经工作了40年。早在1958年“全民大炼钢”的时候,他第一次接触到钢铁,就对这个行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63年大学毕业后,从首钢生产炼钢厂宣传科任干事开始做起,一直到担任首钢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在接受《经济参考报》独家专访时,他告诉记者,和管理一个企业需要“关注实战”不同的是,7年的协会副会长工作令他的视野更宽,不单单是一个企业,他把更多思考投向了整个行业的发展。他最喜欢的一句话是:在钢铁发展当中进行拼搏、奋斗,来实现你的目标。

  兼并重组首要解决“组织”问题

  抑制产能过剩、提高产业集中度是《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的核心内容之一,但从实施一年来的情况看,效果并不尽如人意。一方面,产能过剩仍然存在,且行业出现增产减收现象。来自行业协会方面的数据显示,2009年,中钢协重点监测的大中型钢铁企业全年钢产量较上一年增长11.27%;但实现工业总产值却同比下降12.75%,实现销售收入同比下降10.10%,实现利润同比下降31.43%。另一方面,行业集中度仍然不够。2009年河北钢铁、宝钢、武钢、鞍本、沙钢五大钢铁集团合计产钢1.65亿吨,仅占同期全国产量的29%,这与《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提出的“国内排名前5位钢铁企业的产能占全国的比例达到45%以上”的目标差距尚远。

  罗冰生认为,兼并重组是钢铁行业面临的一道槛,产业集中度太低依然是中国钢铁行业面临的重要问题。

  “推进兼并重组首先要解决的是组织调整问题。”这是罗冰生强调的第一句话。在他看来,河北钢铁集团之所以整合颇见成效,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组建了一个坚强的领导班子,才保证了重组工作的顺利推进。罗冰生表示,在组织问题之后,第二步需要提高企业的科技创新能力和自主创新能力。这是为了提高我们工艺和装备水平,并通过先进的管理来提高和实现企业的竞争力。

  “我认为从当前钢铁工业发展的角度来看,兼并重组的目的是在于做强而不是做大。”罗冰生说,他告诉记者这样一句话:联合重组如果不是为了做强而是为了做大,就等于是把一些小问题、小矛盾集中在一起,而这样做大的唯一后果,只能把一个小的矛盾变成大的矛盾,而这正是目前企业联合重组的过程中值得注意的问题。

  “要做强,核心问题是生产要素的优化组合。”罗冰生告诉记者,生产要素的优化组合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在大范围内要实现生产要素的优化组合,充分发挥先进生产力的作用,而通过扩大兼并重组企业范围就意味着我们调整的余地更大。第二个就是通过生产的优化配置,来充分发挥协同的效益的最大规模。企业兼并重组后,可以把若干生产设备放在一块,并能够最大的发挥各个设备的优势,效率就大幅度提高了。

  “像采购来说,一个企业采购一千万吨是一个班子,采购一亿吨的,也是一个班子。调节能力和余地就大的多。”罗冰生认为,同样在人员的管理上,如果把大量的人员组织起来,就可以合并,也可以把优秀的人员集中到一块管理。也就是说,对生产要素要进行优化组合,充分发挥优化组合的,最大限度的提高生产效率的作用。

  “另一方面,从全球来看,我们搞兼并重组的目的,就是要组建有世界竞争力的世界级的钢铁企业集团。当然也包括了淘汰落后产能,大型企业集团的管理、资金、人才、装备、技术,各种各样的优势,只有大范围的联合重组,才能实现这样的目标。”罗冰生说。

  面对记者提出类似“拉郎配”、“国进民退”等联合重组的过程中暴露出的弊端。罗冰生坦率地表示,由于我们现在的钢铁企业的管理,是分为五级:中央、省市、地区、县一级的市管、镇一级的县管,这种行政体制的分层管理,加上实行分税制,导致每个地方都想把自己地方的蛋糕做大,根本上影响了淘汰落后和跨区域的兼并重组的进程。

  罗冰生建议,国家对钢铁行业应该有一个总体规划,并有配套的实施办法和责任制。首先要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各种问题,特别是对于我们老的钢铁企业,职工安置就是一个大问题;第二、对于跨区域的兼并重组,国家还应该出台有关扶持政策,特别是要有政策来平衡地方政府之间的利益。第三,兼并重组不应该单纯是扩大产能,而应该利用现有的特大钢铁集团,发挥他们的综合优势,来实现利润增长。强调要实现大范围的、跨省市的、跨所有制的联合重组,跟这个是相配套的。要把这些用先进带后进的办法,把所有的企业都拉到先进的工艺装备技术水平上。

  他特别指出,对于兼并重组的企业应该要进行考核来完善我们的责任制。这样在兼并联合重组中可能出现的弊端,就可以及早的制止。

  钢厂不仅仅是生产商,更是服务商

  “人家一吨钢,销售产值是1万美元,我们一吨钢,3000多元人民币,”在和记者的聊天中,罗冰生感叹到。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在奥地利考察时的难忘经历:“当时我们根本就不可想象,后来经过考察发现,人家在生产钢材同时还提供服务,在我们钢厂还在按吨买钢材的时候,那里的钢厂已经开始按照客户需要,把钢材剪好后买半成品。”

  反观国内钢材市场,“增产但却减收”已经成为困扰钢铁行业的一大难题。今年以来,钢铁企业实现利润同比增长,但仍然处于低效益状态。今年1—7 月重点统计的77户大中型钢铁企业共计实现利润537.1亿元,同比增加414.16亿元,增长3.37倍。值得关注的是,1—7月份产品销售利润率仅为 3.14%,远低于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销售利润率水平,钢铁行业运行仍然处于低效益的状态。同时,由于成本上升,钢铁产品价格下跌,5—7月企业利润均出现环比下降。

  罗冰生表示,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很多钢铁企业都开始纵向发展的原因。比如说德国的蒂森克虏伯,有1/3是汽车零部件的生产,它就是生产汽车板、汽车用材以后,加工成汽车零部件来供应汽车生产商。现在全球发展的模式是有一个钢铁产品,然后进入流通领域后,变成钢材的深加工的流通服务基地,集中来为用户提供服务。

  “从生产产品到交付用户手上使用的整个过程,我们缺乏的恰恰是建设一条‘满足我们用户需求的完整产业链’,这也是当前钢铁工业发展的薄弱环节。”罗冰生说。在他的脑海中,按照世界钢铁工业发展来看,如果仅仅是一个生产钢材的企业,那只是一个传统的钢铁企业的概念。而作为一个现代化的钢铁厂,它应该是为用户提供钢材及使用服务的一个服务商的概念。

  罗冰生所希望看到的是,我们的钢厂以后将不仅是卖钢材,还要同时对方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用户使用钢材会遇到的各种问题,钢厂都能提供完善的解决方案。

  铁矿石“要关注供求关系变化”

  从2003年开始,在罗冰生负责钢协的日常工作中,前一段时间组织和协调铁矿石谈判成为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项。也正是这个工作,令这位钢铁战线奋战数年的老前辈,被无数次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

  “连卖菜大妈都知道铁矿石谈判”,这是罗冰生面对媒体朋友,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他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他更愿意在铁矿石谈判慢慢趋于平静后,冷静的回顾这一段过程。

  铁矿石长协机制的形成并非“一朝一夕”。罗冰生说。他表示,铁矿石作为全球的大宗商品,它和粮食、石油不一样。它有专项性,也就是矿山生产的铁矿石必须卖给钢铁企业,同样钢铁企业必须买矿山生产的铁矿石才能保证原料需要。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专向性,令钢铁企业和矿山捆绑在一起,形成了长期、友好的供应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罗冰生说。从而形成了长协这样的定价机制。一方面,矿山建设需要大量的投资,要求他生产的矿石有稳定的需求来保证它的生产,而且通过每年一次定价,让它矿山企业有稳定的市场、有稳定的价格,来保证矿山的盈利。另一方面,钢铁企业通过这种定价机制,也使得企业的原料供应有稳定的来源。供应的量稳定,价格也稳定,使得大家都可以集中精力去搞好钢铁生产,这种机制是多年形成的,是一种供需双赢的机制。

  随着三大矿山主导铁矿石定价机制发生变化,今年以来,已经由之前的长协模式转向按照现货指数为基础的季度定价,但是关于其后期如何发展的“博弈”却从未停止。用罗冰生的话说,“关键要看供求关系如何发展。”

  面对记者,罗冰生尖锐地指出,从目前而言,这种新的指数定价,在运行过程中已经暴露出新的问题:指数本身没有代表性、权威性和科学性。铁矿石巨头力推的指数定价,指数均以中国现货矿到岸价为主,其中包含海运费,应当扣除而没有扣除,而且指数定价也不能反映铁矿石优质优价的问题……指数定价有很多问题还不能解决,需进一步探讨。

  罗冰生说,当前铁矿石供需关系已发生变化,与年初全球铁矿石供需态势已有所不同。首先,1—7月中国进口铁矿石3.6亿吨,同比增加了525万吨,增长1.48%,进口增幅比去年同期下降30.28个百分点。2010年二季度以来,中国进口铁矿石连续四个月下降,4月份进口铁矿石同比下降 2.94%,5月份下降2.92%,6月份下降了14.72%,7月下降11.71%。

  其次,中国国产铁矿石总量大幅上升,2010年1-7月份国产铁矿石达5.83亿吨,增加了1.27亿吨,同比增长28%,其中二季度比一季度增长了37.61%,国产铁矿石大幅增长是进口铁矿石总量不断下降的主要原因,国产铁矿石能支撑钢铁企业的发展要求,进口矿的依存度不断下降。

  从全球供需态势来看,罗冰生表示,1-7月全球钢产量仍属于恢复性增长,还没有达到2008年上半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的水平,除中国外,各个国家和地区对铁矿石的需求也没有达到2008年上半年的水平。

  “以上情况说明铁矿石供需关系已经开始发生变化,与年初的态势有很大不同。”罗冰生表示,这样一种定价模式,今后怎么发展还有待观察。

  “核心的问题就是供求关系的变化,但目前已经出现了微妙的变化。而且现在来看,中国在这里面起了非常大的作用。”罗冰生说。

  罗冰生回应五大热点话题

  《经济参考报》:很多人都认为,是中钢协主导铁矿石谈判,也因此对中钢协产生了很多不利舆论。事实上,在这7年的铁矿石谈判中,钢协究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上一页1 2 下一页 >